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漠独行的博客

荒漠到绿洲爱的跋涉。

 
 
 

日志

 
 
关于我

内心独白:守一片荒漠,平淡经营,必有绿洲和我共醉黄昏!

网易考拉推荐

澄红的琴声【大漠散文】  

2009-03-26 07:16:24|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澄红的琴声【大漠散文】 - 大漠独行 - 大漠深处camel的博客

 

 

是夕阳染红了琴声?还是琴声感动了夕阳?

那段时间,不知怎么了,我疯狂地迷上了篮球。决心像日本动画片《灌篮高手》中的樱木花道一样,在短时间内创造一个灌篮童话。那时,我还不到十七岁,青春期的荷尔蒙像奔涌的黄河。给我前所未有的躁动,前所未有的激情。我会时常握紧拳头,用挑衅的目光看着周围的一切。更渴望一场战争,要么篮球场上见,要么拳头上分输赢。

那天和以往没有什么不同,只是校园较比以往更安静。在球场上疯狂了一回,汗水如雨般地倾落下来。没有其他同学的参与,我的激情渐渐消退下去,把球放在篮球架下,我坐在球上倚着球架,静静的喘息。就是在那时,那有几分悲凉的琴声,缓缓地流淌过来。它温柔抒情,它又是那样“霸道”,让我没法拒绝,它一下子完全占据了我的灵魂。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

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

 

循着琴声望去,在不远处的树墙边,站着一位女孩。在当时,我丝毫没有把她和老师联系起来,更没有想到以后能成为她的学生。在她的语文课上有过那样的震撼,那是远比篮球更大的震撼,那是后来樱木花道所无法企及的。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

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

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

一杯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

 

幽幽的琴声,在校园内慢慢地飞扬。初夏的凉风温柔多情,轻轻地拥着你的身体。而那琴声,让你的内心有一种澄澈的清凉,如饮清晨的甘露。夕阳在琴声中放慢了脚步,更把几多留恋洒满校园。柳枝上滑动着橙红,微风过后,那些柳枝频频点头,赞许着那眷眷的琴声,又忙不迭踏着韵律,款款而舞。晚霞在琴声中渐渐红了脸,那红色极富感染力,慢慢红了那整排的教室,那轻舞的柳枝,那缓缓的琴声……

老师走进我们的教室,带着我们走进一个震撼心灵的世界。那是一个生与死的对话,那是生存中一个两难的抉择。只到那时,我还依然不能把她和老师联系在一起。在我的心中,她仍然是那个用琴声把夕阳染红,把心灵染红的女孩。我无法知道其他同学的感觉,至少我的心里是这样。

老师的第一节课很特别,打破传统的教学模式。自由地选取了一篇课文---《斑羚飞渡》,正在大家窃窃私语之时,老师那低沉的声音,亦如夕阳下的琴声一样,淙淙响起,缓缓流淌。

 

……试跳成功,紧接着,一对对斑羚凌空跃起,在山涧上空画出一道道令人眼花缭乱的弧线,每一只年轻斑羚的成功飞渡,都意味着有一只老年斑羚摔得粉身碎骨。

山涧上空,和那道彩虹平行,又架起了一座桥,那是一座用死亡做桥墩架设起来的桥。没有拥挤,没有争夺,秩序井然,快速飞渡。我十分注意盯着那群注定要送死的老斑羚,心想,或许有个别滑头的老斑羚,会从注定死亡的那拨偷偷溜到新生的那拨去,但让我震惊的是,从头至尾,没有一只老斑羚调换位置。

……

 

教室一下子安静,那是一种较为震撼的安静。在老师悲情的讲述中,我们来到了戛洛山的伤心崖旁,远远地看着那悲壮的一幕。那以死换生,那决绝的壮烈,那流泪的彩虹……我们第一次真正去思考“生”与“死”,第一次理解了什么是惨烈。也让我们看到了生存的悲哀,生存的伟大,人性的丑陋……

在老师慢慢的诵读中,班级静得每个人的急促的呼吸都听得清清楚楚。老师有几次停下来,一丝痛苦在老师的脸上飘过,随即老师又镇定下来,继续演绎她的经典。这时,班级不知是谁先啜泣起来,接着便是大家的共鸣,哭声一片。那一课,是我的灵魂最为震撼的一节课。不,是我们大家最为震撼的一节课。老师没有喋喋不休地说教,只是给大家留了两个思考题。

1 怎样评价老斑羚的选择?

2 在斑羚的选择中如何评价人性?

那一节课,大家畅所欲言。我相信,大家从来没有那么真诚,从来没有那么率直,从来没有那么智慧。我们的回答老师频频点头,不停地说,“好” “好极了”。老师带领着我们,体验了生与死的悲壮。

 

最后伤心崖上只剩下那只成功地指挥了这群斑羚集体飞渡的镰刀头羊。镰刀头羊孤零零地站在山峰上,既没有年轻的斑羚需要它做空中垫脚石飞到对岸去,也没有谁来帮它飞渡。只见它迈着坚定的步伐,走向那道绚丽的彩虹。弯弯的彩虹一头连着伤心崖,一头连着对岸的山峰,像一座美丽的桥。

 

最后,大家震撼了。我们第一次体验了,死可以那么壮烈,那么凄美。镰刀头羊那决绝一步,悲壮的一幕。第一次揪紧了我们那稚嫩的心,揪痛了我们还没有长成的思维。

 那以后,我依旧爱着我的篮球。不过,似乎再也没有了先前灌篮的那份激情。每天,我会准时到校,像过去一样奔跑在球场。我知道,我的目标已不在球场,我期待那澄红的琴声。只要那琴声响起,我那颗浮躁的心像是得到了久违的甘露。渐渐平息下来,迷醉在那悲凉的琴声中。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

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

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

一杯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

 

整个夏天,我在琴声中洗涤,在悲凉中思考,在澄红中成熟。老师上课越来越吃力,有时一堂课要停下来几次。每一次,老师都要摸一摸头,用微笑掩饰着痛苦。琴声依旧在校园内轻轻的流淌,怕是惊扰了谁。终于有一天,老师走近我,当我把一个球扣进篮筐,老师为我鼓掌喝起彩来。

那一次,我才知道,老师来自城里。

“老师,你为什么要到农村来?”我满脸的疑惑。

“农村不好吗?这里有幽静,有虫鸣,有灌篮高手……”老师的脸上挂满了微笑。

“老师,不知为什么,一听您的琴声,我就想流泪。”话一出口,我就又后悔了,这样对老师说话似乎有些唐突,我不好意思地搔了搔头。

“啊,很抱歉。我只是喜欢这首曲子,没想到……”老师似乎很歉意。

“没什么,我只是愿意听。真的,很愿意。”我有些语无伦次。

“你现在还小,等你长大了,对这支曲子就会有更多的感悟。”老师独自说着,看着远方的那排柳树。夕阳下,那排柳树显得非外澄红,澄红的还有老师那不倦的琴声。

“老师,您每次讲课都要停下来几次,摸一摸头,很痛苦的样子。您哪儿不舒服吗?”一向不太爱言语的我很冒昧地问了老师一句。

“没什么,一种习惯吧。”老师没有做太多的解释,只是那望着远处的眼神,多了许多悲凉。

秋一天天近了,校园里的那排柳树在金装下,温暖起来,迷人起来。偶尔会有几片叶子飘落下来,像极了老师那飘落的琴音。老师吹的仍然是那只曲子,似乎从来就没有变过。只是那曲子断断续续,那琴音中多了一些秋天的声音,那是离别,那是悲凉。“长亭”,“古道”对于一个痴狂的少年太过陌生。“浊酒” “梦寒”更是深奥得无法理解。但我却固执地喜欢,喜欢那份悲凉,喜欢那被悲凉染成的澄红。在这悲凉的澄红中,柳树的叶子纷纷落下了,就像那纷纷飘落的琴声。

差不多是在柳叶飘尽的那个深秋,我亦如往常一样,懒散地来到学校。班级肃穆的气氛告诉我,一定有什么事情发生了。让我震惊的是,老师与昨夜去世了。去世时,她身边没有一个人。我又想起镰刀头羊,想起它融进彩虹中那悲壮的一幕。原来才晓得,老师早就知道自己身患绝症。她只是不想让父母看着她,在绝望中死去。只是不想还没有走进课堂,还没有成为教师,就这样遗憾地离开。她如愿了,她成为了真正教师,对我来说,应该是铭记一生的宗师。我和我的同学失声痛哭,在泪水中,我们再一次解读了“生”与“死”,再一次聆听那悲凉的琴声,那被夕阳染得澄红的琴声。

 

镰刀头羊孤零零地站在山峰上,既没有年轻的斑羚需要它做空中垫脚石飞到对岸去,也没有谁来帮它飞渡。只见它迈着坚定的步伐,走向那道绚丽的彩虹。弯弯的彩虹一头连着伤心崖,一头连着对岸的山峰,像一座美丽的桥。

它走了上去,消失在一片灿烂中。

 

老师的声音再一次响起,斑羚那坦然、悲壮的一幕又一次鲜活在每个人的记忆中。

再一次站在夕阳下,是在老师的琴声渐渐飘远以后。一场不大不小的雪覆盖了校园,覆盖了球场,却无法覆盖夕阳下的那片澄红。灌篮已经对我很陌生了,樱木花道也渐渐走出了我的视野。我仍会如期站在球场,校园依旧。夕阳下,那排排教室像往日一样,披着澄红的外衣。披着澄红外衣的还有那排沉默的柳树,只是那澄红的柳树枝上,已经没有了昔日那空灵的绿叶。操场上那松软的积雪,用它的澄红诠释着一个主题---生命。

 

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

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

一杯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

 冥想中,老师的琴声遥遥走来,整个校园一片澄红,澄红的还有我们对老师的感佩与怀念。

 

故事是真实的,主人公曾经是我的同事。相处不过半年她就去世了,给我们留下了惋惜和遗憾。那一年,她也就二十三四岁。她的琴声给过我震撼,加上后来我的学生曾经是她的学生,于是有了此文。

 

感谢您的光顾!

  评论这张
 
阅读(583)| 评论(7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