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漠独行的博客

荒漠到绿洲爱的跋涉。

 
 
 

日志

 
 
关于我

内心独白:守一片荒漠,平淡经营,必有绿洲和我共醉黄昏!

网易考拉推荐

碧湖往事【大漠散文】  

2009-11-09 10:16:09|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碧湖往事【大漠散文】 - 大漠独行 - 大漠独行的博客 

  阳光从来都不缺少慷慨,像是一个热恋中的情人,每天都会及时来和碧湖约会,用智者的慧眼把一湖碧水装扮得风光无限。顽皮的浪花,像是一群群嬉闹的孩子,前呼后拥。一路吵吵嚷嚷,不知疲惫,奔跑不止。涌动的浪花,又像是战场上的士兵,前赴后继,跌倒的爬起,勇往直前。

  岸边,那一排排凝固的“融雪”,是浪花的喘息,是浪花的飞沫,是黑夜的思索。阳光下,那白“雪”闪着媚人的眼。让那湖边多了海的神韵,海的气魄。几只鱼鸥舞着不倦的翅膀,在湖面上播撒着对海的思念,对海的思考。

  远处的绿树,依稀的村庄,几点炊烟……成了湖面最好的背景。几声牛哞,遥遥的狗吠,袅娜的鸡鸣……贴着湖面滑过来,那一湖碧水就有几分神秘,几分亲切,几分诱惑。

  偌大的沙滩,成了天然的琴床。丝丝缕缕的阳光,最是好琴弦。微风便是琴旁的仙子,点点晨雾,是舞女的裙。微风中浪花成了仙子灵动的手指,在琴弦上轻拨慢挑,把湖岸晨曲---《清江放拍 》,弹奏的如醉如痴。几只白天鹅,是浪花上舞动的音符。高贵、典雅随了那浪花,一同飞扬。此时的天鹅悠闲畅快,全不必担忧哪个方向会飞来一颗子弹,或不慎游进投毒的水域。小村人把白天鹅看成了尊贵的客人,吉祥的化身。人们深信,它们给小村带来富足,带来平安。偶尔来了几个城里人,鬼鬼祟祟,想打天鹅的主意,那也是十几年前的事了。此时的白天鹅,成了一种意象,一种点缀。全不适合拍照,那白色溶进了碧水中。拍出的图片,少去了应有的质感,失去了贵族的韵味。对于那些高贵的灵魂,此时最是恰到好处。仙子的琴弦上,正是有了这空灵的音符,有了这依稀的意象,那曲子才有了灵魂,多了不尽的诱惑。

  一个摄影人忙碌在岸边,几百只灰雁漫步在浅水中。声声鸣叫,那是对故乡的思念。摄影人大喜过望,拍野生动物一直是件头疼的事。设备的简陋,出好片只能靠运气。现在可不一样了,几百只灰雁,上千只不同品种的野鸭,各式鱼鸥……近在咫尺。摄影人把相机调到运动拍摄状态,快门的劈啪声像是扣动的扳机,让摄影人尽享快感。摄影人的手有些发抖,面对这样激动人心的场面,想保持一份平静,一份从容着实很难。摄影人停下来,做了几次深呼吸,活动活动手,再次摁下快门......

 时间过得好快,转眼已近黄昏。几只渔船由远而近,披着一身桔红慢慢摇来。此时的湖边仙子又弹奏起《渔舟唱晚》,夕阳西下,驻足远眺。湖光水色,尽收眼底。碧波万顷,轻舟起舞。清风徐徐,金波粼粼。橹歌桨和,悠然自得。捕鱼捉蟹,满载而归。轻歌慢舞,急桨归舟。渔歌唱晚,晓月东升。风红月白,意韵无穷。此时的湖边,风情万种。白天鹅成了逆光中的靓影,大雁们忙着觅食,上万只野鸭在夕阳下飞寻,像极了一个个飞舞的音符……渔民们喊着号子,把渔船拖到岸边,忙着卸下船上的货物。摄影人最后直起腰,甩一甩酸麻的手臂。朵朵微笑绽放在脸上,那是一天收获的满足,那是无数精彩画面定格后的欣喜。

  这一切对于我,因为感动而熟悉,因为感恩而亲切。

  我对于这一湖碧水的最初的记忆,对于渔船的感恩之情,源于二十八年前。那一年,因为这一湖碧水,完美了我的“升学宴”。那一年,因为二舅的慷慨相赠,让我对亲情有了又一次的感动,有了一生的铭记,直至今天。

 八二年,我考取了小村的第一批师范生,赢得小村人的喝彩。那是阳光灿烂的一年,走在路上,常会有人问:

  “考上了,这下好了,吃红本了,不用再回来种地了。”

  说的人无不羡慕,我并没有感觉到有什么特别,对于未来,没有太多的考虑。为了酬谢帮助过我的老师、领导、亲朋好友……母亲决定准备一顿饭,答谢大家。母亲一项是要强的,答谢宴不能太马虎。我的远征的行囊没有换成新的,但这顿答谢宴母亲却倾其所有,半年省下来的大米(大姐参加工作,每月2斤大米);杀了几只下蛋的母鸡;事先准备好的腊肉……住在江边,不能没有鱼。正在我们筹划买鱼之时,二舅捎来话,让我们到他的渔船上取一些。

  那一日,我早早地来到湖边。(当地人很少叫湖,除了江,凡是有水的地方都叫泡子。)第一次看到那么宽阔的水面,一望无际。当时在我看来,那就是一片海。湖水碧绿,群鸥飞舞,浪花朵朵,水鸟声声,几只渔船在水上穿梭忙碌。我不知哪是二舅的渔船,静静地在岸边等候。一会,一只渔船向岸边划来。老远就认出了二舅,不高的个子,结实的身体,有力的臂膀,前后划动船桨。每一次用力,船都会飞出很长一段距离。最后一次用力,船停在了我前面的浅水中。

 “考---考---考上了,有---有---有出息。”二舅有严重的口吃,每说一句话,脸都会憋得很红。那一日二舅满脸微笑,一项严肃的二舅那是很少见的。二舅没有更多的言语,把船固定下来,拿起撮子往我的袋子里装鱼。本来需要十斤,结果二舅装了二十多斤。

 “二舅,用不了这么多。妈妈说,十斤就够了。”我有些不好意思。

“剩---下---的---自---己---吃,二---舅---送---的,你---有---出---息,二---舅---高---兴。”二舅说的很坚决,不容反驳。

  我没有再说什么,那是我第一次看到那么大的鲫鱼,那是我家第一次收获那么多的鲜鱼。回来的路上,心情很沉重。在几个舅舅中,二舅家是最贫穷的。二舅身有残疾(一只眼失明),舅妈也是残疾人。孩子多,生活自然非常拮据。那么多鱼,可能是二舅家几个月的生活费。因为这一次相送,二舅家又要过多少天苦日子?走了很远,我的心依然无法轻松。再回头,二舅依然立在船头,向着我的方向眺望。我无法看清二舅的容颜,但我知道,二舅用期待护送我踏上了慢慢的求学之路。当我背着远征的行囊,离开了家乡。我感知那行囊的分量,那里面多了一份爱,一份期盼啊!

结果,那顿答谢宴许多老师都喝醉了。不大喝酒的刑老师,也醉得无法站立。我一直固执地认为,那都是因为二舅的鱼的缘故啊!

二舅是捕鱼能手,三年自然灾害,姥姥家十几口人,没有饿死的,全凭二舅支撑了半壁江山。有一年除夕夜,没有粮食下锅,二舅和姥爷到江里钩鱼,几个小时,收获了两麻袋。那一年的除夕夜,成了地地道道的全鱼宴。除夕夜上的欢声笑语,是二舅在零下三十几度的酷寒中背回来的啊!这事儿成了我们家族里的神话,二舅自然也成了神话中的英雄。大舅和老舅读书多,家里的活二舅承担了大部分。由于身体残疾,二舅没有读太多的书,一生都在农村。捕鱼种地,与辛苦为伴,没有享受太多的生活阳光。日子刚刚有了好转,二舅就匆匆离去。二舅的几个孩子很有出息,日子红红火火,他们没有辜负二舅的厚望。仅凭这一点,二舅可以含笑九泉了。

 母亲再嫁那一年,我和姐姐先寄居在二舅家。父亲的逝去,远离母亲,我和姐姐备受思念之苦。二舅想尽办法,让我们开心,为我们姐弟改善生活。那时,豆腐成了我们的奢侈品。每天二舅都用豆子换回几块豆腐,表弟们还要寻机偷吃几块。二舅知道后,表弟们免不了一顿责骂。那一段日子,父亲远去的伤痛,因二舅的呵护而渐有好转。

母亲去世,二舅到来时,见我们把孝布揣在兜里,很是恼火。“戴---戴---戴上,这---是---你---们---的---责---任。”,记忆中,那是二舅唯一一次对我们发脾气。我们很理解二舅的心情,在几个姐妹中,二舅和母亲很合得来。母亲的离去,二舅自然悲痛难过。二舅没有太多的言语,默默地张罗着一切。送走了母亲,二舅没有参加葬礼宴。我们送走二舅,二舅没有回头。走几步,二舅擦一擦眼睛,再走几步,再擦......直到二舅完全消失在我们的视线中。

  二舅病重时,我和姐姐骑车行了几十里的土路去看望二舅。二舅躺在炕上不能动弹,看我们进来,二舅没有话语,只是不停地流泪。那一天,我们相对无语,只有泪水在诠释着我们的亲情,我们的不舍。我无法相信,这就是用力划浆的二舅?这就是因为我的成功,满脸欣慰的二舅?这就是立在船头送我一路远去的二舅?

  二舅走了,但那一湖碧水没有远去。浪花依旧歌吟陈年往事,鱼鸥很准时春来冬去。我会因为曾经的感动、感恩常常来到湖边,面对一湖碧水,缅怀远去的二舅。

  又是一个别离的季节,天鹅在这里优雅,大雁在这里休憩,野鸭们忙着补充能量……一个漫长的征程将要在这里起飞!

  浪花,亦如顽皮的孩子,你推我挤。闹闹嚷嚷,一路走来。夕阳下,几只渔船泊在湖面上。满湖的宁静,岸边,那圣洁的仙子,轻舞秀指。《渔舟唱晚》再度激活湖面,湖光水色,尽收眼底。碧波万顷,轻舟起舞。清风徐徐,金波粼粼。橹歌桨和,悠然自得。捕鱼捉蟹,满载而归。轻歌慢舞,急桨归舟。渔歌唱晚,晓月东升。风红月白,意韵无穷......

夕阳下的湖面,升起了水雾,我眼前的碧湖如那洁白的天鹅,成了一种无法言说的意象。是宽厚,是仁忍,是奋争……

我知道,那船头,依旧有期待的目光。

 

 

  写作后记:文中的碧湖,当地人叫它西泡子,也叫蛤蟆泡子 。湖水面积差不多相当于两个西湖,近百年没有干涸过,据说湖心有硕大的泉眼。还有的传说,湖中有笸箩大的蛤蟆,因此得名。传说,有一年湖水干涸,湖中长出一茬大白菜。还有人说,一年天上的龙掉下来,在碧湖中呆了七天......这样的传说,无从考证,不然兴许能整出个长篇连续剧。那里曾经鱼肥水美,水鸟云集。如今,是我摄影常去的地方。所以想写一写碧湖,是因为二舅。于是在一个午后,我急急地在键盘上寻找往日的记忆,于是有了《碧湖往事》。还有一件事,八七年我盖房子,正是暑天,酷热难耐。召春主动开车来帮忙,我们到碧湖边取土,那一年,召春才十五岁。中午,大汗淋漓的我们跳进了碧湖。召春像一个水鸭子,在水里钻来钻去,我们快乐极了。如果把这些也写进去,文章有些杂乱,只好省去。但记忆无法省略,碧湖正是有了这些回忆,才成了一生的铭记。我不敢忘却碧湖,虽说许多往事早已沉入湖底,但谁能说,那些往事不能绽放出朵朵浪花?不能孕育出一湖圣水?

 

  

 感谢您的光顾!

 

 

  评论这张
 
阅读(426)| 评论(10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