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漠独行的博客

荒漠到绿洲爱的跋涉。

 
 
 

日志

 
 
关于我

内心独白:守一片荒漠,平淡经营,必有绿洲和我共醉黄昏!

网易考拉推荐

风雪路【大漠散文】  

2010-02-01 07:27:19|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风雪路【大漠散文】 - 大漠独行 - 大漠独行的博客

 

 

  北方这样寒冷的天气怕是十几年没有了,零下三十几度,围着火炉都要发抖。在这荒郊野外,寒冷成了无情剑锋。肆意地斩割野草,斩割着一切可以斩割的东西。这荒芜人烟的地方,除了荒草还有什么好斩割的呢?野草们瑟缩着,狂风更是助纣为虐,把草们的头深深地按下去。顽强的草在寒风肆虐的间隙,再度抬起头来,看一看旷野。一望无际的旷野,深埋在厚厚的积雪下。寒冷一路杀来,路上少了磕磕绊绊,那寒冷愈加张狂。见什么撕扯什么,弄得雪尘跟着它们一路小跑,形成了一道道雪雾。旷野愈加寒冷,旷野寒冷得多了几分恐怖。

  旷野此时是安静的,方圆上百里不见人烟,这样的旷野不安静就怪了。天上的星星也不见几颗,偶尔把几点倦怠的星光洒落下来。旷野一片暗白,这暗白加剧了寒冷,让那些老鼠们深深藏进窝里。不过,窝里也不是十分温暖,它们不得不挤在一起,用身体间的相互热量抵御寒冷。洞口已经被白霜覆盖,它们的身体在柔软的干草中一蹦一蹦的,那是寒冷带给它们的噩梦。

    一只老鼠醒来,醒来的老鼠警觉地细听。搅扰了老鼠梦的是远方传来的声音,这样的声音人一般是听不到的,这个声音刚一发出,就被肆虐的寒风给撕碎了。声音沿着冰雪传到地下,首先被老鼠们听到了。老鼠们听了一会,见对自己构不成什么威胁,又把草往身上盖了盖,做它们的美梦去了。

  脚步声越来越近,有些杂乱,有些急促。从脚步声上可知,那不是一个人,也不是两个人,而是二十几个的一群人。脚步声更近了,连人们的喘息声也听得清清楚楚了。几声咳嗽,滑落在雪地上,转瞬被寒冷吞噬了。那咳嗽声有些沙哑,一听就是重感冒的味道。这样寒冷的夜晚,这样急急的行走,好像有些滑稽。不知情的人会以为这是电影或者是电视剧里的镜头,今夜,这是真实的镜头。来自雪野,来自无奈的生活,来自愤恨和恐惧中的逃离中。从这些人的穿着上看,有些邋遢,有些狼狈。每个人都扛着行李,背着包,像是电影里的逃兵。

  走在队伍前边的是老王,老王不过四十几岁。所以叫他老王,是他这些年四处打工,混得了一身经验,做事老道一些,工友们都这样称呼他。有个大事小情,都愿意让他拿主意。今夜的大逃亡,就是老王的主意。

    二十二天前,老王和村邻们一起被雇佣到这里打鱼。今年老王悲喜交加,儿子顺利公费升入高中,一家人随儿子一同到了城里。生活的开销大了,老王的压力也就大了。要说原先家里也是有一些积蓄的,可是自己的肝病一躺就是七年。如今,他只能为生活,为儿子的学费四处奔波。刚到城里,忙惯了的老王哪能闲下来,开始在家做点小买卖。那时,夜里两点钟就要起床,到几十里以外去上菜。往返要蹬上五个小时的自行车,衣服常常被汗水浸透。随着冬季的到来,老王的卖菜生活告一段落。老王很满足,只要有活干老王就满足。今年大雪不断,清理积雪是一件繁重的劳动,老王单薄的身体有些吃不消。每天回到家里,衣服能拧出水。这些老王能忍受,比外出打工强,起码能常常看到儿子。没有雪的日子,老王是寂寞的。老王没有什么爱好,或者说老王不敢有什么爱好。他心里只有儿子,只有这个家。在王氏家族中,儿子是唯一一个高中生。想想以后的生活,老王常常会暗暗一笑。没有雪的日子,老王过得很不踏实,于是老王和其他二十五个村民再一次踏上了打工的路。

   空旷的雪野上,老王他们走得热气蒸腾,气喘吁吁。行走的人们不时要停下,屏息听一听。见没有什么动静,更无追兵,人们这才又加快了脚步,一溜小跑,像是做贼似的。

  儿子上高中以来,老王最惬意的事儿是晚自习后接儿子。学校离家很近,不到半里地。那时,一天的暑热已经消退。老王早早地来到学校门前,好气派的学校,高高的楼房,灯火通明。一看到这么好的学校,老王就满足得不行。自己念书时那是啥样的学校?破旧的土屋,残缺的桌椅,漏风的窗户……儿子不一样了,坐在这么好的教室里,不学好习那就怪了。看着进进出出的学生,老王也有一番感慨。都说城里人做事开放,特别是男女之间的事。老王这么多年行走江湖,这样的事情见得多了。可是看到学生们这样,老王有些不解。特别是那些农村来的孩子,没几天,也成双成对。看到这些,老王有些担心,要是儿子这样该怎么办?老王也会看到一些学生翻墙而出,那些学生多数都是逃课去网吧的。老王有些气愤,气愤的老王有时会骂“败家子儿”。担心归担心,气愤归气愤。儿子一出现,老王还是最快慰。好像昨天儿子还是个小不点,今天一下子出落成英俊帅气的大男孩。老王一前一后和儿子走在回家的路上,儿子要把班中的新闻告诉爸爸,老王也会很气愤地告诉儿子谁谁又去网吧了,谁谁又和女同学到那边的小树林里去了......

  “真他妈的倒霉,说是有二十余里,我看四十里也不止。”行走的队伍中不知是谁骂了一句。

  “认命吧,省下点体力留着赶路。”老王说得上气不接下气。

  其实,他们十二天前就该离开了。可是他们走不了,这一拖就是二十二天。这二十二天,对于老王他们是一场噩梦。白天在冰上,寒冷是难以想象的。晚上,睡在四面透风的羊圈里。不脱衣服,盖着棉被,戴着帽子,还要打哆嗦。常常会有人起夜,把马桶弄得山响,味道刺鼻。这一折腾就是小半夜,刚想睡觉,又到起床的时候了。老王打工十几年,这样的罪还是第一次遭。这些还不算什么,能拿到钱,再苦大家也能忍受。说好了,打一斤鱼,手工费一元钱。老王他们一到,就对渔场的环境作了一番考察,大家一致认为,出鱼是一定的,只要辛苦些,每人拿到万八千不成问题。第一天出网,大家欢天喜地,早早上冰。来不及洗脸的,来不及喝水的,都到大冰上解决。收网的时候,老王他们心跳不已。七万多斤鱼,冰面上成了小山。老板笑得合不拢嘴,不到三个小时,老板就收入二十一万。可老板只给了老王他们三千元,并且说,以后每网超过一万斤,只给三千。七万元转眼变成了三千,老王他们无法接受,但是没有交涉的余地。老王他们提出走人,这下老板露出了真面目。

  “走人,我看你们怎么走,打不出鱼,我的损失全由你们来负责。你们来之前没打听打听,到我的地盘谁敢撒野?”

   以后的日子,老王他们过得更加艰辛。每日几万斤的鲜鱼,他们想买一点小鱼吃菜老板都不肯。他们只能吃咸菜,饭还没等吃完,就上了冰碴。十几个保镖,每人手里一把匕首。网上如果残留下一条小鱼,那些人都会大骂不止。谁要是不小心,踩坏了一条小鱼,都会遭来恐吓。

  “活腻味了,眼睛瞎了,还想不想要你们的眼睛了?”

  老王他们活得辛苦不说,还要提心吊胆。每日打的鱼不少,但他们得到的钱日渐减少,最后只能白打。老王他们一共打了三十多万斤鲜鱼,可每人分到的钱还不到三百元。每天那些人都会到老王他们住宿的地方巡查一番,看他们的菜里是否有鱼。老王他们彻底心寒了,他们不再顾及寒冷,他们在计划逃跑。

  儿子上高中第一件让老王难忘的事是和儿子的班主任吃的那顿饭,儿子上高中后,原来的初中英语教师和儿子的班主任有了一次长谈,为了儿子,为了这个家。一提到那位英语教师,老王心中很温暖。老王的温暖不是英语教师对儿的关注和资助,更是对儿子的鼓励和鞭策。中考时,英语教师给儿子买了一套衣服,那是儿子第一次穿上买来的鞋。中考那几天,老王因为忙没有陪儿子考试。英语老师主动承担起陪儿子考试的事,儿子也因此第一次走进了馆子。上高中时,英语老师给儿子拿了五百元钱。还把教儿子的教师召集在一起,吃了一顿全鱼宴,共同商讨教育儿子的事。冬天一到,英语老师又为儿子买了羽绒服,给儿子送来了春天。

  那天,老王和儿子的班主任,英语老师相聚在火锅城。他们的年龄相仿,但景况大有不同。一个是高等学府的骨干教师,一个是初中的校长(英语教师)。为了孩子,三个男人频频举杯,老师们为老王的打工遭遇感叹唏嘘,又为孩子的发展献计献策。儿子的班主任替儿子申请了贫困助学金,这一切都是儿子的英语教师从中周旋的。两个男人的话让老王心里很暖,也很感动。

  “像张校长那样关心孩子我可能做不到,但我一定尽力帮助他。我要从张校长手中接过这爱的接力棒,陪伴孩子读完高中,走上理想的大学。”儿子的班主任说得很真诚。

  “老弟,不要那么辛苦了。宏伟是你的儿子,也是我的儿子。每次打电话,他都叫我爸爸。我自己的儿子打电话,有时都要省略这样的称呼。孩子的花销不多,等他上大学时,我的儿子也大学毕业了,我会资助一些的。”英语老师说得语重心长。

   越是这样,老王的心里越是沉重。大家都不富裕,都要养家糊口,怎么好总接受别人的资助。老王发狠要多赚钱,让孩子活得更体面些。那一年,老王在哈尔滨打工,干了七个月,一分钱没拿到。最后一位好心人给了他二十五元钱买了张车票,回到大安北。又步行近百里回到家中,看着等待中的妻儿,老王大放悲声......

一炉炭火,烧沸了火锅,烧红了三个男人的脸,烧热了一片挚情。

  逃跑,一说到逃跑,大家都反对。

  “要是被抓回来,还不剥了皮。我们人生地不熟,打成残疾,到哪去找人。”

  “可不是,就算倒霉吧。再有几天网就打完了,平安地离去不是更好吗?”

  老王帮大家分析了情况,这个打完了,还有那个。挣不到钱是小事,这冰天雪地,落下毛病可是一辈子的事。老王他们精心计划逃跑路线,方略。先把网装上车,这不会引起老板的怀疑,每天收网后都是这样。车先走,看到人还在,老板不会起疑心,让后再步行二十余里到事先约好的地方上车。

  老王他们太累了,九点半出发,现在快一点了。由于对路不熟悉,他们在这冰天雪地中走了许多冤枉路。由于在雪地上走,常常要双脚踏进深雪中,这样十分耗体力。

  汽车的发动机的声音遥遥传来,老王他们知道那是等他们的汽车。他们不敢放慢脚步,急急地走着。寒风仍不离不弃,杂沓的脚步声带起一股股雪尘。星光下,老王他们的头顶上热气蒸腾。雪野中,踏出了一条路,那路上是老王他们深深浅浅的脚印。

  东方好像有些白了,白得隐隐约约。

                                                                                           2010.1.15

 感谢您的光临!

 

  评论这张
 
阅读(501)| 评论(15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