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漠独行的博客

荒漠到绿洲爱的跋涉。

 
 
 

日志

 
 
关于我

内心独白:守一片荒漠,平淡经营,必有绿洲和我共醉黄昏!

网易考拉推荐

守望故乡【大漠散文】  

2013-10-10 06:00:37|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守望故乡【大漠散文】 - 大漠独行 - 大漠独行的博客

 

  红   柳

在故乡人眼中,红柳算不上真正的树种,不过蒿草而已,不像杨树、榆树那样让故乡人刮目相看。故乡人衡量一件事物的价值是它的实用,从农耕时代走来的先民,实用是他们赖以生存的不可或缺的条件,“实用”的地位在人们心中根深蒂固。但是,这一点也不影响红柳对这片土地的热爱,它们随遇而安,蓬勃生命,歌唱乡情,因为爱,故乡才有了这不一样的风景。

最先感知春天脚步的是红柳。冰雪还没有完全融化,其它的树种还在黑夜的寒风中瑟瑟发抖,或水边,或旷野,或房前屋后的红柳就精神勃发,把春天的绿隐隐注满身体,杨树还是灰青色,榆树黑褐色,红柳已是绿意萦怀。在春风中舞动的红柳,动作有几分轻盈,几分妩媚,腰肢纤细灵动,全不见榆树枝条那般呆板僵硬。仿佛一夜之间,有无数个小娃娃睁开睡眼,在春风里笑呢。嫩嫩的笑眼毛茸茸的,看着的人忍不住想摸一摸,但又怕弄痛了那极致可爱的眼,只是远远地看,怕扰了它们的酣笑。故乡人把那些毛茸茸的笑眼叫树狗儿,许是他们想起了狗儿小时候的可爱,因为爱的迁移,取了那样一个好听的名字,名字不雅,但是饱含了故乡人的真爱。不几日,那些惺忪的眼完全绽放了,刚刚醒来的蜜蜂来不及梳妆打扮,提着小篮子在那些笑脸上极用心地采着蜜,好热烈的闹,好喧嚣的忙。

红柳耐旱,喜水,植物的矛盾属性在红柳这里得到了和谐的统一。故乡人不像古代人那样浪漫折柳送别,但是,因为红柳极易成活,故乡的土地上也就随处有了红柳身影。印象最深的有两处,一处在村边,一处在村口。我老家的一个邻居,地处小村的东边,地势低洼,用土垒的院墙过不了几年就被潮湿浊掉了。精明的主人想起了红柳,于是在院子四周插上红柳,不了得,没几年,疯长的红柳深埋了小院,在小村,那是人人羡慕的一个去处。铁壁一样的红柳墙,挡住了牲畜,却挡不住春风,挡不住鸟鸣,挡不住鸟儿们火辣辣的爱情。每到春夏之交,红柳林里百鸟齐鸣,千回万转,犹如天籁。微风翩翩,红柳婆娑,许多鸟把巢建在红柳深处,红柳林里随处可见忙碌的身影,夫唱妇随,儿欢母悦,好是温馨,好是喜人。主人们多不敢大声吵骂,连顽皮的孩子走路也放慢了脚步,说话压低了声音。谁说这样的环境,对人们不是一个极好的陶冶。

村口的那两排红柳墙有数里之长,可以算作村官们一项不小的政绩。不进小村,远远地有两排红柳热情相迎,“忽逢桃花林,夹岸数百步,中无杂树,芳草鲜美,落英缤纷。”和桃花源有异曲同工之妙。当年全村人出工出力,在小村口植下了上万棵红柳,村里没花一分钱,力气自己出,红柳苗在原野上随便割,就这样,小村人留住了一片风景,留住了小村的祥和富足。柳叶莺,红点颏,蓝点颏……春天它们是红柳林里的常客,婉转啼鸣,振翅翩跹,好不悠闲,好不欢畅。

心眼活泛的农家人,在农闲时节,割回柳条,编筐窝篓,解决农家日常生活方便之需。手巧的可以去掉柳条皮编成簸箕,每逢赶集带到集市,那便是抢手的货。红柳派不上大用场,有了应急之需也就够了。

红柳,用它的包容,深深地植根在故乡的土地上,仰望蓝天,倾听土地的叮咛。

玉   米

故乡的植物中,玉米的地位无可撼动。故乡的土地最适合生长玉米,它的存在,它的发扬光大自是在情理中。“南方的甘蔗林啊,北方的青纱帐。”诗人深情的吟咏不是没有道理,一定是玉米那蓬勃的生命给了诗人创作的灵感,歌咏的激情。盛夏时节,北方的玉米神话般地疯长,如果是夜深人静的时候,站在一片玉米地边,嘎巴的拔节声很是夸张,那一惊一乍的声音,让人怀疑那声音竟是来自看似极安静的玉米植株。那是原野最美妙的交响乐,那是最富希望的吟唱。随着科技的发展,玉米的植株越来越密,风的光临有时会被拒之门外。玉米们手挽手,肩并肩,傲然站立在故乡的土地上,一次又一次完成生命的演绎,不变的是,它们对故乡土地的那片忠诚。

故乡人对玉米的情感更多的源于饮食,物质匮乏的年代,粗粮细做,成了故乡人一门必修大课。青玉米棒子可烀,烀玉米是有讲究的,玉米棒子太嫩太老都不行,恰到好处的玉米棒子烀时要盖上青玉米叶子,玉米叶子的清香让烀好的玉米更加入味,同时让玉米本身的甜香最大限度的保留。烀好的玉米灿若黄金,莹若美玉,饱若熟菊……看着诱人,啃上一口熟玉米,佐以韭菜花,那份惬意,让一切语言的描述黯然失色,那份醇香只有用心去体味才是它最大的妙处。嫩玉米饼,故乡人也叫鸡蛋饼,不仅仅是玉米浆里放进了少许的鸡蛋,葱花,做好的外形很像煎鸡蛋,而且那份金黄绝对是农家笨鸡蛋才有的纯黄。玉米饼要求玉米棒子稍嫩一些,这样做好的玉米饼子才会很好地成为一个整体,才会滑嫩适口,三日留香。嫩玉米粥最适合老年人,根据个人的爱好,可以放进腊肉,青菜,大枣……故乡人没有那么奢侈,他们讲究的是原生态,放进少许的盐、味精、葱花。喝上一口,润心爽肺,甜香四溢,那是故乡人的最爱。

有一句话,是铁的道理:“要想抓住一个人,首先要抓住他的胃。”,故乡人深谙此道,远方来了客人,如果是夏秋之交,故乡人一道玉米盛宴,怕是再铁心的人也不能没有所动。每次回到故乡,必是饱吃一顿玉米面的发糕,每一次咀嚼,都会有故乡的味道浓郁芬芳,那是滋养生命极好的味道。故乡人本身的胃就被玉米牢牢抓住,这一抓就是几十年,就是一辈子。

“实用”的理念在故乡人的生存法则中地位之固不可改变,玉米最大的价值还在于他给人们带来丰厚的收入。小村人百分之九十的收入都来自于玉米,科学种田,小村人得到空前的回报。一排排砖房,成群的家畜,豪华的轿车……玉米以不同的形态伴随着人们的生活,引领着小村人不断走向新的富足。小村里没有人歌颂玉米,但是有谁敢漠视玉米?人们的膜拜在心里的那片旷野上。

玉米只是昂着头,圆瞪着一双双希望的眼睛直视前方。

紫   菊

仿佛是一夜之间,一声令下,万草齐枯,衰黄连天。深秋,就是这样如期而至,不可拒绝,猝不及防。紫菊就是在这个时候登场了,俯下的衰草,让紫菊的笑脸分外醒目,分外灿烂。这是属于紫菊的时节,这是属于紫菊的舞台,这个舞台没有了春日的喧嚣,没有了夏日的热烈,有的只是秋天的冷清。这正是紫菊的选择,它的激情在秋天的凋敝中有了极好的释放,沟渠旁,树荫处,旷野中……它们随时都可以搭起舞台,以灿笑歌唱,用怒放经营。一个个舞台,被它们点燃,一团团紫色燃遍原野。数以百个花朵,拥拥挤挤,耳鬓厮磨,争着指向天空,它们的身体不堪重负,于是,它们卧在枯草中,躺在土丘上,悬在沟崖处……但是,这不影响它们的心情,它们的笑里含了丰富的紫色,让这紫色的笑越发极致可人。

上班的路上,常常会有一簇紫色迎面撞来,给你一份欣喜,一份紫色的好心情。许多时候,来不及停下来,只是匆匆一瞥,算是跟那团紫色打个招呼。有时,干脆匆匆一瞥也没有,只是忙着赶路,冷落了那团紫色的微笑。或许是怀了糟糕的心情,赶路的同时投给那团没心没肺的紫色一个冷眼,它仍是畅快的紫色。属于它的时间就那么短短的几十天,它来不及怒与哀,所有的时间,它必须释放激情的紫色,那是它生命的意义,那是它对生命最好的尊重。一场霜,又一场霜,她的紫色越发艳丽,越发动人。这个绽放,她苦苦等待了一年,平日里,它淹没在杂草中,引不来半点艳羡的目光,它忍着干旱,忍着冰雹,忍着寂寞……这是一个普通生命必须经历的里程,一切都在为怒放积蓄激情和力量,它没有时间浪费掉自己的好心情,它要把属于它的舞台经营得生机勃发,春意盎然。

爱上摄影以后,紫菊成了我的最爱,每到紫菊盛开的时节,我都会眷顾它的左右,遗憾的是拍不出那团紫色的魅力。“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这不仅仅是莲的高洁,更是紫菊的傲骨。走进紫菊,才会发现很难找到一朵完美的花,十几上百的花朵,要么叶片伤残,要么叶片干涩没有质感,因此不适合取近景,没有微距的震撼不说,似乎暴露了紫菊的伤痛。紫菊也是被上帝咬了一口的“苹果”,美丽着,疼痛着。那一团团蒸腾的紫色,全是笑,没有泪水,这才是紫菊的真正魅力所在。取远景,衰草拥挤不堪,容易让人伤感,紫色魅力大打折扣,况且,镜头里的紫色远没有旷野里的紫色充满生机、诱惑。看来,对于留下紫菊的魅力,作为一个摄影人远远不够,最好能用画笔取其精华,去其糟粕,或许能给紫菊一个满意的交代。毕竟我不是画家,关于它的妙处,画家又会如是说呢?这是我的遗憾,对于紫菊或许是玄妙处,能够穷尽的魅力算不得魅力,无以表述的魅力,才是魅力的极致,我被紫菊深深折服了。

一场霜冻之后,茫茫的衰草中,一团团紫气在跳动。

大   地

土地,又叫大地,它是沉默的大师,睿智的哲人,雄辩的思想家。

大地是富有的,芳草连天,姹紫嫣红,硕果累累……

大地是贫穷的,寒风凄凄,风沙肆虐,白雪皑皑……

大地语言丰富,百鸟争鸣,风雨雷电,马嘶牛哞……

大地思想蓬勃,高山耸立,江河奔涌,青松叩问……

大地就是大地,它的魅力在于它的无语。

大地,是故乡的灵魂,故乡,是大地的呼吸。

 

                                                                                                                                                          2013.10.2

  评论这张
 
阅读(469)| 评论(1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