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漠独行的博客

荒漠到绿洲爱的跋涉。

 
 
 

日志

 
 
关于我

内心独白:守一片荒漠,平淡经营,必有绿洲和我共醉黄昏!

网易考拉推荐

父子兄弟【大漠散文】  

2009-10-04 18:27:25|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父子兄弟【大漠散文】 - 大漠独行 - 大漠深处camel的博客 

  写下这个题目,心中涌动着无尽的大潮,眼睛隐隐有些发热。我知道,我想儿子了。

  我独自立在窗前,目光飞向远方。如我的思绪,我的思念。几行大雁眷恋着天空,深情地书写着美丽。声声的雁鸣,宣告着一个季节的结束,呼唤另一个季节的来临。四季更替,没有谁可以阻挡时间的脚步。雁们儿缓缓扇动翅膀,几万里的征程,它们思考着“人”的意义,品尝着生存的艰辛,解读爱的真谛。雁们儿是我的老师,我是儿子眼中一只永不疲惫的大雁。

几株牵牛花,沿着一棵老树爬上去。老树少有了生气,许是老糊涂了,忘了季节。春天时,它就忘了发芽吐绿。整个夏天,它也懒洋洋没有生气。每天驻足窗前,总是有许多感慨,些许的担忧。一个生命,就这样消失了吗?担心那棵老树,匆匆走完生命之旅。我不愿相信这样的事实。当那一树荒芜滑过眼底,心中总误认为秋天已过,那不过是春末夏初啊。

忽然有一天,老树绽放出几点新绿。那绿显得尤为珍贵,和那些枯黄的枝干形成强烈的反差。我不能相信老树怎么突然醒来,是世俗的喧嚣吵醒它了吗?还是最后眷顾一下这满世界的绿?赶忙找来眼镜,细细察看一番。结果大失所望,那不过是几株牵牛花的小苗。

“是张校长吗?忙什么呢?老实交代,午饭吃什么了?”一听就是儿子打来的电话,尽管他极力伪装自己的声音。

“纪检的吧?我们廉政得很啊。哪敢奢侈腐败,除了红焖鸡头,就是大鱼大肉,没什么可吃啊,这日子没法过了,苦死人了。”我佯装害怕的样子,连连诉苦。

“哈哈,老爸就是老爸。知到我的最爱,红焖鸡头是最有力的武器。我等小辈哪能经得住这样的糖衣炮弹的轰炸,哇噻,好惨啊!我投降。”儿子耍起了无赖。

“姜还是老的辣,别忘了我吃过的‘盐’,走过的‘桥’。不然我要试放新式武器了,现在的河蟹正肥着呢,清煮一盆河蟹,我们可先吃了。”我拿出了杀手锏。

“哇,好残忍啊。您们吃河蟹,害得我在学校几天无食欲,省了您的生活费了。还是我们的校长,办法多多。”儿子说得直咽口水。

“不是只搞检查吧?是不是又没银子了?节约闹革命吧?”我直入主题。

“也不光是银子的事,今天过得挺充实,汇报一下成绩。逻辑推理课,我做了一把神探,破了几个疑难悬案。实弹射击,我第一枪就打了个十环。不过,再而衰,三而竭,最后一枪脱靶。”

 ……

 不知不觉间,儿子上大二了。一米八零的个,一百七八十斤的体重。往那一站,像奥尼尔。相比之下,才感觉自己有些老了。

 应该说,在儿子出生前,我是没有准备的。确切地说,我还没有做好当爸爸准备,儿子就出生了。那天我在上班,表姐到校强行把我拉回来,说我是一个不称职的丈夫。当时心里很不以为然,生孩子是女人的事,我又帮不上忙,在家也是浪费。说来也怪,刚到家不久,儿子就出生了。没有听到哭声,大家不安起来。此时,我才感觉心里的慌乱,在走廊徘徊不止。随着一声清脆的啼哭,母亲开门出来,兴奋不已地告诉我生了一个男孩。我的心狂跳不止,自己当了父亲了?“父亲”这两个字,在我的内心一直是沉重的、神圣的。而从那一天,我开始承担“父亲”这个角色,而我的心里,自己还只是一个儿子啊。

儿子起名,自己犯了难,总是找不到恰当的符号来称呼这个弱小的生命。我希望这个符号给儿子带来好运,能够预示儿子美好的未来。自己无计,求助于远在北京读书的师范同学---兴杰。不久,兴杰寄回两个名字---“同扬”、“安迪”。兴杰在信中祝福我,并对名字进行了阐述。“同扬”是学音乐的同学给起的,意思是许多美妙的音符一同飞扬。“安迪”是一个外国同学给起的,这个词来源于希腊,含义是“男性的,勇敢的,骁勇的”。兴杰后来告诉我,名字是父母对孩子的特权,最好自己起,免得留下遗憾。

兴杰的话让我沉静下来,是啊,父母的期待,厚望别人如何能替代得了?于是我开始为儿子的名字苦苦寻觅,上百个方案一一推翻。那边急着落户口,一催再催。一天,突然来了灵感。妻子是“鲲”,我是“鹏”,于是想到了庄子的《逍遥游》。“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鲲”“鹏”都源于水,我们期待儿子多学问,成大事,于是一个特殊的符号诞生了---渊浩。“元昊” 西夏开国皇帝,正好和儿子的名字谐音。希望儿子像一位皇帝,开创自己的一番大业,有所作为。

母亲不以为然,希望她的孙子健康就行。母亲多年生病,对健康十分渴望。因此,母亲给她的孙子起了个很实用的名字---老铁子。希望孩子结结实实,健健康康。我想,这是母亲留给我们最珍贵的礼物。特别是对儿子,母亲的音容笑貌儿子无法具体化了,唯有这个名字,常常伴随着他。在我们的亲属和邻居中,很少有人知道儿子的学名,人们常称呼的是“老铁子”。

去年,我的老师去公安学校看望儿子。门卫不让进,问起儿子的名字,老师犯了难。现把电话打到我这儿,才弄清儿子的学名。

每年春天,杨树吐绿之时,我和儿子常常要到田野上去。我对田野的感情源于童年,那时的原野,就是快乐,就是美食。儿子对原野并没有太多的感情,多半只是为了陪我,或是间接地问我一些问题。

“爸爸,什么样才叫恋爱?”

儿子说得好像漫不经心,我知道儿子的青春期到了。对异性有了感觉,在试探着问我。那一年,他上初二。后来儿子上了高中,我特意强调,高中不可以谈恋爱。儿子明确表态,高一,高二绝对不谈,要谈只能是高三下学期。这一点我很佩服儿子,“生死关头”居然给爱情留了一个位子。对于儿子谈恋爱,我只是建议,不决定。最后尊重儿子的选择,由他自己敲定。今年暑期,儿子参加了一个同学会,回来情绪很低沉。儿子醉了,不断重复同学的对象家很富有,可以大把地花钱。第二天,儿子醒来,我和儿子心平气和地谈起此事。

“对于爱情,你有两种选择。如果想过一些平淡的日子,互敬互爱,现在的选择没有错误。羡慕荣华富贵,可以重新选择。”

“您和妈妈的爱情模式是我最好的选择。”儿子没有更多的犹豫。

时间真的好快,仿佛儿子昨天才出生,今天就在解读爱的含义了。抬眼望去,原野被嫩绿所覆盖。农家人在忙着锄地,秧苗装点着地垄,几只小鸟在枝头上跳跃......这是一个希望的季节,这是一个生机勃发的季节。儿子刚才还在发问,忽然见到一棵野菜,于是跑过去。我赶紧跟过去,野菜常常是成片生长。几阵忙碌之后,我和儿子满载而归。

“爸爸,我能做好吗?”儿子在小学做事时常常这样问我。小学时,儿子是大队长,参加过两次市里举行的“故事大王”比赛。每次,儿子都很紧张,怕自己做不好。但每次儿子都满载而归,第三名、第二名,儿子在不断进步。到了中学,儿子不再问能否做好一件事,多数时候自己独自承担了那份不安和恐惧。

平心而论,儿子在学习上并不优秀。不过,儿子在处理人际关系上,在孝敬老人上是一流的。我觉得,这一点儿子比我做得好,对于他的成长更重要。人格,是人的立世之本。有了健全的人格,方可创就一番大业。

儿子一大爱好是“吃”,每次放假回来,都会开出菜单。为此,我练出了几样绝活。如红焖鸡头,红烧排骨,清蒸河蟹,凉拌生鱼……每一次回来,儿子都会吃得大汗淋漓。常常是,儿子只吃半饱。待我们都休息了,儿子再消灭剩余的产品。

“老爸,身体有恙了?酒喝得少了吧?都说:‘能喝四两喝半斤,这样的干部党放心’。还得坚持战斗,争取高升。”儿子从他妈妈那里听说我身体不好,教师节没有喝多少酒,赶忙打来电话。

 “赶紧当好你的铁路警察,少管我们这一段。”我向儿子发出了警告。

 牵牛花开了,忘了季节。它们不停地攀爬,在高高的枝端呼唤着生命,呼唤着爱。每一天,阳光依旧从枯枝上筛漏下来,抚摸着牵牛花的绿叶,激情的小喇叭。儿子每天的电话,亦如那阳光,轻轻照亮我的生活。照亮窗前那棵树,那片花。

一天, 一位老教师来到我们办公室。“那棵树真坚强,那不是又活了吗?”

我们抬头望时,都惊讶不已。是的,绿色,像牵牛花一样,慢慢地从下面爬上来了。如果不细看,还以为是牵牛花的绿色呢。那一天,心情特别好。那片迟到的绿色,让我年轻起来,让我不再担忧。为一棵老树,为一个迟暮的生命。

“张校,下午我们就要学开车了,将来要是缺少司机,我可去您那应聘。”儿子好不得意。

“收起你的好意吧,警察开车我哪敢坐?别人还不以为我犯了错误,被警察逮去了。”我和儿子开着玩笑。

“可以穿便装,您就说去哪里吧?”儿子不依不饶。

“好的,去远方,很远、很远。”

“好了,请张校坐稳,要开车了。”儿子说着,学了一声车叫。

“慢着,把我们的‘老太婆’也带上,不然她还不得告我们虐待妇女。”我赶紧补充。

“哈哈---哈哈”,儿子笑了,我笑了。还有窗前那棵老树,那片牵牛花,那缕阳光都笑了……

 

感谢您的光顾!

 

 

  评论这张
 
阅读(401)| 评论(9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