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漠独行的博客

荒漠到绿洲爱的跋涉。

 
 
 

日志

 
 
关于我

内心独白:守一片荒漠,平淡经营,必有绿洲和我共醉黄昏!

网易考拉推荐

走进秋天【大漠散文】  

2009-10-29 07:33:23|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走进秋天【大漠散文】 - 大漠独行 - 大漠深处camel的博客

 

 

 对于农家人来说,秋天是属于他们的季节。他们从没想要拒绝秋天,没有想过秋天会属于那些城里人。秋天已经走进了他们的生命,成了他们生命的一部分。就像他们的胳膊,他们的腿那样不可分割。

 农家人对秋天是敏感的,好像除此之外,再没有什么能如此牵动他们的心。他们没法不走进秋天,因为秋天是一个懂得感恩,懂得回报的季节。秋天时刻在拥抱着土地上的耕耘者,时刻没有忘记给他们以欣慰,以喜悦。

  当春天的躁动,夏日的激情被秋天的一缕清爽所替代,农家人最先感知了秋天的到来。在农家人的心目中,那决不仅仅是一缕清风。他们听到了那风的脚步声,听到了秋天的脚步声。秋天的风来得悄无声息,不像春风来得那样张扬,来得那样肆无忌惮。春风染绿柳枝,染绿小河,染绿心情……是要做一些渲染的。闹得飞沙走石,闹得尽人皆知。才拿出画笔,挥洒出诗情,挥洒出画意。生活在城市里的人,也许从一件件添加在身体的衣服上,才想到了秋天。突然,他们想起那摇了多时的蒲扇,不知什么时候躺进了角落。上面隐约有了灰尘,也不光是灰尘,还有关于夏天的记忆,关于心情的记忆。此外,他们只能在飘飞的落叶中,解读秋天。他们更多的可能是看到悲凉,看到了死亡。敏感的人可能还会留下一些哀叹的文字,拿去发表了,换回几个小钱,买回一点好心情。算是秋天对他们的回报,对他们的补偿。因此,在文学画廊里,悲秋的文章随处可见。其实,那只是他们心情的秋天,和自然的秋天无关。

 要是你当农家人说起那些悲秋的文章,他们会笑破肚皮。吃饱了撑的吧?秋天招谁惹谁了,干嘛为秋天难过,秋天还为他们难过呢?农家人可没那份闲工夫,他们忙还来不及呢,哪还有心情去搞那份小资情调。从第一缕秋风的来临,农家人就晓得了。因为秋天的脚步走到了农家人的脸上,停下来,绽放成了微笑。那是世间最美的笑,那是感恩的笑,那是满足的笑。秋天的风,尽管脚步迈得很轻,农家人还是看到了。无论它的脚步来自哪里,都无法掩盖留下的足迹。院子里那两棵果树上的果子,好像昨天还青涩难咽。今天红红地挂满枝头,清香四溢,吸引着左邻右舍。有拎着兜的,有拿着筐的,有的干脆带着一张嘴。有的说自己最愿意吃海棠,好像是在陈述自己摘果子的理由。有的说要给城里的儿子捎去点,好像理由更充足。大家摘得热火朝天,拿的心安理得。没有谁想要感谢谁,说不准明天会有人送来一筐豆角,一袋地瓜……秋天是属于大家的,农家人最清楚这一点。果树的女主人,看着渐渐少去的果子,脸上的微笑多起来。平时不愿话语的她,面对秋天,面对那两棵果树和果树下忙碌的人们,话竟多起来。

 “二姐,摘南边那棵。糖心的,好吃得很。特别是树梢上的,又红又大。不过要小心,别摔下来。”女主人说的漫不经心,边说边忙着进屋里干活去了。

 “兄弟媳妇放心,别忘了咱东北的四大怪---‘大姑娘上树比猴快’,想当年二姐可是上树高手,这么一棵小树算什么?”二姐说着,奔树梢上的果子进发。

 女主人像是想起了什么,站在门边,一边喊话,一边往围裙上擦着手。

 “二姐,树梢上的别摘光了,给‘小四川’留点,我还没来得及给他们送过去。”

 “放心吧妹子,我把他们那份都带出来了。和谐社会吗,咱不能冷落了外地人。”二姐说得风趣十足。

 二姐她们的扫荡刚刚结束不久,住在女主人家的几个女孩来到了树下。他们害怕树上的虫子,战战兢兢不敢靠近果树。只能眼巴巴看着树梢上那红红的果子,不停地咽着口水。终于有一个胆大的,手持一根木棍,捅下一个果子。其他女孩一片惊呼,赶忙跑过去捡起地上的果子。又一片惊呼,又一个果子落下来……

 秋天的舞台可不光在这小小的庭院,那只是秋天的一个插曲,一个镜头。秋天真正的舞台在原野,一片高粱,几片稻谷……红黄搭配,原野的色彩丰富起来,那是成熟的色彩,那是秋天的神来之笔。俯下身去,你会发现秋天的神来之笔不光是颜色,还有声音。秋天的声音如此丰富,如此深情。

 “啪”,一个豆荚炸开了。秋天的正午骄阳似火,那份热情足可以孵出小鸡,小小的豆荚怎么能抵挡住秋天的热情?不过豆荚要是知道您的想法,它只能说您说对了一半。不仅仅是秋天的热情引爆了它们,那是它们对秋天的感谢,它们用一种奇特的方式,为秋天的乐章增添几个空灵的音符。

 “啪,啪……”又几个豆荚炸开了,几粒豆子羞红了脸。小心地探出头,张望着这个美丽陌生的世界。微风过后,几粒豆子跃跃欲试,胆子大的几个首先跳到了地上,接着又几个,再几个……豆子们不断地落到地上,它们的声音可不算响,噗噗的。那是土地的怀抱太温暖,太敦厚。落在地上的豆粒,翻几个滚,呐喊几声,静静地躺在那片土地上。伸伸腰,打算长长地睡一觉。等着一个生机勃发的春天,等着听春雨的的呼唤。一片片豆地,就是一篇篇歌谱。一颗颗豆荚,就是一首首歌谣。那是抒情的歌谣,那是农家人才能听到的歌谣,才能听懂的歌谣。歌唱丰收,歌唱喜悦,歌唱回报……

 农家人听到了豆地的劈啪声,不敢怠慢。他们赶忙收拾农具,把那一首首歌谣请回家中,留着自己慢慢享用。农家人自然不会在中午去收割豆物,要是那样,恐怕收回来的只能是爆掉的豆荚。农家人不缺少经验,起几个早,一片豆地就搞定。早晨的豆荚挂满露水,挂满了露水的豆荚没有了引爆的激情。在农家人的镰刀下,乖乖地离开土地,来到农家人的小院。一同来到农家小院的还有那满豆荚的歌谣,那歌唱秋天的好心情。

 别以为收割过了的豆地真的能安静下来,几只小老鼠跟在母亲的身后,寻寻觅觅。它们马上要自立门户,生儿育女,不储备点东西是不行的。此时,豆地是它们最好的选择。刚刚安静下来的豆儿们,想在土地上好好睡一觉,等着一个希望萌生的春天。可是它们犯了一个错误,忘记了盖上了被子。本以为,那片白云是再好不过的被子。可是一阵微风吹来,白云就飘走了。许是去了远方,需要被子的地方好多呢。没有了被子,很容易被老鼠们发现。几番忙碌之后,老鼠的洞里多了一样储备。抱着豆粒的老鼠高兴的不行,有的忍不住豆粒的诱惑,窸窸窣窣啃起来。啃到高兴之处,站起来,唱上几句。声音刚一出口,马上闭上了嘴。那声音少了几分韵律,在秋天这样的世界里显得有些不够和谐。老鼠妈妈停下来,细细地听了一会。对着孩子的方向,尖利地叫了几声,那是对孩子的警告。小老鼠们赶忙俯下身去,继续它们的寻觅……

  要说最忙的还是那些准备南飞的候鸟,万里征程,仅仅有毅力是不够的,还需要强健的体魄。它们拼命地吃,拼命地储备能量。秋天的原野可不缺吃的,成熟的草籽,金色的稻田……要是脂肪储备的还不够,还有葵花,芝麻……各种蚂蚱也是不错的美食,秋天的蚂蚱肥着呢。有了这么多丰富的食品,各种飞鸟没有不胖的理由。它们的身体迅速地膨胀起来,胸肌发达。光亮的羽毛紧紧贴在胸肌上,飞翔的翅膀满是力量。这是秋天给予他们最好的礼物,它们飞越千山万岭,不再是问题。万水千山,在鸟儿的翅膀的搏击中不再是距离。

 蚂蚱们,把爱情选择在了秋天。这真是一个明智的选择,这样肥肥的秋天,不把爱情滋养得肥肥的那就怪了。农家人常说的一句话:“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几天了。”,蚂蚱们可不这么想。它们把自己的日子安排的有条不紊,按部就班。随你走进一片田地,一块草场。都可以看到忙碌交配的蚂蚱,雄蚂蚱和雌蚂蚱看上去很不协调。趴在雌蚂蚱背上的雄蚂蚱有些滑稽,小小的身体,像是雌蚂蚱的孩子。这样的场面,要是让孩子们看见了可不好玩。童言无忌,童心可鉴。孩子们对于雄蚂蚱的做法很难理解,他们会认为雄蚂蚱不懂事,应该自己走路。怎么老让妈妈背着?他们会强行把雄蚂蚱从雌蚂蚱的背上拉下来,如果被父母看见了,自然会招来一番责骂。他们很是委屈,等到了他们能够扮演雄蚂蚱的角色时,回想往事,常常是脸红心跳。方才觉得很对不起那忙碌的蚂蚱们。

 交配过后的蚂蚱们忙着把卵产在土地中,耗尽了身体的养分,他们的生命也就走到了秋天。面对死亡,它们没有恐惧,没有慌乱。它们安静地,从容地做完这一切,静静地离去。

 秋天的鸣虫少了夏日的激情,但它们的生命没有停止歌唱。在众多的鸣虫中,蟋蟀是最富韧性。白天唱,晚上也唱。唱的不急不慢,声声有韵。在农家人的心目中,蟋蟀,一小虫而已。“嘶 ,嘶 ”的鸣叫,不大引起人们的注意。晚上可就大不一样,对于好失眠的人,蟋蟀是最有力的杀手。嘶嘶鸣叫,伴着他们的心律,让那些脆弱的神经更加脆弱。你越是不想听,它们叫得越欢。静静的午夜,那蟋蟀的鸣叫声大若洪钟。害得睡眠人辗转反侧,无法入眠。无奈之下,开灯,下床,苦寻……听着在这边,寻过去,声音又跑到那一边。如此数次,苦了心,累了身,竟不见蟋蟀的半点踪影。

 农家人的蟋蟀的叫声,是超脱的,自由的,欢畅的。它们逃离了城市,逃离了血腥的格斗,逃离了欲望的呐喊……但是,它们从来不讲究蟋蟀文化。

中国蟋蟀文化,历史悠久,源远流长,是具有浓厚东方色彩的中国特有的文化生活,也是中国的艺术。

 对于农家的蟋蟀来说,对于蟋蟀文化不屑一顾。那算什么“艺术”,那只是同类们的自残,取悦人类而已。田野上向来拒绝同类自残,没有生灵们可以为那样的“艺术”而喝彩。

 经历了秋霜的蟋蟀,翅膀有些沉。但它们没有失去歌唱的激情,那嘶嘶的鸣叫,游走在秋天的原野,有时会穿越严冬的风雪。那些文人们,从蟋蟀的叫声中听到了生命秋天的悲凉。而农家人,却听到了生命的顽强,秋天的丰富。

那是因为他们离秋天的灵魂最近!

 

感谢您的光顾!

  评论这张
 
阅读(418)| 评论(8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