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漠独行的博客

荒漠到绿洲爱的跋涉。

 
 
 

日志

 
 
关于我

内心独白:守一片荒漠,平淡经营,必有绿洲和我共醉黄昏!

网易考拉推荐

霞姐【大漠散文】  

2010-08-28 05:38:53|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霞姐【大漠散文】 - 大漠独行 - 大漠独行的博客

 

 

  在小村人的心目中,小村每一个美好的黎明都是霞姐唤醒的。

  盛夏时节,是一年当中渔民的丰产期。此时,霞姐的吆喝最为忙碌,因为忙碌,那吆喝声常常是嘶哑的,似乎也有一些倦意。五十多岁的霞姐,沿街叫卖快三十年了。在她的叫卖声中,几代人都过了而立之年。随着鱼资源的匮乏,霞姐想过另谋生路,毕竟一江碧水渐行渐瘦,回报不了太多的东西给霞姐。但是,霞姐固执地恋着那一江碧水。这种恋是苦涩的,是执着的。像霞姐说的那样:“见到那里的人,那里的水就格外亲。”

  一天的暑气在夜的消化中已成凉爽,已成草尖上点点的泪光。太阳还没有完全醒来,微蓝的晨曦中游走着雾气。疯长的庄稼,湿漉漉的,咔吧作响。几只紫燕叽叽喳喳,那声音浸满了水音。蜻蜓们、蝴蝶们静静地伏在草叶上,此时它们的翅膀上挂满露珠,它们还不能飞翔,这正好给了它们倾听的机会。霞姐的叫卖声不会惊扰它们,整个夏天它们都是在这样的晨曦中迎来霞姐的叫卖声。

  “鱼贱了,鱼了贱……”

  在小村,卖鱼的有三种叫卖声。“鱼贱了。”“野生鱼贱了。”“江鱼贱了。”,第一种叫卖声人们是不大欢迎的,因为这样的叫卖声,卖的大多是精养鱼。这种鱼是人工饲养,泄口,营养价值不高。人们欢迎的是后两种叫卖声,特别是最后一种,自然这种鱼价格最高。霞姐有些搞不明白,三十几年了,霞姐都在卖鱼,卖江鱼。自然,霞姐的吆喝好像没有多大的变化——“鱼贱了”。人们愿意听霞姐的叫卖,那是真诚的叫卖。霞姐卖的鱼,无须怀疑,百分之百的江鱼。宁可少卖鱼,霞姐也绝不偷梁换柱,以次充好。霞姐在小村人心中,绝对是可以信赖的“大品牌”。人们只要听到霞姐的叫卖,就会买得踏实。

  霞姐今天的叫卖声中隐隐有些苦涩,这样的苦涩在她的叫卖声中是常有的事儿。昨天几家饭店和霞姐订好了鱼,霞姐收购的渔船上的鱼被城里来的一伙混混强行拿了去,霞姐好说歹说也留不下一斤鱼。霞姐不在乎百十来元的收入,霞姐是讲信用的,饭店急着用鱼,那可是霞姐的老客户,霞姐不能失信于人。霞姐央求那些人,那伙人把霞姐抡得差点趴下。五十多岁的人了,虽说走江湖多年,啥样的场面都经历过,霞姐还是觉得有些委屈。最后,霞姐高价收购了其他鱼贩的几十斤鱼,挣钱是谈不上的,赔钱霞姐也得这样做。

  刚到水边那会儿,霞姐把水边看作是一个美好的世界。记得第一次出船,霞姐收鱼线时,一条大鲤鱼挂在卡子上,霞姐高兴得大呼,差点跑了那条鱼。看着满船的大鱼,霞姐高兴得直唱。霞姐有些五音不全,唱出的歌曲调常常跑得东倒西歪,歌词也跑丢了一大半。但是那歌声在湖面上仅仅跑了一年,霞姐就由打渔变为卖鱼。

  那会儿,打渔人心里很堵,城市来的十二个混混占据了霞姐她们捕鱼的沿江几十里的江滩。每个渔船捕出的鱼都归他们所有,高兴了给几个钱,不高兴了装上鱼扬长而去,口里还骂骂咧咧。十几条鱼船载满着愤怒,也载满着无奈和叹息。终于有一天,一个姓王的年轻渔民愤怒地捅死一个渔霸,可谓大快人心。几十年了,那一天的一幕幕总是在霞姐的眼前晃动。那愤怒的咆哮,那喷涌的鲜血,那个恶霸无助的求饶……

  除了恶霸,渔民头上的乌云散去。为了保住那位姓王的渔民,沿江的几个村庄出动了几百人,联名上访,才算讨回了公道,保住那位渔民。那件事平息以后,沿江一带太平了好长一段时间。霞姐她们可以不用提心吊胆地过日子,可以舒心地喘几口气,可以阳光般地笑几声……可是好景不长,又有新的不快在鱼贩子和渔民之间发生,霞姐她们又过起了唉声叹气的日子。

  霞姐的丈夫脾气不好,霞姐害怕再出人命,只好卖掉渔船,改为卖鱼,这一卖就是二十多年。

  太阳已经跃上树梢了,脸依然羞涩地红着,隐隐的热量遥遥地走来,炎热的一天马上就要开始了。缕缕炊烟袅娜飘散,霞姐的叫卖声漫步在炊烟中。霞姐知道,普通人家是不会买鱼的,如今的鱼贵得吓死人。霞姐的鱼大多送到饭店,有几个买鱼的,也多数是送礼,很少自己用。但是霞姐仍然不放过每一个机会,在霞姐的心中,多一声叫卖,就多一次希望。早一点卖掉鱼,就少一份酷热的折磨。霞姐的叫声嘶嘶哑哑,少了先前的激情,不变的是一样的坚持。

几十年的时光,仿佛是打了一趟网,卖了一回鱼就过去了。几十年循环往复的叠加,霞姐对时间有些麻木了,很多的时候都是下意识,都是机械的叫卖。辛苦了几十年,去年才盖上了自己的房子。用霞姐的话说:“挣的是小钱,出的是大事。”一路走过来,霞姐不敢回首。这些年好像大灾小难就没有离开过霞姐,尽管她拼命地赶路,倾力叫卖,还是攒不下一点积蓄。

  开始卖鱼那会,霞姐还有都是力量,一辆破旧的自行车被霞姐蹬得飞快。那时的鱼多,自然鱼也不值几个钱。霞姐只有拼命多驮,那时的叫卖激情饱满,穿透力很强,老远就能听到霞姐的叫卖声。汗水阴湿了她的头发,她的衣服常常能拧出水。霞姐习惯了这些,她只有一个想法,好日子在前头,她必须拼命赶路。霞姐骑自行车卖鱼,最害怕是的雨天。泥泞的路面推车难行,误了时间,鱼烂在手里一分不值。那一次,大雨倾盆,霞姐四周白茫茫的一片,分不清方向,无法行走。霞姐无奈蹲在一棵大树下,瑟瑟发抖,泪如雨下……

  后来,霞姐骑车的速度慢下来,改成赶驴车。一个女人,摆弄牲畜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霞姐就是这样,越困难的事,她越不服输。一次出车,她的毛驴遇到了另一只毛驴,激情难抑。霞姐用力拉缰绳,毛驴猛一用力,驴车翻到沟里。霞姐拼命地呼救,才喊来了过路的人。幸运的是,霞姐掉到沟底,驴车横在了沟上,霞姐躲过一场灾难。

骑摩托车那会儿,摔跟头已不是什么新鲜事儿。有时发动机不起火,霞姐就得推着几百斤的鱼艰难而行。汗如雨下,眼睛被汗水浸得睁不开。等到了村里,鱼已经烂得露了刺,只好赔钱卖掉。那辆摩托车,不知蹬烂了霞姐的多少双鞋,老茧覆盖了霞姐的一双龟裂的手。

  再后来,霞姐开起了电瓶车。岁数大了,有时手脑配合不好,翻车的事也是常有的。霞姐的身上旧伤未去,新伤又添。这不能阻挡霞姐的叫卖,不能熄灭前方的希望。

霞姐【大漠散文】 - 大漠独行 - 大漠独行的博客  有幸认识霞姐,是在最近一次鱼宴上。一天,老毕打来电话,邀我到江边吃一顿江水炖江鱼。霞姐听说老毕要在江边吃饭,赶紧卖完鱼,风风火火赶到江边,还特意捎来几个大西瓜。以前,老毕打渔那会儿,霞姐就驮老毕的鱼。老毕几年不打渔了,但是霞姐忘不了那份感情,依然牵挂着老毕。酒宴间,霞姐和我们一样大碗喝酒,豪饮不醉。听说老毕这几年心情不好,很是厌世,霞姐一番感慨。

  “二哥,我就尊敬‘教育’这二个字,最尊敬你们教育人。现在的生活好了,头几年打渔多苦,我们不是活得很好吗?如今不吃苦了,你到寻死寻活,妹子我都瞧不起你。有什么想不开的,和妹子比一比,谁有我的苦难多?我不还是天天忙碌。”霞姐说得情真意切。

  酒宴上,才对霞姐的身世有所了解。霞姐三岁没有了母亲,六岁父亲去世。她的童年是孤单的,苦涩的。读书只到小学六年,那时,她还当上了学习委员。话语间,霞姐对读书的生活是留恋的。她说得眼圈红红,说得在座的每一位心里酸酸的。后来嫁人,来到沿江的小村。本指望过上好日子,可是丈夫刚从监狱出来,儿子又进监狱。霞姐再没有泪水,有的是声嘶力竭的叫卖,有的是苦涩的汗水。

  酒宴间,霞姐还唱了一首歌——《妈妈的吻》。母亲对于霞姐是模糊的,遥远的。但是霞姐唱起母亲还是那么用情,那么专注,尽管有些曲调很是不准确,但词语一点不差。

……

遥望家乡的小山村小呀小山村

我那可爱的小燕子可回了家门

女儿有个小小心愿小小心愿

再还妈妈一个吻一个吻

吻干她那思儿的泪花

安抚她那孤独的心

女儿的吻纯洁的吻

愿妈妈得欢心

……

 

  唱到最后,霞姐眼里泪花点点。霞姐把半碗酒一饮而尽,眼睛望着茫茫江水发呆,慢慢用手抹去嘴角上残留的酒液。

  饭后,霞姐有些醉意。

  “老弟,要吃江鱼给姐打个电话,姐一分钱不挣你。”霞姐说得很豪爽,随手递给我一个名片。名片很淡雅,很简单的两行文字加上一串号码。

 

  专卖江鱼

 

  王贵霞

 

  手机:13894633173

 

  简单的名片上,是霞姐对社会的承诺。无需附加,霞姐的这份承诺践行了几十年。

  “鱼贱了,鱼贱了……”

  在新一轮初醒的霞光中,霞姐的叫卖声一步步走来。

 

                                                                                                                                     2010.8.5

  评论这张
 
阅读(404)| 评论(14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