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漠独行的博客

荒漠到绿洲爱的跋涉。

 
 
 

日志

 
 
关于我

内心独白:守一片荒漠,平淡经营,必有绿洲和我共醉黄昏!

网易考拉推荐

欣欣忘忧草【大漠散文】  

2017-03-28 15:46:45|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欣欣忘忧草【大漠散文】 - 大漠独行 - 大漠独行的博客

           ——《忘忧草》自序

我把自己又一部文集的名字定为《忘忧草》,所以取这个名字,不仅仅是因为自己喜欢“忘忧草”,更主要是我故乡的草原上,原本就生长着成片的忘忧草。

故乡的小村,应该有近百年的历史了。在那之前,那里是水草丰美的草原。据说是山西还是陕西来的一户赵姓先民找到当时的县长,要求给一块土地,以求谋生。于是,他来到了当时的白音窝堡,也就是现在故乡所在的位置。那时,故乡还没有村庄,是赵氏先民定居开荒种地后,陆续有人过来定居,逐渐形成村落,取名“后地窝堡”,地理位置上,那应该是在白音窝堡之后,故此得名。这是故乡遥远依稀的传说,许多事实有待考察。

在那之后的几十年,故乡的草原基本没有太大的变化,原有的土地没有扩张,政府对土地扩张有严格的管理,村民朴实的观念中,自己的土地满足温饱就够了,没有非分的想法。这样,我们那一代人的童年,草原还是我们不可或缺的游乐场。就是在故土的草原上嬉闹游走时,我们结识了故乡的“忘忧草”。在那之前,我就熟悉“忘忧草”,不过,故乡人不叫“忘忧草”,叫它黄花菜。在小村,每年春节,能吃上爆炒黄花菜的人家屈指可数,黄花菜是我们家春节一道保留菜肴,这一保留菜肴是从外祖父那里传下来的。每年除夕夜,必是母亲亲自下厨,用猪里脊爆炒,邻里无不羡慕。其实他们不知到,黄花菜就生长在故乡的草原上。每年的端午节前后,故乡残存的没有被破坏的忘忧草,把明艳的金黄在故土上点燃,那一片草地有了不一样的风景,有了不一样的芬芳。故乡老人说,很久以前,这样的黄花在草原里到处都是,先民也有采花晒干,到冬季新鲜蔬菜稀缺时食用。这似乎不是传说,如今,在离故乡不到200里的另一片草原,每到端午节,忘忧草怒放在绿草中,一片花海。采花的人多是妇女,那时的草原迎来了一年中较为热闹的时节。

知道黄花菜学名叫忘忧草是近几年的事,城市绿化,忘忧草有了新家。当然,人工培育的痕迹很重,但和故乡原生态的忘忧草比,少了自然的纯净。随着草原的退化消失,现在的故乡,怕是连几株忘忧草也不见了。故乡的草原,被各种欲望侵占,草的生存空间日渐尴尬,哪还有忘忧草的一席之地。于是,忘忧草掩埋在乡民日渐荒芜的记忆中。童年的家园,很无奈地被日渐板结的土地所替代。更多的草原,成了欲望的牺牲品。大片的河套草原,被个人买下,巨无霸的机器很霸道地斩草除根,草绿色在故乡成了一种奢侈的点缀。

孙女如期而来。二零一六年八月三十日晚十点三十六分,记录一个生命的诞生。作为生命个体,我第一次见证了一个生命的来临过程。儿子出生那会,没有陪伴在左右,我对于生育没有强烈的感触,在孙女这里我补上了人生不该缺少的一课。一天两夜的陪伴,体悟了生育的苦痛,诸多的风险。据说,生孩子痛相当于20根肋骨全部折断,产房里时有撕心裂肺的嚎叫,从紧闭的门缝里挤出来,产房外的亲人们无法平静,不停地在走廊里晃动。汗水,泪水,心跳,叹息……成了产房内外的主旋律。有的产妇嚎叫了十几个小时仍然不能顺产,只好被推到另一个产房剖腹。孙女还算听话,在产房不到一个小时,顺利来到这个世上。一个小时后,她和母亲一同被推出来,回到了普通病房。期待已久的她,静静地躺在襁褓中,眼睛微睁,娇嫩无助。不哭不闹,十分的淑女。

接下来,家里人忙着为她寻找人生代码——取名,乳名尊重我先前的想法,叫欣欣,所以取这个名字,是新新,新生新人新面孔;心心,父母家人的心肝宝贝;欣欣是不断成长,欣欣向荣。学名要到先生那里取,根据孩子出生的生辰八字,命里缺什么,在名字上有所添补。我自然不信那一套,孩子他们都是党员,也都唯物。但是大家都这样给孩子取名,那就随众吧。“涵毓”,在十几个学名中,我们一家人一致选择了“涵毓”。作为一个女孩子,我们定位是平凡快乐就好,这个名字有一点含蓄的味道。就这样,世界上一个新的生命——张涵毓来到了我们家,成了我们的孙女,以后的许多年,我们将伴随着她一同成长。

短暂的相处,我又回到了寻常的生活中,不同的是,我的生活多了一件事,每天妻子她们都会及时发来一天中孩子的几个精彩的镜头,两个显著的变化,孙女出生不胖,五斤多。以后的日子,看着她的脸上有肉了,脚上的褶皱少了,十个尖尖的手指放粗了……眼睛不像先前那样茫然,有了灵气在里面。各种小表情点缀在我的生活中。似笑,似怒,似吼,似探寻,似凝望……每到晚上,妻子怕我自己待在家里寂寞难耐,发个小视频,于是,小淑女在我面前或安静入睡,或用力吸奶嘴,或表情丰富地扭动身体……时代发展了,先进的通讯工具,及时和孙女保持零距离,也可以记录下她成长的点点滴滴。想一想我们的成长,很难找到一片清晰的记忆,孙女她们这一代是幸运的,她们的成长,伴随着更多的阳光。

所以再一次想起忘忧草,也是因为孙女张涵毓,希望她能像忘忧草一样,不畏贫瘠,生命顽强,没有忧愁烦恼,用自己明艳的绽放,点亮生活,催生幸福,驱赶遗憾。一个新生命来临了,总该给她一份礼物,为了纪念孙女的诞生,我有了把文字收集起来的想法,以一本书的形式,献给孙女,祝福一个鲜活的生命。等她有感悟文字能力的时候,这本书的纸张也许已经泛黄,但是,书里的故事不会衰老,它会以文字的形式再一次鲜活在孩子的记忆中。让她知道,在故乡的土地上,生活过那样一批又一批先民,为了温饱,他们苦活在那片黑土地上;为了美好的生活,他们青丝变白发;为了家族的繁兴,他们不敢停下追逐太阳的脚步……这是她生命中不该缺席的一页,这是她成长中不可或缺的营养。

《消逝的岁月》时间的行走,让小村一些事物消失在岁月的炊烟后。渐行渐远的往事,成了孩子偶尔听到的神话。于是,往事走进我的文字。小村里消失了什么?物质上的消失?精神上的消失?那些渐渐淡出人们视野的事物,给我们回味和反思。一件事物的消失,就像它诞生一样,必是生活所需,必是人们长期劳动智慧的结晶。消失的事物让我们更深层次地探寻生活。就像碾子,它的吟唱,是一个时期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音符。它的喜怒哀乐,就是生活本身的喜怒哀乐。风调雨顺,它的歌唱阳光明媚;灾难之年,它的歌声黯哑失色。一生的劳碌,耗尽体能,归于荒野,归于湮没。这样一想,人的一生不就是碾子的一生吗?生命的轮回,推动时间的脚步,生活的变化,在歌唱的飞扬中,在昨天的期盼中,在明天的召唤中!

《牛叔》,童年的记忆,牛叔绝对占有一席之地。那口棺木,那个极为黑暗的小屋,给孩子带来了无尽的神秘和恐惧。对于那个小屋,孩子们都远远地避开。现在想来,不免有几分心酸,在那些暗淡的岁月,牛叔美好的生活是什么?拥有生活,拥有美好的生活,这样的希冀离他们好像很远,但是他们仍然对未来寄予美好的憧憬。

一个时代远去了,走不远的是留下的记忆和思考。再回到小村,牛叔家的位置,早已被高高的瓦房所替代。这很让人怀疑,牛叔真的存在过吗?是的,就在昨天,就在不远的回忆中!

《宋婶》所以走进我的文字,是因为她是小村的代表人物之一。丈夫有一份有别于小村男人的工作,但是那是一份什么样的工作,工作辛苦不说,没有太多的收入,常年不在家,宋婶失去了生活支撑,活得没有奔头,活在半梦半醒中。

那时,人们对宋婶不是太理解,总觉得她过于吝啬,爱占便宜。又因为她的男人是小村唯一挣现钱的,人们猜测她们家一定有很多钱,以致人们有了难处,首先想到了宋婶一家,这更加剧了她的尴尬。

现在想来,宋婶的无奈源于当时的生活。人们都不富裕,但是别人家可以享受天伦之乐,贫穷似乎不那么重要。但是,宋婶一个人带两个孩子,那份苦涩她无人倾述。当初选择,只是想找一个挣现钱的,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可是,生活并没有因此让她笑口常开,这是那个时代一批女性的不幸。

宋婶生活的灰暗,是她内心痛苦和绝望的折射。宋婶是真实存在的,存在于小村人的误解中。

这就是故土上的先民,他们的生活卑微而琐碎,那个年代,他们的辛苦奔忙,只是为了活着。

《忘忧草》是一篇怀念儿时玩伴的一篇文章,在我童年的生活中,他占据重要的位置,无人可以替代。几十年的岁月风雨,不曾黯淡了那份友情。大浪淘沙,时间告诉我,什么是一生的珍藏?这部文集的名字,很大一部分源于这篇文章的名字,狭隘地说,这本文集的面世是因为一个生命的逝去,另一个生命的来临。宽泛地说,是因为一种植物,一群和那种植物有着相同品质的乡民。他们很少抱怨,素面朝天,憨朴善良。苦过,累过,哭过,笑过……不变的是他们对那片土地的爱,他们的生命没有枯萎,是因为他们的根深植在故土中。他们的生命乐观绽放,是因为他们懂得回报。他们的嘶吼,是故土的强音,他们的悲喜,成就了故土的厚度。他们不就是一株株忘忧草吗?他们求生存,喜怒放,勤繁殖。一株,一群,一片……他们的脚步一路走来,脚步所到之处,一片绿,一片黄,一片香。

忘忧草,我钟爱的草,故乡的灵魂!

这是献给生命的礼物,更是对生命的礼赞!

 


                                  2016.9.20

 

 
  评论这张
 
阅读(416)| 评论(1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