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漠独行的博客

荒漠到绿洲爱的跋涉。

 
 
 

日志

 
 
关于我

内心独白:守一片荒漠,平淡经营,必有绿洲和我共醉黄昏!

网易考拉推荐

小村婚事【大漠散文】  

2009-07-13 18:13:05|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村婚事【大漠散文】 - 大漠独行 - 大漠深处camel的博客

 

 

要说这几天五婶应该高兴才是,老年得子,再过几天儿媳妇就要过门儿了。五婶人前仍然忙忙碌碌,脸上挂着满满的笑。这不刚才还和“唠头忙”商量着婚事如何办?菜要几个凉?几个热?娘家的赏菜要上什么菜才够档次?压轿的要给多少赏钱?……

    按理说,五婶这么大的年纪了应该为别人拿理才对。可是轮到自己的头上,却没了主意。对于五婶来说,这毕竟是第一次。别人家办这样的事五婶是不大上前的,如今轮到自己的了,就显得手忙脚乱。这和五婶的平时表现相去甚远,五婶做事儿一向是有板有眼,从容应对,爽快豁达。五婶家的临时伙食班子及时地成立了,在农村办喜事,伙食班子唱主角。一家喜事的成败,往往是由伙食班子决定的。五婶家的喜事在小村非同寻常,一是五婶、五叔的为人,二是这么多年这是五婶家的第一宗大事。伙食班子成员都是十里八村的名人,在这方面,五婶是不敢怠慢的。大厨、唠头忙的和五叔五婶把明天的事儿又从头捋了一遍,觉得万无一失,才到下屋忙着准备明天的一切去了。五婶这才忙里偷闲,又习惯性地来到窗前。

    今晚的月光有些倦怠,就像今晚的五婶。丝丝缕缕的月光,像是在油炸锅捞出来的一样。在小院二百度白炽灯光的渲染下,和下屋刚刚出锅的油炸鱼差不多,金黄、酥脆、带着油腻腻的香味,满院肆意游走。惹得邻居家的阿猫阿狗寻寻觅觅而来,偶尔也会因为一块小小的骨头而呲牙咧嘴,有失大雅。院子里的那片菊花长得正盛,只是还没有花儿绽放,自然也就没有满院的幽香。不过,那橘黄的灯光打在菊花上,五婶的眼前幻化出金黄的一片。多年来,那片菊花在五婶的心中就没有凋落过。永远激情盛开,芳香恒久不去。本来这样的大事,应该告诉憨叔一声的。毕竟孩子是她和憨叔的,憨叔有权利当一回“公爹'。这样的事情,怕是憨叔躲都来不及,哪还能亲自到场。五叔这几年身体渐好,家里的大事小事也承担了一半。五婶是高兴的,不过,在农村娶媳妇是要倾其所有的。这几年给五叔治病用去了一些积蓄,给儿子盖房子,家里的钱串就倒挂了。用去了所有的积蓄,明天预备的那顿正餐就没了着落。本打算先借一借,婚事后再还。在农村,谁家结婚是要预备三天的。提前杀猪宰羊,买菜,备肉,是要一些人手帮忙的。自然不能让帮忙的人空肚而归,吃点便饭是不可避免的。每家来祝福帮忙的都是几口人,一吃就是三天。五婶自然也不能另外,硬着头皮也要预备三天。在这件事上,五婶不想让别人看扁了五叔。前几天,正当五婶为预备的伙食款发愁时,五婶收到一个无名的汇单。五婶一接到汇单,眼泪就无声地滴落在汇单上。她知道,这是憨叔寄来的。这些钱足够她风风光光办完这桩婚事,足够全体乡亲们吃上几天的了。五婶明知道憨叔是不宜参加这个婚礼,但憨叔的缺席还是让五婶的心里有了很大的空缺。

 蚊子们举着小喇叭,在院子里飞来飞去。不知名的飞虫也赶来凑热闹,院子里的那盏灯周围热闹空前。五婶看着那熟悉的小屋,心里很乱。本想时间会冲淡很多,可恰恰相反,随着憨叔的离去,那份思念和牵挂日渐疯长。“老不正经”,有时这样的话会冷不丁在五婶的头脑中蹦出来,这就会吓五婶一跳。随即,五婶的脸也会莫名发烧。看来,这份“不正经”要带到棺材里去了。

下屋的人们还在忙忙碌碌,各种油炸食品的香味从下屋里飘出来,漫出五婶家的小院,飘满了整个小村。不用说,这香味时刻提醒小村里的每一个人,五婶家明天要办大事儿了。乡邻们早就做好了准备,别人家的喜酒可以不喝,五婶家的喜酒非喝不可。这些年五婶家没有什么大事,哪家有事五婶从来没有忘记送上祝福。五叔今天倒像是年轻了许多,脚步也就显得勤快快。上屋下屋穿梭地走个不停,一路小跑,不时地为伙食班子人员点烟送茶。五叔事事小心翼翼,生怕由于自己的疏忽而怠慢了前来帮忙的人。忙累了的五叔站在下屋的门前,稍稍喘息一会。

 窗前的五婶看着忙碌的人们,忽然觉得生活好像很陌生。几十年的光阴,恁么不经花,转眼手头所剩无几。想一想这些年用在自己身上的花销能有多少?大部分都花在了这个“家”上了,担忧五叔的病;牵挂憨叔的冷暖;惦记孩子的一日三餐,求学成家……想着这一切的时候,五婶习惯地拢一拢头发。都说愁一愁白了头,这几年生活好了,五婶也没什么可愁的了。可是岁月还是如期地给五婶染白了头发,昨天,五叔特意提醒五婶染黑了头发。五叔也理了发,刮了脸,人一下子年轻了十岁。这样的大事,不能让别人觉得他们太老了。五婶茫然的目光停留在下屋,给自己吓了一跳。憨叔什么时候站在了下屋的门口?五婶捂住胸口,揉一揉眼睛,原来是五叔。哎,这么多年来,生活中的五叔憨叔她分得清吗?五婶长长地叹息了一声,一丝无奈的微笑滑过脸颊。

 夜深了,下屋厨房里的事忙得差不多了,五婶适时地来到下屋。五婶刚要动手,就被大家制止了。

   “今天哪还要你动手,我们自己来,只要你舍得出东西。”

   “看你们说的,只要大家不嫌弃,想吃什么就吃什么,不够明天再买。”五婶说的很侠义。

    大家张罗着放桌摆菜喝酒,五婶很慷慨地把刚炸过的鸡鱼端上两大盘。

   “这怎么可以?这些都是计划好的,不能乱动,否则明天我们就要出丑了。”唠头忙的老孙赶紧制止了五婶。

    五婶欲言又止,尽管唠头忙老孙催了几遍,五婶还没有离开的意思。

   “他孙叔你看这菜,这饮料能够吗?不行再备点。”五婶的意思唠头忙的孙叔很清楚。

   “五婶,你就放心睡觉去吧。那些败家老娘们到别人家去可以乱来,偷菜,拿饮料。到你家来,都得规矩些。那是大伙敬重你,就是有几个不要脸的,属屎壳郎的---连吃带推,她还能过了我这道关?”孙叔拍着胸脯打着保票。

   “小孙子,你可不许胡来。吃不穷喝不穷,要是伤了乡亲们的和气,我可放不过你。”五婶说的很认真,一听到“小孙子”伙食班的人们都哄堂大笑,一旁的五叔也咧一咧嘴。

    五婶回到上屋,后半夜了,月光渐渐隐去。五婶依旧无法入睡,下屋喝酒的男人们闹得正欢。

   “二白,你这个名厨走南闯北,江东水西,没少见识。关于‘随礼’一定有许多趣事吧?讲一讲,也多个下酒菜。”唠头忙的老孙很会把握酒桌上的火候。

   “要说随礼,江东的人可比咱们这儿讲究。礼份子厚,哪像咱们这,二十元三十元吃满家。人家那里随礼出手最少也得五十元,而且一家有事,全村飘香。去年,江东有一个村子,喜事办了将近两个月。后来影响了春耕,村政府出面干预,才算告一段落。”二白说的慢条斯理。

   “家家都有结婚的?能那么巧吗?”听的人有些不信。

    “能有那么多喜事吗,很多人家都在补办前几年的的喜事,有补办升学的,有补办六大寿的;有补办乔迁新居的……总之能刮上边的,都要大摆宴席。不然只‘随礼’不‘接礼’,你受得了吗?结果,你吃我的,我吃你的,白忙了一场,谁也没赚着。有的礼钱只得打白条,到秋天卖粮后再还,开了随礼的先河。只是肥了……”二白端起酒杯美滋滋地喝上一口。

    “就是肥了你们这些做饭菜的。”老孙实话实说。

    “要说这随礼真是害死人,我参加工作不到二十年,随礼的数额翻了几十倍。由两元,五元,五十,到一百……都说随礼透明度高,红纸黑字。可现在大多数人都藏着个小心眼,特别是领导家办喜事。去年,我们校长家孩子考学,说好了,都花一百元。结果大多数人偷偷地花了二百元,害得我不安了好多天。现打电话和领导解释了好半天,才算过关。”说话的是明天负责写礼帐中学李老师。

    “要说你们说的这些都不足为怪,我要说的绝对是奇闻。我的岳父家所住的村子有这样一件有趣的事情,不知大家有没有听说过。

    老焦头子,清水罐子一个,白忙活一辈子,无儿无女。为人很热情,自己平时舍不得吃喝,乡邻大事小情都去随礼。多年来他家也没什么事,乡亲们在一起议论,哪怕是老两口谁生病了也行,我们回点礼。可是,他们的身体却很好。

    机会终于来了,他们家的老母猪下二十几个崽儿,这在小村是很罕见的。好事的人就到他家来,和他们夫妇商量,这么大的喜事,得请客。可他们说什么也不肯,好管事的人说了,不用你们管了。你们等着就行了。于是,买菜的,搭灶的、请客的、大家忙活起来了。结果和结婚的差不多,接了点礼,还不够预备的伙食钱。大吃了三天,不仅吃光了猪崽,还赔进了老母猪。”老孙说到最后有些愤愤然。

    一听到“清水罐子”,在一旁的五叔有些尴尬,讪讪地离去。大家并没有注意到这些,仍在议论不休。听的人个个有些神伤,可不是,一年的收入有多少花在随礼上。说白了,都花在吃喝上了。许多正事没钱办,有时种子化肥都靠贷款,随礼的意义又何在?

    “……真得改改,真得改改……”喝酒的男人最后达成了共识,他们的话在夜里听得很真切,在小村里传的很远很远……

 喝酒的汉子们刚刚躺下,东方就现出了鱼肚白。五婶赶紧洗漱,收拾房屋……因为她知道一轮红日即将升起。

 

 写作后记:圈友神采飞羊建议写一写农村陋习---随礼,并提供了一些资料。看到建议后,心存感动。于是放下手里的活,开始构思。关于随礼的陋习以什么样的方式表现出来?办喜事的伙食班子里有形形色色的人物,由他们嘴里说出更符合生活实际,更有代表性。但是这样的喜事安排在谁家?权衡再三,最后想到了《拉帮套》的五婶家。婚礼在她家更具有典型性,也算对《拉帮套》后事的一个交代。没有写婚礼的喜庆场面,重点写了五婶对于这场婚礼复杂的心理。随礼的尴尬则通过伙食班的不同成员讲述出来,表达了人们对这一陋习的无奈。黑夜里人们的呐喊“真得改改”,对明天的生活寄予希望。在这里还得感谢神采飞羊的建议和指导,让我还了故乡多年的一份情债!

感谢您的光顾!

 

 

  评论这张
 
阅读(339)| 评论(8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