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漠独行的博客

荒漠到绿洲爱的跋涉。

 
 
 

日志

 
 
关于我

内心独白:守一片荒漠,平淡经营,必有绿洲和我共醉黄昏!

网易考拉推荐

月辉飘香【大漠散文】  

2009-05-29 16:44:24|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月辉飘香【大漠散文】 - 大漠独行 - 大漠深处camel的博客 

又到月圆时,我的思念又长成满院的清辉。

离开家,才知道什么是思念。遥望月辉,才彻悟亲情。

月亮又高高地挂在天空,月辉依旧清澈如水。一片湖蓝覆盖了校园,宁静、温情。那湖蓝的深邃,却又带着跳脱的亮光,美丽的像是沉浸在无尽的静谧中的湖水中。常听人说湖蓝代表着等待 。对于离家的游子,它所诠释的绝不仅仅是等待。夏虫们的弹唱袅娜如月光,醉耳迷心。蛙声又响起,乘着月光,在校园内曼舞。给你带来一片水韵,无法拒绝的水韵。那醉情的“交响乐”如痴如狂,鼓动着激情的音符。那排着队的蛙鸣,鱼贯而入,浸湿了您的思绪。风轻轻地走过窗前,送来了月辉的清香,点燃一个游子的相思。轻柔的月光滑进室内,让室友们的鼾声几多甜醉。是谁在梦中深情地呼唤着母亲?是谁在呓语中和父亲呢喃?月光轻轻地落在那声声的“呼唤”上,“呼唤”平添了几多柔情。月光轻抚那醉心的“呢喃”,“呢喃”挤出了月光的几点思乡泪。思念,像是飞翔在月光下的风筝。我放出长长地思绪,我的“风筝”静静飞过夜空。飞回家园,停息在忙碌的父母的肩头。所有的这一切,都消融在那一湖幽蓝里了。

我的成长的记忆,似乎更多的是在月光下长成。小的时候,身体很不好,瘦弱多病,差不多是喝着药水长大的。害得父母年节很难过得安稳,医院,成了我们常去的场所。于是,母亲也就有了一份额外的付出---熬药。白天,母亲在地里忙个不停。对于母亲,不选择白天熬药,不仅仅是因为她的忙碌,更主要的是她不想让更多的人知道她的儿子靠药维生。夜晚,星星们都困倦地睡去了。唯有那一轮圆月不知疲倦地陪着母亲,母亲常常要熬药到深夜。月辉的清香伴着母亲,清洗着母亲的疲倦。有时一觉醒来,母亲仍然在忙碌。清幽的月光下,看不清母亲的容颜。缕缕月光,把母亲雕成一尊温情的塑像。母亲似在沉思,又仿佛沉沉睡去。静静地坐在药壶前,一手托腮,一手拿着一把蒲扇,头微微地下垂。劳累了一天的母亲,实在是太疲惫了。可奇怪的是,药壶从来没有熬干过。什么时候倒药,什么时候添水,母亲自是一清二楚。偶尔,母亲挥动起蒲扇,药壶下的炭火便有了精神。药的苦涩随即弥漫了小屋,几点火光映红了母亲的脸颊。四十不到的母亲,两鬓有了点点月光。

“这病要是长在我的身上就好了,老天不长眼,害苦我儿。”母亲有时自言自语,语气柔柔的,满是无奈,全无怨恨。

“月儿明

风儿静

我儿乖入梦

身体好

学习棒

住上高楼房

……

母亲不识音律,但那轻柔的哼唱,便是儿子的天籁之音。在母亲的哼唱中,儿子的气息平静下来,儿子的脸上挂满了微笑,儿子的梦乡舞起了春风。

药罐上飘着银色的雾气,那雾气在月光的浸染下有了淡淡清香。连那苦涩的药味也受了感染,清香起来。我默默地伏在被窝里,注视着月光下忙碌的母亲,那月光就流进心中,汇聚成一条清澈的小河。小河里流淌的是母爱的甘甜,月辉的清香。儿子的生活,因为有了流淌的小河,而甜彻肺腑。

母亲熬好药,匆匆地倒掉药渣。倒药渣在农村是有一些讲究的,要倒在人能行走的地方。这样“病”才能被别人带走,“病”才能去得快。每一次倒药渣,对母亲都是一次折磨。母亲希望儿子病好,但不希望别人因此得病。母亲把药渣零散地撒在屋后树林里那条幽静的小路,自己先踩上几遍,才能回到家里。回来后,母亲再把药均匀地分成几份,用瓶子装好。每一次吃药,母亲小心地一手端着药碗,一手端着糖水。像是端着世上最珍贵的东西,眼里含着期待,不停地用嘴吹一下药碗上的热气。

“喝吧,喝下去我儿的病就好了。”

我喝下了不再是一碗药,那是母亲期盼,那是月辉的清香啊!

渐渐地告别了那些喝药的月夜,但无法远离那月辉的清香。

自幼的多病,自然给家里积下了不小的债务。父母较常人也就有了更多的付出。夜晚,别人家可能是在月光下纳凉,或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尽享天伦。父母似乎忘记“人间天伦”,仍然辛苦地劳作在田间,伴着月光,默默地流汗。为了能早下来一些钱,家里常常要种一些早熟的植物。夏季最燠热的时节,正是父母最忙碌的时候。月辉的清香里,玉米在拔节,清脆的声音在田野上飞舞。飞舞的还有父母汗水里的苦涩。我常常驻足在月光下,含泪远眺,月光下父母成了模糊的背影。有时,母亲累得站不起来,父亲就急忙过去拉她一把。那月的清辉伴着母亲微笑一同绽放,绽放在月光下的还有儿子的那份感动,那份思考,那份不屈的理想。

“你先回去,陪儿子睡下吧。”这是爸爸的声音。

“这一根垄马上就要到头了,干完一起回去吧。”母亲说的很坚定,没有商量的余地。

清幽的月辉,伴着五谷的清香,雾一样的漫过来。父母静静地隐在了月光深处,我的心深深浸在月光的幽香里……

离家以后,每次回家,月光下飘满了生活的芳香。

忙碌的父母,听说儿子要回家,早早地杀好鸡,买到鲜鱼……忙碌的父母到家时,往往已是月到中天。母亲顾不得洗去一身风尘,赶忙走进厨房。一项不大喜欢做饭的父亲也走进厨房,做着儿子爱吃的菜。片刻,那沉醉的芳香伴着月光一同升起。父母的热情让自己成了“客人”,我几次要进厨房帮忙,都被父母拒绝了。

“你只要多吃就可以了。”父母说的很亲切,很真诚。

很快,饭桌上飘满了笑声,还有那微醉的月辉的清香。父母轮番给我夹菜,不管如何努力,我也无法吃完。父母专注的目光满是慈祥,满足。

“儿子吃鸡翅吧,越飞越高。”父亲说着,把鸡翅放到我的碗里。

“再飞高,见着儿子更不容易了。强壮才是关键,吃了这个鸡腿。”母亲又把一个鸡腿放进我的碗里。

“爸爸、妈妈,您们多么辛苦。平时也别太节俭了,多弄点好吃的。”父母停下了手中的筷子,那目光里有了点点泪花。

......

今夜无眠,月光下飞翔的是一个游子的相思。

月辉里的蛙声依旧缠绵,虫儿们的鸣叫怡人相思。遥想中,药香袅袅;清辉里,父母的汗水酿月光成酒,飘香醉人;思念中,我泪湿衣襟……

 

根据学生  陈景喆的事迹整理而成。

 

感谢您的光顾!

 

  评论这张
 
阅读(378)| 评论(6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