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漠独行的博客

荒漠到绿洲爱的跋涉。

 
 
 

日志

 
 
关于我

内心独白:守一片荒漠,平淡经营,必有绿洲和我共醉黄昏!

网易考拉推荐

得武【大漠散文】  

2010-04-28 18:16:52|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得武【大漠散文】 - 大漠独行 - 大漠独行的博客

 

 

  不见得武有些年头了,每次回到小村都有些落寞,特别是到了村头。小巷里,炊烟依旧,总是觉得得武会一颠一颠地走来,可是没有。尽管我把眼睛望得酸涩,小巷的尽头除了炊烟,就是如炊烟般的往事。

  几年前,到老叔家,偶尔提到得武。在那之前,得武去乡里的敬老院有些年了。

  “死了,差不多有半年了。对于他来说,死也是享福了。”老婶说得很平淡,看不出有什么伤感。老婶好像和得武家有着什么拐弯抹角的亲戚,对得武多少是有一些了解的。

 “在敬老院没了好几天,后来人们在树林里找到,人已经不行了,就剩一口气了。”老婶接着补充。

  我的心里有些沉重,老婶说的没错,对于他来说,死的确是最好的解脱。但这不能减轻我的沉重,小村里,一个生命就这样远去了。在小巷里,在小巷的舞台上,得武实在算不得人物。但是他存在过,尽管他没有精彩的大戏。但那里有他的喜怒哀乐,也有他对美好生活的憧憬。哪怕那些憧憬来得偷偷摸摸,来得暗淡无光。

 黄昏中的小巷,炊烟吸纳了一天的燥热,炊烟仙化了晚归的牛羊。家家户户的门窗大开着,凉爽的晚风走进了好客的农家。丝丝凉风,落落大方,毫不客气地在屋里走来走去。为忙着吃饭的人们拭去脸上的汗水,驱除屋里的燥热。乖巧的狗们卧在饭桌旁边,眼睛直直地望着饭桌,几点口水滑落下来。晚归的鸟,驮着夕阳缓缓而去。几声母性的呼喊,在小巷里悠长着。玩闹的孩子们,暂时放下了喧嚣,被那悠长的呼唤牵回了家。

  “……王成文,你可把我坑,死逼梁山没有办法。王成文,你可把我坑,死逼梁山没有办法……”得武的哭声击碎了小巷的宁静,安详。

  得武的哭声很富有“艺术性”,那哭声中好像没有太多的悲伤。那哭声也不是撕心裂肺的那种,因此也不富有感染力。那哭声,倒像是一种吟唱,像戏词里的念白。

  对于小巷里的人,这样的声音再熟悉不过了。在人们心目中,小巷已接纳了这种哭声。要说这小巷,什么样的苦难不能接受?近百年了,生老病死,已被小巷看得很淡了。大灾大难,也引不起小巷太多的悲哀。小巷太老了,小巷里的故事早已长上了绿色的苔藓。小巷成精了,看淡了人世的喜怒哀乐。对于得武这样吟唱般的哭声,小巷早已把它当成了催眠曲。

 “ ……王成文,你可把我坑,死逼梁山没有办法。王成文,你可把我坑,死逼梁山没有办法……”

 每天黄昏时分,得武吟唱般的哭声都会如期而来。开始,我听得有些毛骨悚然。渐渐地我听出了悲伤,仿佛看到了那流血的的伤口。那汩汩的鲜血,染红了小巷,亦如那殷红般的夕阳。

 后来问起四娘,才知道得武上学时被一个姓王的老师批评了,回到家里睡了一觉,醒来后精神有些异常。再后来,发展成今天这样,时有哭闹发生。

 再以前,我不认识得武。岂止是得武,连小巷的存在我也不知。我是小巷里的客人,那是四十年前的事了。那以后,我在小巷里一住就是十八年,不过和得武家相邻而居只有一年。以后,这样的哭声渐渐淡出小巷。随着年龄的增长,得武好像忘记了这件事。但是,那如血般的吟唱无法淡出我的生活,以后,我成了一名教师。在我的执教生涯中,那吟唱般的哭声时时响起,那如血般的吟唱,告诫我这样的悲剧不要再发生。

  盛夏季节,小巷里的妇女们依然闲不住。一年四季,人们习惯了忙碌。阴凉处,三五成群的妇女在“整理”棉花。(小村的妇女把这一活动叫‘kachi ’,但这两个字无法校对,只好用‘整理’,好像很不够确切)所谓的整理也就是把上一年棉衣里的旧棉花,起一起,让它们再度蓬松起来,达到保暖的功用。妇女们做着这些的时候,说是劳动,更像表演。扯下一块板结的棉花,经妇女们的巧手几番撕扯,一块碗口大的,分布比较均匀的棉花整理好了。整理好的棉花很好看,像是一枚枚飘舞的雪花。整理好的棉花放在一个笸箩里,一上午下来,笸箩就满了。劳动的妇女们手忙,自然嘴也闲不住,常常唠一些浑磕---扯大膘,特别是看到得武后。

  夏秋两季,得武是很忙的。干不了重体力活的得武,生产队给了他一个看青的活。不用太多的体力,四处走走就行了。也算是对弱势群体的照顾。那时人们还不知道人文管理,每个人都得给一条生路,这是小村人朴素的观念。

   得武好像总是一身绿,头有些大,上圆下尖。认识他以来,好象没有看到他的头上有头发。光光的,可以照人。眼睛大,眼珠黄,连胡子也是黄的。下巴特尖,尖得一般人无法接受。嘴往回凹,像是牙齿脱落的老太太。两条腿发颤,即使站着,也无法站稳,两条腿不停地挪动。他走路,让看着的人们心里没底,说不上什么时候会一下子跌倒。有时得武也会牵头牛什么的,说是牵牛,倒不如说被牛牵。拉拉扯扯,像是人兽的一场战争。

     我的一个叔伯嫂子,见了得武没深没浅地闹。得武见到她有时想绕开,又总是迈不动步。

  “得武,挣多少钱了?够不够娶媳妇的?我给你介绍一位”,大嫂说得很认真。得武只是笑,并不回答,也不离开。

得武【大漠散文】 - 大漠独行 - 大漠独行的博客

   “娶个媳妇会不会下种?别让人干闲着,不行我先摸一摸吧,看你的家伙够不够大。”大嫂说得极为认真。得武只是呲牙,两条腿不停地倒来倒去,脸上的笑有些羞涩,有些灿烂。

“你们这帮老娘们,个个邪门。”得武一石激起千重浪。

“扒了他,扒了他。”妇女们一起上阵。

  大嫂打头阵,见大嫂站起来,得武有些紧张,赶紧要跑。如果他站在那也许不会发生什么,见得武要跑,大嫂来了精神,拔腿便追。得武的两条腿越发不听使唤,没跑几步,就被大嫂按在地上。得武开口求饶,一点不起作用。大嫂忙着解得武的腰带,得武死活紧紧地拽着、人缩成了一团。他哪是大嫂的对手,没几下大嫂就解开了得武的腰带。旁边的妇女一片惊呼,得武的求饶声已经发直了,人也有些恼火。大嫂见状总算手软,没有再往下撕扯得武的裤子,找了一块土坯头放到了得武的裤裆里。旁边的妇女们鸭子一般叫个不停,一个个东倒西歪,眼泪横流。得武赶忙提起裤子,扔了土坯头,仓皇逃窜。不管如何努力,也跑不快。像个木偶一样,两条腿颠来颠去。妇女们的笑声穷追不舍,这让得武越发不能跑快。得武就显得有些滑稽,有些狼狈。

 以后,得武依旧走这条路,依旧见了妇女会慢下脚步。每当得武一晃一晃地走来,小巷里妇女们的笑声,也会被他摇得一晃一晃的。

 再后来,我离开了小村。偶尔回来,多数时候能见到得武。那时他在村小看学校,即使不看学校,他也闲不住,满世界走。见到我,得武总会很快过来,热情地问候。

“老人好吧?孩子好吧?家里都好吧?”得武听不得回答,只顾自己说自己的,脚步不停下来,不停下来也走不多远。一颤一颤的,有时走出一步,退回两步。

 “你老丈人那人真尖,人家多会来事。你老丈母娘那人不一般,能说会道,不吃不喝也送出你二里地。”得武走了一会,像是想起了什么,回过头来,好像是对刚才的话做以补充。

 “你们哥们都有出息了,你们兄弟真行,对你们的后爹那么好,就是亲生的儿子也做不到。你们真够意思,老宋头有福啊。”得武絮絮叨叨,老是走不远,热情得让你不好意思离去。

  随着乡村学校的解体,得武没了去处,到了乡里的敬老院。到了敬老院的得武也闲不住,仍然满世界游走。拾几捆柴草,挖一兜野菜,捡几穗苞米……其实,敬老院并不需要这些。对于得武来说,闲着是最大的折磨。

  得武的离去,小巷寂寞了很多。

  “……王成文,你可把我坑,死逼梁山没有办法。王成文,你可把我坑,死逼梁山没有办法……”

  夕阳下,得武那如血般的吟唱不再光顾小巷。炊烟依旧,乡村舞台不再有得武的身影,更不会有他的喜怒哀乐,他对生活的憧憬。但是,在这个舞台上,他实实在在地存在过。那是一个生命,一个鲜活的生命。尽管这个生命有些暗淡,有些卑微。

  盛夏的阴凉处,妇女们不再忙碌。如果说忙碌,那也是清闲的忙碌。几个人聚在一起,乐此不疲,哗哗啦啦的麻将声,让小巷有了现代的生活气息。大嫂已经很老了,怕是见到得武也不会跑得那样快了。打麻将的女人们不会再想到得武,不会想到在得武身上赚取的快乐的眼泪。

  每次回到故乡,走进村头都会有些空落。

 “老人好吧?孩子好吧?家里都好吧?”

 “你们哥们都有出息了,你们兄弟真行,后爹都对那么好,就是亲生的儿子也做不到。你们真够意思,老宋头有福啊。”

是的,村头的空间大了许多。因为得武那份热情的问候,远离了村口,走进了记忆。

 

                                                                                                                          2010.2.20

 

  评论这张
 
阅读(858)| 评论(1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