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漠独行的博客

荒漠到绿洲爱的跋涉。

 
 
 

日志

 
 
关于我

内心独白:守一片荒漠,平淡经营,必有绿洲和我共醉黄昏!

网易考拉推荐

风雪的那一边【大漠散文(同题征文)】  

2011-01-09 12:14:15|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风雪的那一边【大漠散文】 - 大漠独行 - 大漠独行的博客

 

 

2010年12月27日,伴着圣诞的欢庆新的一年将会如期而至。昨夜又飘起了雪花,虽然不大,但是刚刚清扫后的马路又有了积雪。每年的这个时节,随着雪花的飘落,小村都会有几个人离去,那多半是体弱多病的老年人。天灰灰的,人们的心情也受了感染,亦如那暗淡的天空。圣诞夜刚过,街上还残留着欢庆时燃放烟花的火药味。就在昨天,老毕走了,没有征兆,走得很匆忙。当我知道消息时,老毕已经躺在了旷野中,冰雪下。电话是阿杜打来的,他知道我和老毕的关系非同寻常,话语间透着惋惜。雪依旧落着,不急不慢。像是为老毕送行,又像是惜别时的长谈。这场雪不可阻挡地落到了我的生命里,让我生命的某一部分因为这场雪而冻伤。想不到,今年的这几场雪催走了老毕。这绝对不够真实,作为教师,他还没有走下讲台,离六十岁还有几步之遥。“勤勉为师,坦诚交友,耿直做人。”,这是老毕一生的写照。透过风雪,我看到了老毕那渐行渐远的幻影。

几年前,在第一本文集中写过《老毕》。那时,认识老毕不到二年,应该说我对他的了解还不是很多。如今,五年过去了。我们每年时有相聚,都是老毕发出的邀请。细细盘点,我竟没有邀请过他一次,汗颜中心生愧疚。本想这样的机会很多,本想混出个人样再诚邀老毕,谁知……老毕并不想让我为他做什么,我为何竟多了几分虚荣?在这一点上,我不能原谅自己。呆呆地望着窗外,暗淡的天空,纷扬的雪花。老毕就这样走了,我竟来不及参加他的葬礼,送他最后一程。阵阵心痛唤醒着这些年渐渐麻木的“离别”,这样的离别注定是不忍不甘。透过风雪,老毕那缕缕温情一一走来,感慨中有不尽的感激。

第一次见到老毕是他来我这儿借书,好像在很早以前有过见面,但是实在没有太多的印象。作为教师,老毕对教科书情有独钟。说心里话,那次借书我事先并没有放在心上,只是受朋友之托敷衍了事。老毕见到书喜形于色,孩子似地满怀感激,他的真诚倒让我落了个不安,自此我们的交往拉开了序幕。

每一次相聚,我们都醉情于原野。老毕六岁失去母亲,从小与原野为伴,自然对原野爱恋有加。每一次远足,我们无话不谈。谈得最多的话题是事业,老毕念及此事心生遗憾:“要是我们二十年前相遇,一定能干出点名堂。”他常常是无限感慨。每每谈到这些,老毕总有些黯然。那时原野已是深秋,时时有枯叶飘落枝头,望着那飘零的落叶,老毕一声叹息,叹息事业无成;叹息工作中领导同事的尖刻;叹息自己的子女不能按自己的意愿行事……其实老毕很优秀了,大半辈子的民办教师微薄的收入,一生辛劳换来富足的生活,儿子进了省城……这一切都是我无法做到的。老毕的笑很内敛,毫不夸张,尽管别人笑得前仰后合,他的笑好像是象征性的。和老毕远足就像行走在原野上一样,亲切,放松,自然。这样的远足有十几次,有几次相聚,老毕的心情很黯淡,有些厌世的想法。也说过安慰他的话,原以为那是更年期,现在看来,也可能是早期抑郁症。不过,我们相聚的日子,老毕很阳光,我们常常是在愉快中畅谈,不舍中告别。老毕时时让我感动,尽管他心情不好,但时时牵挂着我。每次见面他都会给我不尽的鼓励,替我描绘未来。

儿子高考不如意,每天都会接到很多电话,多数都是一些安慰之词,我的心情自然是坏坏的。那天,我正在园中给秧苗浇水,嫩嫩的黄瓜挂满支架,许多蜜蜂在黄花间飞舞。那是夕阳西下之时,小园中好清爽,老毕打来电话,得知儿子走了公安学校很为我高兴。“成绩已成事实,不要责怪孩子,有时我们要从自己身上找找原因……”,老毕说得很中肯,很亲切,那是他的肺腑之言。怕我不能接受,他把语气放得很舒缓,很平静,很温和……最后是习惯性的缓慢的笑声,那有节制性的笑声让我的眼泪掉下来。我静静地立在园中,手里拿着半舀水僵在那里,那一刻我更深切地体悟了“雪中送炭”。

离开月亮泡后,总觉得很暗淡,没有告知任何人,独身踏上了茫茫的未知前路。老毕自然知道了,打来电话。没有为我太高兴,也没有为我太惋惜,他把那份惋惜深深地藏起。“说不上是好事,也说不上是坏事。差不了,你到哪都差不了。”,老毕慢慢地说着,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一位兄长满怀牵挂的叮咛。本想离别后和老毕相聚的日子会少些,可是,每到相聚的季节,老毕依旧会及时打来电话。

春季开江不久,老毕打来电话,说他认识的两位女性可以写一写。她们的一生很辛劳,守在水边,与风霜雪雨为伴,是渔家女中很有代表性的人物。于是,在老毕的安排和参与下,我完成了《渔歌茫茫》《霞姐》。那次在嫩江边,老毕安排了一顿鱼宴,我知道他在用这种方式为我送行。老毕没有半个别字,默默地做着一切,用这种方式给一个远行的兄弟一份祝福,一份鼓励。那次,霞姐也参加了我们的宴会。席间,我们大碗喝酒,极尽欢乐,没有离别的伤感和泪水,老毕的真情和智慧可见一斑。酒到酣处,我们情难自禁,激情放歌。当霞姐她们评价我的歌好听,评价我是难得的才子,老毕一脸的欣慰,那是相知后情感的自然流露。轮到老毕,他唱了一首《妈妈的吻》。

 

……

遥望 家乡的小山村 小呀小山村

我那可爱的小燕子可回了家门

儿子有个小小心愿 小小心愿

再还妈妈一个吻 一个吻

吻干她那思儿的泪花

安抚她那孤独的心

儿子的吻 纯洁的吻

愿妈妈得欢欣

……

 

老毕唱得磕磕绊绊,但是适时地改了歌词,很是用情,边唱边击掌。他的这份情感染了每一个人,大家一起击掌,一同歌吟母亲。对于老毕,母亲是一个模糊的概念,但对于母亲的那份深情,在半个多世纪的岁月中已成醇酒一杯,未饮先醉。

随着夏季的来临,老毕有了新的忙碌。从前打渔,现在已没有更多的力气划船撒网。关于打渔,老毕和我谈了很多。轻松的调侃后,是无以言说的沉重。日出日落,暴雨酷寒,为了生活,他默默无语,只有辛劳和无奈伴着汗水一同滴落。有一年,要封江了,那是鱼群较为集中的时节。为了多捕一网,他奋力横渡。回来时,江面铺满急速流动的冰凌。寒风如刀片,切割着脸、手、脚......剧痛,麻木。那是无法用语言能够表达得清楚的感觉,快到岸边时,一个巨浪打来,老毕落到水中。他没有想到还能再见到家人,又是几个巨浪,把他推到岸边......那一幕,成了老毕一生铭记,每次回想起来,感慨万千,回想以后的生活,他很满足。现在生活好了,不需要再活得那么辛苦了,但是老毕闲不住,那一次约我去,他很有成就感地介绍花粉,蜂王......在嘤嘤飞舞的蜜蜂间穿行。小园里的玉米正在吐纓,圆鼓鼓的豆角成了点缀,光光的紫茄子诱人垂涎......

“孩子不在身边,这些东西哪能吃得完,全成了摆设。你说,到了我们这个年龄怎么什么也不想吃,真的老了吗?”老毕依然慢慢说着,慢慢地笑着。

临行前,老毕给我拿了很大的一瓶蜂蜜,足有四五斤重。那是他的劳动成果,更是我无法拒绝的一份心意。那滴滴的蜂蜜中,有老毕的汗水,更有他对友情的注释。回家的路上,那一瓶蜂蜜甜透心肺。我想,在许多个怀念的岁月,那份醇香浸透相思。与其说怀念老毕是一份凄苦,不如说凄苦后是一份甘醇。

又一个秋天来临时,老毕和我如约来到村外的杨树林,相互询问彼此的工作,同事间相处的如何?我知道,他对我心存一份牵挂。独身在外,想要在一个陌生的坏境植下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树林里的落叶积了厚厚的一层,踏上一脚,窸窣作响。两双脚没有方向,两颗心旷远无边。不知不觉,已到中午,牵挂,鼓励,心安……留在了身后,前边依旧是树林,那树林一眼望不到边,那应该是我和老毕以后要走的路,谁知……老毕非留吃午饭,不好意思总是打扰嫂子,婉言谢绝,我们离开了那片杨树林。我不敢回头,但从车的反光镜中看到老毕一直站在那目送我,站在落叶纷飞的秋风中。

今年冬天雪来得特别勤,去年,也是在一场雪后,我和老毕到野外拍山鸡。棉手套,靰鞡鞋,狗皮帽……老毕一身猎人装扮,行走在雪地上很是彪悍,很入画,可惜没有为他拍几张特写,留作永久的纪念。雪地很硬,走在上面并不吃力。伴着吱吱的踏雪声,我们并肩一路寻去。

“啪啪”随着老毕的一声惊呼,一只山鸡腾空而起,我赶忙举起相机,定格了那只急飞的山鸡,一同定格的,还有那个冬天关于老毕的记忆。

 

 

                                                                                                                                                                        2010.12.27

  评论这张
 
阅读(498)| 评论(15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