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漠独行的博客

荒漠到绿洲爱的跋涉。

 
 
 

日志

 
 
关于我

内心独白:守一片荒漠,平淡经营,必有绿洲和我共醉黄昏!

网易考拉推荐

月亮湖的味道【大漠散文】  

2011-09-06 11:28:42|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月亮湖的味道【大漠散文】 - 大漠独行 - 大漠独行的博客

 

 

在月亮湖生活了六年,是应该有一点权力说一说它的味道。关于味道,是可以专门设立一个学科,好好研究研究的。而我对味道的理解,除了词典中常常解释的外:“通常指气味或滋味,也可指抽象的情味、意味。一般意义上的味道指味觉,包括甜味、苦味、酸味、咸味等等。”,我记忆中的味道又多了许多感情色彩。

月亮湖可谓鱼米之乡,但是很早以前,还不能这样称谓。就像小平同志不到南方画了一个圈,就不会有《春天的故事》传唱一样。很久以前,月亮湖出产的鱼闻名遐迩,但不出产稻米,因此也就承担不起鱼米之乡的美名。要不是满湖的肥鱼,辽金时代帝王就断然不会选择月亮湖,就不会在冬天的寒气还没有消退,迫不及待破冰捕鱼,用鲜美的鱼头宴犒请有功的群臣。那时不但鱼的产量惊人,而且鱼的种类也百花齐放,名目繁多。比较名贵的有“三花五罗”,三花是指:鳊花、鳌花、吉花;五罗指:法罗、雅罗、哲罗、筒罗、胡罗。叫上名字的还不止这些,叫不上名字的野杂鱼更遍布湖泊。人们常说:“哪里有水,哪里就有鱼。”,这话听今天起来有些夸张,但实际上,几十年以前,人们饭前往水里抛一片挂子,片刻拉上来,带上几斤活鱼回家下锅是来得及的。建国初期,冬季放亮子,一个晚上有过一百万斤以上的记录。

稻米的引种是近几年的事,引种到全面铺开,遍地开花大概也有近二十年的历史了。如今的月亮湖,说是鱼米之乡一点也不为怪。鱼跃清波,稻香百里,绝不是几个词汇的简单描述。每到金秋时节,稻谷将人们的心情染成金黄,那丰收的喜悦写满了大地这张脸。那么,谈到月亮湖的味道,首先要说的就是鱼。

六年的工作中,每一天都要吃鱼。算起来,在月亮湖吃过的鱼也该有一千余顿了。在记忆中,挥之不去的有三次吃鱼的记忆尤为鲜美,难忘。

按时间来说,第一次记忆来自于妹妹家的鱼干,那是刚去月亮湖不久。居住在月亮湖的人家有晒鱼干的习俗。每到春秋两季,几乎家家都要晒鱼干。最常见的鱼料是胖头鱼,因为价格便宜,而且晒好的鱼干的口感胜过鲜鱼,成了人们晾鱼干的首选。用来晾鱼干的鱼料大约三斤左右为宜,太小了不出货,晒后所剩的鱼肉不多。太大了,不好风干,弄不好沁油霉变,鱼干的质量大打折扣。鱼料买回后,去头,剖鱼(在鱼脊梁处顺着剖为两半),撒上盐,味精,大料……等佐料,腌制半天,然后挂在室外晾上四五天,再放在阴凉处慢慢风干。每到腌制鱼干的季节,月亮湖家家户户的晾衣绳上挂满待干的鱼匹,可谓一道不错的风景。等到吃时,用温水洗净,浸泡,刷好辣椒油,再放到锅里蒸半个小时左右即可食用。

那次在妹妹家吃的是用草鱼为鱼料晾制的鱼干,好像每一条鱼也有十几斤。鱼干一上桌,青色的鱼干上刷了一层红红的辣椒油,色香俱佳,看一眼都会流口水。放一块在嘴里,微辣中透着浓香,有咬头,越是最后,那鱼香满口,让人迟迟不肯下咽,待到一口鱼干下肚,还有丝丝鱼香留在喉咙处,让人回味良久。鱼干的妙处是慢慢咀嚼,因此,劳动之余,常有三五个邻里,一手拿鱼干,一手握着啤酒瓶,天南地北一顿神侃,好不快活。再以后,吃过很多次鱼干,单位看大门的杜师傅也为我晾制过许多鱼干,但是关于那些鱼干的味道记忆都不如在妹妹家吃的那次鲜活。细细想来,一是平生第一次看到那样大的鱼干,有震惊之因。二是远离家乡,孤独在异地,那味道饱含了亲情的味道啊。

鲫鱼,不是月亮湖的特产。尽管月亮湖的鲫鱼产量颇丰,但是味道欠佳。月亮湖常见的鱼以花鲢,白鲢,草鱼的味道为最佳。鲫鱼鱼肉发挺,板结不鲜。自打稻田开发以后,情况大不一样。稻田地里的羊耳鲫鱼另辟新说,因为稻田地里的饵料丰富,那里的鲫鱼肥硕光亮,去鳞后适合清炖。除了辣椒外,少放佐料,保持了鱼的鲜味。单位里负责做饭的杜师傅是土生土长的月亮湖人,自然,也是烹制鱼菜的高手,什么样的鱼适合什么方法烹制自有独到之处。

有一回,一同在学校吃饭的赵三哥,喜笑颜开拿来几斤羊耳鲫鱼。鱼不大,各个活蹦乱跳,鱼身柔软,鱼鳞光亮,鱼的脊背处有一条青色鱼鳞。有经验的人,一看就是上等好鱼。中午吃饭,离厨房老远,鱼的鲜香迎面撞来,不禁让人加快了脚步。杜师傅说,这样的鱼要现吃现开锅,不然味道就淡了。盛到盘子里的鱼,脊背处,尾鳍前多处裂开,一条小鱼放到嘴里,双唇一闭,用筷子夹住鱼头往外一拉,一根完整的鱼骨架刺被拉出来,留在嘴里的是鲜嫩的鱼肉。和鱼干相比,羊耳鲫鱼多得是鲜、嫩、爽、滑……然后再慢慢品味鱼头。鱼汤乳白色,浇在米饭上,那鲜香可谓绕梁三日不止。那一天,贺大姐,赵三哥我们吃得没了说笑,汗流浃背,撑得走路不能弯腰……

这样的羊耳鲫鱼也吃过多次,特别是冬天,不用去除内脏,放上嫩白菜心,也是一道美味十足的下饭菜。但是,为什么偏偏想起那顿午饭的羊耳鲫鱼?想起赵三哥?这中间不能排除友情的因素。记得,刚到月亮湖那会儿,赵三哥第一个把我宴请到家中。人们常说,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那顿饭宴请之初,心里很纠结。刚到新的工作单位,对于人们之间的关系还不是很清,冒然吃一顿饭,似乎不是很妥。但是,赵三哥并没有想这么多,只是我们在一起吃午饭,有同命相怜的感觉。自那以后,他给过我很多鼓励和帮助,而我,竟没有半点回报。那顿简单的鱼宴一次次在记忆中走来,这毕竟是友情的力量啊!

第三次的鱼味,源于一次外出拍摄。那是十月,北方的十月有些寒意,特别是水边,那寒意有些浓重。上船行了半个小时,船已浸在烟波浩渺中。那会给人一种神秘的感觉,更会给人一种离乡的愁绪。忙着抓拍,淡淡的愁绪化作浩淼中烟波,随风而去。很快,船上漂起鱼香。在船头,支起一个简易的灶台。青烟缕缕,透过轻烟,在目力所及之处多了几分渺茫。十斤左右的草鱼顿了满满一大锅,简易的锅灶下,架着熊熊的木头绊子大火,乳白色的鱼汤在锅里欢快地舞蹈。大段大段的红辣椒,随着鱼汤上下翻飞,像极了红色的精灵,那红红的点缀增加了鱼锅的美感。在船上炖鱼,无需盖上锅盖,这样鱼腥味会尽快彻底地散去,鱼的味道更加鲜美。如果说顿小鱼要急火快炖,时间一长鱼就随汤跑了。像十几斤这样大的草鱼,要慢火慢炖,大约三个小时后,鲜鱼出锅了。

鱼头上的皮肤几近全无,乳白色的头盖骨浸在乳白色的鱼汤中,激起几分食欲。完整的大鱼遍身开花,由于时间久长,鱼已完全入味。大家简单地席船而坐,频频举杯,稀里哗啦吞噬美味。人们常说,大碗喝酒,大口吃肉。如果不身临其境,你是不会晓得那其中的妙处。人们所以豪饮不醉,全是凭了大自然的恩赐。面对徐徐的凉风,一湖碧水,满眼苍茫,有谁还会在意几碗烈酒。几千年来,人们择湖而居,爱湖、护湖、食湖……一湖碧水,滋养了月亮湖儿女的一腔豪情。如果你是远道来客,他们会把你放在上宾的客位,你不醉,他们会以醉让你感动;你醉了,他们用酩酊来回报。就那份诚意,你不醉而归,心里总会落下几分不安。

简陋的盆里,盛着热气腾腾的大鱼,那白嫩的鱼肉,随着船的摇摆,一颤一颤的。不一饱为快,枉了这美好时光。那浓烈的鲜香,早已让世间的美味黯然失色。一口鱼入嘴,用不着细细咀嚼,滑滑嫩嫩,入肚留香。吃下这一口,筷子不自觉又伸了出去。偶尔筷子粗的鱼刺误食入口中,不用急,慢慢嚼来,那筷子般的鱼刺酥酥的,全没有了平时的霸道,规规矩矩增添了几分美味。酒到酣处,掌勺的师傅给每人献上一碗鱼汤。乳白的鱼汤上,点缀嫩绿的香菜,绿叶间飘着几滴红色的辣椒油,光看就是一顿盛宴了。围绕粗瓷大碗长长地喝上一圈,再长长地哈出一口气,那浓浓的鲜味透彻心肺。醉酒的人一下子醒了大半,一碗鲜鱼汤下肚,举杯再战,自是战斗力倍增。人们大汗淋漓,尽管十月的水面寒气逼人,但是鲜鱼烈酒还是烧热了人们的面颊,烧红了一腔腔激情,烧沸了满眼的真诚…..

这样的美味温暖着别离的记忆,全凭了自然的馈赠,渔民们的淳诚啊。

在这个又一年的月圆之时,想起了月亮湖的鱼味,我知道又想家了。

 

                                                                                                                                            2011.9.5

                                                                                                                                          中秋节前夕

  评论这张
 
阅读(501)| 评论(1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