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漠独行的博客

荒漠到绿洲爱的跋涉。

 
 
 

日志

 
 
关于我

内心独白:守一片荒漠,平淡经营,必有绿洲和我共醉黄昏!

网易考拉推荐

惠娘【大漠散文】  

2011-02-15 09:32:18|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惠娘{大漠散文】 - 大漠独行 - 大漠独行的博客

 

 

2010.5.2,每年的这个季节对于小村人来说应该是春天了,没有办法,小村的春天就是来得这样迟。小村人似乎习惯了这一点,看看杏花,听听燕子的呢喃,闻一闻青草的甜香……这是春天小村人最大的享受,小村人这个时候是闲不住的,播种完的,在田边地头溜来溜去,看看有什么不妥。行动迟一些的人家还在忙着播种,随着机动车的轰鸣,空气中灌满了新鲜泥土的清香。那含了泥土新香的空气很不安分,跑来跑去,一不小心就撞到了行人的鼻子上。家家户户门窗打开,暖暖的阳光拥抱着每一扇门窗。门窗在阳光的拥抱下,痴痴望向远方,好像深情地呼唤着什么。这好像是小村很平常的春景,人们在忙碌播种的时候似乎忘记了静下心来,对着无限美好的景色欣赏一番。

今年,几十年不遇的倒春寒,让小村的春天打不起精神,病态十足。杏花没有及时赶到枝头,少有的一点绿色隐隐约约躲在树干里,显得很是吝啬;天空灰蒙蒙的,燕子那灵巧的剪影还没有印在天空上,更别说那轻快的叫声;草倒是绿了,但是绿得很勉强,要是不俯下身去,是不容易看到那绿色。黄色,成了今年春天的主旋律。在小村人忙碌的时候,很少有人注意到在惠娘的坟前,站着十几个人。多数都是她的儿女,极少的几个亲属。不远处停着几辆车,看着车的档次,就可以知道惠娘的儿女们过得不错。惠娘的儿女们选在这一天为她起坟也是迫于无奈,五一的几天假马上要过去了,天气依然湿冷,再等下去假期就要结束了。儿女们都在外地上班,误了时间和领导不好交代。大家一商量,把日子定在了5.2日这一天。几个儿女默立在坟前,低矮的坟包惹不起人们的注意。如果不细心,会以为那是一个小小的土包。惠娘在这里已经静静地躺了七年,对于惠娘,这七年是寂寞的。没有鲜花,很少的绿草,一座孤坟守着一片荒野,不远的那条路越来越少人走,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被荒草吞没了。惠娘本来可以进祖家的坟地,但是,惠娘选择了离开。是惠娘的主意?还是儿女们的决定?不得而知,但是对于这一决定,小村人是理解的,特别是惠娘的亲属们。惠娘的一生好像都为别人活着,这一回她可以活一下自己。要不是惠娘坟前的那片荒野成了排污湖,也许惠娘还要再等上十几年才能离开这里。按照小村的风俗,惠娘是要等到丈夫去世后,和丈夫一起并骨后再选择墓地。污水来了,熏天的恶臭让儿女们决定提前为惠娘“搬家”,到集体公墓过一点热闹干净的生活。

惠娘嫁到刘家时19岁,能嫁到刘家那是让小村人羡慕的。在不大的小村,刘家也是很体面的。惠娘的娘家也是一户家业殷实的人家,刘张两家联亲,在农村也算是门当户对。惠娘勤劳手巧,自然成了多家争抢的对象,刘家有些迫不及待,儿子十五就忙着办了这门亲事。十五岁的孩子对于婚事还没有感觉,惠娘一进门就成了保姆。精心伺候丈夫,还要为婆母照料孩子。那时,惠娘的婆婆还在生育中。惠娘的丈夫是满世界跑的野孩子,还担不起一份家庭责任。一次,丈夫玩的“马”(一个高粱秸秆)被惠娘弄坏,丈夫一把鼻涕一把泪让惠娘赔,惠娘像哄孩子一样说着好话,又赶忙找来相同的高粱秸秆,帮丈夫修理好,丈夫才破涕为笑。最让惠娘尴尬的是晚间睡觉,丈夫常常耍赖不过来睡,非要和他妈妈睡在一起。有时丈夫弄到点好吃的,自己舍不得吃,留给弟弟,条件是让弟弟替他到惠娘的房间里去睡,让家人哭笑不得。

每天夜里,惠娘先是哄睡了丈夫,然后是在灯下忙碌着。昏暗的油灯下,惠娘拉拽麻绳的声音在静静的小屋中游走。满天繁星似乎看惯了慧娘的忙碌,眼睛也懒得眨一眨。几缕月光伴着慧娘,给慧娘一些轻抚,淡淡的月光,无法凸显慧娘的表情。只有慧娘的孤影偶尔随着微风在油灯下摇曳,摇得满屋凄凉。惠娘的活计多数都是给丈夫的弟弟妹妹们做,那时惠娘还没有体会到一个母亲的幸福与伟大。但是,她却做着母亲能够做到的一切。在惠娘的眼里,丈夫的弟弟妹妹就是她自己的弟弟妹妹,就是她自己的孩子。长长暗夜,惠娘是孤独的,有时丈夫哭闹起来,那是做噩梦了。惠娘赶紧放下手里的活计,安抚丈夫,哄他入眠。丈夫对于这些好像从无所知,对惠娘没有半句安慰。有时惠娘在暗灯下独自流泪,冰冷的泪水无法消融黑夜的孤寂。那夜更冷,心里的那份凄苦惠娘从不与人说。惠娘盼着丈夫长大,盼着丈夫真正能给她一个属于女人的家,属于女人的幸福。可是,这一等就是一生。丈夫一生都在过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晚年惠娘生病,女儿们坚持到外地给母亲看病,可是父亲坚持要把钱留给他自己养老。惠娘没有和丈夫争执,在等待中黯然离去。

惠娘结婚八年才有了生育,丈夫自然形成了严重的依赖,什么事情都要惠娘亲手去做。每天上班,丈夫站在门口,像个木偶一样立在那里,等着惠娘为他着装。惠娘拿来衣服,帮丈夫穿上,系上扣子,掸掉灰尘,再把包塞到丈夫手中……下班回来,惠娘接过包,把脱掉的衣服放好,再放上饭桌,摆好碗筷。每天这一幕都是相同的演员,雷同的故事,这一忙碌,四十几年的时间匆匆而过。

当我问及惠娘的儿女,对惠娘最深刻的记忆是什么,她们不加思索地说:“吃东西”。在和公公生活的三十几年中,惠娘很少把好东西吃到嘴里。平时吃烀土豆,惠娘的丈夫坐在一边,等着惠娘把土豆剥好,放到自己的碗中,丈夫才会拿起筷子。好像惠娘不剥土豆皮,这个土豆他就吃不到嘴里。孩子小时候看到这一幕幕没有多想,等到孩子们大了,很是看不惯,她们常常让惠娘别惯着父亲,让父亲自己动手。可是每到吃饭,惠娘仍然照顾着丈夫,好像对孩子也没有那么精心过。

惠娘家过年是很讲究的,这种讲究源于较富裕的生活(和当时的村民比),和惠娘的厨艺。惠娘烧得一手好菜,但是那菜的真实味道惠娘真的很难说清。清水猪肘肉,红烧排骨,清炖鲤鱼,小鸡蘑菇,爆炒黄花菜……小村的其他人家很少看过这样的菜,即使有,也会做得一塌糊涂。但是惠娘家的菜在小村闻名,色香俱佳。每次来了客人,惠娘到厨房转一圈,客桌上就会琳琅满目,让客人很有颜面地饕餮美食。客人走了,惠娘赶忙留起剩菜,准备招待下次来客。只到那些菜留得变了味道,让孩子们吃掉,惠娘基本是菜汤都很少喝上一点点。特别是公爹,说好了要吃馒头,待到惠娘千辛万苦做好馒头,公爹又说他想吃面条,惠娘二话不说,和面打卤……在女儿们的记忆中,惠娘一直都在吃剩饭残汤。每每说起这些,惠娘的女儿们感叹唏嘘,热泪盈盈。

惠娘有七个女儿,但是她们都叫惠娘为“娘”,“妈”,这个最温情的字眼,惠娘从来都没有享用过。惠娘一生都在盼儿子,不光惠娘盼,刘氏家族的长辈们都在盼。可是出生的孩子大多是女孩。是女孩就不能喊她为妈,只能叫娘,为的是让儿子早日来临。每一次生育,惠娘都是备受折磨。生不出儿子,好像都是惠娘的错,丈夫的冷落,公公的怒脸,邻里的议论……惠娘生育九个,也有一男婴,但活下来的七个都是女儿。十几口之家,惠娘的艰辛和尴尬是可以想的。这期间,婆婆早逝,留下的孩子和惠娘自己的孩子差不了多少。惠娘既要当嫂子,又要做娘。家里的是是非非,恩恩怨怨,惠娘一人扛。回望那段岁月,每一个了解惠娘的人感佩不已。

孩子们大了,一个个远嫁他人,惠娘还是闲不下来。那时惠娘也是六十多岁的人了,一米五几的个头显得更加矮小。长长的烟袋派上了用场,那时公爹生病,每到夜深人静的时候,都要有人陪着唠嗑。惠娘的丈夫也曾试着陪父亲聊一聊,但是说着说着就睡着了,惹来父亲的一阵好骂。没有办法,惠娘只好披挂上阵。惠娘拖着一条病腿,迟缓来到公爹的屋里,吃力地上了炕,盘腿而坐,划了一根火柴,慢慢把火柴伸向烟锅。因为烟袋杆太长,慧娘这一动作有些吃力迟缓。摸索半天,那根火柴差不多快燃尽了,才算放在了烟锅上,用力吸一口,烟锅里的烟丝着了,惠娘用拇指按了按烟锅,随着吧嗒吧嗒的吸烟声,惠娘很有分寸地,小心地唠起往事。张家的事,李家的事,自己的事……房屋里很静,只有钟摆的滴答声。惠娘的烟袋明灭着,一团团烟雾让惠娘忽明忽暗,声音渐渐变得依稀遥远,惠娘实在太累了,太困了,但是不敢有丝毫懈怠。待到公爹哈欠连连,惠娘才会慢慢下地,挪回到自己的房间里。那时,丈夫已经鼾声如雷。惠娘磕掉烟灰,放好烟袋,慢慢地爬上土炕……惠娘很庆幸,今天公爹很好,没有骂爹骂娘。惠娘多大的年纪了,但是公爹骂起来像是在骂不懂事的孩子。对于公爹的责骂,惠娘从不多言,有时脸上还要陪着笑。

惠娘在小村的女人中是最矮的,但是惠娘孝顺、善良、勤劳、整洁......这是小村其他女人无法相比的。衣服总是一尘不染,头发光亮照人,满脸慈祥。眼袋下垂,身体微胖,脸有些浮肿。一手拎着长长的烟袋,一条腿吃力地挪着。小村的大街小巷很少见到惠娘的影子,她的忙碌的身影都留在了自家的小院,屋檐下的那对紫燕,圈里的鸡鸭最懂惠娘的辛劳。

后来,惠娘年纪太大了,那条病腿再也没有了挪动的力气,不能操持家务,没有了唠嗑的心情。惠娘投靠了女儿,和公爹分开。在别人眼里,惠娘是一种解脱。惠娘心里很是不安,像是做错了什么,生活中免不了唉声叹气。惠娘总是希望自己能好起来,再回到公爹身边养老送终……

惠娘的坟墓破开了,棺木尚好,上面的花纹清晰可见,惠娘喜欢的莲花颜色尚好,静静绽放。阴阳先生振振有词,撬开棺木,女儿们细心地捡着骨灰。好半天,不大的一堆骨灰放在一个红布包里。惠娘这就算“搬家”了。阴阳先生用力把棺木砸得粉碎,说是只有这样,惠娘才能安心离去。

天空依旧阴暗,风冷冷地刮着。人们知道,不久阳光就会出来,惠娘新的坟墓就在那片阳光灿烂的地带。

 

 

                                                                                                                                                   2011.1.18

  评论这张
 
阅读(623)| 评论(13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