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漠独行的博客

荒漠到绿洲爱的跋涉。

 
 
 

日志

 
 
关于我

内心独白:守一片荒漠,平淡经营,必有绿洲和我共醉黄昏!

网易考拉推荐

远去的记忆【大漠散文】  

2013-12-07 06:40:46|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3年10月11日 - 大漠独行 - 大漠独行的博客

  

高    粱

高粱,作为一种谷物,在故乡的土地上怎么就消失了呢?故乡老一辈人的身体里有谁没有长进高粱呢?小村里的年轻人是否注意到了这一点?还是他们熟视无睹,习惯了某一种农作物的消失,就像小村里不断有人消失一样。高粱,从人们的餐桌上退出,是小村生活水平的一个折射,生活水平提高了,它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也就不足为怪。偶尔,在贫瘠的荒地上,也会出现高粱的身影,但是它们矮矮的,远不是记忆中的高粱。况且,它们的米粒只能用来作饲料或酿酒,涩涩的,人是不会用它们煮饭的。这样的高粱还能算做高粱吗?在故乡人眼里,它们只是拥有相同的名字,却完全是两回事。

看过《红高粱》的人,才会真正体会到高粱的魅力。一望无际的高粱,夏季是最好的青纱帐,秋天是最红的一片云。

夏季的高粱地,是孩子们的向往,但是轻舞的叶片声,使孩子想起传说中的各种妖魔鬼怪,还有可怕的拍花先生,据说那个人往你的头上一拍,你就完全被他控制,乖乖地跟他走,或被卖,或被吃,或被割了器官……总之很恐怖,这些都是从大人们那里听来的,小孩们当然不敢冒然行事,尽管他们从来没有人见过拍花先生,他们还是心有余悸,三五个人约在一起,走进高粱地还是左顾右盼,生怕在高粱的植株中突然伸出一只手,拍了他们的头。高粱地的诱惑是单纯的,就像在高粱地里向上眺望孩子们的眼。故乡人形容攀炎附势的人是打乌米的眼睛——往上看,那是故乡人极瞧不起的。故乡的孩子们很早就接受了人生大课,他们却浑然不觉。乌米,像是高粱地里的幽魂,诱惑着贪吃的孩子们。乌米有两种,一种是包乌米,一种是穗乌米。故乡人习惯把找乌米说成是打乌米,在众多的词汇中,故乡人为什么偏偏钟爱一个“打”字,恐怕和先人们狩猎生活习惯有关,小孩子们是不知道的,他们只管在“打”中获得快乐和满足。比较难打的是包乌米,打到的孩子必是让大家羡慕,一个上午,孩子们是有收获的,他们交换着各自的战利品,找一个舒适的地方饕餮一番,满嘴满脸的乌黑,像是刚从煤井里出来一样,快乐写在每个孩子的脸上。上了年纪的小村人都会有过这样的体验,现在的孩子们绝对没有这样的享受了。 

小村里的青年,到了谈情说爱的年龄,也常常到高粱地里寻找快乐,他们的快乐和孩子们的快乐自是不同。“大姑娘美那个大姑娘浪 / 大姑娘走进了青纱帐 / 这边高粱它正拔节 / 咔咔直响把歌唱 / 我东瞅瞅西望望 / 咋就不见我的郎......”听到这样的唱段,那些去过高粱地的小青年们笑得最欢,他们常常对好友们说,那是超级快乐。因此,高粱地对于即将成熟的孩子们是永远的诱惑和向往。每每这时,小村的老男人们撸着山羊胡,沿着纵横交错皱纹走回属于他们昨天的高粱地,再燃烧一把激情岁月。

每一株高粱颀长秀丽,像是一排排展示时装的美女,羞红着脸,洋溢着生命的厚重,成熟的俊美。割高粱的农民,哪一个不是红光满面,欣喜勃发。手里舞着镰刀的农民,在秋天又一次年轻,风一样飘在高粱地里,镰刀和高粱亲密地对话,红红的高粱穗沉甸甸,几个高粱穗累弯了农民的臂膀,他们手里攥不了太多,三五棵就得放到地上,十几棵放在一堆,然后捆成捆。躺在地上的高粱,只是短暂的休憩,马上被高高地树在收割后的土地里。这是农家人的智慧,这样可以让高粱穗更快地风干,还可以免遭动物们的糟蹋。秋天的土地是欣慰的,疲惫的,伤痛的……谷物离开了土地,让土地一无所有。恰是好时候,红红的高粱穗,像是一个个善良的火炬,照彻了土地短暂的黑暗,给了土地最好的慰藉。

高粱仅凭这一点,是无法在故乡混得一席之地的。它的米粒可以做饭,秸秆可以盖房子,可以做栅栏,可以做黄瓜、豆角的支架……农家用的炕席,大多数都是用高粱的秸秆编制的。躺在炕上的农家人,他们的好梦,他们的舒坦,能没有高粱秸秆轻轻的抚摸吗?

一进腊月,农家最忙碌的就是编席子。选择笔直而且细长的高粱杆,把短的弯的丢掉。选好之后用一把锋利的蔑刀将包在高粱杆外侧的叶鞘去掉,然后使用一种叫“搜”的工具,把高粱杆从中间一破三瓣。破好的高粱杆要淋上清水,浸润一到两天,再用蔑刀把高粱杆内侧的瓤子去掉,只剩下韧皮部分,俗称为“蔑儿”。它既有韧性而又柔软,可以随心所欲的使用。准备好这些之后在屋内搭一个木板架子,就开始编炕席了。一双灵巧的手按照经纬预先排好,先锁上一个边,再向中间编,编出的花纹既有“人字形”又有“万字形,”很是美观。看农家人做这项劳动很是享受,轻而薄的蔑儿在农家人粗糙的大手中不停地舞蹈,编席子的人也不多言,只是一个手势,旁边的孩子就知道需要什么。他们乖乖守在大人们身边,表现好,挣个零花钱,过年买点自己心爱的礼物,算是对自己有个交代。

过年了,让小屋焕然一新席子功不可没。有条件没条件家家户户都要换一领席子,象征一年欣欣向荣,有一个很好的开始,在小村这似乎成了一种神圣习俗。除了自家用,席子还可以变成钱,当小村的席子站在城市的街头,人们的脚步立刻慢下来,眼睛大了,这正是他们苦苦寻找的年货。从土地里走出来的席子,堂而皇之走进了城里,走进了城里人的生活,和城里人一起做梦,一同悲喜,这是小村人给了高粱秸秆最好的归宿。

关于高粱更多的记忆,早就编进了岁月这张席。

荞    麦

荞麦,在故乡人心目中的地位远不及高粱。在人们心目中,荞麦是可有可无的农作物。没有谁可以放弃一块好地种上荞麦,荞麦产量低,荞麦面粉不值钱不说,种过荞麦的土地,下一年中什么都要减产。贪吃的荞麦吸取了土壤中大量的养分,确保了在短期内让籽粒饱满。土壤变得懒惰贫瘠,下一年在没有激情催生其它谷物。但是,人们对荞麦的感恩之情是不能抹去的,这让荞麦在人们的心中有了另一种高度。几百年走过来,荞麦总会危难之中显身手,人们对荞麦的尊重是可以理解的。荞麦的出现多数都是灾年,比如冰雹,干旱,虫灾……眼看土地绝收,再种其它的谷物已经来不及了,人们扼腕叹息,欲哭无泪,为下一年的一日三餐发愁,这时人们想起了荞麦。于是,一片片荞麦出现在土地上,走进人们的视野,擦亮人们的眼睛,给人们以希望。其它谷物抽穗灌浆时,荞麦才热热闹闹的满头戴花,或白或浅粉自成一片风景,田野上又有了春天般的生机。此时的农家田野,像是半老的徐娘,招蜂引蝶,风韵犹存。蜜蜂正好无处采花,迟来的繁盛给了蜜蜂一个机会,荞麦花的蜂蜜别有甘甜。 短暂的喧闹忙碌,荞麦的价值有了别样的飞升。

荞麦蜂蜜有补血、增强血管壁弹性、降气宽肠、健脾消积、降压等功效,对防治高血压、脑溢血、缺铁性贫血、肾病等有积极意义。荞麦花粉有补血、抗动脉硬化、增强毛细血管弹性、增强心脏收缩功能、抗炎、促进创伤组织愈合等功效,食用有助于贫血、心悸、心脏衰弱、心律不齐等心血管疾病以及无名肿毒、疮毒、中风等的治疗,是十分宝贵蜂花粉之一。这许多药用价值,故乡人是不知道的,要是他们知道了荞麦蜂蜜有这样的妙用,说不上他们会多看几眼荞麦呢。小村人说,城里人得糖尿病的多,都是因为贪吃了他们的蜂蜜,说的时候,他们一脸的自豪。

孩子们对荞麦的感情源于一个“吃”子,荞麦的植株杆胖胖的,紫褐色,里面汁液饱满,有点像蛤蟆腿,看着诱人,折下一段放在嘴里,酸酸的有点甜。每到荞麦登场的季节,孩子们总会背着大人,偷偷地溜进荞麦地,让那酸甜的味道长进饥渴的身体,稚嫩的记忆。有时,孩子们之间发生了战争,有的孩子遭到揭发,说他偷吃了谁家的荞麦秆,大人们就会骂道:“属猪的,就认吃,吃了荞麦秆,生个儿子都是黑的。”听到的孩子只是嘻嘻地笑,他们才不管未来的儿子是白是黑,下一次路过荞麦地,还是照吃不误。

荞麦的韧性不好,又没有白度,口感粗硬,它无法和白面相比。吃了荞麦好放屁,荞麦是粗粮,含纤维素比较丰富的食物,纤维素可以增加肠的蠕动,一些微生物的作用下也可能排放CO2,这两个原因导致了容易产气。因此故乡人并不看好荞麦,认为那是登不了大雅之堂的食品,故不会拿它去招待客人。荞麦蒸饺另当别论,荞麦包饺子,不能用水煮,那样多会破掉,只能蒸,蒸饺的馅多数都是肉馅,在生活水平不高的年代,吃上一顿荞麦蒸饺,那是满嘴流油的好事,大人孩子一年也盼不来一两次。仅有的几次,让故乡人牢牢地记住了荞麦蒸饺。在这一次的较量中,荞麦胜过了白面,在小村,蒸饺很少有用白面做的。故乡人懂得生活的辩证,好坏搭配,才能成就经典。如今再吃荞麦,成了一种奢侈,很难一见的荞面,成了人们生活的一种极好调剂。荞麦驴肉蒸饺吸引八方来客,过年送几斤荞麦面粉那是上好的礼品。用故乡人常说的那句话,就是马粪蛋还有发烧的时候,对于做人,这是不是一种启示呢? 

关于荞麦的传说,民间有许多版本。有的说它营养丰富,常吃可延年益寿。一位进山采药的老中医,因为遇见仙女,每日吃两顿荞面,结果医生只呆了第三天,便思念亲人出山回家。哪知,人物全非,子孙已历五世。医生方觉几百年过去了,他却长生不老,荞麦也因此得到广泛种植;关于荞麦,悲剧的传说也是有的,荞麦受书生寒露陷害,毁掉了家庭,失去了名节,最后投井自杀。荞麦勇敢追求个性解放,追求美好的爱情,招来了不洁的骂名。荞麦的悲喜,演绎着生活的辩证。揭示封建“夫权制”给妇女造成的苦难,用一口井无声无息地吞噬鲜亮的生命,来表现阴郁、灰暗的社会背景。男权社会对于这样的伤害要给出合适的理由。这样的传说应运而生,把污泥浊水泼给了荞麦那样善良的女性,它的目的不言而喻,是告诫?还是警醒?夫权制的陈腐昭然若揭,让人不齿。

小村的孩子,似乎并不知道这些,但是哪个孩子不是枕着荞麦皮做的枕头长大的?实践证明,荞麦皮做的枕头十分舒服,软硬适度,极易入眠。由于荞麦壳独特的构造,其具有良好的透气性,和永不变形,可塑性强,冬暖夏凉等特点。使用荞麦壳枕能至老明目,清热安神,促进睡眠等.如今,谁家做枕头,很难找到荞麦皮,商店里标着高价,还是供不应求。小村里谁家办喜事,不管千难万难,必是要为新人准备一对荞麦皮枕头,仅仅是因为舒适吗?怕是老人们把故乡人对荞麦的一份情结留给了孩子,让他们的子孙知道,故乡的这片土地上曾经有过这样一种谷物,地位卑微,但是它们心地善良,能救民于水火,甘于奉献,这是子孙的血液里不可缺少的啊。

远去的荞麦,在故乡人的记忆中并未远去。

糜子

糜子在小村种植的历史也有几百年了,谷物中它是比较漂亮的,穂散似笤帚糜子,籽粒的外壳乌黑,油亮闪光,米粒金黄,养眼怡神。糜子在故乡人心目中的位置源于一种食品——豆包,糜子在小村没有大面积种植,实在是小村人没有把这种美食发扬光大,让它走出小村,走到外面的世界。对于离开小村的人,谁没有关于豆包的记忆。每到腊月,那些远去的游子,会在寒冷的异乡街头,想起家乡热气腾腾金黄的黏豆包。

在蒸豆包之前,有一顿饭不能省略,那就是腊八饭。在东北有个说法,腊七腊八冻掉下巴,吃黄米饭看中的是它的黏,人们想用它粘住下巴。再往早了想,天寒地冻的北方,糜子每100克含374 大卡热量,在五谷中含热量较高,人们用以抵御严寒,实在是一个智慧的选择。在黄米饭中拌上白糖、猪油,甜香滑腻,饱食一顿,一天不饿。农家孩子最害怕的一件事是吃黄米饭不能喝凉水,长期的生产实践,人们的经验所得,小村人不会从医学角度分析它的原委,只好对孩子们说那样可以烫死人,并且言之确确。孩子们常常挺着圆鼓鼓的肚子,一遍又一遍问家长能否喝凉水,家长们不厌其烦:“不怕烫死你就喝吧。”,孩子们只好伸伸舌头,到一边玩去了。

蒸豆包是农家人一年中的大事,入秋以后,家家户户都要准备上百斤的黄米,黄米的黏度非常重要,黏度大的黄米可以多兑一些玉米面,多蒸几锅,自然能解决几个月的饭食。刚进腊月,有的人家迫不及待,张罗着发面蒸豆包。兑面、发面是一个技术活,多年下来,这个活往往在家庭固定下来,由某个人专门负责。不同的人家的豆包口味不尽相同,这就是豆包的魅力。听说谁家蒸豆包了,左邻右舍的妇女都来帮忙,有剪玉米叶的,有攥豆包馅的,有包豆包的,有装锅的……农家的小屋一片忙碌,空前的热闹。农家小院更是热气蒸腾,金黄的豆包在寒冷中很快变硬,便于储存。忙碌的妇女不停地吃着豆包,每一锅出来后,主人都会说:“尝尝这一锅。”一锅一锅下来,妇女和孩子们都弯不下腰,把更多的笑声挤出体外,农家人的笑声随着厨房里甜香的蒸汽一同飞扬在小村冬天寒冷的天空里。 

撒年糕——小村古老的习俗,取吉祥如意,生活质量年年提高的意思,希望生活一年更比一年好。小村人家大多延续着这份美好习俗,每年一到腊月,家家户户都要撒年糕。把加工好的黄米粉兑一些水,传统叫做使浆,水要一点一点的加,不能结疙瘩,使过浆的面粉,不能出颗粒状,用手抓起,以攥在手中不散花为宜。蒸锅多加水,底帘布均匀的撒上一层芸豆;蒸锅大火加热,待热气上来开始薄薄的一层一层的往上撒兑好的面粉;待一定厚度时再撒一层芸豆;然后再一层层撒面粉,每撒一层要等蒸汽上来再撒第二层......如此往复,直到主人满意的厚度为止,最后一层撒上芸豆,盖上锅视年糕的薄厚蒸20——30分钟,出锅凉透切片保存。撒年糕是一个手艺活,技术含量高,弄不好不上气,年糕半生不熟。这时主人就会说,没关系,明年的日子一定会一升(生)再升(生)。管它呢,过年了,总得讨个吉祥的说法。听着的人点头应和:“一定升!一定升!”

小村的年糕都是黄米面做的,颜色亮黄,灿若铜金,红红的大芸豆点缀在油黄的年糕上,赏心悦目。喜庆的大年,餐桌上怎能短少这金条般的年糕,不只满足味蕾,更有视觉上的享受,心灵上的慰藉。

糜子,是最懂生活辩证的谷物,不可或缺,又永不泛滥。人们永远的记忆也就再自然不过的事了!

 

 

                                                                                                                                      2013.10.12

 

  评论这张
 
阅读(460)| 评论(1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