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漠独行的博客

荒漠到绿洲爱的跋涉。

 
 
 

日志

 
 
关于我

内心独白:守一片荒漠,平淡经营,必有绿洲和我共醉黄昏!

网易考拉推荐

民师老徐【大漠散文】  

2011-03-16 17:34:51|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民师老徐【大漠散文】 - 大漠独行 - 大漠独行的博客

 

         老徐今年快七十了,不做民师也有二十多年了,如今叫民师老徐,似乎有些不妥。老徐当民师那会还不能叫老徐,那时也就二十多岁,人们都叫他小徐。提前下岗时,也才四十刚出头。现在叫民师老徐,感觉有些别扭,人是老了,但是已经不再是民师了。
         老徐当民师那会儿很年轻,细皮嫩肉,白白净净,一点不像农村人。回想起那段经历,老徐很骄傲。要不是民师,找对象就不会那么容易,结婚就不会花那么一点钱,买个老母猪都不够。每每想到这些,老徐的脸上就会有几分得意的笑。后来下岗了,老徐并没有多么的伤心,那时家庭美满,儿女双全。有时,心里的一点不平衡来自于他的那个民师指标被领导的孩子占了,要是民师能干到现在,不也是一个月能挣几千元的公办教师了吗?那是他民师五六年的工资。想起这些,老徐心里疙疙瘩瘩,有几分不爽。
          二十年民师的日子,让老徐很忙碌,很充实。上班,种地,两条线,哪一条也马虎不得。老徐种地不是一个合格的庄稼把式,老徐家的地很好找,哪块地的草多,哪块地的草高,不用问那一定是老徐家的。老徐往那一站,怎么看都像一个局级领导,跟种地庄稼汉根本扯不上边。锄地弯不下腰,割地没走多远两手大泡。三步一喝水,五步一擦汗。往往是妻子铲到头了,老徐还在途中。老徐的铲地分明是在刨地,哪有草刨哪,没过几天苗下的草又长出来,让路过的庄稼人好笑。好在老徐教学工作认真,许多家长都很认可,看到劳动中狼狈的老徐,心里多了几分不忍。
          二十年的民师,老徐兼做了二十年的炉火工。冬天的北方出奇的冷,特别是黎明前的那一会,人们习惯叫鬼呲牙。人们还在酣睡中,老徐就起床了。起了床的老徐在外边一阵忙碌,找好引柴,碎木头,匆匆赶往学校。校园里很静,偶尔有几只沉睡的鸟被老徐的脚步声惊醒,匆匆划过夜空,翅膀摩擦空气的声音时常会让老徐打了一个寒战。教室的门锁上了一层白霜,老徐的手握在锁上,粘下一层薄皮。门开了,教室静静的。老徐一看到熟悉的教室就很满足,特别是一路寒冷而来的孩子们坐在温暖的教室里那份微笑,是对老徐最好的安慰。掏灰,装炉,点火,倒炉灰……这一切老徐做得很娴熟。很快,炉子欢快地唱起来,像是火车在吼。老徐坐在炉子旁边,两只手伸向炉盖上方,不时翻转。老徐的脸红了,忽明忽暗的红光,映出老徐思索的目光。一天的工作安排——上课,批改,辅导,家访……所有的这一切在头脑中清晰起来的时候,炉子的最近处的炉筒子红了半截,屋子暖暖的,老徐习惯地往后梛了挪凳子,老徐的脸已经红得有些发紫了。
       “老师早!”第一个到校的孩子满脸白霜走进教室。
        老徐有些心疼,赶紧把孩子拉到炉子旁边,帮孩子掸掉白霜。然后是耐心的交待,如何添煤,如何在炉子旁边浇水……交代好一切,老徐走出教室,回家洗漱吃饭。这是每年冬季老徐工作时很平常的一天,许多个这样的日子耗去了老徐人生最宝贵的二十几年的时光。
        老徐工作的日子大多泡在班级,很少回到教研室。老徐很少回到教研室的原因很多,但主要原因是教研室的大部分教师都是公办教师,老徐不嫉妒他们,但是公办教师可以为所欲为,老徐不能,这让老徐难免尴尬。老徐尴尬的事很多,在老徐来看都是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当事人可能无所谓,老徐受不了,常常是脸红到了脖子根,好像那一切都是老徐做的,和别人无关。这不,老徐好好的心情走进教研室,刚往那一坐,一股难文的尿骚味让老徐险些吐出。老徐低头一看,座位的下边湿湿的一片,不用说谁又喝多了。老徐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耳朵根,那是愤怒,那是不解。这样的事件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每次学校教师集体吃饭后老徐的办公桌下便成了临时的厕所。老徐愤怒过,想大声问一问,想骂娘。老徐无法开口,无法开口的老徐马上安慰自己,幸好方便的只是尿,要是一泡屎那不是更惨了吗?老徐环顾了一下四周,其他教师没事儿似的,几个女教师在谈论服装。老徐很是奇怪,那些教师好像是搞服装设计的,每天的话题都是哪家商店进了一款新型服装,谁谁又穿了什么。少数几个批改的也和老徐一样,都是民办教师。老徐赶紧打开门,让自己座位下的尿骚味快些跑掉。那几个谈论服装的教师抬眼看了看老徐。
        “班级的温度太高了吧?到这里避暑来了。当班主任真是好,整天坐在温暖的教室里,哪像我们,想工作都伸不出手。”显然有人不理解老徐的做法。
        老徐没有解释什么,脸又红了,赶紧起身关上门。老徐拿出批笔,厚厚的一摞作业让老徐的头埋在其中。忙碌的老徐忘了难闻的味道,听不见别人的谈话。有时要停下来,查一查字典,校正一下学生的别字。教研室片刻的宁静让老徐很满足,他可以安下心来完成批改任务。

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啊 往前走 莫回呀头
通天的大路 九千九百 九千九百九啊
从此后 你 搭起那红绣楼呀
抛洒着红绣球啊 正打中我的头呀
与你喝一壶呀 红红的高粱酒呀
红红的高粱酒呀 红红的高粱酒呀嘿~~

         忙碌中的老徐打了一个激灵,害怕的事还是发生了。不用抬头,老徐也知道是谁。唱歌的人是认真的,严格地说那不是唱,完全是吼。不仅声音歇斯底里,像是一个多裂纹的泥瓦罐发出的声音,而且边歌边舞。粗犷的男高音,伴着被惊醒的灰尘,不大的教研室越发拥挤。那几个谈论服装的教师停下来,不时鼓掌喝彩。好端端的教研室,成了临时的歌厅。唱歌的男教师来了力量,声音又高了几度,舞动的步子加大了频幅。满地的灰尘更加不得安宁,起劲地在室内奔跑,让人们的呼吸有些困难。唱歌的男教师偶尔因为咳嗽停下来,马上又有新的高音飞出,最后,那几位鼓掌的教师也累了,掌声渐渐弱下来。老徐的耳膜嗡嗡作响,汗沿着老徐红涨的脸流下来。老徐很是尴尬,不敢抬头制止,又不好意思开门离去。眼睛的余光,让老徐明白歌唱的人流汗了,那位男教师忘情地边舞边擦汗,看来喧闹的时刻马上就要结束。

我爱的人已经飞走了
爱我的人她还没有来到
这只爱情鸟已经飞走了
我的爱情鸟她还没来到
我爱的人已经飞走了
爱我的人她还没有来到
这只爱情鸟已经飞走了
我的爱情鸟她还没来到

         突然,一只《爱情鸟》又飞到教研室,本来拥挤的空间更加窒息。刚才还激情勃发地鼓励妹妹大胆地往前走,现在又为爱情鸟的飞走而伤感。声音不减,舞步不减。伤感无助的爱情鸟在老徐的耳膜前飞来飞去,那一刻的老徐深刻体会到什么叫生不如死。几曲强劲的摇滚过后,吼歌的累了,老徐剩下的作业怎么也批不下去了。一看表,下班的时间快到了。老徐有些恼火,本来下午可以讲的作文,现在看来只有中午加班才能批完,计划好的中午铲地又不能兑现了。老徐无奈、苦恼地摇一摇头。收拾好作业,准备简陋的午饭去了。

          办公室里的尴尬老徐似乎习惯了,最让老徐尴尬的是,每年的劳模评选。劳模评选前,领导会把氛围渲染一番,老徐的一年的成绩会被一一说上一遍。领导的感情饱满,很有感染力。同事们不断地点头,纷纷投来敬佩的目光。老徐最害怕的一个词还是出现了——但是,老徐知道,只要“但是”一出现,他就没戏了。一切都是民师惹得祸,他只有努力工作,争取早日成为公办教师,这成了老徐工作的原动力。
          到了下午,老徐的作文讲评课如期开课。这一次的作文题目是《我的老师XXX》,老徐讲得神采飞扬。谁的作文入题快,不拖泥带水;谁的选材好,事迹典型感人;谁的结尾好,留有空间,余味无穷……老徐边讲解,边把精彩的片段读给学生们听。阵阵掌声,让老徐无比满足。最后老徐深情地说:“教师是履行教育教学职责的专业人员,承担教书育人,培养社会主义事业建设者和接班人、提高民族素质的使命。教师应当忠诚于人民的教育事业,热爱这个事业,要为人师表。”说完这句话,老徐的脸又红了,老徐总觉得自己说的是假话,被愚弄的是学生。
         忙碌了一天的老徐真的很累了,待到学生都离开教室,老徐又环顾了一下教室才离开。那时校园里已经空无一人,夕阳很好地把校园装点。老徐的步子有些迟缓,这是老徐最享受的时刻。到了学校大门口,老徐想起了什么,计划晚上批的作业还在教研室里,老徐折身回到教研室。不该看到看到的一幕老徐看到了,两位公办教师在那里卿卿我我,也许是他们太专注了,老徐走进教研室,他们还没有发现。老徐顾不上拿作业,一溜小跑回到家中。心在跳,脸在烧……老徐怎么也不能理解,就是夫妻间办那事也得夜深人静,有夫有妻的两个人居然在办公室里……
          二十多年的民师生活结束得很突然,学校给老师们考了一次试,说老徐的成绩不及格,老徐就这样光荣下岗了。下了岗的老徐成了地地道道的农民,尽管后来小村的人们有无限的惋惜,学校里像老徐那样敬业的老师已经没有了。

        到现在,小村里的人还习惯地喊老徐为徐老师。每一次听到这样的喊声,老徐的脸都会红,亦如漫天的彩霞。

 

                                                                                                                                                                       2011.2.19

  评论这张
 
阅读(609)| 评论(13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