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漠独行的博客

荒漠到绿洲爱的跋涉。

 
 
 

日志

 
 
关于我

内心独白:守一片荒漠,平淡经营,必有绿洲和我共醉黄昏!

网易考拉推荐

小村异人【大漠散文】  

2011-07-04 17:04:46|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村异人【大漠散文】 - 大漠独行 - 大漠独行的博客

 

 小村里的人在以不同的方式告别小村,有的进了城里,更多的是去了另一个世界。无法远去的,是那些关于他们的记忆。或许,这是他们存在的另一种方式。正是这些记忆,让小村不曾老去,无法淡出人们的视野。小村人茶余饭后,在这些记忆中有滋有味地咀嚼往事,以另种方式追思离去的人们,守望着从前的岁月。

半拉瓜

  “半拉瓜”许多年前就是一位老者,一生与瓜结缘,他的外号比名字更为响亮,老人好像姓张,一生都与寂寞为伍。不寂寞的日子,好像只有瓜香飘散的那些岁月,这在他的一生中占了很小的一个比例。小村很少有人知道他的真实名字,好像也没有什么轰轰烈烈的事能让人记住,关于他更多的往事。只有从他的绰号上,人们似乎可以偷窥到他生活过的岁月里一二件让人们津津乐道的往事。

小村的夏夜较为凉爽,用不着拿蒲扇,往院子一坐,八面来风,一天的燥热不驱自散。在燠热中苦熬了一天的人们,此时有了心情,笑声也振起翅膀,在小巷里悠闲飞舞。人们闲聚调侃,生活自是多了别样滋味。在人们谈笑之时,一股浓香伺机而到。就连嗅觉最迟钝的老徐叔,也闻到了瓜香,他深深地吸了几大口,脸上有了陶醉和满足。又到瓜熟时节,瓜香,成了乡村最诱人的味道,也是夏天来到小村最形象的标志。有了这样的瓜香,谈话的人难免不走神,女人们期待村里广播里摘瓜的通知,特别是那些不“安分”的男人。他们的心思随了那瓜香的牵引,一同飞到了月夜下的瓜园。那里是他们一年一度的季节舞台,他们使出浑身解数,往家里运瓜。

那时种的瓜叫蛤蟆酥,一种长长的大瓜,上面有青蛙身上一样的花纹,故而得名。那种瓜能长到二三斤,甜、脆、面、沙,吃上一口,像是喝了蜂蜜,找不到什么恰当的词可以形容那番感受。偶尔也会有一种金黄的圆瓜,口味比不上蛤蟆酥,只是软面起沙,最适合老人吃。还有一种淡绿色长长的瓜,叫烧瓜,以酸甜为主,也赢得不少的食客。后两种瓜,不是偷瓜人关注的对象,因为它们软面,经不住搬运。

谈到偷瓜,人们自然要想到一个人——张半拉瓜,人很老实,做事极认真,特别是看瓜。偷瓜的人永远也不要打他瓜园的注意,看着他的瓜园只能是望瓜兴叹。他不但看瓜有方法,轻易不会给偷瓜的人以机会。这主要是瓜地的选择,瓜地四周不能有高杆植物,不能有沟渠和低洼地带,不给偷瓜人潜伏的场所。而且半拉瓜种瓜更有绝活,土质的选定,瓜种的选培,瓜秧蔓子尖的取舍……老人掌握得炉火纯青。因此,同样亩数的瓜地,他的瓜地产量是别的生产队瓜地的几倍。

卖瓜的季节,半拉瓜的脸拉得长长的,青青的,像满地的烧瓜。到他那里卖瓜的人别想讨什么便宜,据说,有一年有一个人去买瓜,怎么也称不出合适的分量,只好把一个瓜掰成两半,以此达到买瓜人想要的数量,因此一个绰号——“半拉瓜”叫了几十年,几代人就是听着这样诱人的绰号长大的。现在,那种蛤蟆酥已经绝迹了,因此这样的绰号又多了几分想象的魅力。

乡村人到瓜园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常言说得好,青瓜裂枣谁看谁咬。到瓜园买瓜是可以免费吃一顿的,半拉瓜自然不能破了这个规矩。但是,想以多称少是万不可以的,包括队长也不好使。因为他种瓜的绝活,属独门绝技,别人奈何不了他。因此,他所在的生产队,年年社员分的瓜多。其他生产队,种瓜的技术不过硬,看瓜的人不认真,等到分瓜时,好瓜所剩无几,看着半拉瓜所在的生产队的社员们欢天喜地往家里运瓜,其他人羡慕得有些发怒。

如果说男人们夜晚是瓜园的主宰,女人们也有表演的最佳时机,那就瓜园里一项人人喜欢的劳动。尽管人人喜欢,多数的时候都是由妇女来完成。这项活动有一个很形象的名字——下瓜。这自然让人联相到马下驹,羊下羔。盛夏季节,村里的广播噗噗一响,妇女们精心准备就开始了。下瓜的妇女说笑都满是香甜味,满地的香瓜,嘴、眼、脑齐上阵,眼睛要看仔细,特别是那些躲在瓜叶下面的瓜,等到下次再摘就烂掉了;嘴里塞得满满的,难得下一次瓜,谁也不想错过这个好机会,这个刚吃完,又一个诱人香瓜跳出来,让人欲罢不能。下瓜的妇女,个个腆着个大肚子,像是亟待分娩的孕妇。走路有些不稳,在瓜田里一步三晃。即便这样,脑子还要不断转动,伺机把好瓜揣在怀里,再找借口去解手,把瓜藏在高杆植物的地里,一次劳动,多种收获。

可是,半拉瓜把这些都想到了前边。瓜地的四周绝不会有可以方便的地方,况且,瓜园里早就搭起了简易的厕所,怎么方便随你。下瓜的妇女只好多吃,每咬一口瓜,都是愤愤的,像是在咬“半拉瓜”,不咬他个粉身碎骨誓不罢休。下瓜的妇女磨磨蹭蹭,半天的活一天完,为的是多吃几个香瓜。看着高高的瓜堆,队长笑了,半拉瓜也笑了,这是人们很少看到的笑容。

碧绿的旷野,蓝蓝的天空,虫鸣鸟唱,风儿邀翠叶起舞。人们没有心情欣赏这些,高高的瓜堆像是一个大大的磁铁,吸引着大人孩子的眼球。孩子们看得有些呆,口水渐渐流下来。妇女们说说笑笑,但是眼睛不离瓜堆左右。只不过是,那份眼神有些装饰,仅仅在瓜堆上停留片刻,转瞬离开,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浓浓的瓜香肆意在人们面前横冲直撞,片片瓜叶在骄阳下有些羞涩,低着头,享受满地的瓜香。

“看看别的生产队,哪有咱们这样的好瓜?要不是有‘半拉瓜’这样的好同志,一心为公,铁面无私,我们的瓜堆能这样高吗?别看‘半拉瓜’平时小气,正是他的小气,换来了今年咱们瓜园的丰收,不但咱们自己有瓜吃,还能换个柴米油盐钱,我们要感谢‘半拉瓜’这样的好同志。”队长带头鼓起掌来,前来分瓜的人们也一同鼓掌。

半拉瓜一年大多数时间都是寂寞的,只有瓜香飘起的岁月,他的脸上才会绽放最为灿烂的笑容。关于他,人们记忆留下最多的就是那高高的瓜堆,那饱满的熟瓜,那满口的香甜。

                                                                                                                                          2011.6.19

  评论这张
 
阅读(513)| 评论(1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