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漠独行的博客

荒漠到绿洲爱的跋涉。

 
 
 

日志

 
 
关于我

内心独白:守一片荒漠,平淡经营,必有绿洲和我共醉黄昏!

网易考拉推荐

漂泊的父亲【大漠散文】  

2009-08-06 14:57:39|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漂泊的父亲【大漠散文】 - 大漠独行 - 大漠深处camel的博客 

 

 父亲是农民,这在一些城市人的眼中也许是一件不幸的事。其实,父亲的不幸不在于他是农民,而在于他是没有土地的农民。我不知道,没有土地的农民还算不算农民。农民,缺失了土地,就像一棵浮萍,注定了父亲的漂泊,我们生活的流浪。家,对于我变得陌生而遥远。

 六七亩的薄田,靠天吃饭,基本的衣食住行根本无法保障,更不敢有其他的奢望。为了父亲眼中一个美好的“家”,为了父亲心中的希望---儿子成人,父亲带着我和母亲,也带着一个梦想,向着一个依稀飘渺的“家”开始了漫长的跋涉。那一年,我三岁。

 童年,留给我记忆最深的是晨曦。故乡的晨曦是蓝色的,是那种蓝得神秘,蓝得恬静的晨曦。这样说有些不够确切,因为我常常会把异乡当成故乡。流浪的日子,故乡和异乡早已无法分得清楚。家的晨曦蓝得醉人,鸡鸣声在蓝色的晨曦中奔跑。那激情的鸣叫,极富穿透力。那悠长鸡鸣的慢慢行走,让乡村的小巷猛长起许多神秘和遥远。遥遥的几声狗叫,了无激情,像是漫步的老人,在小巷中踽踽前行。鸭鹅也不肯放过这个难得的机会,把一天中最饱满的音符播种在黎明的晨曦。

  这样蓝色的晨曦,美好的晨曦,给予我的更多的是伤害。那伤害,无法用语言描绘得清楚。或者说,我根本没想过用语言去描绘,一切都深深地埋在心里。因为每每到这时,父亲的吆喝声就会在小村的小巷里响起。也会在小村的邻村,邻村的邻村响起。毫不夸张地说,父亲的吆喝声早已跑过了父亲脚力所不能及的地方。

 “破烂王来了”“你爸爸是收破烂的”

  这是小伙伴常在我耳边说起的话,我不敢和小伙伴一起玩。偶有几个玩伴,也是和我年龄相差很悬殊的。只有这样,我们之间才不会有伤害。在我的众多的玩伴中,最知己的要数毛毛。在别人眼中,毛毛绝不是一个可爱的狗。甚至有人会叫它癞皮狗,它浑身长满癞,占据了大部分空间,因此,毛发所剩无几。两只眼睛不断有泪流出,在脸颊上形成两条湿湿的泪线。光秃的身体看上去有些滑稽,这样的狗绝不能和可爱连在一起。因此遭到众人的围攻,群狗的堵截也就不足为怪。

 毛毛和我一样是不敢轻易外出的,外边的狗看到毛毛要是不咬一口好像很不够意思。是它们太嫉妒毛毛的丑陋了,生活有时真是不可思议,美丽会招来嫉妒,丑陋也同样会招来嫉妒。也许这就是丑陋的最高境界,丑陋得美丽。有时毛毛带着一身的伤痛回到家中,眼里满是哀怨,满是敌意。我到身边想用手抚摸它一下,它会很不友好地呲牙咧嘴,但从不会真对我下口,这是平时无论如何毛毛也做不到的。于是我会默默地立在一边,陪着毛毛一同哀伤。倒是毛毛迎接我放学归来从来没有误过,无论刮风下雨,哪怕风雪交加。

  晚自习回家,往往是深夜昏昏欲睡之时。来到外面,清凉的晚风一吹,人清醒起来,回家的路铺满了月光。微风过后,树叶轻轻摇曳,窃窃私语。点点月光从枝叶间筛漏下来,行走在期间的人也斑驳起来,看上去有些怪异。路的两边野花送香,忙碌的蜜蜂行走在花间,痴痴地酿造一个香甜的梦。我呢?家在那里?茫茫的黑夜,家就在前方吗?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不断地问这个问题。家是一盏灯吗?呼唤着游子的脚步。家是一双眺望的目光吗?给疲惫的跋涉以力量。

  十几里的乡村路,在微风的轻抚中,渐渐地留在了身后。留在前边永远是那份期待,那份温情。

 “儿子,今天又累了吧?”

 父亲的声音显然满含困倦和疲惫,不知何时父亲不再沿街吆喝。忽然想起这个问题,竟然吓了一跳。这时才想起小村里很久没有响起父亲声音了,很久没有听到小伙伴在我面前戏虐地提及“破烂王”。是的,父亲不想让我在成长的历程中痛彻地感悟“羞辱”二字。不知何时,父亲藏起了收破烂用的小驴车。开始了四处的打工生活,我的心随父亲一起漂泊到上海,北京,四川……这些地方给我的不是美好的遐想,是牵挂,担忧,思念……是祈祷,期盼,等待。

 今年,初三上晚自习,父亲放不下我,没有再外出打工。每天晚上父亲准时来接我,亦如每天晚上普照的月光。父亲有意无意说些话题,那些大多是我所不感兴趣的。倒是回家的路有了父亲的陪伴,而多了温馨,多了呵护。

  和父亲走过的许多个黑夜常常是默默无语,只有我和父亲共同用力蹬车的声音。在寂静的夜晚传出很远很远,偶尔有几只夜游的飞鸟经过,一惊一咋,会给你一个惊吓。

“这些家伙,虚张声势,没什么大本事。别怕,只有心里有鬼的人才怕黑夜。”父亲说这几句话时倒是有几分精神。我对黑夜向来是很少恐惧,也许“鬼”还没有钻进我的心里,亦或我的心里还没有长出“鬼”来。

  毛毛远远地迎出来,此时的毛毛多了几分神气。黑夜里,大多数的狗都睡去了,没睡的一定是有什么心事,或许是疯到野外谈情说爱去了。这样毛毛就有了一个很不错的空间,可以在月光下散散步,或者是很放肆地跳几跳,打几个滚。迎出来的毛毛显出了少有的激情,毛毛是不惧怕黑夜的,因为毛毛心里没有鬼。毛毛不停地用尾巴扫着我的腿,用爪子推拉我的车轮。我俯下身去,任凭毛毛疯狂地舔着我的脸,毛毛那湿湿的,滑滑的舌头给我无尽的温情。那是黑夜里的一丝灯光,那是家的味道!

 习惯于早起的父亲因为我的升学突然“清闲”起来,不能满村去吆喝,远离了城市的喧嚣,对父亲来说是一种折磨。早起的父亲有时站在田边默默无语,对于农民,看着田地,就像看着自己成长的儿女。可是,父亲没有土地,没有土地的父亲多的是尴尬。父亲只能为别人默默计算着庄稼的收成,为别人的丰收欣喜的一笑。为了我的初三,父亲再一次走进田间,再一次挥汗如雨。初起的晨曦把父亲染成蓝色,都说蓝色代表神秘,对于父亲,对于一个没有土地的农民,神秘是谈不上的。站在村口的父亲,像是待“卖”的牛马,等着哪家来雇佣劳力。不同的是牛马奉献的是力气,皮肉,而父亲只能出卖自己的力气。

  五月的北方早晚仍然要穿棉衣,站在冰冷的水中,父亲常常是麻木了双脚。六年的肝病,让父亲远离了“烈酒”。为了在稻田里站的更久些,父亲只能靠烈酒抵御寒冷。每每下田前,父亲都要喝上几口。父亲皱着眉,脸上堆满了痛苦。我深知,父亲在用生命做赌注。赌儿子的未来,赌家的希望。

  阳光有些迷离,五月的阳光中时常会飘满风沙。飘满风沙的阳光像是混沌的蛋黄,无法让人享受。父亲一手提着酒瓶,一手叉腰,目光直视远方。裤子滑落下去,里面露出的一截皮肤差不多和泥土同样的颜色。几颗汗珠挂在脸上,风吹皱了他那古铜色的皮肤。父亲来不及多想,用力举起酒瓶,猛喝几口,拧紧瓶盖,随手把酒瓶丢在到田边的土埂上,义无反顾地踏进了稻田……

 秋天,北方的秋天一片金黄。那是成熟的颜色,那是丰收的颜色。对于每一个农民来说,那是欣喜,那是诱惑,那是按捺不住心跳。飘香的五谷,在蓝天下演绎着成熟的厚重。父亲对这些有些陌生了,常年漂泊在外,父亲熟悉的是城市的喧嚣,钢筋水泥的冷漠,城市的白眼……但父亲心底里的那片田野并没有走远,父亲眼里的淡漠从不曾落在田地里。看到田地,父亲呆滞的眼神立刻就会鲜活起来,那是燃烧的爱和希望啊!

   那一年,父亲因在工地受了伤提前回到家中。那正是收割的时节,我和父亲来到村外的稻田边。无边的稻浪前赴后继,成熟的稻香肆意飘飞。父亲俯下身去,轻轻地抚着稻穗,深情地闻了又闻。再把稻穗放在手里,细心地数着稻粒,推测着年景。此时的父亲是虔诚的,虔诚的有些幼稚,我的心便随了稻浪不停地翻滚。我什么时候能回报给父亲一片稻田?一片金黄的稻田,一片飘着成熟、欣喜的稻田。父亲,稻田边的父亲,阳光下的父亲,脸有些红涨。那是因为丰收,那是为他人高兴啊。

  两只喜鹊在稻田边的杨树上飞来飞去,欢快的音符散落在稻田间,很快就被稻浪掩埋得无影无踪了。喜鹊们爱着这片土地,就像农民爱着这片土地一样。它们不离不弃,永远为这片土地放声高歌;为这片土地上的爱情放声高歌;为这片土地上的阳光放声高歌。它们的家在高高的树端,在广袤的土地上。

  “好高的树,喜鹊们真有本领,把家建得那么牢固,那么温暖。”我好奇地望着高高的喜鹊窝。

   “这还算高吗,我们搞建筑时,要到三十六米的高空作业。在吊车的长臂上行走,一不小心,一阵风都能把人刮下来。这一次受伤,就是从五楼滑下来,要不是滑到二楼,可能就见不着我的儿子喽。”父亲的语气很沉重,手却轻轻地抚着我的头。

  我们无语,原来父亲是这样受伤的。在这之前,父母从没又跟我说起过。我强忍着,还是有几滴眼泪落在稻穗上。

  “男子汉,怎么能轻易落泪呢?将来,我儿要住的楼更高。”父亲用那粗糙,失去弹性的手为我拭去泪水。

  “爸爸,我知道您最爱土地。将来我一定给您买一片好大的稻田,我们的家就建在稻田的边上。我们一起劳动,一起笑看稻浪……”

“稻田只属于爸爸,你应该好好读书,别像爸爸不识字,到外面连个‘检票口’都找不到,怎么能让别人瞧得起?”父亲说得语重心长。

“无论我走多远,飞多高,我的根就在这片泥土上,就在这稻田里。”我轻轻地把头伏在父亲的怀里。

  父亲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把依偎在他怀中的我抱得很痛很痛。

由于我的升学,父亲带着我们又一次踏上了漂泊的路......

 

 写作后记:文中的主人公 王宏伟,我的学生。一年的相处,让我们情同父子。他常常叫我父亲,我也把他当成了自己的儿子。我决心伴他走过人最艰苦的高中、大学的求学之路。《漂泊的父亲》让我们看到一个贫寒不屈的家庭,看到了贫穷对一个成长的少年的伤害。他的家庭贫寒状况令人震撼,时常会想起他和他的父亲。农民,特别是没有土地的农民,生活在尴尬中,辛苦中,奔波中。面对未来,他们心怀希望。面对现实,更多的是无奈。宏伟今年顺利地公费升入重点高中,对于这个家来说,这就是希望,就是未来。我只能尽自己的一点微薄之力,帮助他。这就我写作的初衷。

 

感谢您的光顾!

 

 

  评论这张
 
阅读(643)| 评论(13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