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漠独行的博客

荒漠到绿洲爱的跋涉。

 
 
 

日志

 
 
关于我

内心独白:守一片荒漠,平淡经营,必有绿洲和我共醉黄昏!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四十七年【大漠散文】  

2012-06-24 05:46:08|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四十七年【大漠散文】 - 大漠独行 - 大漠独行的博客

 

 

又一场风沙来临了,四十多年了,早已习惯了这样的风沙,习惯了昏天暗地,习惯了微小的沙粒不约而至。这样的天气不会让人有太好的心情,“不以物喜,不以己悲”,那是圣人的情怀,我们不是圣人,我们拥有普通人的喜乐。这样的天气,会有一点点惆怅、焦躁、不安。人生不如意,都会在这一时刻缓缓而来。几十年了,这个季节,这样的天气,似乎没有什么伤感可言。北方的春天,不经过这样天气的洗礼,春天是不会到来的。因此,每每有这样的天气,北方乡村的人都知道,春天来了,也许就在几步之外。只有这样的天气,这样的大风沙,这样不可理喻的撕扯,封冻了一个漫长冬天的江才会全部解冻。只有江真的开了,人们才会相信,春天来了。

春天,让我们留恋的是她的美味,清香的野菜,甜甜的榆树钱,脆辣的发芽葱。对了,开江的大鲶鱼最是美味。小村人常说起生活中的美味是:“开江大鲶鱼,下蛋老母鸡”,只有饱饱吃上一顿开江鲶鱼,我们才真正接纳了春天。一种味道,穿越了四十几年的时间,不曾淡去,那是怎样的一种力量?几十年了,一场风沙,和一种美味的较量,留给记忆常是那份挥之不去的浓香,风沙的伤痛倒是很少走进记忆。所以想起这些,总觉得我的童年,我四十几年的生活,就像这北方迟到的春天。

无法说清,我的童年是在六岁前,还是在六岁后的十八年中。我的童年,就像这北方多风沙的春天,昏淡,迷茫,惆怅。六岁以前的记忆,似乎没有家的概念。那时父亲生病,母亲照看一个病人已经身心俱疲,没有更多闲暇的时间来管我和姐姐。祖母家多子女,生活一贫如洗,不会给我们太多逗留的时间。家,是父亲的呻吟?是缺少食物的饥饿?是冬夜的酷寒?这一切,文字无法描绘。旷野成了我和姐姐的家,摘几把豆角,拔下一棵带着泥土的青头大萝卜,或是扯下几穗青玉米……旷野中能吃的东西我们都不会放过,在那个成长的季节,我们的肌体需要能量,而旷野中提供了最好的资源。我们看着小草破土而出,一点点长高,在秋风中一天天变黄,再把它们弄回家,变成寒冷冬天里的一丝热,一片光……野鼠在哪里又打了一个新洞,之后又有几个小鼠跟在妈妈的身后,嬉闹在秋日的阳光下,我们都会一清二楚……我和姐姐匆匆的脚步,覆盖了故乡的每一寸土地,原野上的那些故事被我们读遍。六岁后,母亲带着我们离开了那片旷野,父亲去世,我们需要开始另一种生活。

在我的记忆中,真正的童年是在六岁以后,是小村的十八年生活。那是人生最初萌生奋斗的十八年,开始上学了,在野外疯闹的时间不多了,每每放假和朋友到野外游玩,不会忘记带回一株草,一棵树苗,一束花……小园成了百草园,学习之余,浇浇水,弄弄花,或在那棵日渐壮大的红柳树下,听小鸟歌唱,看蝴蝶舞蹈,伴着那嫩嫩的红叶一同眺望。深夜,小屋里的灯光摇曳着满天繁星,摇曳着成长的身影,摇曳着母亲的希望。灯光下,我慢慢地行走在书本中,遥遥的几声狗叫,像星光渺渺。夜深了,母亲的咳嗽声不减,母亲的每一阵咳嗽,小屋都会变得空前的拥挤,以至于我们的汗水会被挤出体外,那时多么希望有一个夜晚,母亲能安然入梦,小屋能在宁静中迎来黎明。没有,母亲的咳嗽声没有给小屋这样的机会。十八年,小屋挤满了母亲吃力的呼吸,痛苦的呻吟,满头的汗水。如今,没有了母亲的咳嗽声,小屋更加寥落了。

一九八二年,作为小村的第一批师范生,我离开了小屋。开始了四年的师范生活,那是一个十八岁少年最为宝贵的四年。离家在外,学会独立最为重要,而我用了整整半年的时间,才割舍了对母亲强烈的思念,才坦然面对离家生活的一切。洗衣服,缝被子,与人交往。教室里有我晚归的身影,食堂里有我义务清扫的脚印,校外的小路上有我们远足的笑声……四年,我们用知识喂养饥渴的青春,用理智封杀了朦胧的情感,用阳光装点了青涩的年华。没有烂漫,没有荣光,没有同龄人中应有的优越感。有的是踏踏实实,勤勤勉勉,堂堂正正。四年,让我们有了作为一名合格教师的资本,懂得了一名教师应该承担的责任。是啊,为了当初的选择,我们必须全力以赴,这是我们那一代大多数人的做法。

一九八六年,带着惶惑和不安来到了乡村小学。这一年,我的生活一片灰色,看着上高中的同学一个个走进大学校园,心中的失落无以言表。那时的理想是能进乡村初中,可是等待我的是乡村最差的小学,最差的班级——宝石村小学四年二班。二十八个学生,挽救了一个濒临崩溃的灵魂。我们一起背诵诗歌,一起研究数学难题,一起到野外拾柴,捕田鼠……孩子们的真纯,善良,还有小村人的纯朴,让我深深爱上了教师这一职业,这一爱就是二十六年。惨淡的岁月,是学生让我有勇气面对风雨;奔忙的时光,是学生给了我前行的力量;阳光的日子,又是学生与我欢歌同醉。

一年以后,我如愿以偿来到中学,当了一名英语教师,半年后,当了班主任,十七年的时光匆匆而去。这十七年,不再有梦想,有的是实实在在地生活,认认真真地教书。学生们天南地北,一封书信,流下欣慰的泪水;一个电话,心湖微澜四起;一份礼物,收获人间至宝。几十个红红的证书,记录一个个难忘的瞬间,诠释了那些默默付出的汗水。勾大海,逆境中崛起的骄傲;王德生,重情珍爱的义子;杜昭春,胜似亲情的外甥……高显辉、董鹏、林小奇、张东辉、史洪涛、付春雨、陈景喆、王宏伟、闫禹岐……那一串串熟悉的名字,每一名字背后都是一个传奇,都是一份温情,都是许多无法忘却的回忆。

二零零四年,因工作需要,来到了月亮泡。六年,在我的人生年轮中不可或缺。冥冥之中,是月亮湖在那里等我,等了几百年,几千年。千年的等待,是为了一个救赎,救赎孤独行走的灵魂,救赎敏感脆弱的心。那里圆了我的文学之梦,有了自己的博客,出版了《永远的篱笆》、《澄红的琴声》、《厚土长歌》,有人与我同悲同喜,当那一串串泪水打湿纸张,我知道了文学的责任。于是,我想写一百位乡村小人物,我弯下腰,倾听泥土的声音;俯下身,记录他们感人的故事;含着泪,叩拜他们不屈的灵魂……六年,我和月亮湖只是瞬间回眸,对于千年的等待,这是不是太过短暂?一千年的等待,这瞬间回眸是不是很值?

一同等待我的还有那里侠骨铮铮的汉子,满腔柔情的女子。他(她)们敢爱敢恨,直率豁达,澄澈如一湖碧水,包容,激情,富足。他们有王者的胸襟,有寻常百姓侠义情怀。饮酒用大杯,喝得水摇日动;吼歌不在调,唱得天地生辉;交友坦真诚,谈得肝胆相照……这一份人间大爱,扯着心,拽着肺,摄着魂。相知相悦,六年,丰富了我的人生,收获了我的自信,让我的生命在那片土地上有了一点点高度。我知道,千年的等待,不是六年可以悟透。有了这六年的相扶相搀,不需任何理由,再等一千年!

二零一零,来到城里,走近大安五中。我知道,我的根还在乡村那片沃土上,我无法被连根拔起,“冷漠”的城市暂时接纳了我,我又有了再歌唱的理由,脚踏大地,就会有歌唱的力量。在教育体制重压下,理解,体谅,互助,才会让歌声中有满满的阳光味道。这里,不缺少阳光,推开心门,明媚满怀。

一位友人,素不相识,她说看我的文章半小时,要用一个小时揉去眼中的泪水。我想,这是对我的文章最好的评价,能与我的文字同悲喜,那便是我的幸运,文字的幸运。又一位友人说,你的文章最好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读,透喜透悲,润泽无声。这是一种至高境界,最适合读书。这种意境,又不仅仅只为了读书。

 

                                                                                                                                                              2012.4.7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原创美文
阅读(490)| 评论(14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