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漠独行的博客

荒漠到绿洲爱的跋涉。

 
 
 

日志

 
 
关于我

内心独白:守一片荒漠,平淡经营,必有绿洲和我共醉黄昏!

网易考拉推荐

七 奶【大漠散文】  

2011-10-17 12:44:39|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七  奶【大漠散文】 - 大漠独行 - 大漠独行的博客

 

 

七奶留给小村人最深的记忆就是她的骂声,小村人听不到七奶的骂声有些年了,在那个精神生活贫瘠的年代,七奶的骂声的确给人们带来不少的欢愉。想一想,没有了七奶的骂声,小村人会因此而生出几分落寞。小村人有时也会生出几分好奇,七奶的骂声何以渐行渐远?是生活中没有了可骂之事?还是七奶真的老了,没有了骂人的心情和气力。

阳光晴好的日子,好像很少听到七奶的骂声。小村在晨光的涂抹中,亮丽了几分,温情了几分。狗的叫声也多了几分柔情,没有了夜里凶巴巴的狂吠。许多狗在暖暖的阳光里,微闭着眼,懒懒的,连舌头也不肯吐一吐。雄鸡的叫声音色饱满,激情飞扬。那声音纯净、高亢,远远地一路跑去,让悠闲的风儿慢下脚步。这样的日子,骂人似乎很不适合,应该干点什么。七奶也就早早打开门窗,放了满屋的阳光,还有清新的空气。挥动的扫帚,让灰尘四处奔跑,七奶头上包着一块手巾,晾衣绳上的衣物被七奶好一阵抽打,七奶不断吹气,生怕那些没深没浅灰尘跑到嘴里,七奶还会时不时用手在面前扇一扇,让那些灰尘远离自己。拍打完灰尘的七奶很有成就感,叉腰站在门口傲视左右,看上去让人生出几分胆怯。

生活中不能总是这样艳阳高照,要不然七奶也不会轻易动怒,也就不会有骂声奔走在大街小巷。有时,天还没有完全亮,七奶的骂声早早打破小巷的宁静。那时,狗们知趣地闭上嘴巴。要不然,七奶对它们也绝不会客气,非骂得它们狗血喷头不可。鸡们躲在窝里,连探头的勇气也没了。猪们的哼哼有些压抑,断断续续。这样,七奶的骂声畅通无阻,一路绿灯无遮无拦,在小巷肆意奔跑。大人们早已习惯了,赶上疲倦时,七奶的骂声是吵不醒他们的。清闲的日子,那骂声也成了催眠曲,顶多多翻几个身,鼾声是挡不住的。孩子们贪睡,自是很少听到七奶的骂声。有时他们也会在梦中哭啼,一定是七奶的骂声走到了他们的梦里去了。

七奶的骂声很富艺术性,听上去像是说唱,像是漫不经心的倾诉。骂的范围很广,可以骂一根针;一只鸡;一把豆角,骂家里的一群猴崽子,骂社会上一群盘剥百姓败类……

一根针不见了,七奶骂它没心没肺,偷懒不做活,后悔平时没好好教训它,磨短它的腿,省得它跑得那样快。骂它被土埋了,慢慢锈成一块废铁,失去光泽,没人理睬,没人稀罕,想溜也没力气;骂它掉进臭水坑,见不得天日,比臭水还要臭;骂它被脚踩了,踩上数千十万遍,踩烂它的贼眼……

一个倭瓜不见了,七奶开始不太相信,多么大胆的毛猴,敢在七奶的头上动倭瓜?七奶不信,揉一揉眼睛,在倭瓜秧下仔细翻了一遍,又翻了几一遍,最后,确信倭瓜确是不翼而飞。七奶很是恼火,不能自忍。七奶拍拍手上的泥土,指着倭瓜秧,唱戏一般骂声不绝。

“没出息的贱东西,也不吱一声,你就滚远了。想我待你不薄,冬天把你的种子精选藏好,要不然,这群猴崽子早吃了你们,把你们的老娘嚼得尸首不全,变成一抔臭狗屎,看你们还怎么来到这个世界上?掖着藏着,好不容易到了春天,早早给你们松土施肥,你们才个个长得肥头大耳,结出满地的倭瓜。渴了为你们浇水,热了给你们遮阴。就连我的那群猴崽子也没你们享福,这样的好日子你不过,还不到起面的时候,不声不响就滚蛋了,对得起谁?哪一个损贼待见你?吃了你他咽不下,咽下了他不消化,消化了,他拉稀上不去炕……没出息的大混蛋,谁拿了你,也是一样没出息的大圆蛋。不想一想,他的妈妈要是种了倭瓜,得流多少汗?吃多少苦?轻轻松松就把人家的倭瓜拿了去,是鬼是狼也不过如此。”七奶的骂声并不高,往往也不会走出自家的院子。常常是,一边忙着干活,一边吟骂,手嘴两不误。七奶骂声凶凶,但眼里没有半点凶光,不熟悉的人,以为七奶在烧香拜佛。

骂声,成了七奶生活的一部分。对于七奶来说,这样的骂声只是生活的寻常事,小菜一碟。这样的骂声,七奶并不真的动怒,也许这样发泄发泄,生活得会更顺畅一些。生活中哪能事事如意,都压在心里,非憋坏了不可。七奶要是真的动怒,那也是一件很可怕的事。那时的七奶会头不梳,脸不洗,口不漱,据说,这样骂起人来灵验。

一次,七奶家里的几只下蛋麻鸭丢了,那可是七奶家的酱醋油盐,小葱豆腐,孩子上学的笔本。那一次,七奶格外冷静,没有急于出口。仔细观察一番,在队长家的后院发现了鸭毛。七奶家的鸭毛有特点,被七奶刷上了油漆,那斑驳的油漆,让七奶断定八九分。再往院里一看,七奶更是确信无疑,队长家的狗正在啃食鸭骨头。七奶回想起昨晚队长家吵吵闹闹,原来是合伙欺负人。七奶旋风一般回到家里,做起了面人。

第二天,天气晴好。七奶在这样的好天气,似乎没有骂过人。这一次,七奶破了例,天不亮,七奶早早起来,蓬头垢面,衣服的扣子错了位置,上下撕扯着,看上去滑稽可笑。磕磕绊绊的七奶,手持面人,一路骂来。

“好个没出息的狗尿苔,当初真是看错了眼,本想你能给大家带来好日子,如今看来,穿上皇袍,你也不像太子。坐上金銮殿,成不了蘑菇也就罢了,偏偏长成狗尿苔,不给人们好处就算了,还要毒害人们一回。我们靠鸭屁眼过日子,你们拿鸭屁眼去灌酒。我们一个鸭蛋不舍得吃,你们用缸来腌鸭蛋。吃了鸭蛋还不过瘾,还要赶尽杀绝吃母鸭。狗都不如的贼东西,看你今后有何颜面在村里活?”七奶的骂声激情饱满,活力四射。

“狗东西,七奶我骂你七七四十九天。”七奶怒目盯着面人,不时用手戳着面人的头。

“每天我用开水浇你几十遍,看你的脸皮还厚不厚?每天我用钢针扎你一百遍,扎你的眼,恨你有眼无珠,不为百姓谋幸福;扎你的耳,恨你偏听谗言害村邻;扎你的心,恨你没心没肺,不体谅民情……七七四十九天,骂你的事情件件会灵验,让你耳聋眼花心不安,皮裂胆寒脑风瘫……”七奶边说边用针扎面人的眼睛、耳朵、胸膛......

风撕扯着七奶的头发,根根白发遮去了七奶的半张脸,满口白沫,手里的面人被七奶撕扯得变了形。小巷里静得可怕,心虚的人家更是紧闭门窗。寻常百姓,拍手称快,欢喜七奶为他们出了一口恶气。很长一段时间,小巷里相安无事,家家太平。

七奶,骂过自家不争气的孩子;骂过外出打工变心成了陈世美的男人;骂过没羞没耻成了城里人的小姘还张狂的村妹子……

在七奶的骂声中,小村几代人长大了。有时人们看见在墙根下晒太阳的七奶,便会和她打趣几句:“七奶,好久没有听到您的骂声了,骂不动了吧?”

“你小子找骂啊,你让我骂什么?骂好儿女?骂好生活?骂好政策?那不是吃饱了撑的吗。我可告诉你,别过上几天好生活找不着北,要是哪天你走歪了路,成了负心郎,七奶我照骂不误。”七奶一脸正气,听的人满心温暖。

七奶走了,但是她的骂声人们会常常想起,并且渐渐从中品出了生活的真味。

 

                                                                                                                                                                   2011.10.3

  评论这张
 
阅读(626)| 评论(1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