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漠独行的博客

荒漠到绿洲爱的跋涉。

 
 
 

日志

 
 
关于我

内心独白:守一片荒漠,平淡经营,必有绿洲和我共醉黄昏!

网易考拉推荐

有点绯闻的男人【大漠散文】  

2010-04-21 20:44:54|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点绯闻的男人【大漠散文】 - 大漠独行 - 大漠独行的博客 

  认识完李老慢,我们再认识认识张老慢。

  要说张老慢,还得从我的一篇文章说起。《老西门》,是我的一篇获奖作品,也是张老慢最喜欢的,最认可的一篇作品。也许,老西门身上有张老慢的影子。写这篇文章之初,是源于男人心中的一个情结。不光是男人,也许每个人心中对异性都有一个梦。梦是瑰丽的,现实往往击碎了梦的色彩。于是我在思考,是不是每一个人,内心深处都在守候一份情感?不被人知,又不能忘却。每天上班的路上,我都会看到一个老者,伴着一群牛,风里雨里,蹒跚在小村泥泞的小路上,行走在一湖碧水旁,渺小在广袤的天空下……于是有了老西门,于是有了那份不老的守望。老西门是有一点绯闻的,那是被扼杀的爱情,那是困扰了他一生的情感。

  我想,张老慢所以和老西门有同感,怕是也有一段不能释怀的挚情。后来,经了解,果然如此。

 凭张老慢的自然条件,优秀的学业和人品,在大学被人追是不足为怪的。刚到学校那会,好像阿杜跟我提起过老慢的事。老慢大学毕业,和女朋友去了秦皇岛,找了一份不错的工作。新生活刚刚开始,父母强烈要求老慢回到他们身边。理由很简单,父母只有老慢这一个儿子。在小村,有儿不能伴在左右,是被人家瞧不起的。老慢的父母更觉得,儿子不在身边,他们抬不起头。老慢无奈只独身回到父母身边,听从父母的安排,在农村成了家。成了家的老慢,并不意味着心就在农村。没人理解他的悲苦,没人理解他内心的伤痛。生活中,他在扮演不同的角色,然而,内心深处,他仍然生活在从前。

 初听时,很是惋惜,为老慢,也为自己。虽说自己没有像老慢那样有心爱的人可分手,但是,也因为考虑到父母,错失留在城里的机会。对老慢最初记忆比较深刻的,还有一件事。刚来到月亮泡不久,学校选模范,我对大家都不熟悉,本该弃权。最后,两位老慢挤在了一起,就差我这一票。权衡再三,一次劳模,是一年的辛苦,不能随意表态。由于张老慢是当年的大安市优秀班主任,而我又是靠班主任起家,理解班主任的辛苦。因此,我把这一票投给了张老慢。这件事过去六年了,我一直没有和他说起这件事。这是对老慢的最初印象,至于老慢后期的绯闻,那还是我们俩搭班子以后的事。

 张老慢在学校教体育,在农村学校,这是一个很不被重视的学科。他也想教主科,但是总是在等机会,自己没有主动和领导谈过。倒是学校有什么叉车的地方,老慢成了勇士,一马当先闯在了前边。自打学校有了宿舍,老慢第一个走进了宿舍管理的队伍。那是学校最头疼的工作,没人愿意去。老慢去了,而且干得很有成就。最多时,住宿的学生有一百三十多人。那些繁琐的工作,无法想象工作的辛苦。校长大哥总结说:“张老慢是革命的一块砖,哪里需要往哪搬。”,这个口号喊了好多年。要是在文革,老慢非红不可。后来学校缺少物理教师,老慢没有争取。他的想法是,如果领导信任我,自然会找到我。看来,老慢还是很单纯的。别人争取恐怕都不成,老慢还在等机会的降临。第二次缺少教师,老慢才改教物理。

   2007年,我和老慢走到了一起,共同教一个班,这样我慢慢对他有了更多的了解。首先,老慢是宽容的,对于我,对于其他任课教师。我是急性子,事事抢先。有时老慢的做法看不惯,直言不讳。当时,我没有把自己当成领导,话的分量没深没浅,没轻没重。在班级管理上,看不惯的地方就说,全没考虑老慢的感受。老慢总是一笑了之,从不做过多的解释。班上的同学,和我的关系有时超过老慢。要是换成别人,也许会矛盾重重。但老慢总是鼓励学生走近我,有一年我过生日,老慢和学生一起给了我一份惊喜。让我感动,让我温暖。想一想,我对老慢的一切,倒叫我很不好意思,心存不安。

 其他的任课教师也是如此,我亲眼见过,某一位教师,看老慢在班级,命令他出去。因为班级纪律不好,老慢想蹲班维护纪律。看老慢不走,那位教师转身离去,令老慢好不难堪。但老慢不在乎,该怎么做,还怎么做。

 老慢不太会协调任课老师间的关系,特别是两位女教师,老慢伤害她们热泪滚滚。关于这件事,老慢没有做过多的解释,他认为他只是说了自己该说的话,做了自己该做的事。那两位教师,表面上不依不饶,心里对老慢还是敬佩有加。她们觉得,老慢是经得起品味的男人。有责任感;有事业心;有豁达的胸襟......

 我和老慢的感情,升华在远足的路上。由于我的爱好,老慢常常陪我去摄影。一次是夏季的黄昏;一次是秋天的晨曦;几次是春末的中午。在这样的远足中,我们慢慢相知,慢慢地缩短我们的心距。

 正午,骄阳似火。中午,刚吃过饭,我约老慢去捉蝈蝈。听来可笑,人到中年,还有儿童般的心情,令人不解。是的,生活中,每一件事都能被人理解吗?没人说得清楚。老慢并没有拒绝我的要求,但他心里一定认为我不可理喻。我们捉蝈蝈,是为了拍照。老慢倒不在乎我们捉蝈蝈干什么,他只是觉得到野外,两个男人会有更多的交流机会。

 那是一个很美的季节,虽说时值中午,但天气并不炎热。野花娇艳,诱人的芬芳肆意飞翔。几只飞蝶,翩翩然,在一片野花丛中寻觅。它们骄傲着,它们忘记了世界,它们醉情于花丛中。那些野花甚是了得,蓝得醉人,蓝得妩媚,蓝得纯净……蝴蝶忘记了疲惫,翩翩然。有几个多情的蝴蝶,在异性间穿梭献媚。惹得花丛间少了宁静,多了躁动。白蝴蝶,黄蝴蝶,红蝴蝶……蝴蝶间的暧昧,令人心旌摇荡。蝴蝶们忙碌的煽动翅膀,寻寻觅觅,那片野花,魅力无限。

 老慢站在一片低矮的榆树前,那里,蝈蝈们正振翅高歌。老慢弯着腰,神情专注。审视了好半天,蝈蝈们不断振翅,但神龙见首不见尾。几番细查,终于见那乖物密隐高歌。老慢小心翼翼伸出手,对准蝈蝈的鸣叫方向,缓缓而去。一不小心,弄出响动,那顽物一隐,立刻不见半点踪影。老慢无奈,又循着其它声音而去,在榆树间徘徊。终于有了收获,他并不出声,只是向我微笑一下,用手捏着蝈蝈,向我挥了挥,又在草丛中寻寻觅觅。阳光有些调皮,拼命地往你脸上吹热气,老慢热了,汗水缓缓流下来。他并不放弃,匆匆在草丛中苦寻。

  我在一边,循着声音而去。见到蝈蝈振翅,也不急于出手,而是举起镜头,慢慢让蝈蝈成为我镜头里的主角。当我急急忙忙按动快门,蝈蝈们早已惊吓于那噼啪噼啪的响声,隐到草丛深处去了。大半天下来,我没有收获,倒是老慢收获一二,我们欢天喜地而归。

  静下心来想一想,老慢愿意陪我一程吗?我没有确切答案,看来只好问老慢本人了。对于老慢,这样的烦心事很多。我要拍摄夕照,拍摄南迁的水鸟……老慢一路陪来,无怨无悔。面对夕阳下的湖泊,拍摄者可能激情澎湃,老慢只是在湿冷冷的晚风中,看着忙碌的我。他没有想法,没有欣喜。他有的只是陪伴,陪伴一个孤独的旅行者,陪伴一个痴情的跋涉者。他什么都不说,只是默默地等待。

  秋天了,温度急剧下降。像是饿了很久的乞讨者,没有再往上攀爬的力气,踽踽独行在那个坡度。水边已经有了厚厚的积冰,水鸟们眷恋在水中,迟迟不愿告别这一方水域。我和老慢行走在湖边,没有更多的言语,我们只是想靠近水鸟,近些,再近些。欢愉在水中的鸟们,或振翅,或漫游,或高歌……它们放松了警惕,它们骄傲地在水中游来游去。我忙着按动快门,老慢静静地走在我的身旁。天蓝而高远,水蓝而广阔。水边是寂静的,寂静的还有两个男人的心。

  几匹马,几头牛,一片羊……在大地上放歌,在原野中漫步,在天宇下思考……收获的土地,用简洁升华着大美。此时,土地是简单的,天空是简单的,简单的还有那些忙碌的马们牛们羊们。也许没有人理解它们的忙碌,没有忙碌,它们还能干些什么?没有忙碌,它们就没有强健的体魄。没有强健的体魄,它们没有越冬的资本。它们用什么抵御严寒,它们凭什么走过严冬?这是一个简单的画面,这是不简单的风景。

  我和老慢并没有细想这些,我们只是客观地行走在大地上,用我们的镜头记录这一时刻。记录这一时刻的还有我们的记忆,我们的心。

  这期间,我们也会坐下来,谈一谈我们的经历,我们的苦,我们的乐。我特别理解老慢,理解老慢曾经的感情,理解老慢的绯闻。老慢和心爱的女友分别,但并不意味着忘却。像老西门一样,一生都在守候一份情感。有一段时间,因为这段感情,家庭出现危机。老慢原来的女友经商失利,老慢不能袖手旁观。出手相助,又怕妻子不能理解,只好偷偷摸摸。终于被妻子发现,打闹不止。老慢无怨无悔,勇于承担责任。事后,我们也私下劝过老慢,但感情的事,谁能说得清楚呢?老慢固执地认为,他没有错,他只是想帮一帮她,并没有别人想的那样复杂。

   后来,老慢又闹出水边故事。据说,老慢去买鱼,在水边遇到了一个同事,也去买鱼,没有买到,于是老慢送了她几斤鱼。就这么简单,但人为地复杂了。老慢承受来自家庭社会的压力,苦恼万分。一日,校长把我叫到办公室,说起老慢的事,含蓄对我说几句,像是警示。先是震惊,后是悲苦,我等一向本分做人,真是天大的冤枉。我没有解释,能陪老慢走过一程,也算是一种回报。但我理解老慢。他一定没有非分之想,他(她)们只是想一份倾诉,只是不能放下心中的那个久远的情结。

  我认为,老慢是完美的。一个男人,有点绯闻,那是男人的魅力所在。老慢没有做什么,老慢也不可能做什么。

   离开后,很长一段时间,老慢打来电话。没有安慰,没有祝福,只是说他相信我会打出一片天地。我心温暖,是的,老慢是理解我的。偶尔,老慢也会在我的博客上留下一点足迹,那便是一种交流。是一种简单,男人式的简单。

席间新人高歌酒,

远方寥落故人心。

寄意寒星荃不察,

.犹送祝福待佳音。

老慢发挥了他的强势,留诗一首。细读,感动远方寥落的故人心。心中枯树成绿,梨花化蝶,算是对老慢的回应。

白雪飘飘不忍别,

往事成忆心不舍。

几多春风染枯树,

梨花放歌化彩蝶。

我们相近而坐,眼前是一湖碧水,脚下是一片热土,头上是一方晴空......我们无需多言,他理解我,一个流浪者,一路走来,风风雨雨。我理解他,一个心存大爱的人。在匆匆的岁月中,苦苦守望。没有更多的表白,又有谁能够静下心来倾听?

  不经意驻足你的空间,不是刻意想发现什么,是久别离思,是如歌往事。是黄昏摄影,是正午捉蝉,是觥筹杯盏,是促膝长谈。朝朝暮暮,桩桩件件,历历在目,思绪翩翩。愿我的匆匆来过,成为夜空里的流星一盏,用生命热量,闪亮你的空间,也唤醒你思绪万千。

读着老慢这样细腻的文字,泪湿衣衫...... 

夕阳下,老慢苦苦等待;骄阳中,老慢细细寻找;晨曦中,我和老慢并肩前行;我们的前方,是一轮刚刚升起的太阳……

 

                                                                                                                       2010.4.17

  评论这张
 
阅读(1026)| 评论(14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