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漠独行的博客

荒漠到绿洲爱的跋涉。

 
 
 

日志

 
 
关于我

内心独白:守一片荒漠,平淡经营,必有绿洲和我共醉黄昏!

网易考拉推荐

张结巴【大漠散文】  

2011-07-17 05:40:59|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结巴【大漠散文】 - 大漠独行 - 大漠独行的博客

 

 

要不是一场运动,张结巴远不会那样有名。四十多岁了,还是光棍一根。走在大街上,人很猥琐,步子迈得不方,肩膀端得不直,踉踉跄跄飘忽在小巷中,像是喝醉了酒。满头灰尘,浑身污垢,眼睛上总是挂着眼屎。看人的目光有些迟疑,呆板。特别一开口,笑死人。翻了半天眼,蹦不出一个字。这样的人,生活中常常会落满暗淡的目光。要不是那个寂寞的夜晚,人们也不会晓得他的骨头原来那样硬,以至于有那么多人后来为他竖起了大拇指,这一竖,几代人就长大了。

 

冬天的后半夜,乡村里静得可怕。月光惨淡,像是死鱼的白眼,毫无生气。几个好事的星星还没有睡,闪着鬼火一样的眼睛,偷窥着小村,像是小村今夜有着天大的秘密。就连风的脚步也轻得很,让牛的反刍声听起来更加真切。老牛们慢条斯理,一个老套的故事被它们慢慢嚼碎,咽下去。反上来,再细细咀嚼……这样的声音让人们听得心里痒痒的。也会有几声狗叫挤进门窗,那声音被挤得扁扁的,像是呓语,这越发让人们有了睡欲。但是,今夜,小村注定无法安宁。

 

生产队正在开会,研究明年春天的生产,明天要把产量报上去。让队长为难的是,有的生产队亩产已经过万斤,小村里再好的地也就亩产几百斤。队长心里不服气,种了大半辈子地,哪有亩产过万斤的田地?就是整天给小苗浇豆油,也达不到那个产值。为了报上让上级满意的数字,队长把村里有智慧的人都请来了,要大家拿个主意,几天下来,主意是有了一个,一亩地,先种小麦,再种白菜,这样亩产就可以大大提高。但是,当他公布了一个很保守的数字时,社员们还是不相信,别的社员没有说什么,但从大家吃惊的眼神,不屑的表情,队长明白了一切。队长表面严肃,内心很不是滋味,活了大半辈子,开始学会说谎了。真是葫芦头养家鸟——越养越襟襟。张结巴倒是来了精神,坚决不能同意队长的说法。一个小会,开了十几个小时。用队长的话说,高粱米饭也焖串烟了。

 

沉默中,不知是谁的一个响屁激活了大家的笑声。那个响屁是空前的,好像是和队长较着劲。大家立刻环顾四周,寻找屁源。会议的肃穆和沉重荡然无存,队长的火气一下被点燃了。

 

“有劲回家跟老婆使去,在这里耍什么威风?让你们出声,跟掐死了似的,不该出声的时候,臭气连天。这叫什么本事?”队长像一头发怒的狮子,白着脸吼叫着。

 

“张结巴,就你本事大,见过世面。看你那熊样,平时,你八杠子压不出一个屁,今天,较上真儿了。我们亩产这么一点你不信,去年到县里开会,我们邻县的一个乡村,一棵大白菜叶上能坐一个大姑娘纳鞋底,你说人家的亩产的多少?”队长说得理直气壮。

 

“队 队 队 长,你 你 说 死 ,我 我 我 都 不 信,白 菜 上 能 坐 一 个 大 姑 娘,一 一 一 个 小 孩 ,也 坐 坐 坐 不 上 去。”张结巴满嘴白沫。

 

下面社员小声地模仿张结巴,屋里乱哄哄,队长被晾在一边。

    “那个大姑娘是一张画吧?被说贴在白菜上,就是放在豆腐上也压不坏。”乱哄哄的人群里不知谁嘟囔了几句。队长更火了,把更多的怨气发在了张结巴的身上。

“就你犟,认准一个事儿,十头牛拉不回来。拿个屎橛子,给个麻花都不换。人家是高科技,坐个大姑娘有什么不可能,兴许能坐个大老爷们呢。”队长振振有词。“就你一句话,承认我们的产量,马上散会。”

“队长家里的‘白菜’比那棵还要大吧?别说坐上一个大姑娘,一个大老爷们可以当马骑。”

 “你小子野心不小,还敢打队长家‘白菜’的主意。队长家别说没有那么大的白菜,就是有也得队长自己骑,哪轮得上你。”嘻嘻哈哈的社员们让队长家的‘白菜’变了品种,变了味道。张结巴一听更来劲了。

 

 

“我 我 我 就 是 不 信,有 那 么 大 的 白 菜。”张结巴态度坚决,毫不让步。队长让他考虑了十几次,他都没有“醒悟”。其他的社员有些怨张结巴,不就一句话吗,有必要那么较真吗?

“张结巴,算了吧。别攥着屎橛子给麻花都不换。你回家是凉被窝,我们的被窝老婆早捂热了,别误了我们的好事。”人们纷纷抱怨。

“你你你们谁家有有有那么大的白白白菜,拿拿拿来我看看看……”张结巴态度坚决。

 

天快亮,隐隐听到了鸡的叫声。屋里的人东倒西歪,有了浓重的鼾声。张结巴蹲在地上,脸深深地埋在了怀里。几缕暗淡的星光在同样暗淡的灯光下,在屋里逡巡。浓重的烟辣味簇拥着疲惫的人们,人们木然地打着盹。

 

“张结巴,给你最后一次机会,相信不相信,我们村里明年的亩产?”

 

张结巴打了一个激灵:“打 打 打 死 我 也 不不不 信!”张结巴揉揉眼睛,不改初衷。

 

无奈之下,队长宣布散会。

 

那一年,队长没有虚报亩产,小村人没有受饥饿之苦,更没有饿死人的现象。这在其他的生产队是不多见的。

 

 

                                                                                                                                          2011.6.19

  评论这张
 
阅读(584)| 评论(1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