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漠独行的博客

荒漠到绿洲爱的跋涉。

 
 
 

日志

 
 
关于我

内心独白:守一片荒漠,平淡经营,必有绿洲和我共醉黄昏!

网易考拉推荐

甄婶【大漠散文】  

2010-01-22 08:52:20|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甄婶【大漠散文】 - 大漠独行 - 大漠独行的博客

 

黎明前的冬天,小巷是很冷的,连狗们的叫声也给冻僵了。甄婶那踢踢踏踏的脚步声,轻轻地搅扰着小巷寂静的黎明。这老迈的脚步声偷偷溜进屋里,跑到妻子的梦中去了。

“哎,这个甄婶,又去抱谁家的柴草?”妻子翻了个身,像是在呓语。

 你认识甄婶吗?这样问有些不妥,和甄婶邻里住了几十年,别人要是问我这样的问题,我也是很茫然的。我敢说我认识甄婶吗?论起辈分来,应该叫她甄嫂。不过一大把年龄了,这样叫起来似乎亏了她。小一些年龄的人都叫她甄婶,姑且让我也这样称呼她吧,至少在我的这篇作品里她是以长辈的身份出现的。

 甄婶这些年活得忙忙碌碌,要说活得忙碌也不是什么坏事。劳动人民吗,谁不忙碌。可是甄婶的忙碌有些遮遮掩掩,见不得人,这就叫人不能正视。起止是不能正视,有时人们是要愤怒一些的。六十有余的人了,做事还是那么不干不净,鬼鬼祟祟,仿佛是小巷中游走的幽灵。这倒让我想起一个人来,杨二嫂。莫不是鲁迅《故乡》里的杨二嫂?是的,一定是杨二嫂逃离了故土,远走他乡,来到小巷。想一想,那简直是一定的了。

 .......“我吃了一吓,赶忙抬起头,却见一个凸颧骨,薄嘴唇,50岁上下的女人站在我面前,两手搭在髀间,没有系裙,张着两脚,正像一个画图仪器里细脚伶仃的圆规。”......

  ......“‘阿呀阿呀,真是愈有钱,便愈是一毫不肯放松,愈是一毫不肯放松,便愈有钱......’圆规一面愤愤的回转身,一面絮絮的说,慢慢向外走,顺便将我母亲的一副手套塞在裤腰里,出去了。”......

  杨二嫂是个小工商业者,她对社会生活的感受虽不像闰土那样深,但她却看到了统治阶级荒淫无耻,讨三房姨太太,坐八抬大轿;她甚至悟出了一条规律:“愈有钱,便愈是一毫不肯放松,愈是一毫不肯放松,便愈有钱……”(尽管这是她出于误会“我”而说的)。杨二嫂在统治阶级的耳濡目染中,有了原谅自己偷盗的理由。鲁迅写杨二嫂时,心情是沉重的。美好的故乡,因为杨二嫂们的存在,而多了一道挥之不去的阴霾。杨二嫂,让我们看到了一个社会,看到了苦难和黑暗,看到了灵魂的飞升和堕落。

  甄婶要比杨二嫂幸运的多,幸福得多。甄婶衣食无忧,家业殷实。杨二嫂的堕落,是因为生活。甄婶呢?不能说甄婶是在堕落,但她的所做所为好像与窘困的生活无关,但不是生活所迫,甄婶何以活得乐此不疲,偷偷摸摸。小巷人一直很不解,可能连甄婶本人也不能理解。

 要说甄婶的偷盗行为,似乎成了她的一种业余爱好。几十年下来,尽管偷得“风风雨雨”,步履维艰,屡次被擒,但不见她有丝毫的改悔。该出手时就出手,不该出手时,好像没有不该出手的时候。

  对甄婶最早的记忆是辛酸的,这一切要从我家的一只公鸡说起。很多年以前的春节,姐姐给了一只公鸡,留着除夕吃。那时生活条件很不好,对于儿子来说,那只鸡是春节最大的盼头。那时儿子还小,大概六七岁的样子吧。每天儿子都偷偷地抓几把米喂那只公鸡,盼着春节早日来临。那时我外出学习,在春节前才赶回来,儿子骄傲地告诉我,他把公鸡喂大了,拉着我到外面看公鸡。那只公鸡很漂亮,美中不足的是,鸡冠子因为斗架而失去一半。到了第二天,想要杀鸡时,不见公鸡半点踪影。我和儿子四处寻找不到,儿子为此流泪不止。

 说来也巧,我到甄婶家借点东西,好像是斧锯一类的东西。一进门,甄婶正在忙着杀鸡,满地鸡毛。当时我并没有多想,过年杀鸡是常有的事。就在甄婶递给我工具时,我的目光落在不该落的地方。鸡冠,那半个鸡冠,那熟悉的半个鸡冠。只不过那时鸡冠已完全没有了血色,黄黄的退掉皮的鸡冠上,点缀几个褐色的斑点,那是冬天斗架后的杰作。我的脸一下子红了,心跳加快。怕甄婶看出我的窘态,我赶紧离开。那天甄婶很“从容”,对我格外“热情”,把我送出老远,还让我到她家去吃鸡。

“过年了,杀几只鸡。你看我忙的,两手倒不出来。今年的鸡肥着呢,晚饭过这边来吃,给你炖只鸡。”甄婶的笑声很是响脆,但我听起来总觉得有几分苦涩。

  那一年的春节,因为儿子的泪眼,因为甄婶的“从容”,而多了几许暗淡。但我并未把甄婶偷鸡的事告诉家人,特别是儿子。我不想让孩子怀疑生活的美好,是的,小巷人家历来都是和睦和谐的。很多的时候,我都会想起那件事,我一直觉得那是一个误会,甄婶不会知道那只鸡是我家的,尽管我和儿子喊破了嗓子。甄婶一定是没听到,一定!

     晚饭后,小巷人会不约而同聚在一起纳凉。不过,甄婶像是一个局外人,从不与人相聚。聚在一起的人们,自然要及时播报小巷新闻。一次小巷的人们在外面纳凉时,不知是谁说起了甄婶,说她偷谁家的玉米被捉住了。可能是说的人有些夸张,说甄婶当时要那个,但捉她的人是一对父子。所以甄婶的杀手锏失效,被那对父子一步一脚地踢出玉米地。最后闹到村上,罚了五百元才算了事。那一年,甄婶也是快六十岁的人了。对于甄婶出这样的事,小巷人已是见怪不怪,人们说说笑笑,这件事也就过了。我的心里愈发沉重,甄婶家的生活要好于小巷中的任何人家,何苦呢?沉思良久,我无法找到答案。我以为,那不过是甄婶一时嘴馋,掰几穗青玉米而已,并不是真的偷窃。

  后来才知道,甄婶还有一个很实用的名字---甄大口袋。每到夏秋两季,甄婶是要更加“忙碌”。身上挂一个口袋,怀里揣一把剪刀。以放大鹅为掩护,豆荚、谷穗,玉米……口袋里能装的,家里能用的,甄婶都视为自家所出。坦然地放进口袋了,看来,甄婶的外号并非浪得虚名。甄婶家一亩地不种,却收获着五谷的芬芳。每年捡的玉米成堆,人们夸甄婶“能干”,甄婶也不悔悟,更有至理名言:“过日子不节俭怎么能行?那粮食‘丢’在地里可惜了,捡一捡,聚少成多,养个牲畜啥的也方便。”。有一次,甄婶在家里剁玉米棒子喂鹅,被看地的人看见,怒骂之下没有办法,只好扛走了她家的铁猪槽子,算是补偿。

   冬天,甄婶应该休息一下了。冬天的田野光光的,没有什么东西可偷。那只是一般人的想法,不过,忙惯了的甄婶还真“闲”不下来。冬季,甄婶的忙碌在一早一晚。后来经过实践,感觉早上更安全一些。小巷的人家多数都不种地,冬季取暖多数都要向亲朋好友要一些。秋天的小巷人家是忙碌的,人们的忙碌要比甄婶踏实一些。一向不下地的小巷人,三三两两走进玉米地。那是玉米被农家人收回之后,只剩下待割的玉米秸秆时候。玉米秸秆成了农家人一年取暖,做饭的主要燃料。不大干活的小巷人,刚开始干活很难适应。手起泡了,腰疼的直不起来。几番忙碌,十几车玉米秸秆到家了。没有车马,要好酒好菜款待车主。人们很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柴草,甄婶更加“珍惜”。

 甄婶家也会象征性地拉上两车,和大家的柴草放在一起,这就为偷柴草创造了方便的条件。

 冬季的北方是寒冷的,特别是黎明前。那时小村还在沉睡中,偶尔几个匆忙赶路的车辆疾驰而过,没有谁会注意路边的柴垛。甄婶适时地出现在柴垛旁,一身男装,一顶大帽子遮去了半张脸,没有谁能认出甄婶。甄婶刚一动手,柴草的窸窣声惊醒了几只麻雀,麻雀们仓皇逃窜。有几只差一点撞到了甄婶的脸上,甄婶向后一闪,险些坐到雪地上。甄婶捂着胸口,平息了一会。老了,甄婶有些感慨。要说这几十年,偷的东西可不少,哪会这样底气不足,心慌气短。几捆柴草,有什么大不了。想想以后,甄婶悲从中来。再过几年,就是给自己一座金山怕是也搬不动了。

  甄婶无意低头看时,雪地上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动。刚刚平静的心又开始加速跳动,见鬼,这么冷的天气,鬼都躲起来了,还有什么在鬼鬼祟祟?几点星光落在雪地上,那雪仍在动。甄婶看得有些心惊胆战,浑身起鸡皮疙瘩。好奇心让甄婶弯腰来,这一看不要紧,一只小脑袋在雪下面露出来,这着实让甄婶吃了一吓。让甄婶刻骨铭心的是那双小眼睛,甄婶深刻地理解了“贼眉鼠眼”这句俗语。要说甄婶也是见过“世面”的人,可就是害怕老鼠。那不是一般的害怕,那是来自心底里的战栗。只要看到老鼠,甄婶就会抖成一团。她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地仔细地看过一只老鼠,寒冷的星光下,老鼠的那对眼睛更加恐惧,那对目光更加寒冷。在甄婶眼里,老鼠从来没有这样丑陋过。这一下,甄婶再也站立不起来,一屁股坐在雪地上。这下,恐惧的倒是那只老鼠了。那只小老鼠肯定是没有见过世面,这片雪地上,哪有比它更早起的动物?深秋储存粮食的时候,它只顾贪玩。如今,起得再早,哪有什么吃的?它本来以为,做蠢事的只有它们鼠辈,不想,一向聪明的人类,也如它们一般鼠窃狗偷。小老鼠赶紧缩回头,一口气逃回洞里。它不知道,它给了甄婶一次新生。

 甄婶在雪地上坐了半天,几十年的偷窃往事一一走回记忆。人们的怒骂,白眼,嘲笑……她想到了那只老鼠。

“哎,怎么自己也活成了一只老鼠?”甄婶一声长叹。在静静的黎明时刻,在寒冷的雪野,那声长叹听起来格外清晰……甄婶回到家里大病了一场,说了几天的胡话:“我不是老鼠,我不是老鼠......”。病好后,甄婶一下年轻了许多。

有几天,妻子总是很奇怪。

“怎么听不到甄婶起早‘抱’柴的声音呢?”

好像小巷人们再也没有谁在黎明时分听到甄婶那踢踏的脚步声。

 

                                                                                                 2010.1.10

 感谢您的光顾!

  评论这张
 
阅读(474)| 评论(15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