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漠独行的博客

荒漠到绿洲爱的跋涉。

 
 
 

日志

 
 
关于我

内心独白:守一片荒漠,平淡经营,必有绿洲和我共醉黄昏!

网易考拉推荐

两个男人的泪水【大漠散文】  

2010-03-04 21:12:49|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两个男人的泪水【大漠散文】 - 大漠独行 - 大漠独行的博客

 

 

 由于工作调动,离开了工作六年的地方,心中大悲。一直以来,自己认为可以笑对离别。当离别真的来临,心中满是悲苦。那天晚上,听说调离,如晴天霹雳,无法接受。十几年的政治生涯,我已看淡了名利。六年的漂泊,我没有了再挣扎的力量。在月亮泡生活的六年,我更多的生活在阳光中,感受着友情的温暖,享受着事业的成功。面对一个新环境,忐忑溢出胸外。空洞的双眼,对视着漆黑的夜空,一片片悲凉划过心头。那悲凉渐渐变硬,变得锋利无比,一寸寸切割着滴血的心房。直到麻木,直到那血液的凝固。

  上班了,面对偌大的空间,孤独把我一层层包裹起来。高耸的楼房,拥挤着天空。农家小院的那份安静祥和成为遥远,还有那有些颠簸的乡村小路。纵横的电线切割着天空,以至于那些画面有点琐碎。几个孩子在球场上奔跑,追逐着属于他们的快乐。

 手机响了,一个熟悉的号码,一个读了六年的号码。

  “老哥,上班了吗?今天我是第一个到的,没有你,心里空落落。”阿杜有些伤感。

  “在办公室,我在看云。”我故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高兴些,我的心在暗暗的哭泣。

  阿杜,是我的“同桌”,六年的“同桌”。阿杜的名字是学生给起的,那时阿杜在抓学校的德育工作。不管阿杜对于这个名字怎样理解,我倒是很喜欢,私下里也和学生一样,叫他阿杜,包括我的家人。

  六年前,我到新的单位---月亮泡中学报到,阿杜是一个迟到者。我去了半天,学校办公室还没有供热,只好在门卫室呆着。门卫室简陋,卫生也不好。本来心情不好的我,看到这一切如雪上加霜。后来学校组织到外面吃饭,在学校大门口见到阿杜。

  阿杜当时还算热情,泛黑的皮肤更有几分阳刚之美。第一眼见到阿杜,就有几分好感。后来才知,那是阿杜很不快乐的一天。本应职位上有所高升,由教导主任过渡到副校长。但因为我的到来,他只能原地踏步。在那种情况下,阿杜能坦然面对政治上的打击,是我所无法做到的。

  阿杜是学校班子中最老的成员,校长大哥来自外地,我来自外地,只有阿杜是土生土长的月亮泡人。阿杜总是说:“谁来我都欢迎,我都支持。大家都是为了工作,分什么本地人,外地人。”由此可见,阿杜的豁达的胸襟。和那些为领导设障碍,为己利而不择手段的小人相比,阿杜是须仰视的。

  面对一个新的坏境,无形的压力,莫名的孤独,常常不期而至。尤其是没有人的夜晚,校园凄凉,寒风悲号。几只夜游的鸟急急的飞过,凄厉的鸣叫唤醒着我的思念。茫然的游沙敲打着门窗,滴滴答答的时钟亲吻着脆弱的神经。辗转无眠,几缕星光小心探入,孤独填满偌大的空间。回味着寒风中我一路走来,冻得我麻木了双手,麻木了双脚,唯有眼睛直视前方。

  阿杜很是善解人意,住校期间,时常会接到他的电话:“老哥,屋里有没有美眉,出来喝一顿。”有时拒绝,阿杜会一路寻来,不给你拒绝的理由。那一个夜晚,我远离了孤独,远离了寒冷。阿杜不胜酒力,但我们小饮,阿杜总是勇猛向前。直到他的皮肤黑紫,直到他的眼睛困倦。回校的路并不遥远,阿杜坚持送我回校。有一次,在回校的路上,阿杜摔倒在沙堆上,脸上留下了伤痕。回到学校,面对夜空,面对黑暗,我多了前行的勇气。这让我感受着一个男人的胸襟,感动着一份寒夜中的关爱。更有对阿杜的歉意,因为我而留下的伤痛。

   春天来了,水鸟来了,野花也唱着歌来了。此时的月亮湖如初醒的美人,更多了几分妩媚。此时的月亮湖也最具诱惑,特别是对于爱搞摄影的我。阿杜很理解我,理解一个漂泊者的孤独,常常会带我到野外拍摄。每到一处繁花盛开的地方,阿杜都会点上一支烟,站在高处,看我忙碌着拍摄。阿杜会做一些指点,我则两脚泥水,忘情于拍摄中。对于我的爱好,阿杜不会认为小家子气。也许他对这一切根本不赶兴趣,为了我,一个孤独的漂泊者,他想让我高兴,他也高兴。

   到了夏天,阿杜带我去挂鱼。这期间,他也会直言我的不足。如在酒桌上,哪些话该说,那些话不该说。正是这样,我理解到了政治舞台上言行的分寸。暖风习习,水鸟声声。阿杜带着我在水中慢行,有时,冷不丁他会用冷水击我一下。我们大笑,两个中年人,成了两个无邪儿童。我们远离了生活的喧嚣,远离了名利的烦恼。我们回归成人,回归成纯如孩童的人。哪里有鱼,阿杜很有经验。毕竟,阿杜是在水边长大的。那一次,我和阿杜不到三个小时,竟然挂了几十斤鱼。阿杜说,那叫打快挂。也就是用网围成一个圈,人在圈里不停地走动,惊得鱼四处奔逃,慌忙中落入网中。阿杜忙不迭地摘鱼,让我带着鱼香欢喜而归。

 儿子因为我的工作调动来到了月亮泡读书,我把儿子安排到学校后,回家办理其他事情。阿杜得知儿子的到来,赶忙来到学校,把儿子领到饭店,小吃一顿。儿子感动,儿子的那些一同来的伙伴们也感动。他们知道,在一个陌生的坏境中,有一个杜叔在呵护着他们。住校的一年中,每逢节日,阿杜都会把儿子叫到家中,改善一下伙食。儿子上高中了,儿子上大学了。但儿子的情感没有远去,儿子依然感恩杜叔。一次,到姨妈家串门,表弟从上海带回中华烟。儿子要了一盒,留给杜叔作为新年礼物。上大学后,儿子也会常常给杜叔一些小物件。儿子对杜叔的那份感情有时胜于我,我高兴,因为我和阿杜的感情在儿子这里得到了延伸。

 月亮泡的六年中,我们一直走在了旅游的路上。每一次,我都和阿杜住在一起。我们没大没小,会扯一些荤嗑。更多的时候,阿杜会说一说心里话。阿杜的脾气不好,有时愿意说实话。实话实说,阿杜有话说在当面,绝不会暗地伤人。仅凭这一点,阿杜可以算作一个男人。也许不够顶天立地,但绝对堂堂正正。泰山一游,泰山脚下,我们彻夜长谈。阿杜谈他的坏脾气,他的仕途的坎坷。政治舞台上他的几次努力,几次碰壁。面对黑黑的夜空,我无法安慰阿杜。岂止是阿杜,我更无法安慰自己。在政治舞台上,我们是小人物。我们无法按照自己的喜好选择,我们掌握不了自己的命运。对于我来说,更希望自己是一个被遗忘的小人物。可是不能,当我们的组织有什么困难需要解决时,想起了我们这些小人物。我们不过是政治棋盘中的一颗棋子,我们的出现,只不过是抵挡一份屠杀。

  长长的黑夜,泰山威严正坐,松涛低缓,水流空灵。我和阿杜辗转难眠,我们坐起来,倾心相诉。躺下去,平复两颗受伤的心。阿杜,在我眼里,是一个坚强的男人。黑夜中,让我看到了坚强后的脆弱,看到了脆弱后的真实。我们真实地拥抱黑夜,我们坦然地直面黑暗。天明了,我们还在长叙。迷迷瞪瞪中,阿杜鼾声渐起。我无法望到窗外,但我的心里星光一片。那是人性的星光,那是泰山深情的凝望。感受着泰山的大气,厚重,庄严。泰山脚下,两个男人,为了一个长长的心路,袒露心扉。亦如泰山的情怀,泰山的高度。拜谒泰山,我们无须仰视,两个男人坦荡的心胸,是对泰山最好的诠释。泰山极顶,那些香客们,几缕虔诚的膜拜,都付笑谈中。没有欲望的膜拜,才会让灵魂折服。泰山的高度,是因为它忘记了高度。两个男人,在泰山脚下,对泰山做着深刻的解读。

   我的到来,阿杜最大的变化就是愿意看书了。《狼图腾》是阿杜第一本完整地读了一遍的书,他喜欢上了狼的智慧,狼的生命强力,狼的团队精神。因而给自己起了一个很阳刚的网名---草原狼,那本书的确给了我们不小的震撼,我们更看中了狼的那种团队精神。我们共同作战,我们收获着成功的喜悦。阿杜对我的写作很是支持,鼓励我加入白城市作家协会,鼓励我投稿,鼓励我出书……正是因为阿杜的鼓励,我在文学上起步,一路走来,收获两本文集。对于我,那些文字是沉重的,那份沉重里边有阿杜的期待。

阿杜的“狼”的性格给了我很大的影响,阿杜不乏智慧,阿杜更看重团队精神。他的侠义,乐助,让我学会了包容和坦荡。阿杜常说:“我本想教你几样‘坏招’,不想你比我更‘坏’。看来是能人辈出,我服了。”阿杜说得满心欢喜,一脸得意。是的,生活给了我们互补,互相学习的机会。

  听说我调离后,阿杜打来电话。祝福中免不了伤感,还是忘不了一番鼓励。我很无奈地回到学校告别,校长大哥安排了一顿酒宴。举起酒杯,我不知说什么好,双肩颤抖,热泪双流。我知道自己很失态,不应该把酒宴搞成这个样子。到阿杜提酒了,他也竟未语泪先流。六年了,没有见过阿杜流泪。阿杜是一个刚强的汉子,深深懂得男儿有泪不轻弹。

  两个男人,在泪水中解读相遇,相知。泪水后面,是两颗豁达包容的心。两颗心后面,是两方广阔的天空。那两方天空因为相容,而变得更加广阔。

 

                                                                                                                           2010.2.28

  评论这张
 
阅读(629)| 评论(18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