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漠独行的博客

荒漠到绿洲爱的跋涉。

 
 
 

日志

 
 
关于我

内心独白:守一片荒漠,平淡经营,必有绿洲和我共醉黄昏!

网易考拉推荐

哭泣的黑夜【大漠散文】  

2009-10-21 06:23:38|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哭泣的黑夜【大漠散文】 - 大漠独行 - 大漠独行的博客

 

 

 二零零九年十月十九日,在我的人生中注定是一个心碎的日子。这一天,成为我不敢忘却的日子。每年的这一天,一场冷雨都会如期而至。这一天的每一个细节,都会在若干年后走进我的生活,让我在每一个细节前驻足,让我在冷雨中怀念一个人。一个让我感恩的人,一个温暖我寒冷岁月的人。

 这一天,太阳没有准时起床,没有把一缕温情送到二哥家。这一天,二哥家浸泡在冷雨中。每一个人的心都湿湿的,冷冷的,每一个人都在寒冷中瑟缩。绝望、无助、悲痛……毫不留情袭击了这个家,这是一场噩梦,是毁灭性的。

 二哥没有像往天一样早早地醒来;磨刀声没有打破寂寞的黎明;四轮车的发动机在沉默中承受着雨水的击打;往日那熟悉的旱烟味消融在雨雪中了……这一切都累了,它们像二哥一样,默默承载了几十年的生活重压,一场冷雨让它们沉沉睡去。它们太累了,三十个春秋了,它们像一个个尽职的时钟,准时地行走在二哥的每一个黎明。它们就像二哥一样,在这样一个冷寂的夜晚上路了,渐行渐远。永远离开了这个温馨的小院,永远离开了那声声带血的呼喊。这一天,二哥忙完了他人生的最后一个秋天,来不及品味这个秋天的甘美,来不及计划明年秋天的收成,来不及看到小儿子的大学通知书(长时间哭泣,无法自制。)……他就睡去了,这一睡就是好多年,就是永远!今年,不会在飘雪的日子,参加二哥家的杀猪年宴了,不会和二哥一起踏雪而行,去看我们共同栽下的那一片杨林。

 二哥家的小院因为冷雨没有了阳光,没有了阳光的小院成了寒冷、潮湿肆虐的天堂。冰冷的雨滴击打着门窗,击打着刚刚收回的玉米,那玉米上面还残留着二哥的体温。大滴大滴的冷雨从玻璃上滑下来,那是黑夜的泪水。那泪水浸到玉米堆中,二哥留在玉米上的体温在雨水中渐渐冷却。没有了阳光的小院黯淡下来,大门上挂起的“过头纸”也暗淡了,不算长的“过头纸”对二哥的生命是一个总结。五十个春秋,对于二哥太过短暂。过头纸用塑料裹着,让二哥生命的这面大旗无法自由地飞扬。二哥的孤魂,是否像过头纸一样,在冷雨中踽踽独行?雨水沿着塑料滚落下来,一滴两滴,一串两串。渐渐汇成无数的小溪,悲悲戚戚爬过五十二张黄纸,爬过二哥五十个生命历程。远远望去,像是一条银龙在二哥家的大门上飞舞。看过的人不会相信,二哥就这样走了。在一个雨夜,一个寒冷的雨夜,一个哭泣的雨夜。

 三小时前,我因喝酒睡得很沉。电话打过来,妹妹哭着告诉我:“大哥,二哥不行了,怎么办?”。我以为是噩梦,妻子在一边抖成一团。我赶忙起身,推开门,才知道外面冷雨如注。二哥家十几里的路怎么走?赶忙联系车,车主们都找借口不肯出车。终于找来车,上了车,我抱着一丝侥幸,心里默念:“好人平安”。不到两分钟,一个电话击碎我们最后一份希望---“二哥没了”。妹妹在后面嚎啕大哭,我没有安慰的话语,我不停地在问自己:“这是梦吧?这一定是个梦。”。往昔的一切在眼前一一闪过,我更加不能相信二哥就这样走了。走得无声无息,没有留下一句话,甚至连一声痛苦的呻吟都没有。

……

 

  做羊汤时,二哥负责烧火。看着锅里熬好的、翻滚的羊汤,二哥看着我不好意思的笑了。我明白二哥的意思,赶忙找来碗和筷子。

“二哥,没有外人,您辛苦几天了,理应先尝几口。”我边说边给二哥盛了一大碗,特意把几块大骨头放在二哥的碗里。

 二哥没有更多的推脱,蹲在汤锅旁,一手忙着添柴,一手端碗喝汤。五十岁的二哥像其他的农村人一样显老,岁月,在二哥的额头上深深地犁出了道道沟壑;皮肤被风沙打磨得粗硬,失去了光泽和弹性;头发已是花白;牙齿也掉了几颗……阳光静静地泻在二哥的脸上,锅里飘出的热气让二哥若隐若现。装满热汤的碗在二哥那两只粗糙的大手上来回地游走,二哥不时地向碗里吹气,手也被碗烫着了不停地甩一下。汗渐渐从二哥的脸上流下来……二哥喝得很满足,喝得哗哗作响。这就是我儿时的玩伴,这就是我宽厚,淳朴的二哥呀!

“太好喝了,从来没有喝过这么好的羊汤。”两大碗后,二哥不好意思再喝了,坚持等吃饭时再喝。

  二哥有过这样的梦想,等孩子考上大学,特风光地摆上几桌酒宴。可是,二哥的大孩子初中没有毕业,就下地干活了。没有儿子,成了二哥的心病。在农村,将来的土地谁来种?老了谁来养老送终?于是二哥要了二胎,小儿子刚上初中,二哥的梦想不再依稀遥远。二哥为此,苦苦盼了多少年啊。如果不是这样,二哥可能生活会更好些。上有老父,下有儿女。二哥自然要有更多的付出,本该享福的年龄。二哥依然像小伙子一样,为三餐,为儿女的前途整日奔忙。期待二哥家的孩子能早日让二哥体面地熬上几大锅羊汤,我会像二哥一样,细细地品味二哥的喜悦,品尝二哥生活的美味。看着汤锅旁忙碌的二哥,鼻子一酸,眼泪差点掉下来,我赶紧离开。

……

看来,二哥是不能等到儿子喜宴上熬羊汤的那一天了。雨不停地打在车前边挡风玻璃上,模糊了我们的视线。近十里的路我们仿佛走了很久,妹妹的哭泣无法在雨夜中飞行,在急行的车里挤压、碰撞……令人窒息。

 车子无法靠近小村,只好在村外停下。我和妹妹下车付钱,司机说什么也不肯收。这样的天气能出车已经让人感动不已,不收钱让人过意不去。坚持到最后,还是没有收钱。这是这个黑夜中的一丝阳光,让哭泣的人们收获一份温暖。还有后来那些为了二哥的葬礼奔忙在雨夜中的人们,那是人性的阳光,那是二哥人格的阳光,那是小村人善良的阳光……

 妹妹走在前面,雨水打湿了我的眼镜。眼前一片模糊,牵着妹妹的衣襟艰难行走。每一步都很湿滑,不小心就会跌倒在泥泞的路上。不到二百米的土路,我和妹妹走了近半个小时。冰冷的雨水伴着泪水滑下来,滑下来,跌落在泥水中。黑夜中,呜呜咽咽的寒风像是无家可归的孩子,在夜的哭泣中迷失了方向,毫无目的地游走在雨夜中。

……

 

二哥的鼾声渐渐响起,渐响渐大。我无眠,走到窗前。一轮明月高高地挂在天空,月辉悄无声息地溜进室内。温情地抚摸二哥的鼾声,抚摸二哥苍老的脸,抚摸我和二哥间温情的对视。许多年前,也是这样的月光。我和二哥藏在高高的草垛里,任凭伙伴们找来找去。一切都像是昨天的事,月亮依旧是那轮月亮,却把无数的回忆留给了我和二哥。让我们在生活中把回忆延续,在回忆中把我们的故事写得更精彩。温情的月光把我带到了遥远的从前,带到了欢快的童年。带到故乡的原野,带到柳笛奔跑的河边......看着熟睡的二哥,看着岁月给予二哥一脸沧桑的馈赠,感慨时间脚步的匆忙,感慨我们在生活路上艰辛的跋涉......

 二哥走了?怎么选择了这样一个雨夜?怎么没有打一声招呼?二哥没有选择月夜,他怕那些爱他的人们在月夜中看清他悲戚的脸?他害怕那温情的月光触痛了他的鼾声?他怕月光给他太多的不舍……

 “小福啊,你怎么这么狠心?说走就走了,你让我们怎么活呀?”二嫂撕心裂肺的哭声毫无力气,没有泪水,像是自言自语。

   二哥躺在走廊里冰凉的地上,身边一滩血。那血已凝在了一起,颜色黑紫。墙上喷溅的血点触目惊心,那鲜血像二哥一样无法承受生活之累,静静地长眠了。此前,二哥并没有什么征兆。夜间起来上厕所,咳嗽几声,便吐血不止。待家人们起来,二哥慢慢倒下了,再没有起来。走廊的地上铺着单薄的褥子,二哥静静地躺在那里,瘦削的脸,花白的头发,冰冷的四肢……一件破旧的大衣盖在二哥的身上。

 每次一进院,二哥就会笑着迎出来。那深情的问候,那憨憨的一笑…..如今,这一切,都随着哭泣的雨夜一同寒冷起来,没有了生气,没有了温情。

 这样的时刻,我没有了悲哀的理由。二哥的后事需要我帮着料理,那一刻,我坚强起来,赶紧组织大家兵分三路,购买下葬的衣物用品。

  天亮了,黑夜的哭泣并没有停止。泪水伴着寒风让人瑟缩,这一切没有阻挡二哥离去的脚步。小村人不愿相信这样的事实,纷纷赶来为二哥送行。

“瞎这孩子了,走得太早了。这孩子才仁义呢,最根本,什么祸也找不着他,不笑不说话。”小村年纪最大的老安头坐在二哥的棺木前感叹不已,泪水盈盈。

“二哥,咋就这么走了?再也不能回来了!”二哥的两个妹妹嚎啕不止。

“今年丰收了,我们都计划好了,带你到大城市看看病。多少次劝你都不听,一分钱你也舍不得花,要是春天那会去医院看一看,你也不会走得这么快。这个秋天,你一直说累。为了让你多休息,我中午都不回家吃饭。昨天割玉米杆子,说好了割一趟子,你偏偏割了两趟子......”二嫂嘶哑的声音絮絮叨叨。

“孩子,让我死呗。我死你们还能过,你这一走,我们怎么过!”伯父的一席话让送葬的每一个人都泪流满面。

 挂过头纸,指冥路,报庙,停尸,穿孝衫,行孝,入殓,送丧,辞灵,送葬,入葬......这是一个离去的人要走的几步,对于二哥来说,这几步很短,也很漫长。

冷雨依旧在下,片片黄叶随着雨水滚落下来。在地上翻滚几下,停下来,再翻滚,再停下。满地都是黄叶,那湿湿的黄叶装点着二哥的行程。四轮车缓缓地行走在湿滑的路上,二哥在厚厚的棺木里睡得很沉很沉。二哥的儿子站在送葬的车上,长长的孝布在冷雨中舞动,还有他肩头那舞动的灵头幡。几片落叶滑下来,落到孝布上,落到灵头幡上,落到那红红的棺木上……

“……下雪了,二哥开着装满柴草的四轮车,一路走来。我知道,我的生活中跟着走来的会是一个暖暖的春天。”

当这句话再度想起,我已泪透衣襟。 

 

写作后记:昨日二哥突然离世,悲痛之余,写下此文。二哥这样的小人物,不会有人为他树碑立传。他的离去,就像寒雨中飘零的落叶,不会为更多的人所熟知。就像普通的生命消失一样,无声无息。我的这点文字,但愿对二哥短暂的人生是一种装点,更是给后代们的一点回忆,为了忘却的纪念。

 静下心来想想,二哥完全可以享受二十年的生活。如果不要二胎,二哥已经享受了十年的好生活。如果能关注一下自己的健康,再活十年没问题。农民看病难,已经成为和谐社会一个很不和谐的音符。高额的医药费让他们望而却步,终于小疾成大患。短短一个月,身边就有三位农民死在劳动中。

 外面下着冷雨,心中飘满落叶。昨夜接到电话,二哥病重。连夜赶往二哥家,人已去,心中大悲。感叹生命短暂,世事无常。不敢悲泣,赶忙坚强起来,组织料理后事。送走二哥,如噩梦一场,无法信以为真。今后,二哥不会在飘雪的日子赶来送柴草。但记忆不会寒冷,二哥给我的那道阳光将照彻我寒冷的岁月。今年为二哥准备的鱼菜是要闲置了!这是二哥走后的第一笔文字,我的心在滴血。今天是2009.10.19,有雨雪。这是写给圈友神采飞羊的留言。

 

 

  评论这张
 
阅读(562)| 评论(1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