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漠独行的博客

荒漠到绿洲爱的跋涉。

 
 
 

日志

 
 
关于我

内心独白:守一片荒漠,平淡经营,必有绿洲和我共醉黄昏!

网易考拉推荐

八 叔【大漠散文】  

2013-12-18 17:07:49|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八  叔【大漠散文】 - 大漠独行 - 大漠独行的博客

 

最近一次见到八叔是在小村的一次酒宴上,是一个远房侄子生了小孩设庆祝宴,小村人就是这样热情,家里有什么值得喝酒的事情,就会很方便地打来电话。这时刻提醒我还没有远离故乡,我还在故乡“监视”的范围之内。早些年,这样的事情很麻烦,要托人捎话,或者主人亲自骑自行车一身汗水一身泥土赶来,有时还不一定能找得到。这样,我成了故乡的一架风筝,线的一端牢牢地握在故乡的手中。故乡,成了我常常休憩的驿站,一次次跋涉,从故乡起步。每一次回到故乡,在庆祝的场面见到八叔,一点不怪。

在小村,八叔是一个重量级人物,家族里有个大事小情,八叔不仅仅是要参加,还要出一些点子。八叔十几岁在外边混,是个见过大世面的人。八叔见到我们,必是一番神侃:“咱们村出息的人最多,在咱们这个小城有十多个干大事的,你说什么事情办不了?除了杀人放火咱摆不平,还有什么事能难倒人?”咱们公安有人,教育有人,纪检委有人......八叔掰着指头说得极为认真,说得理直气壮,原本黑红的脸膛,更是涨满血色,十个短短的手指不停地在桌子上啪啪的敲击,那手指粗而坚硬,硬是敲出金属般的声音,唾沫星子乱飞,一份傲视天下的神情。

八叔应该是小我几岁,小的时候我们那一代人都叫他八斤子,听说出生时有八斤半。营养单一的年代,八斤半的分量让小村人羡慕的有些嫉妒,因此八叔的小名被小村人叫得特别响。长大以后,人们都叫他老八,不知道真的是他排行老八,还是人们念念不忘当初他在小村创下无人能够打破的出生记录?今天,叫八爷的也大有人在,八叔背着手在小村里一走,孩子们八爷八爷地叫着,八叔应着,也不多看,腰杆贼直,八面来风,很是威武。八叔的真名好像知道的人不多,这丝毫不影响八叔在小村的威信,叫什么不重要,一个代号而已。

八叔在外面曾是一个包工头,钱也大把地赚过,花钱慷慨有过许多故事。据说,一次到了省城的一家很有档次的“馆子”吃饭,服务人员见他们一身邋遢,服务态度冰冷,差一点扫地出门,这下惹恼了八叔,他让服务员挑最好的菜上,说着把一捆钱拍到了桌面。三十年前,这样的场面服务员哪见过,她们赶忙准备笑脸服务,摆了满满一桌佳肴。八叔他们几人眼皮不瞭,叫来经理买单,点过几千元之后扬长而去,在城里留下了农民不可小觑的佳话。小村人都说那是八叔自己杜撰,八叔也不分辨。倒是有的人出来为八叔不平,他说他是当时见证人之一,说得有鼻子有眼。八叔只是轻蔑地转一转眼,鼻子里轻轻地一哼。凭八叔的个性,这样的故事绝非纯属虚构。

有钱大家花,这是八叔的想法,也是小村里先富起来的那部分人共同的想法。三十年前,小村真的出了几个在石油部门揽活干的包工头,给工人开工钱用麻袋装钱。小村人哪见过这样的场面,每逢开工钱,包工头的小屋都会被前来看热闹的小村人围个水泄不通。有时看热闹的人也能得到几十元的置办年货的钱,满村人的笑容空前灿烂,他们不厌其烦说着包工头千般好,万般好。后来八叔也加入到包工头的行列,不仅八叔,小村里能人辈出,小村的邻村红了眼的人纷纷到小村取经,包工头的队伍不断壮大。有了钱的包工头,自然关注的人多起来,特别是女人。小村人第一次听说“情人”,有了钱的包工头身边都会有几个女人,家里的妻子惶惶不安。一夜之间,她们怀念起那些贫苦的日子,那些为了好生活奋斗的日子。八叔没有,八叔的正人君子招来嫉妒,有一次,八叔喝多了,有人恶作剧,把一个女人和八叔锁在一个房子里,半夜醒来,八叔问那个女子是否缺钱了,甩出一沓钱要那个妇女赶快离开,回家好好过日子,挣钱的路有很多,别把“人”字活丢了。大家一看八叔是坐怀不乱的真英雄,只好开门了事。

后来,八叔回到村子,当上了村长。八叔是脏口,像小村的大多数男人一样,说话骂骂咧咧。当上村长的八叔被迫从麻将桌上走下来,整天在小村游荡。谁家的羊啃了谁家的青苗;谁家偷伐了村里的树;谁家有了不大不小的家庭纠纷......八叔人未到骂声先到:“真的是无法无天了,你爹给没给你们做心?拿人心比自心,别总以为人家都是傻子,大家不都指靠着这几亩地养家糊口,这样的行为一定严惩。”“爹妈都不养的人那还叫人吗?小村里每人吐一口唾沫淹死你!老猫炕上睡,一辈传一辈,你不孝敬父母,还指望着你的儿女养老啊。”八叔情绪激动,用手指点,短粗有力的手指差一点戳破被骂人的头颅。被骂的人自觉理亏,笑着给八叔点上一支烟,送上不尽的好话,“人民的好公仆”“共产党的好干部”“小村的父母官”......八叔很受用,吐出大大的烟圈,背着手又巡到别处去了。

酒桌上,八叔未饮先醉。谈起前几年卖粮,粮库里的工作人员和社会的黑势力勾结,难为卖粮的农民,从中扒皮谋取暴利。小村几个人一次卖粮,每人被讹诈一千多元。谈及此事,八叔一脸涨红,吐沫星子又飞起:“你说那几个死熊的人,白长了那么高的大个子,在咱们方圆几百里也是最高的,硬是让人拿去几千元,裤裆里白长了那串东西,真他妈的白活,找个没人的地方尿泡尿浸死得了,找个麻绳吊死算了。他怎么没人敢讹我,用摇把撂倒他几个,你看他们是要脑袋还是要钱,真他妈的反了呢?这是共产党的天下,国民党不是跑到台湾去了吗?要是在大陆脑袋也早被人削扁了。”八叔义愤填膺,好像那几个讹诈的人就在酒桌低下,他恨不能咬他们几口。这一次,八叔不但粗壮的手指敲得杯盘乱颤,厚实的大脚跺得地动山摇。

“八叔,你这不是制造污染,我们的酒喝得下吗?”

“我是粗人,哪能像你们校长说话讲个文明,别跟我一般见识。”八叔喘着气,把头甩向了一边。

“在外边干得好好的,怎么想起回到村里当起了村长?也想过把瘾啊”

这一下,八叔像是一个炸药包被我点燃了。“共产党的干部,败家子儿越来越多,挣几个工钱,死活拖欠,今天支明天,明天支后天。开始,吃一顿饭就能解决问题,后来胃口越来越大,你说吃饭理都不理你,没办法,吃完饭去跳舞,那叫什么跳舞?舞厅里的娘们个个像个妖精,宽衣大袖,一对大奶子像气吹的一样,差不多全露出来了,诱惑着那些男人直咽口水。挑逗够了,把男人往衣服里一裹,摸哪里随便,起兴了就去开房......挣点钱都媚付他们了,看着气死你,还不如回家种点地,自己做主,不用低三下四,过点人的日子,穷点图个心安。”八叔气喘吁吁,一脸的无奈。

人们嘻嘻哈哈,这样的事情谁都不是第一次听说,见怪不怪,这是小村人的处世哲学。八叔的牢骚,人们全当下酒菜了。喝酒的人没有因此沉闷,影响酒兴。八叔看看我,说我白活,一个大校长,每天家里学校一条线,只顾埋头工作,不懂浪漫,不懂享受生活,出门也不带个情人,一棵树吊死人。我知道这是八叔给我的反语忠告,让我清白做人,守住做人的底线。

“谁有好事到处乱说,我浪不浪漫你怎么知道,也许我的浪漫比你说的还要厉害。”我故意气一气八叔。

“说死我都不信,你们都是有知识有教养的人,那样低级的错误还轮不到你们。要是有一天你们也那个德行,最好不要回到小村,否则我让你们把头塞到裤裆里去。”八叔这一次没有大怒,而是很开心地哈哈大笑。酒桌上的人都笑了,那是八叔对我们的希望,大家不约而同举起了酒杯,像是为乡村誓言干杯。

“八叔都是坐怀不乱的英雄,我等哪敢造次。脑袋可以不要,但是我们可都得要脸啊!”我故意在八叔的脸上揪了一下。八叔很欣慰地笑了,我们大家都笑了。

最后,八叔邀请我们过几天去参加他的杀年猪宴,我欣然应允,猪肉的鲜香,烧酒的醇烈,血肠的紫亮,烩菜的爽口......无不充满诱惑。那是童年的味道,那是故情的味道,那是乡愁的味道。八叔听我把杀猪的大菜一一说来,眉开眼笑:“行,记住故乡味道的人永远都是‘人’,永远都是故乡的‘人’,永远都是故乡的骄傲。”

带着八叔的叮嘱我又一次离开故乡,这一次,我对八叔有了进一步的解读,敢爱敢恨的故乡人是我回望中最暖人的风景;醇厚的乡情,是我永远放不下的眷恋;那片土地永远给向上成长的正能量......

感念八叔,叩拜乡土。

 

                                                                                                                                             2013.12.6

 

 

  评论这张
 
阅读(450)| 评论(10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