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漠独行的博客

荒漠到绿洲爱的跋涉。

 
 
 

日志

 
 
关于我

内心独白:守一片荒漠,平淡经营,必有绿洲和我共醉黄昏!

网易考拉推荐

留住春天的人【大漠散文】  

2011-01-22 10:51:24|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留住春天的人【大漠散文】 - 大漠独行 - 大漠独行的博客

 

 

 北方的春天有些模糊,想不出春天有什么明显的标志。没有鲜花,绿叶还在枝头上沉睡。一丝丝暖意,被湿冷包裹着。一场场风沙,不请自来,张扬恣肆,没完没了,像是对春天恶毒的攻击。种地的人们早晚还要穿着棉衣,倒是一群群水鸟,没心没肺,把春天衔来丢在了水边,自顾自地玩水,再也没有心情去催发出一片新绿。五月快要过完,人们才甩掉棉衣,欣欣然走进春天,草绿花开,风轻云淡。人们才想起和春天有关的一切美好的词汇,殊不知那已是初夏了。春天很短,短的让人来不及细细品味春天的滋味,春天就泥鳅一样溜走了,人们好像从冬天一步就迈了夏天。春天只是一种象征,象征着希望,象征美好,象征温暖......春天是人们的一种渴望,或者是人们把初夏误以为是春天。春天被冬夏挤得有些扁了,扁了的春天少了应有的色彩,应有的味道。到五月份了,春天还是隐隐约约。要不是那些探头探脑,羞羞答答的小草,吝啬地献出一点绿,哪里还有春天的半点影子?

 小村是北方的一粒种子,时时享受春天的抚摸。每年的春天到小村来都很及时,确切地说,春天一直住在小村中,不曾远去。人们望望天空,就知道春天的脚步有多近了。小村的天空也没有什么特别,天该蓝就蓝,云想白就白。春天的天空不仅天蓝云白,还会及时点缀几点色彩——花花绿绿的风筝。这样,小村像是一个扎上蝴蝶结的女孩。尽管穿着俭朴,但那个蝴蝶结显得有些招摇,这都是春天惹的祸。天空这别样的点缀,到让人们想起一个人——小村的老画匠。老画匠姓安,人们平时的称呼他为安画匠。小村正是有了老画匠,才留住了春天。

 认识老画匠的时候好像他就很老了,满头白发,个子不高,背有些驼,人很胖。本来这些体貌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但是它们有机地组合在一起,老人有了精气神,人也特别慈祥。老画匠好像从来都匆匆忙忙,搭在肩上的那条白毛巾总是湿湿的。

 小时候,很崇拜老画匠。他有一双巧手,正是这双巧手,让春天在小村停下了脚步,迟迟不肯离去。他把春天纸扎、糨糊、裁剪......以各种不同的形式分发给小村人。他很慈善,话语间让人温暖,行事间给人感动,老画匠本身就是一个融融的春天。

 每年,春节一过,老画匠就开始忙碌了。不对,时间应该提前一些。老画匠一年四季都闲不住,求他做活的人很多,他总是脚步匆匆,忙忙碌碌。最忙的时候还是将要过年的腊月,红红绿绿的春天,被老画匠剪成无数的祝福,分发给小村的家家户户。因此说,小村的春天最先源于老画匠的剪刀。在老画家的剪刀下,春天有了风骨,有了暖意,有了渴盼......更有了面对寒冷的勇气。

 几十年前,小村人年前最忙碌的事儿是写春联和剪挂钱。春联,小村人叫对子。这个活大多数都由村中的王老师完成,他的字很圆润的那种,缺少一种大气。但整体搭配很有美感,贴上王老师的春联是一种享受。每到写对子的时候,人们排着队,求贤若渴。所写的也都是一些“抬头见喜”“肥猪满圈”之类的吉祥话,偶尔有点文化的家庭也会贴出“爆竹声声辞旧岁,梅花点点迎新春。”有点浪漫色彩的对子。倒是有些人家,没有喝过墨水的人,愣把“肥猪满圈”贴在了“抬头见喜”的地方,成了小村人茶余饭后的笑谈。

 剪挂钱的事归老画匠了,小村人把剪挂钱说成抠挂钱。离过年还有半个月之久,有经验的人家开始买彩纸,准备抠挂钱了。有的人家为了省事,干脆到老画匠那多花一点钱,买现成的。这样老画匠多少能有所收获,买点年货不成问题。那时,我很愿意买现成的,这样可以挑些花色样式,买了一份好心情。如果送去彩纸,老画匠一般是不收钱的。因此关于样式不好和老画匠谈条件,一切全凭老画匠所赐。由于不收钱,每次去取挂钱总有几分不安,心里觉得欠了老画匠点什么。老画匠倒是不介意这些,每次看到我,总要慈祥地一笑。那笑很友善,很温暖。笑过之后,他从肩上扯下毛巾,擦一擦汗。在一大堆抠完的挂钱堆里,抽出一沓挂钱递给我,又是微微一笑,然后又低头忙碌去了。画匠没有说什么,那微笑里满含春天。

 画匠的挂钱很棒,刀法娴熟,线条流畅,图案丰富,字字吉祥。普普通通的彩纸成了花花绿绿的挂钱,那彩纸有了生命,有了灵性。到了每一个家庭,人们小心翼翼呵护它们,用厚纸包好,放到孩子们够不到的地方。腊月二十九,家家户户开始贴挂钱了,红绿黄粉相互搭配,暗淡的泥草房,立时容光焕发。阳光下的大红大绿的挂钱,在微风中轻轻飘动。呼呼啦啦,那是春天的脚步,那是春天的歌声,那是春天的祝福……小村中所有人家的挂钱差不多都出自老画匠之手。此时的老画匠最有成就感,望着那飘舞的挂钱,常常有一丝微笑如春风般走过老人的脸。站在小村里,老画匠被花花绿绿的春天簇拥着。那时的老画匠是最幸福的,最满足的,最英俊的。

 过年了,小村不能缺少的一道春节大餐就是那花花绿绿的挂钱。那是老画匠送给小村人最好的礼物,那是美好的祝福。老画匠把他的智慧,他的期盼一同刻进了一张张普通的彩纸中。于是,有了灵动的飞扬,有了感动的舞蹈。

  其他的时候,老画匠好像也停不下来。那条洁白的毛巾似乎没有离开过他的肩头,湿湿的毛巾,记录着老画匠的忙碌。那时,老画匠的活是悲伤的,也是温暖的,神圣的。每逢老画匠在其他季节最忙的时候,肯定是小村中有人“走”了。不光小村中会有人“走”,其他的村子也会有人“走”,因此老画匠很忙。特别是儿女双全的人“走”了,是要买一些烧物的。老画匠扎牛像牛,糊马是马。手表,自行车,收音机……凡是“走”的人活着的时候没有享受到的,又是他们最爱的,死后儿女们都要烧一些纸物,对离去的人是一份孝道,活着的人是一份心理安慰。老画匠做这个活很认真,很虔诚,自然他的纸物栩栩如生。

 长长的送葬队伍,缓缓移出小村。走在前边的人,长长的白布从头上泻到脚跟,腰间束着粗粗的白布,白与黑成了小村悲痛的颜色。送葬队伍的一点暖色,就是那些烧物。五彩的纸花,在老画匠的汗水中绽放。威武的马,憨朴的牛……那些绚丽的色彩,是画匠的一份礼物,他把一份愿望,一个春天送给了那些离去的人。春天无语,只是默默地抚慰着那些寒冷的伤痛,为死者照亮最后的一程。“对活人都没糊弄,对死去的人就更得认真,人能死几回?”这是老画匠朴素的人生哲学。

 龙的文化象征意义是出类拔萃,不同凡俗。龙是神物,非凡人可比,所以人们常常又把那些志向高洁、行为不俗、很有能耐、出息和成就的人称为"龙"。小村这些年走出了很多人才,可以说,在各行各业中,他们都是“龙”。许多年前,老画匠放飞得最高的风筝便是龙的造型。各种各样的龙,占据了小村的天空。一群群孩子,仰着头,随着那舞动的龙一同奔跑。是老画匠的一份虔诚感动了神灵?还是老画匠的那份期盼早早地在孩子们的心中播下了希望的种子?总之,那是春天里小村天空最美的点缀。那些神龙大多都有一百多米,威武地飞翔在小村的上空。孩子们的目光随着那条飞龙飞到了高空,飞离小村。

 又一年,到了小村杀年猪的季节。那些飞离了小村的孩子们都聚到小村,他们都已人到中年,鬓有白发。大碗喝酒,大口吃肉的时候。大家不约而同地想到了老画匠,想到了那高高飞舞的长龙。如今,他们对龙都有了自己的理解。他们红着脸,醉意中洋溢着幸福。春天在他们的脸上悄悄绽放,绽放温暖,绽放感恩,绽放骄傲,那是属于小村的骄傲。

他们有了一个约定,明年春天,他们会相聚小村,再看一次那飞舞的长龙。说这些话时,他们大都醉了,眼里满是点点的泪花。

 春天,从不曾远离小村。

 

                                                                                                2010.4.29

  评论这张
 
阅读(496)| 评论(1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