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漠独行的博客

荒漠到绿洲爱的跋涉。

 
 
 

日志

 
 
关于我

内心独白:守一片荒漠,平淡经营,必有绿洲和我共醉黄昏!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这个春天不再寂寞【大漠散文】  

2010-06-08 16:47:41|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0年05月29日 - 大漠独行 - 大漠独行的博客

 

  在北方这个小镇,春天的寒冷是很寻常的事儿,不值得大惊小怪,就像南方的夏天,酷热难耐一样。不过,今年春天的枝头多了许多寂寞。燕子迟来了十几天,许是那满街的桃花,没有听到燕子的呼唤,忘记了时节。本来是四月二十几号开花的桃树,到了五月中旬也不见满树繁花。急性子的人匆匆地跑过去,以为会有惊喜,可是没有。仍是满树寂寞,蜜蜂没来,蝴蝶也没有来。好像大家都约定好了,或是忙于琐事,把一年中的大事——花事给忘掉了。直到桃树枝头上的花包枯瘪了,淡淡的新绿探出枝头,人们才相信,今年的桃花不会开放了。于是,探视的脚步有些沉重,人们明白了,原来鲜花也可以拒绝春天。

 五月十六日,白城作协在向海召开“家在向海”诗歌会启动仪式,应邀参加笔会。此次之行是很矛盾的,工作忙,独身前往有诸多不便。后来《绿野》主编丁利老师打来几次电话,希望我能参加。并告知我,大安老乡张立顺也参加,刚好有伴,就这样踏上了通往向海的客车。

 向海吸引我的应该是丹顶鹤,向海对于我成了丹顶鹤的代名词。一提到向海,就会有成群的白鹤慢翔在脑海中。说起向海,虽然在此之前未曾谋面,但我还是觉得和它有些渊源。记得一年被评为市优秀教育工作者,得到的奖品就是向海的一组特种邮票。在大安教育史上,劳模奖励邮票,那还是第一次。后来,红牛杯夏令营在向海召开,儿子有幸成为会员,一睹向海的风采。去年评选吉林八景,我毫不犹豫地投了向海一票。当评选结果公布时,向海果然榜上有名。为此,私下里高兴了好长时间。但是,对于向海我知道些什么?我无言,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罢了。

 苇花飘香,鹤鸣如泉,炊烟徐徐,牛声哞哞,晨曦羞涩,鱼跃清波……一方家园,日出日落。在鹤舞中耕作,枕着蛙鸣入眠。这是一片宁静的土地,是一个和谐的家园。鹤的家园,牛羊的家园,古榆的家园,耕作者的家园……这差不多是二十年前的记忆,1991年,由吉林省电视台摄制的电视风光片《家在向海》曾一举获得第五届意大利桑迪欧国际生物保护电影节特别奖和国家代表资格奖。那时,记住了一部纪录片的名字——《家在向海》,从此向海这个名字不再远去,我与向海之间熟悉着,陌生着。

 我们到向海已是晚上八点多钟了,到了旅馆和老板打过招呼,我和立顺淋着小雨匆匆找到一家小酒馆,开始了两个男人的心路跋涉。在此之前,立顺的这个名字很熟悉了,亦如向海,但是对于立顺并不了解。由于那一段时间在编辑我的文集《厚土长歌》,头很胀,没有喝太多的酒。立顺独自喝着白酒,慢慢讲述着童年,讲着自己的爱好,讲着自己的尴尬……他是写儿童诗的,但是很少对人提及,以及本学校的老师很少有人知道。他认为高中的校长写儿歌,没有出息,让人接受不了。我常常想过,写小说使人深刻,写散文使人优雅,写杂文使人睿智……但是写儿歌从来没想过,当我读了他的作品,感动了。感动一种坚守,感动一个灵魂的清纯,感动一种写作的极致。在浮躁的今天,能拥有一颗童心,能用一种童稚的声音歌唱,不是难能可贵就可以概括得了的。

《把风捉住》

风娃娃,没礼貌

扬风沙,抢花帽

横冲直撞到处跑

风娃娃,别神气

栽排小树捉住你

风娃娃,不相信

围着小树看究竟

你抓手,我报腰

抓住风的小脚丫

看他还能跑哪去

 

 这是立顺发表在《绿野》上的一组儿歌中的一首,《大自然的童心》诠释一个男人的童心和坚守。小饮间,得知立顺自小失去父亲,整天在大山里跑。童年的生活给了他很大的影响,他热爱大自然,歌唱大自然……他说,他是大自然的孩子。但是,畅谈间,我感到他是寂寞的。文字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这样纯情的文字更是不多见了,他的寂寞我是理解的,那是坚守文字的寂寞。

 第二天,我们俩儿早早去拜访鹤园。在此之前,我们在车上打听向海的一些情况。有位妇女很风趣地说,向海才多大,一把瓜子能从东头嗑到西头。但是到鹤园并不顺利,原来很近的路由于冰雪的融化,涉水过去才行。没有办法我们逢人便问鹤园的路。后来管理局的刘局长派人用车把我们送到鹤园,免去了行走之苦。

 沿途的古榆拥挤而来,铁干虬枝,一下撞痛了你的视线,撞痛了你的心情。低矮的古榆,千姿百态的造型,诉说着一种坚守。坚守贫瘠,坚守风雨,坚守寂寞……其他的树绿了,唯有古榆还在沉睡,还在寂寞。这愈发让人感到它的大家风范,长者的风度。每年的这个季节,它们都不急于醒来。几百年的历练,上千年的磨砺,它们早已看淡了浅薄的热闹,浮躁的喧嚣。稳稳地站着,风沙的击打,霜雪的欺凌。干旱烈日,洪涝酷寒。练就了它们坦然的心态,坚韧的品格。对于向海的人们,古榆成了他们生活的一部分,成了家庭中的成员。像孩子那样呵护;像长辈那样敬拜;像夫妻间那样亲昵……无论是旷野,还是村庄,随处可见棵棵古榆傲然而立,或独望,或群守,独特的生命造型鬼斧神工。大自然的妙手,一棵棵古榆,就是一盆盆小景,大有岭南盆景的"形似"之美,而且每一个造型都很有特征,独具神态和意境,盘根错节,躯干苍老嶙峋,枝干回旋伸延扩散,傲视苍穹。这样的形态使人联想到岁月漫长,人生易老;有的造型表现出枝垂干劲,雄伟挺拔,气贯云霄,给人以踌躇满志之情;独树的斜枝则轻盈潇洒,清雅飘逸,充满动感,让你脱俗超凡,涤荡一切脆弱。相邻两树,树与树相互顾盼,枝与枝的互相追逐互为传情,人世间的情与爱,流露无遗。土崖处的古榆跌宕险峻、悬根露爪,咬定土崖不放松,鼓舞人们与风雨搏斗、宁死不屈…… 许多个小景点缀,就是风范,就是气势,就是宏壮。
 司机师傅说,我们看到的只是家榆,真正的蒙古黄榆还需向北行驶二十余里。时间关系,看来一睹黄榆的风采不大可能了。平心而论,向海,原本在我的内心是丹顶鹤的代名词。在我看到古榆之后才知到,它才真正是向海的名片,向海的主人。丹顶鹤春来秋去,不能算作是这里的主人。而古榆几千年的坚守,不曾退缩,不曾远离。一片痴情,深情的拥抱,忘我的亲吻……于是,这片土地有了风景;有了希望;有了厚度。
 看来,我和蒙古黄榆隐隐约约还是有着不解的情缘。晚宴安排在一家很有蒙古特色的酒家,一进屋,一幅巨大的全景蒙古黄榆的摄影作品让人为之一震。蒙古黄榆树是亚洲稀有树种,属于榆科、榆属,是天然次生林,是干旱地区沙丘岗地上特有的树种。大自然的精心雕琢,成就了蒙古黄榆树的千姿百态。作品中的蒙古黄榆倾心地吐出葱郁的叶子,莽莽苍苍,引来各种禽鸟在周围翱翔;酷暑盛夏,浓荫下布,无风自凉,无雨自润,清爽至极,好似仙境。作品很有震撼力,大角度,清晰度高,光线柔和。青翠的浓绿扑面而来,让人躲闪不及。成片的青翠间点缀几条银链,赏心悦目。仿佛有清凉之风遥遥走来,让人长久驻足,不忍离开。
通榆一行,我才明白,为什么那里的人们那样热爱古榆。通榆这个名字无愧于那片土地,无愧于一种坚守,无愧于一种大爱。
 由于我提前返回,没能见到古榆群,心存遗憾。我知道,我与古榆之间不是偶然的邂逅,我们相知的路还很漫长。
 去的时候春雨绵绵,回来的时候晴空万里,风清天蓝。农家人正在忙着播种,人的心情也晴朗起来。一片清香在毫无设防的情况下,灌进车厢。一片片山杏花开得正盛,山杏花豪情怒放,姹紫嫣红,满坡雪海。一望无际,飘香百里。热烈的山杏花,忘记这个春天的湿寒,忘记了寒冷中的伤痛,忘记了寂寞的枝头……在这贫瘠的旷野之间,积蓄一冬的激情,忘我于荒野。万亩杏花林,酿香成酒,醉卧沙丘。春天在这里有了好心情,在枝头喧闹,闹出一片好春色。这是万亩杏林痴情的坚守 ,尽管这个春天里的等待很漫长。
 如果说古榆是一个伟岸的丈夫,那么山杏就是一个多情的女子。在长长的风沙岁月中,古榆的寂寞是可以想见的。杏花来了,那满树的微笑是古榆坚守的力量,饮了那浓浓的花香醉得古榆形态憨朴。这片土地,正是有了这些铁骨的汉子——古榆,柔情的女子——山杏的坚守,才有了别样的风情,才有了无以言说的厚重。尽管在这繁华之后,又是一个漫长的寂寞。
 
路旁的花儿正在开哟
树上果儿等人摘等人摘
路旁的花儿正在开哟
树上果儿等人摘等人摘
那个塞洛塞那个唉洛唉
远方的客人请你留下来
远方的客人那请你留下来
……
 这是向海蒙古乡党委书记胡春志在欢迎作协朋友的晚会上深情歌唱,在万亩杏林的醉香中,那首歌又一次响起。那是那片土地真情的挽留,那是那片土地崛起的呼唤。
 会后,每人留下一首诗。此次向海之行,古榆,丹顶鹤,山杏花算是最有代表性的动植物,于是留下如下文字。
古榆坚守傲岁月,
山杏含情飘瑞雪。
最是鹤舞春常在,
芳草碧水孕和谐。
 那里的春天因为有执着的坚守而不再寂寞。
 
 2010.5.28
  评论这张
 
阅读(503)| 评论(13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