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漠独行的博客

荒漠到绿洲爱的跋涉。

 
 
 

日志

 
 
关于我

内心独白:守一片荒漠,平淡经营,必有绿洲和我共醉黄昏!

网易考拉推荐

岁月阳光【大漠散文】  

2009-09-09 06:55:19|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岁月阳光【大漠散文】 - 大漠独行 - 大漠深处camel的博客

 

 

  立秋了,北方的天气立秋后,早晚温度有了明显的变化。妻子忙着把在箱柜中,静躺了一个夏天的过冬的衣物翻出来,晒一晒太阳。这好像是多年来妻子的一个习惯,也不光是妻子,好像左邻右舍的妇女都会这样,或者是乡村的女人多年来的经验吧。

 立秋后的阳光有些毒,北方人都叫它“秋老虎”。人们不便站在午后的秋阳下,但这不等于衣物也不能站在秋阳下。恰恰相反,有经验的女人便在此时,让闲置了一个夏天的晾衣绳丰满起来。原本单薄的晾衣绳,即刻穿上了红裤绿袄。臃肿起来的晾衣绳,像是快要分娩的母亲,站在阳光下格外养眼,格外有韵味。

 秋天的五谷,无法掩盖成熟的醇香。那浓浓淡淡的香味,悄无声息地从原野上溜出来。像是一些顽皮极不听话的孩子,忘了父母的叮咛。无法夹紧自己的尾巴,一路张扬而来。自然界就是这样,该张扬的就张扬,没有谁评论它的长短。那张扬的五谷的浓香,钻过了农家的篱笆,走进农舍,贴在了树尖的红果子上,缠在了那几垄秋白菜上了,连跑动的小哈巴狗的尾巴上也挂着秋香呢……那漂亮起来的晾衣绳,自然多了几分诱惑。害得那浓浓香味纷纷跑来,把晾在上面的衣物抱了个结实。妻子也来凑热闹,在外人看来这纯属多余。不过要是拍下几个镜头,那绝对是经典之作。但一定要放大快门,不然就过曝了。

 妻子手里拿着树枝,不停地在衣服上抽打。隐藏在衣缝中的霉物,在阳光下,早就失去了阴暗处的张狂。在妻子的抽打中,纷纷逃去。阳光中多了许多逃跑的影子,覆盖在衣物上的霉味也随之逃得了无踪影。那些衣物神气起来,伸伸腰,一下子膨胀了。衣物上原有的清香,在五谷的浓香的感召下,勇敢地站了起来。满院子被浓香包围着,院子里的秋阳更显威猛,把每一件衣物烙得滚烫。每抽打一遍,妻子都要把衣物翻过来,晒一晒,再继续抽打。几番抽打之后,衣物有了精神,晾衣绳上也就多了几分神气。

 在众多的衣物中,那条棉裤显得尤为打眼。现在生活条件好了,很少有穿这样的棉裤了。这是一条纯手工制作的棉裤,腰高,棉花多。对于讲究体形美的人来说,绝不会穿这样的棉裤。那条棉裤陪伴着我六年有余,如今,最初的光彩消退的所剩无几。但它仍然尽职尽责,寒风中它依然傲视霜雪。他像一个忠诚的武士,伴在我的左右,手持锋利的锐器,将那寒冷一一击退。在华彩的衣物中,那条棉裤显得有些老了。但是,它给我的温暖,给我的记忆依然鲜活如初。

 在北方,骑摩托车的人大概都有一个共同的毛病---关节炎。尤其是有一定车龄的人,每到寒冷季节,关节处疼痛难忍。幸运的是,六年下来,我的关节安好无损,全是那条棉裤的功劳啊。

 六年前,我因工作关系调到离家四十余里的外地上班。对于此,我没有丝毫准备,一时很难接受。天空好像一下子塌下来,我惶惑不知如何应对。老人怎么办?孩子急于升学,妻子牵挂几十里的乡村土路怎么走……那是新学期的三月,北方天寒地冻,骑着摩托车如何穿越四十余里的风寒?想想令人恐惧。第二天就要上班了,我和妻子一筹莫展,昏暗的灯光下,我们相对无语。

 “要不你再到局里和领导说说,咱们不图当官,在家当一名老师不是很好吗?”妻子不知把这句话说了多少遍。

 “怎么能这么讲,张老师这么多年的辛苦,换来的成绩大家都为他高兴,怎么能轻易放弃呢?不就是道远一点,没什么。”门一开,付大姐拎着一个包走进来,进来的还有付大姐的儿子---王德生。

 认识德生是十几年前的事了,那时他还在小学。一次邻居家的孩子带回许多小朋友,其中就有德生。他所以能引起我的注意,是因为他长得很像小时后看过的一部电影---《闪闪的红星》里的潘冬子,他属于那种人见人爱的漂亮的孩子。但我们之间的感情,是在我们成为师生以后加深的。德生是一个很懂事的孩子,我对他的评价是,除了学习不是很优秀以外,其他找不出什么毛病。在这个以成绩为主要评价学生的时代,注定德生只能做一个普普通通的学生。

 他的父母都是农民,整天在地里忙碌。像许多农民一样,付大姐很看重孩子的学习。白天在地里辛苦劳作,晚上还要帮孩子检查作业。德生不是很看重分数的学生,就像他的做人一样,对待成绩很是宽容。由于种种原因,初一、初二我没有教到他的课。但每年我都给他们补补课,这样一直到初三。考虑到孩子上高中花销大,他的父母到几十里地以外去种黄烟。德生自然留给了我,我们师生有了更进一步的沟通。初三的日子忙忙碌碌,我能为德生做到的也只是家里改善伙食时,把德生叫过来,一起吃顿饭。他来到家里从不客气,和儿子相差三岁,自然能玩到一起。有一次,他和儿子在厨房玩,用小刀把厨房的塑料棚扎了很多窟窿。对此,我哭笑不得。

 那一年,对于德生一家来说是很不幸的。本来黄烟长势良好,正常烤完卖出去足可以供他上高中。结果,一场冰雹,一切都被击碎了。那天晚上雷电交加,我从噩梦中醒来,首先想到的就是大姐家的黄烟。站在窗前,每一粒冰雹击打着大地,击打着门窗,更击打着忧虑的心。北方冰雹天气是很普遍的,但下冰雹不是全区性。雹打一条线,也就是说,下冰雹往往是局部的,这样我怀有一丝侥幸。第二天一早,我赶忙给付大姐打电话。不愿听到的事实还是出现了,两垧地的黄烟被打成烂泥。

 “不行了,地边的大树都吹断了,别说烟了。”大姐说得很无奈,电话那头的一丝苦笑,让一旁的妻子流下泪来。

 那一年,付大姐没有放弃。她每一片烟地每一片烟地捡烟叶,凡是未被击碎的烟叶,她都小心地拾起。大姐就是这样,在别人不要的烟地里拾回了几千元,把灾害的损失降到最低。

  那一年,德生升学也不顺利,自费上了高中。我心里很是过意不去,觉得对不起大姐,辜负了大姐对我的信任。那场冰雹击碎了大姐一年的收成,但没有击碎大姐的笑容。我们相见时,大姐依旧很乐观,把德生入高中的一些琐事交给了我。德生报到时,大姐一家忙于农活,我领着德生到高中交钱报道。

 刚到高中,生活环境的变化,德生得了一场病。大姐怕我担忧,没有告知我。当我得到情况时,德生已经病好出院了。那天我去看望德生,远远的看他站在学校大门口,怀里抱着一个大西瓜。西瓜很大,德生抱得很吃力。阳光照在他单薄的身体上,人更显得憔悴。眼睛直视我所来的方向,抱着西瓜的两个胳膊不停地交换着位置。我的眼睛一下子潮热起来,因为德生知道我最爱吃西瓜。许多年里,那一幕总是无法淡忘,总是给我无尽的感动……

  大姐打开包,里面是一条崭新的棉裤。里外三新,我不能回忆在这之前,我是否穿过这样的棉裤。

 “听说张老师调到外地工作,天冷路远,我连夜做了一条棉裤。样子可能不好看,但保管暖和。”大姐说着,把那条棉裤摊在炕上。

 对于我和妻子,第一次看到那么好的棉裤。毕竟大姐开过成衣铺,从样式到针脚,细致有加,无可挑剔。我和妻子的眼睛又潮热起来,不知说什么好。

 “我特意给腰加长了一些,免得胃受寒。”大姐说得很随意,想打破沉郁的气氛。

 那不仅是暖胃,更是暖心啊。就这样,穿着大姐特制的棉裤,我踏上了北征的路。这一走,差不多七年。七年,数度风寒。正是有了这条棉裤,免去风寒之苦。正是有了那条棉裤的提醒,时刻不敢忘记大姐的心愿---“做个好校长,让更多的孩子走出农村”。

 去年,儿子升学,忙坏了大姐一家。我去长春带儿子面试,德生去车站接我们,安排吃住。儿子面试时,我忧心如焚。德生看出我的担忧,把我带到了他们的学校---吉林农大。请我吃酸奶,他说那是他们农大的特产。见我不开心,他又领我到学校附近的一个小区拍百合花。满园的百合花开得正盛,特别是白色的百合花,阳光下更显娇媚。我一下来了精神,举起相机,一阵狂拍。在最痛苦的等待中,我和德生一起在花园中度过一段美好的时光。我不迷信,但我固执地认为,正是那片百合花给儿子带来好运。刚从花园出来,儿子就打过电话,面试过关了。德生高兴得跳起来,我们师生二人共同击掌喝彩。

 儿子的升学酒宴,付大姐赶紧送来几十个大西瓜。说是自家种的,口感好。张老师教了这么多年学,客人不能少来,吃口西瓜,解解署。酒宴时,姐夫冲到了后厨。劈柴,剁肉,烧火……大姐带人择菜,洗碗,码菜……我和妻子晾在一边,不知干什么好。正是有了大姐及许多好心的家长的帮助下,儿子的升学宴才风光地办完。我知道,大姐一家功不可没。

 天凉了,德生开始了大学的最后一年。在火车上,德生给我发了一条短信:“老师,天凉了,骑车小心,别忘了穿上那条棉裤。”

 放下手机,我心已被温暖的阳光包围了。岁月,因为洒满阳光,才有了无尽的芬芳。

 大姐的话又响在耳边,“天寒路远,裤腰特意加长了,免得胃受寒。”。

 ……

 

感谢您的光顾!

 

  评论这张
 
阅读(287)| 评论(8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