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漠独行的博客

荒漠到绿洲爱的跋涉。

 
 
 

日志

 
 
关于我

内心独白:守一片荒漠,平淡经营,必有绿洲和我共醉黄昏!

网易考拉推荐

人生有雪【大漠散文】  

2013-04-18 18:09:02|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生有雪【大漠散文】 - 大漠独行 - 大漠独行的博客

 

 

在我很多与冬天有关的文章里,都有雪的影子。它就像一个精灵,飘进了我生活的角角落落。细一想,也不光是我的文章里有雪的影子,如果说我的生活中没有过和雪的冷眼相待,绝不会有那么多雪花飞扬在我的岁月间。是不是生活中的雪花落得太厚了 ?来不及化掉,新的雪花又不期而至,生活中的雪花多了,才会不小心爬上发丝,让青丝间有了隐隐的月光;爬进眼角,那时间的刻痕有了触目惊心的质感;爬满四肢;“蹒跚”一词有了更形象的诠释……人的一生,是不是和雪相伴的一个过程?即或雪对生命过程一个极好的注解。

雪花,一个很诗意的名字,远不像它本身那样寒冷,那样心里长满阴霾。那是人们美好的想象?还是大自然的聪慧?无法说清。寒而生花,这是自然的神育。人们习惯以花形容美好的事物,“雪”能与“花”并行,那是人们美好心境使然。世间万物,都是生命经典的造型。有没有雨花,一定是有的。那是雨的思考,那是雨的微笑。但是,能够欣赏雨花的人似乎并不多,雨花不像雪花那样,给人们无限美好的遐想。也许是雨花的生命太过短暂,它的美还来不及定格,就匆匆而逝,远不及流星,消亡的同时还有精彩的绽放。雪花自是不同,遥远的天国之路,姗姗而来,缓缓而舞,娇娇而落……特别是南国的雪,娇嫩中有了盈盈的泪痕,感动了脆弱的神经,于是,一篇篇关于雪的美文,像雪片一样纷纷落下,雪花的知名度一路飙升。是理性的思考?还是感性的托举?对于雪花,都是一如既往的平静。这是雪的风格,这是雪的成熟。

看雪的心情淡了,骨子里似乎就没有欣赏雪花的那份矫情,看到孩子们在雪花中奔跑,打雪仗,堆雪人……只是淡淡一笑,想那都是孩子们的事,和自己无关。关于雪花,似乎自己没有走过童年,好像一下子就人到中年。这样说来,自己是不是成长的不够完美?欣赏雪花的那份心情是应该有的,我的童年竟是怎样的匆忙赶路,没有时间,没有心情停下来和雪花打声招呼,或者是抽出时间和它们嬉闹一会,哪怕只是默默地給彼此一份空间,接纳的空间。唉!都没有,我就这样不懂风情,走过了真纯欣赏雪花的年龄。现在的心情被岁月打磨出厚厚的老茧,没有了对雪花的那份敏感。

在农村的几十年,每年冬天都有雪,而我对雪的感受并不深刻。下雪了,自然是围着火盆烧烤春天的故事,获得一份味觉上的满足,让一个饥渴的肉体得到了暂时的温饱。压根就把雪花拒之门外,无法拒绝的是那些关于雪花的故事。某一年,大雪几天,封住了门窗,封住了村子里所有的路,好事的人在雪地里捡到了好多冻僵的鸟;某一年,大雪封地数日,许多野生动物纷纷走进小村,谁谁家因为接纳了千年白狐,从此好运不断;某一年,大雪封门,人们无事可做,于是有了许多桃色的故事,谁家的老爷们被戴了绿帽子;谁家的姑娘未婚先孕……这样的故事引不起一个少年丝毫的兴趣。那个年代,吃,成了生活的主旋律。就像我们的祖先,发明工具和使用工具用了几千年的时间,如果不是“吃”成了问题,恐怕那些发明还要沉睡在厚厚的积雪下。在农村几十年下来,养成了不成文的规矩,下雪天,最好的生存之道就是蒙头大睡,最好还能有一个好梦。

到了城里,关于雪的故事没有了浪漫,或者说,关于雪不再有故事。在城里,雪能够带来的乐趣恐怕是只有校园里了。只是在课间,偶有几个学生在雪地里疯闹,学生的行为,势必招来老师的责怪。利益驱使,刷车店里的人应该是喜欢下雪的,下雪了,他们可以忙碌了,他们可以因为忙碌而有了可观的收入。满大街奔跑的车,不再是蓬头垢面,都是利益驱使的结果。同样是忙碌,市政的人们各个胸有垒块,午夜他们就忙着清理积雪,天亮前要街道畅通。如果一个冬天下了几十场雪,他们苦不堪言,各个咬牙切齿,恨不得抓住雪花狠狠地咬它几口。

今年,落雪成灾,据说是百年不遇的暴雪,学校因此停课。要说百年不遇,还真有幸赶上几回。九八年,百年不遇的洪水,我到坝上执勤,肆虐的洪水击打着堤坝,整个大坝都在颤抖,我们一群人嬉笑着烧烤玉米,那一个夜晚,我们安然而过。现在想来,那是人类的无知,只要洪水一次小小的发怒,我们那些人没有生还的可能。对于百年不遇的暴雪,我同样缺乏足够的认识。按理说,这样的天气不该出门,妻子先我们一步到了农村高姐家,高姐和我们有了近三十年的交情,我和儿子计划下午赶到,一场大雪,封住了进村的所有路面,电话不断,但是路仍然是不能通车,我和儿子急急地等待路的开通。第二天下午,高姐家打来电话,说村后一条路可走,我在公路上下车,可步行到村里。没有太多的思考,我上了出租车,难行的路面,司机不断抱怨:“以为你有什么急事呢,要知道你是来喝酒的,我死都不会来……”,看看前面如山的积雪,我赶忙让司机往回赶,我徒步往前走。到了高姐家村后的那条路,傻了眼。那根本没有什么路,路面的积雪一米多厚,没有任何路可走。一下公路,几棵粗大的杨树下面飞起一只鸟,凭感觉,那不是在北方越冬的鸟,一定是迁徙时急切,忘了时间,匆匆赶来一场大雪。怕扰了那只疲惫的鸟,我停下来,静静地目送它艰难地飞上树梢。那是鸟类特有的戒备,在我远离后,它依旧后躲在背风的大树下,艰难躲过生命中的一劫。我缓缓前行,开始的乐观想法一扫而光。在雪地里,有的只是现实,没有退路,公路上几乎没有过往的车辆,前面是茫茫的雪野。雪封住了所有的路面,就连大地里都是半米多深的积雪。走几步,喘一会,再走几步,再喘一会。每向前迈动一步,都要付出很多力量,双腿深深陷在积雪中,鞋里,裤腿里的雪化成水,边缘处又凝成冰。时常会跌趴在雪地上,双手伸进冷雪中。热气蒸腾而起,汗水速速流下。身后,偌大的夕阳红红地涂抹西天,这样的雪地里,来几张逆光的拍摄,一定颇具震撼。一边擦着汗,一边静静欣赏夕阳下的雪野。没有归鸟,没有炊烟,没有劳作的人……有的只是漫天的激情,漫天的绚烂,漫天的温婉。

这是我和雪最亲密的一次接触,多年来,我对于雪是一个不甚合格的看客。雪的心情没有给我更多的感染,我的喜怒没能牵动任何一片雪花。就这样,我和雪之间,漠漠对峙。在农村几十年,扫雪的事不属于我。除了无情地踏雪而行,我不知道我还能对雪做些什么。无论是雪的无义,还是我的无情,我和雪之间没有更多的牵绊。当身在雪野,雪的暴虐不可省略,目的地就在前方,不远,但是绝不可轻而易举就能抵达。每一步,需要的是力量,需要的是信心,需要的是坚韧……身后的夕阳累了,它挥舞的彩笔慢慢被黑暗吞噬。身后,连给我好心情的一片橘红也融进雪野,融进大地,融进久远的记忆……前方,小村的灯光亮起,像是一种呼唤,更像是一种媚媚的诱惑。两条腿战战,大口喘气,胸口隐隐的痛,人像是在一点点虚脱。在这样的雪野里,如果心脏病犯了,万是没有抢救的可能。这样想来,有了深深的恐惧,看似不经意的一次访友,竟是冒险的生死之旅。姐姐不断打来电话,担心路上有什么危险。我吃力地回着电话,虚报平安。一步一步向前,我知道,在这样的绝境中,我的出路就是迈动双脚,向着灯光一路艰难。

流了许多汗,喘了许多口气,终于,接近了村口。远运地,见一个人挥锹铲雪,暮色中,那忙碌的身影,对于我绝不仅仅是一份感动,我依旧艰难地迈动脚步,大口喘气,但是我的内心却无比坚强,满是力量。那边,高姐夫的声音让我眼眶发热。“往这边来,这边好走一些。”,高姐夫,六十多岁的人了,不停地挥锹流汗,为我开出一条窄窄的路,免去跋涉之苦。我像是一个受了极大委屈的孩子,很想痛痛快快地趴在雪地上大哭一场。我没有泪水,只是一步步向前。快到姐夫铲雪的地方,是一座雪丘,我只能手脚并用,在高高的雪堆上翻滚数下,才到了姐夫的跟前,那是一种绝境逢生的感觉。他走在前边,我踩着他的脚印,蹒跚跟在他的身后。近了,更近了,家,那是我一路辛苦跋涉的终极目标。

事后,我常常想,在你处于困境中时,有谁在你的前方,为你铺平道路,排除障碍?那是人生一份不可多得的财富,更是在慢慢的岁月中,时时让我们肃然起敬的记忆。踏雪而行,那是生活赐予你的幸运,那是你对身体极限的挑战。而雪的那边,为你忙碌的友人,征服你的是雪地之上的人格。

内心深处堆积的那些雪,是无法化掉的了。岁月的打磨,它变得坚硬、凄清、彻寒。怒号的风雪中,送走了挚友老毕;湿滑的雪路上,为二哥悲戚;百年不遇厚厚的积雪下,老姨妈静静地长眠......这是生命无法承受的雪之“重”,更是生命无法避开的雪之“痛”,这又是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成就了生命中残酷之美。

关于我和雪的故事似乎就只有这些了,但只要把手放在胸口,细细想一想,又远远不止是这些。

 

 

 

 

                                                                                                                                                            2013.3.16

  评论这张
 
阅读(424)| 评论(1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