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漠独行的博客

荒漠到绿洲爱的跋涉。

 
 
 

日志

 
 
关于我

内心独白:守一片荒漠,平淡经营,必有绿洲和我共醉黄昏!

网易考拉推荐

水文化的落差【大漠散文】  

2009-08-13 19:43:15|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水文化的落差【大漠散文】 - 大漠独行 - 大漠深处camel的博客

 

 

  心中存在的疑惑起于三年前,确切地说,是在游完西湖之后。今年又到了大明湖,更加深了这种疑惑。心中的落差源于什么?我心中的疑惑是否会有答案?

  “杭州绝景,“西子湖畔”,“上有天堂,下游苏杭”……去杭州之前,听得最多的就是这些溢美之词,杭州,特别是杭州西湖,成了自己朝拜的圣地,心中的天堂。

   读师范时,老师讲到苏轼的《饮湖上初晴后雨二首》中的第二首时。摇头晃脑的沉醉,洪亮的声音,抑扬的韵律,把一首七言律诗演绎得美轮美奂。特别是后两句“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老师先讲到西施,一讲到美女,自然是让人眼前发亮。美女后面还跟着一个名扬天下的湖泊,作者妙在两相互喻。自古作家笔下的美女美得没有极限,全凭读者的想象。多少文人在美人儿身上不惜笔墨,西施也就因此以不同的版本鲜活在历史舞台。在美女的历史画廊中,出镜频率最高的怕是西施了。西施所以能流芳千古,怕是文人们功不可没。捧红了西施的文人们,自然也不会放过西湖,西湖旧十景也就孕育而生。苏堤春晓、曲苑风荷、平湖秋月、断桥残雪、柳浪闻莺、花港观鱼、雷峰夕照、双峰插云、南屏晚钟、三潭印月。这十景处处凸现古典之美,这并非是千古文人的矫情,是文化的经典造型。对于初来乍到的游人,怎能洞晓其中的奥妙?如果不到西湖,全凭想象,西湖自然也会美若仙境。走进西湖,特别是像我们这等凡夫俗子,哪有欣赏美景的文化底蕴?

   华东五市之游,事先最看好的就是杭州西湖。待到风风火火赶到西湖,正是细雨斜飞。导游说这是天公作美,给西湖带来了无尽的诗意。急急地行走在苏堤,全不晓得它的妙处。“苏堤春晓”西湖十景之一,也许我们来得不是时候。要是春天,或许别有景致。春天我们就能体会到苏堤的妙处吗?我想,即使是春风拂面,我们也不过是一个匆匆的过客。美无处不在,关键是我们要有发现美,欣赏美的心情。按理说,我们出来游玩,应该有心情去欣赏美,尤其像西湖这样的绝世美人。我想,西湖的美是内敛的。不像黄山,奇松、怪石、云海、温泉、冬雪,美得赤裸裸,毫无遮拦。每个人一看就懂,无需附加。不懂西湖的人,是不会晓得它的妙处的。难怪,游过西湖之后,总有“上当受骗”之感。怪那些文人夸大其词,以至于眼前的西湖和心中的西湖形成了强大的落差。

  翻开历史,看看西湖边上行走的那些文人,不说西湖美,他们个个会对你咬牙切齿。古代名人有:沈括、龚自珍、袁枚、于谦……近代名人有:夏衍、梁实秋、章太炎、 郁达夫、 戴望舒……现当代也名人辈出。这些名人中,没有去过西湖的,没有赞美过西湖的怕是没有的。西湖的名气日渐光大,实在不是西湖的过错。就连一个妓女---苏小小也沾了西湖的光,确切地说是沾了西湖文人的光,而流芳于今。是苏小小的“一湖碧水”浸润了饥渴的文人,又是文人的良知托举起一个柔弱的女子。苏小小的意义在于,她构成了与正统人格结构的奇特对峙。再正经的鸿儒高士,“在社会品格上可以无可指责,却常常压抑着自己和别人的生命本体的自然流程。这种结构是那样的宏大和强悍,使生命意识的激流不能不在崇山峻岭的围困中变得恣肆和怪异。这里又一次出现了道德和不道德、人性和非人性,美和丑的悖论:”,也许这就是中国文化的尴尬,渴望和压抑相互矛盾着,生命便成了牺牲的载体。人性的自由便成了奢望,那些至酷的人性只能凭借一湖碧水,将诗情放飞,把饥渴放飞。

   写到这里,再提起水文化,也许并不突然。我们对西湖的落差,其实就是对水文化的落差。每每提及人类的发源地,大概都离不开水。长江、黄河人们念念不忘,是它们孕育一个不屈的民族。水孕育了生命,孕育了政治,孕育了哲学……文学更是因为水的孕育而枝繁叶茂,硕果累累。

  “水文化是人类对人类社会各个时代和各个时期水环境观念的外化,是人类为适应自然生态水环境与满足兴利除害需求的一种方式,也是人类指导自身行为和评价水利工程、水利事业的准则,以及人与人之间对于在从事水利工程建设和水利事业工作活动中,进行经验交流和总结与评估其效果、效益及其价值的准则。”几千年来,水的流动和孕育,不断丰富着水文化的内涵。

  最早的对水文化的思考,应该源于大禹治水。大禹治水家喻户晓,大禹成了人们心中的英雄。大禹的成功,普通人看到的是敬业,三过家门而不入,成了创业者的一面镜子。统治者所以为统治者,就是它们能在普通中看出不普通,就像马克思发现了剩余价值,透过表面看本质。传说鲧用“堵”法治水失败,只好自沉于羽渊,化为玄龟。鲧所以失败,是因为他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治标不治本,是扬汤止沸,而不是釜底抽薪。而禹因受启示于龟背文(纹),用“疏”法治水获得成功;禹的聪明在于他善于发现,善于思考。禹的成功还在于鲧的失败,这是禹的进步,时代的进步,水文化的进步。统治者要想长治久安,不能不去思考“堵”与“疏”的差别。因此,在水文化的孕育下,各个朝代的惠民政策,亲民政策如雨后春笋。统治者正是深谙此道,才换来了歌舞升平。“大禹治水”绝对是一本好教材,功在千秋。也正是统治者“疏”的好,才有了太平盛世,国泰民安。

  到了哲学这儿,赋予了水文化新的意义。埃菲斯的赫拉克利特说过:“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道出了水的本质。水的生命本质在于它的流动。流动的水才有激情,有活力,才是水。正所谓的流水不腐,户枢不蠹。水停止了流动,也就失去可贵的生命。这对于人类是一个警醒,是一笔财富。人们懂得了珍惜,懂得行走和奋进。水赋予了生命更多的价值,拓展了水文化的内涵。

  到了水与文化的融合,西湖做得完美到了极致。几千年来,多少诗行在西湖上飞翔,多少吟诵令西湖沉醉。文人觉得这还不够,毕竟吟诗颂词是少数人的事。西湖不应孤芳自赏,应该成为大众“美食”。西湖的新十景应运而生:【 玉皇飞云 】 【 吴山天风 】 【 阮墩环碧 】 【 满陇桂雨 】 【 龙井问茶 】 【 九溪烟树 】 【 黄龙吐翠 】 【 虎跑梦泉 】 【 宝石流霞 】 【 云栖竹径 】。新旧十景的差异,就是古典和现代的差异,典雅和宏壮的不同。这一下满足了大众口味。喜欢观美景的,可以一饱眼福。喜欢文字的,吟诗赋词,随你取舍。水文化做到这也算可以了,至少对于西湖来说是这样。如果仅仅这样,西湖还不能像今天这样深入人心。

 “断桥残雪”,把一个凄婉的爱情移植在西湖,最是恰到好处。想一想生活中的每一个人,谁能离开爱情?许仙,白娘子的爱情更多的是悲剧成分。悲剧,就是把有价值的东西摔碎给人看。我们这样一个泱泱大国,历来不乏看客。看了这样的悲剧,人们不能不感动。况且,许仙和白娘子的爱情基础是“报恩”。这在物欲化的今天,“知恩图报”有了社会价值。难怪许多版本的“许仙、白娘子”影视剧热播不断,这是人们精神的需要,是这个时代的需要。这是断桥的成功,这是西湖的成功,水文化的成功。

   再看看那个不识时务的雷峰塔,木木呆呆地立在那里,煞有介事地窥视断桥。一点没有大家风范,做个小丑也登不了大雅之堂。这是中国文化尴尬的一面,就像枕湖而眠的苏小小。一方面渴望自由,一方面自由被拴上一根线,牢牢地握在“道德”的手中。怕“自由”高飞,怕“自由”远离,更怕因此惹出许多乱子。一湖碧水,积淀了一个千古爱情,这是别的湖泊所无法企及的。一座宝塔,失而复得,也应是水文化的一部分。

  月亮湖,论年岁怕是西湖的长者。面积是西湖的210倍,物产是每年几百万斤的鲜鱼,这是西湖所无法相比的。但论起知名度,西湖是妇孺皆知,月亮湖除了吉林以外,怕是很少有人知道。究其原因,月亮湖奉献的是物产,西湖奉献的是文化。月亮湖滋养的是体魄,西湖孕育的是精神。月亮湖仅有的一点文化底蕴,是建立在帝王的娱乐的基础上,所谓的一点文化,也是统治者的政治需要。

  辽金时代,月亮湖还是一个处子,西湖已是烟波浩渺,游船如梭。那时的月亮湖物产丰富,是一个资源宝库。要说一湖碧水是否给过帝王某种启示,无从考证,但为帝王的统治做出过贡献是无须怀疑的。一年一度的“春捺钵”,表面上声势浩大,热热闹闹。破冰取鱼,犒赏有功之臣。纵鹰捕鹅,祭拜先祖。实则对外显示国力,震慑四邻。对内彰显人性,暗察民情。又是水,让本来剑拔弩张的政治舞台,多了几分似水的柔情。君臣关系得到了水的滋润,有了生气,有了凝聚力,战斗力。也许那时的统治者还没有从一湖碧水参透“疏”的妙用,一味地“堵”,结果是“洪水”高涨,堤毁帝亡。

  帝王们看到的只是月亮湖的物产,没有看到月亮湖的文化。没有文化的湖水,就像哲学中不流动的水一样,是死水,是臭水。帝王们不晓得?也许在他们的内心中,觉得他的政治舞台上不需要这一点。臣民不晓得,是因为那些文化代替不了它们的一日三餐。老百姓需要的首先是物质,他们不能喝着西北风去吟诗赋词。几千年来,人们只是把更多的贪欲留给了月亮湖。没有人思考过它的未来,更不会有人想去做它的文章。月亮湖富有着,贫穷着,最终归于贫穷。西湖没有什么物产,但西湖有文化。这注定了西湖的命运,从富有走向富有。

 到了济南,走过大明湖,看过趵突泉,脑海中突然想到一个字。是“做”还是“作”,无法说得清楚。济南人太会做(作)文章,确切地说,太会做(作)水的文章。月亮湖的水面是大明湖的4562倍,叫大明湖一勺碧水实不为过。再看看文人笔下的大明湖:“大明湖自然景色秀美,名胜古迹争辉。沿湖垂柳环绕,曲径虹桥,花木拂疏,成片的草坪碧绿如茵,莲花怒放,时有鱼儿跳波,偶见鸢鸟掠水。画舫穿行,小舟荡波,快艇疾驰,游客云集,欢声笑语,俨若北国江南。绿荫之间,曲廊秀亭、桥台楼阁时隐时现,似仙境一般。”,这一看好不了得,一勺池水,在文人的笔下成了人间仙境,其中的妙处就是文化的作用。 

 大明湖胜景自唐代起就名扬四海,宋时曾巩曾有诗道:“问吾何处避炎蒸,十顷西湖照眼明。”可知当时此处已是消暑游憩之地。还有历史学家刘凤诰的“四面荷花三面柳,一城山色半城湖。”凸显了大明湖的地理位置的重要。久居大明湖的蒲松龄曾留下了非常著名的诗句:“大明湖上就烟霞,茆屋三椽赁作家。粟米汲水炊白粥,园蔬登俎带黄花。”写出了当年大明湖畔的非常景观。有了这些文化名人的千古宏音,大明湖想做一个世外隐士都不成。

  我等所以不能得到西湖,大明湖的妙处,都是水文化的贫乏,水文化的落差啊。

 “上善若水,厚德载物。”我们实在是值得思考一番啊!

 

感谢您的光顾!

  评论这张
 
阅读(432)| 评论(7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