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漠独行的博客

荒漠到绿洲爱的跋涉。

 
 
 

日志

 
 
关于我

内心独白:守一片荒漠,平淡经营,必有绿洲和我共醉黄昏!

网易考拉推荐

故乡【大漠散文】  

2010-06-17 19:02:03|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故乡【大漠散文】 - 大漠独行 - 大漠独行的博客

 

 

 

 

 在我的乡情中,我出生的那个地方不是我的故乡,取而代之的是我生活了十八年的那个很小的乡村。我还没有来得及听清我出生时,故乡那撕心裂肺的嘶叫,没有深切地感受到她痛彻肌髓的悸动,我就离开了那里。因此,故乡对于我是不完整的,或者说,故乡的定义,在我这里得到了篡改。我出生的地方,不过是我生命里的第一个驿站。她没有固执地走进我的记忆,相反,倒像是一个没有太多血缘关系的远房亲戚,深深地隐藏在飘渺的记忆中,只是母亲在世时,偶尔会提起我的出生地,对于我,那只是一个久远的传说。

 

  让我当做故乡的同样是一个小村庄,小得有些羞涩。天宇下,她素面朝天,在阳光下呼吸,风雨中奔忙,那是我五岁到二十三岁生活过的地方。十八年的岁月,可以长成一朵花,一棵树,一片草……自然也能长成一段记忆。在岁月的流逝中,这段记忆不断疯长,直到故乡的角角落落爬满了那段记忆眷顾的脚步。

 “故乡”,世间最温情的词汇之一,就像“母亲”,“父亲”……故乡,永远都是春天里一只温暖的大手。跋涉的岁月中,冷了;生命之树的枝头寂寞了;生命中的一朵花儿凋落了……只要那只手轻轻抚摸,跋涉的路上就有了温暖,有了绿色,有了芬芳.....

 故乡是一位慈祥痴情的老人,衣着简朴,深情地踏着一方热土。目光专注地守候一方天空,手里紧紧地牵着风筝线。每一个离家的游子,都是她放飞的希望。每一位游子心中的那份感动,都是因为故乡眺望目光中的丝丝不舍。那些疲惫的游子,因为那根细线的牵引,时时不能忘却俯视。时时因了那痴情的牵引,有了奋飞的力量,不断超越生命的高度。

 故乡憨朴得如一株小草,一棵矮树,一捧泥土……但这不影响故乡的高大。那些回望故乡的人们,有谁不把头抬得高高?故乡的柔情,被那些思念的泪水,夸张地播撒在漂泊的路上。故乡和怀旧有关;和感恩有关;和温馨有关。但是,她和贫穷无关;和荒凉无关;和遥远无关。在游子的心中,故乡就像母亲,没有人嫌弃她,有的只是深情的眷恋。在情感的世界中,故乡隐在最痛的那一部分。

   一条泥泞的老土路,门牙丢落了几颗。没有忘记的事儿是春种秋收,种下辘辘的车轮声,种下急于赶路的脚步,种下声声的祈祷和叹息。羊们精心地给老土路装上黑色的眼睛,帮那昏花了眼睛的老土路一同眺望。声声牛哞,是老土路上最动人的和弦。花们戴在老土路的头上有些滑稽,像是一个瘪嘴的老者,有些羞涩。如果是雨后初晴,还会有几只散步的癞蛤蟆,傲慢地对行人爱理不理。爷爷在这条路上白了胡子,孙子在这条路上拾起的依旧是爷爷昨天的故事。

蝈蝈们还在草丛里细心地弹奏;野花化作牛们肚子里的一个个童话;酱里的蛆芽说是可以煎着吃,总是缺少勇气;牧童晚归,炊烟袅袅,狗吠遥遥...... 

 故乡,是那一江奔忙的碧水?故乡,有江的清波;有江的富饶;有江的奉献……但江不及故乡的博大、敦厚。故乡,是那一片嫩草吗?草有枯黄的季节,故乡永远是一片翠绿。故乡,是云端上那激情的云雀吗?云雀累了的时候,故乡还在歌唱。

 故乡的泥土上,种植着那些卑微的小人物。他们的苦累奔波,他们的奋争跋涉,厚重了故乡的泥土,丰富了故乡的生命。狗剩叔的独轮车吱吱呀呀的吟唱,是最亲的乡音;杀年猪的宴会上,醉倒的是最浓的乡情;永远的篱笆,是最美的乡景。

 故乡,就是记忆稚嫩时悄悄来临,伴着记忆一同成长。记忆长大了,故乡再也无法离去。当少年的激情渐渐冷却,当我们离故乡渐行渐远时,故乡长成了我们的肌肤,长成了我们的血脉,长成了我们的生命。故乡,给了我们色彩;给了我们奔跑的力量;给了我们一份不可推卸的责任。

 故乡,是等待游子归来的满树梨花、一片芳草,一方晴空;是低矮的草屋旁母亲倚门的眺望,是门口飘出的菜香,是屋檐下那对呢喃的紫燕;故乡,是一铺滚烫的土炕,是土炕上松软的被褥,是被褥里甜甜的梦;故乡,是剥落了漆的老炕桌,是桌上挤满的母爱,是凉了又热,热了又凉的亲情;故乡,是一个有点瘪了的酒壶,是和老爸醉饮时的那份惬意,是当空那轮笑弯了腰的月亮;故乡,是一支长长的烟袋,是呛人的辣味中慢行的那些“瞎话”,是祖母吧嗒吧嗒吸烟袋的水音;故乡,是一把锈迹斑斑的镰刀,是镰刀上咸咸的汗水讲述的往昔岁月,是祖父那深入沟壑的皱纹里藏着泥土的清香……

故乡,是春联上悬挂的那片春色,是除夕夜震耳的鞭炮,是年夜饭桌前一家人饱满的笑声;故乡,是花轿前滴滴答答的唢呐声,是新娘脸上娇羞的幸福,是新郎憨憨的傻笑;故乡,是二月二龙抬头的渴望,是那烤糊了猪头的焦香,是孩子们肩头舞动的龙尾……

 

 故乡,在我们回望的泪水中晶莹!

 

                                                                                                                       2010.5.12

 

 

 

 

 

 

 

  评论这张
 
阅读(335)| 评论(1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