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漠独行的博客

荒漠到绿洲爱的跋涉。

 
 
 

日志

 
 
关于我

内心独白:守一片荒漠,平淡经营,必有绿洲和我共醉黄昏!

网易考拉推荐

偷 秋【大漠散文】  

2009-05-03 19:13:36|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偷  秋【草稿】 - 大漠独行 - 大漠深处camel的博客 

 

 “偷秋”,在我的家乡已经成了遥远的回忆。

   几十年前,(确切地说,土地承包前,生产队那会儿。)对于故乡人来说,有人群的地方,就免不了有“偷”。“偷”并没有被看成什么不齿,后来也没有养成故乡人什么不良品德。相反,谁家要是整个夏天、秋天没有“收获”,倒是有几分被人瞧不起。怎么也不该慢待生命,亏了孩子,这是当时人们朴素的生存观。那时,“偷”就像故乡原野上的小草,“野火烧不尽”。伴随着夏、秋的来临,沉寂了多时的“偷”像是喜逢春雨,破土而出,潜滋暗长,“春风吹又生”。只不过那时的草,已经不再是春天时,歌咏蓬勃的对象。小草已经长得够高了,告别了幼稚。为“偷秋”人做起了很好的掩护,不知这算不算“狼狈为奸”“同流合污”。

  每年的“偷秋”是由女人们先发起的。全体女人行动起来的“偷秋”是从立秋这一天开始的。此时的偷秋严格地说又叫“偷秋膘”,对于故乡人来说那更像是一场捉迷藏的游戏。人们喜形于色“偷”东家,“偷”西家,“偷”他人,也被他人“偷”。如果谁家备好的东西没人“偷”,那家人会有几分失落。用今天时髦一点的话说,“人气指数”没有上去,那就该提醒那些人家,要加强与他人的“沟通”和“交流”了。

   在那个物资贫乏的年代,“偷秋膘”首先瞄准的当然是发好的白面馒头。被“偷”的人家多数都是男女主人的身体好,是那种喝凉水也上膘的主儿,于是成了被“偷”的“焦点”。那天,那样人家的主人脸上便挂满了幸福和得意。不管生活贫富,立秋的馒头是不能马虎的。宁肯自家不吃,也要备上几个待“偷”的馒头。立秋的前一天,不,应该是立秋的前几天,大家开始忙碌起来。没有面粉的是要走一走亲朋好友,先借一借。蒸馒头少经验的家庭主妇是要请教一下的,那多半是刚成家不久的新人。毕竟,蒸馒头对技术的要求很严格的。弄不好馒头“不起”倒是小事,过的“日子”要是“不起”,由此给身体带来“大病小灾”那可是大事。这一天,人们很在意“兆头”。到了立秋的前一天,人们有话没话都要试探地问上几句。

 “备好了?”

 “就咱这身体,不备着点,多让人笑话。”

  嬉笑中,人们心里就有了数,该到谁家去“偷”。免得跑了冤枉路,赢得主动。要不然被别人领了先,落得个空手而归也说不定。

  立秋这一天,农家人都要吃馒头。巧借一个“发”字,寓意不言而明。这是人们美好的期待,生活吗,总得有个盼头。自家好了还不行,街坊邻居住着,别人也得借借光。这样说好像有些被动,应该是带动别人一起“致富”。

   那时母亲的身体不好,因为邻居代婶、宋婶发福得厉害,年年便成了我们“偷”的对象。她们的生活不是很富裕,特别是宋婶家。常常馒头是蒸不起的,只好另想它法。倭瓜,立秋之时,正是倭瓜丰收的时节。宋婶自是带着几分歉意为邻居,特别是为母亲备上几个上好的倭瓜。那是宋婶入夏以来就精心留下的,尽管孩子们吵着要吃掉它们,还是被宋婶给吆喝住了。说心里话,宋婶家的倭瓜不次于白面馒头。在今天看来,要远胜于那些馒头。宋婶家的倭瓜膘后,蒸熟的倭瓜金黄、香甜、起沙,吃一口,面如蛋黄。吃时要备一点凉开水,否则吞咽困难。

 “偷秋膘”免不了遮遮掩掩,那是男人们所瞧不起的。男人们更看重的是“偷秋”,虽说“偷秋”和“偷秋膘”仅一字之差,景况可大不一样。男人觉得,“偷秋”才是爷们的舞台。

 

  对此我问过几个人,答案不一。

  伯父说:“不偷,那时咱们家十几口人怎么活命?”

  本分的老李有些不好意思:“青瓜裂枣,哪能不咬。过一回夏,买不起瓜果,不偷,孩子们白盼了。”

   不太安分的三姑父更有几分神秘,几分得意:“那时,生活要想上质量,不偷哪能行?”

   不管“偷秋”的目的怎样,“偷秋”的层次如何,有一点是相同的,那就是生存。生产队那会儿,浮夸风让小村生产出的不多的粮食都送了公粮,人们只能自行解决吃的问题。故乡流行这样一句很实用的俗语,“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大概是对“偷秋”一个高度精准的总结,于是小村里的男人把一个“偷”字演绎的五彩缤纷,浪漫多情。

   故乡的月夜是迷人的,特别是瓜果飘香的季节。夏末秋初,五谷的飘香很是醉人。不过,香瓜要是飘起香来,浓烈的香味让一切五谷的清香黯然失色。就连天空的月亮也沉醉起来,把迷人的清辉洒满瓜园。此时的月亮很大、很圆,却极“不识时务”地圆睁着眼睛,看着那些深卧在草丛中的偷瓜人。月夜之下是不适合偷瓜的,不过,要是赶上瓜熟季节,出手慢了,那些瓜熟透了可就不便于扛运。这就增加了偷瓜的难度,偷瓜的汉子们打的是“持久仗”,赢在“坚持不懈”上。有句顺口溜,今天仍记忆犹新。

下定决心去偷瓜

不怕牺牲往里爬

排除万难挑大的

争取胜利往家拿

  那时念起来,有些悲壮之感。

  后半夜了,许是瓜的浓香醉了月亮,亦或是月亮有些倦怠。瓜地上的月光暗了下来,此时还不宜动手。远处小村里的狗,敷衍地叫上几句,让这月夜下的瓜园更加宁静。蟋蟀们躲在深草中,懒散地弹着琴声,断断续续,时隐时现,宛如那袅娜的月光。草尖上已经起了露珠,夜更浓了。蟋蟀们的叫声里,多了几分水音,多了几分夜的沉重。看瓜的老人出来的次数越来越少了,偶尔出来送一泡尿,哗哗的水声让偷瓜的男人受了刺激,也想方便一下。看瓜人的一个响屁,让鸣叫的小虫受了惊吓,停止了歌唱。这在瓜园旁似乎不够和谐,但又是人和自然最完美的和谐之作。接着看瓜人拿起手电筒,漫无目的在瓜园的四周象征性地晃几下,像是电影里鬼子的探照灯。有时也会虚张声势地喊上几嗓子,让躲在暗处的偷瓜人痴痴发笑。

  两个偷瓜的男人百无聊赖,这里要补充一点,偷瓜人一般要两两搭配。一是两个人在一起更容易打发时间,另外,在偷瓜时也有个照应,免得腹背受敌,中了看瓜人的埋伏。笑也笑过了,面对眼前的瓜园,面对扑鼻的浓香,两个男人只有垂涎欲滴。想起偷瓜的往事,自然有一番感慨。

 “哎,白长个家伙,偷瓜时没有用武之地。”男甲好是感慨。

 “你不是跟队长家有点偏亲,走后门,建议换个女的来看瓜,你的‘特长’不就得到发挥了吗。”男乙说着,一脸的坏笑。

 “队长要是能派出女人,早就留着自己方便了,哪还有咱们的用武之地。”男甲一声长叹。

 “你说人家‘大筐’,真是识时务。合理利用资源,一个大筐不知挎回了多少东西,一群猴崽子,养得个个腰肥体壮。”男乙话语中不无羡慕。

  这里要补充一点,男人们谈到的“大筐”是“偷秋”队伍中不多的女性之一。特别是晚上外出,那更是蝎子拉屎---独(毒)一份。而且从不与人合作,像一个幽灵,在田野上快活地游走。整个秋天,大筐家“瓜果飘香”,“五谷丰登”。只要地里生长的,大筐从来不会手软,一盖往筐里装。关于大筐的的传言便有多种版本,最令大伙信服的是,大筐每逢被捉,必是“爱心奉献”。说的人有理有据,听的人信以为真。不然,为什么大筐从未失手?

“那是,大筐谁能比起,人家多有爱心。你奉献的起吗?”男甲有些不屑。

“也真是的,太难为大筐了。这么多年奉献的‘爱心’,怕是一大筐也装不下。”男乙有些怜香惜玉。

  两个男人有一搭没一搭谈着,夜深了,困意上来了。不过,蚊子不会放过这个大好时机。伺机高吹着喇叭,一路杀过来。两个男人左右开弓,随着噗噗的响声,便有一朵朵桃花在月夜下,静静地在男人们手掌上绽放。

  要说在这“偷秋”里得到实惠最多的人,大筐还不能越居榜首。“齐天大圣”是无人可比,稳居奖牌榜之首。因为“偷秋”时,动作敏捷如猴,又因为姓孙,顾得孙猴的美名。叫着不雅,于是得个“齐天大圣”,并非浪得虚名。

“齐天大圣”“偷秋”可没有大筐那么浪漫,却也从未失手。他的实惠是在“偷秋”之外,夏天的瓜果,秋天的五谷……自己家享用不了,自然要惠及邻里。这一送不要紧,送出了名望,送出了友情,送出了亲情。“齐天大圣”就是在分放“劳动”果实时,被当年的岳母大人看重,选为女婿。

“这孩子机灵,知道过日子,嫁给他一辈子遭不了罪。”丈母娘的话实在。就这样,大圣没费太大的周折,娶到了当时人人爱慕的美人。后来便是结婚,生子……一大家子人,好在大圣身怀绝技,日子过得有滋有味。

  话还得回到瓜地,等待多时的两个男人最后靠耐心取胜。当看瓜人以为万无一失,安心睡觉去了。两个人才不慌不忙地在瓜地里摸索,收获等待多时的猎物。偷瓜不像白天摘瓜,看成色,看瓜底。夜晚只能凭手感,先在瓜顶上按一下,如果软了,那瓜大概八九不离十就熟了。靠嗅觉也是个不错的方法,不过那样动作会慢下来,“效率”也大大降低。一阵忙绿之后,两个男人满载而归。等到第二天孩子们醒来,闻到满屋瓜香,一惊一咋分吃香瓜时,男人女人早就饱尝瓜香,做完好事睡觉去了。

  在三姑父眼里这样的“偷秋”只能算作小儿科,毛毛雨。算不上“江洋大盗”,顶多算个小毛贼。(在这方面,三姑父绝对是超级榜魁。)这样“偷秋”劳神费力,只能让孩子们去干,女人偶尔出手也不为过。三姑父研究的是“地利”“人和”“天时”,并能驾轻就熟,稳操胜券。别人忙着偷秋时,三姑父游走在夜晚的大街小巷,这时小村是要有一些故事发生的。这一走不要紧,许多故事看在眼里,记在心上。不到实践中,就无法掌握第一手材料。等到自己动手时,也好有个铺垫,免得被动。

  当许多人怅然若失,看着空无一物的田野,还在怀念那些“偷秋”的日子时,三姑父的大戏才刚刚开始。三姑父的智慧,让后来的小村人佩服得五体投地,却无人能效仿,实乃空前绝后。如果在战场上,他一定能成为一个卓越的军事家。

  粮食入场院以后,三姑父的脸上就挂满了得意。此时的“偷秋”,时机非常重要,出手早了,偷到的是半成品,回家第二次加工费时费力不说,容易露出“马脚”。出手迟了,粮食加工完了马上要“送公粮”,或分到社员手中。到那时,你只能望着场院兴叹。下手要在粮食打完,还没来得及分送之时。虽说时间只有两三天,对于三姑父来说,那就足够了。三姑父能频频得手,自有奥妙。三姑父家离场院仅一墙之隔,这在距离上就占了优势,此乃地利。当初三姑父高价买下那栋房屋,人们好是笑话他一番。其实,倒是三姑父觉得那些人好笑,没有远虑,可见三姑父的远见卓识。三姑父作案也讲个人和,这是作战不可少的重要因素之一。看长院的人也不都是圣人,私心自然也是有的。不过,他们的一举一动都在三姑夫的掌握之中。有时,个别带点颜色的故事,那更是“天”助三姑父了。手里有了“把柄”,还愁他不乖乖地为你效力?姑父只要站在自家院里,看场院的主动就把粮食送过来了,姑父从容地把粮食放到事先备好的隐蔽的地方。只是一年收获的多少,那就要看天时了。如果打粮那几天不下雪,作案不易留下痕迹,那就是丰收年了。否则,也不会有太多的歉收。天时、地利、人和……三姑父运筹帷幄,游刃有余,自然也就幸福生活了十几年。

  土地承包后,没有谁再为吃而大伤脑筋。“偷秋”也没了舞台,那时“偷秋”让人羡慕,而此时偷秋令人不齿。

  小村人在“偷”的演变中品读生活的最基本哲学------生存、进步、发展。

 

写作后记: 写作之初,问过许多人。他们大多都参加过“偷秋”的活动,只是为了生存,和道德品质无关。所以想写偷秋,是想在下代一人的记忆中留下一抹温情。为了生存,许多无奈也很美丽。生存,生命的第一需求。偷秋,生存的百态图。人类的聪明,让偷秋有了出人意料智慧。对于当初那群毛头小子,我们对偷秋充满了无限的遐想和怀念。如果后人能记住生存的艰辛,偷秋,也就显得无足轻重。O(∩_∩)O谢谢!

 

感谢您的光顾!

 

 

  评论这张
 
阅读(464)| 评论(6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