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漠独行的博客

荒漠到绿洲爱的跋涉。

 
 
 

日志

 
 
关于我

内心独白:守一片荒漠,平淡经营,必有绿洲和我共醉黄昏!

网易考拉推荐

苦难中的母亲【大漠散文】  

2009-04-03 10:32:20|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母亲【草稿】 - 大漠独行 - 大漠深处camel的博客 

清明节的怀思。

  母亲离开我们已经十八年了,十八年来作为儿女的我们,尽量回避这个事实。在我们心中,母亲并没有走远。只是出了一趟远门,只是不再承受生活中更多的苦难。

  对于我,一直觉得欠了母亲一笔文债。母亲的一生,应该有更多的文字诠释她的苦难;铸就她的坚强、乐观;颂扬她的宽厚、善良……可是我不敢动笔,怕母亲在我的文字中受了委屈,怕我的文字无法描绘出母亲坚挺的脊梁。我们只能走在思念和回忆中,远远地看着母亲。看着母亲围成的篱笆,看着母亲眺望的身影,看着母亲单薄瘦弱的身影立在午夜的寒风中……

   十八年前的那个冬天,寒风吹彻。那样寒冷的冬天让母亲停下了那双疲惫的脚,休息了那颗倦怠的心,那一年,母亲四十九岁。

  母亲出生在一个殷实的中农之家,童年的母亲是快乐的。那是母亲一生中最阳光灿烂的岁月,岁月的阳光,在母亲的一生中分布的及不均匀。出嫁后,母亲的生活中就少有阳光。直到她不甘地走完短暂的一生,这对母亲来说是极不公平的,这种不公平磨炼了母亲,让母亲的一生不再平凡。

  母亲在那段阳光灿烂的岁月,把歌声洒遍了故乡泥土的角角落落。故乡的泥土中满含春天的音律,那都是因为母亲歌唱的缘故啊。每到劳动时,母亲的歌声就响彻故乡的原野。多情的风儿停下脚步,歌唱中的鸟儿暗哑了音色。母亲因为歌唱,地里的活多半被别人代干了。为了听歌,社员们争着替母亲锄地,以便母亲能有更多的时间歌唱。和母亲一同歌唱的还有她的好友------玉霞。在公社会演时,母亲和玉霞自然是“台柱子”。为此,市里剧团特来招母亲。母亲的父亲管理家庭是很严厉的,对于蹦蹦跳跳的歌唱艺人持有偏见,强烈反对母亲的选择,给母亲一生留下了无法弥补的遗憾。我一直在想,如果母亲去了市里的剧团,那么,母亲的歌声就不会停止的那么早。母亲会一直歌唱下去,她的人生在歌声中会是另一番景象,成为一代艺术大师也说不准。母亲的朋友玉霞也早早地停止了歌唱,结婚不久,玉霞就疯了。为此母亲叹息了好多年,母亲一直想见一见远嫁的玉霞,直到她去世也没能如愿。

母亲的苦难是从出嫁后开始的,母亲当初婚姻的选择是渴望文化。那个时代,文化意味着贫穷。十几口之家,母亲忙里忙外。劳累中的母亲是幸福的,婚姻的美满让母亲很满足。那时,贫穷已经很不重要了。几年的辛苦劳作,母亲和父亲,亲手盖起了自己的房子,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家。一切美好的生活刚刚开始,母亲来不及细品生活的甘美,这一切就结束了。

父亲的重病,完全打乱了母亲的生活。父亲从生病到去世,痛苦地生活了五年,这不仅仅是来自疾病的折磨。看见母亲无休止的奔波、劳碌,父亲又不能帮助她做什么,那份痛苦远远胜于来自病痛的折磨。

那段时间,母亲首要的问题就是筹集钱,对于一向不愿开口求人的母亲,完全不顾人情的冷暖,世态炎凉。该借的都借遍了,不该借的,母亲也常常开口一求。那个时代,人们的温饱都成问题,谁家能有多余的钱借给他人?无奈,母亲抱着几个月大的弟弟到教育局求助组织。毕竟父亲是一名教师,毕竟为教育事业呕心沥血。母亲每次去都没有太多的言辞,拿不到钱母亲是不会离开领导的办公室。去的次数多了,难免不遭白眼。对于母亲,这一切已经无所谓了。只要能拿到钱,父亲就有希望,生活就有希望。在当时,这是母亲唯一的信念。以至于后来母亲一进门,领导们赶紧安排。他们一定被母亲感动了,因为这个坚强的农家妇女让他们汗颜。母亲所撑起的一切,他们是感佩的,他们是无法企及的。

如果说,为父亲筹钱让母亲的精神倍受煎熬,那么,操持家务让母亲的身体透支,过早疾病缠身。记忆最深的就是母亲拾柴,每到秋天,那是母亲最忙碌的时节。别人可能忙着收割五谷,母亲深知,秋天过后,便是一个漫长的冬天。刚刚盖起的三间土屋的取暖,全靠母亲拾来的柴草。整个秋天,母亲起早贪晚,既要照顾生病的父亲,又要顾及三个嗷嗷待哺的孩子。那时,小弟只有几个月,没有办法,每次出门,母亲把小弟用绳子拴在窗户上,回来时,小弟有时是哭着睡着了,有时拉的屎抹得到处都是。母亲已没有了泪水,倒是父亲躺在炕上无法动弹,欲哭无泪。母亲要背回几千捆柴草,柴绳勒断了母亲棉衣的双肩,双肩的肉红起来,晚上睡觉不敢侧身。睡梦中,母亲常常在痛苦的呻吟中醒来。母亲的病就是在那时落下的,医生说是劳累过度所致。随着冬天的第一场雪的到来,母亲拾柴的劳动算暂时告一段落。再看院中那高高的柴草垛,知情人感叹唏嘘。再看母亲,又黑了许多,瘦了许多。人看起来倍加憔悴,凌乱的头发,失去了弹性的皮肤……这一切,母亲似乎习惯了,也许她并没有觉得有多苦。倒是亲情的冷漠深深地刺伤着母亲的心,以至许多年以后母亲提及此事,都要说:“你姥爷的心太狠了!”。

那是阴雨连绵的深秋,父亲又一次要远行治病。手里的钱不够,母亲无奈再一次回到娘家。借钱,母亲没有抱太大的希望。地里的柴草要母亲一点点背,太耗时。父亲外出治病的日子,母亲要把更多的时间用来照顾家。母亲没敢先提钱,亲人的冷漠让她觉得借钱是没有希望的了,于是母亲无奈之时提出借手推车。空手而回,母亲再也无法忍住泪水,在无人的旷野上,母亲放声大哭。老天像是被母亲感动了,也流起泪来。深秋的雨是寒冷的,对于母亲,更是冷得心中结冰。不知在寒雨中母亲哭了多久,迷迷瞪瞪往前走,不小心滑到路边的水坑里。寒雨,齐腰深的冷水让母亲瑟缩,就像深秋风雨中的一枚树叶。母亲尝试爬出来,瘦弱的母亲没有了那份力量。母亲想到了死,母亲说她不怕死。要不是念着风雨中的那个家,母亲就在那个水坑结束自己的苦难。但是她不能放下孩子,不能抛弃重病的丈夫,就这样死了,她心不甘,一位路过的赶车人救了母亲。这件事许多年里都是母亲的一份伤痛,但这并没影响母亲对姥爷的感情和尽孝道。每年杀年猪,母亲都把最好的留给了姥爷。逢年过节,母亲都要给姥爷买一点像样的礼物。我一直感觉,母亲是宽厚的,善良的。仅这一点,母亲让我们折服,让那些自私的人们仰视。

让母亲烦心的事还有大家庭中复杂的关系,虽说那时分家单过。特殊情况下,爷爷有时是要过来帮一些忙的。所有的这一切,都要偷偷进行,否则,三婶是不让爷爷回家吃饭的。(那时,爷爷和三叔在一起生活。)一次,爷爷干完活回家,被三婶知道,用棒子把爷爷打得头破血流。此后,母亲再不让爷爷过来干活。但三叔并没有停止算计母亲,秋天,母亲到生产队领粮食,发现少给了两袋玉米。队长说已被三叔领走了,那时,三叔看母亲忙于烦事,以为母亲会忘掉领粮食的事。在事实面前,三叔不得不承认此事。母亲改嫁后,三叔要留下房子,找到相关部门,谎称他是队长,说我们欠了生产队的钱,要扣下房子。公社的回答是不能破产还债,三叔的“心思”白白浪费了。冬季拉大耙,三姑父找人给我家搂了三车柴草。三叔拉柴草时,只给了母亲一车,余下的拉到他自己的家......尽管这样,在我们成人之后,母亲不忘嘱咐我们年节去看看爷爷、奶奶、三叔。

母亲的辛劳并没有挽留住父亲,父亲去世后,母亲面临着艰难的选择。就在那年的腊月二十二,母亲带着三个不谙世事的孩子改嫁到宋氏家族。继父是一个很老实厚道的农民,除了劳动再也办不成其他的事情。母亲再一次担起家庭重担,忙里忙外。安排家里的生活,又要协调邻里的关系。记得买小屋那会儿,母亲已经和房主讲好了,交了定钱。可村中一人仗着他们是本地人,非让我们把房子让给他。如果他要和母亲好言相商,母亲是会让给他的。可是那人出言不逊,步步相逼。对此,母亲毫不相让,最后,那人不得不心悦诚服地退出。小屋,成了母亲改嫁后的第一个家。十八年的小屋生活,相对给了母亲生活的一份安定。但苦难,并没有远离母亲。小屋的温暖与苦难,成了我们的一种寄托和象征。让我们在逆境中,多了无穷的跋涉的力量。让我们有勇气,坦然面对生活中的风雨。为此,小村人对母亲刮目相看。

对于母亲来说,选择改嫁是出于无奈。随之而来的是两次近于壮烈的选择,那是出于母亲的善良。本来抚养三个孩子已经让母亲殚精竭虑,继父没有自己的孩子,对未来的担忧是可以理解的。无奈之下,母亲选择了再生。那时母亲的身体已经很糟糕了,小妹出生后,母亲大流血险些丢掉性命。那是一个风雪肆虐的夜晚,我们从睡梦中惊醒,母亲痛苦的呻吟让我们为之瑟缩。看着一盆盆被倒掉的血物,我们的眼前一片血红。我和姐姐磕磕绊绊,赤脚跑在风雪的路上,找来左邻右舍......以至许多年以后,那血色的夜晚仍挥之不去。派出请医生的人们,无奈、气愤而归。因为天气恶劣,医生不肯出诊。后来惹怒了一位邻居,拿着棍棒,强行“请来”医生,母亲捡了一条命。小妹出生八个月,患了急性脑炎,被庸医误诊夭折。身体、精神双重折磨让母亲迅速衰老,贫穷的生活没有给母亲康复的机会。病弱的身体注定了母亲的最后一次生育的悲剧,孩子没有出生就夭折了。两次失败的生育,母亲的身体迅速地垮掉了。

对于孩子的教育,母亲从来都是宽厚有加。记忆中,好像没有母亲责骂的往事。倒是母亲的爱让我们感动今生,受益多多。母亲的爱是宽厚的,包容的,善良的。对于儿女,母亲最好的教育就是“爱”。母亲患有严重的慢性气管炎,每到冬天无法下地。但母亲是刚强的,每次到外面上厕所十分吃力,往往要停下来喘息几次。我们劝母亲在屋里方便,母亲从来不肯,哪怕是在她生命的最后阶段。那时,生活贫穷,一日三餐,以玉米面饽饽为主。因此,每年都要给母亲备一点鸡蛋,小米。母亲从来都不自己享受,餐桌上像是“战场”,不管我们怎样“迂回”,母亲是必须看着我们吃下后,她才能吃。在外地读书时,每次回家母亲都要拿出平时舍不得吃的好东西,看着你吃下去。母亲坐在一旁,安详地看着你,那脸上洋溢的幸福无法言表。每次离家,母亲都会送出很远,直到儿子消失在她的视线中。这中间,母亲不知要停歇多少次,咳嗽多少回。

   对于邻里,母亲是不吝啬的。每到园子中的蔬菜丰收,母亲不忘送给左邻右舍。这让小屋里常常飞满笑声,给我们的记忆中留下许多温馨的故事。母亲让我们明白了,爱是可以分享的,而且越分越多。

参加工作以后,常常加班加点。每到月夜归来,母亲都会站在大门旁,静静地等候。月夜下,母亲成了一个清晰的剪影,深深地刻进了儿子的记忆。

“回来了”。

一句轻轻的问候,洗去了儿子一身的疲惫。午夜批改,母亲常常要催促:

“睡吧,明天还要早起呢。”

如今,每至夜深人静之时,母亲那温情的问候和叮咛,就会在月色中缓缓走来。月夜不再清冷!

  后来,儿子出生了。母亲高兴之余,又多了一份负担。妻子抚养孩子没有经验,又没有奶水,母亲担起了夜里为孩子冲奶粉,换尿布的琐事。生活的拮据,让儿子常常吃不饱,母亲暗自神伤。每每有亲属来看望母亲,母亲总是会说:“给我买东西的钱,给孩子买点奶粉吧。”

在母亲最后的日子里,我白天上班,常常夜里陪伴母亲。母亲对自己的病是有所知的,但母亲很少提及“死”。母亲却在不停地计划以后的生活,表现出的乐观给儿女们以深刻的影响。在母亲最后时刻,她把继父叫到跟前,让他放心,她相信她的儿女会很好照看他的,不必担心晚年的生活。母亲没有再叮嘱她的儿女,这一份信任让儿女们温暖一生,感动一生。由此可见,母亲的教育充满了智慧。作为母亲,她是自信的。

母亲走了,走得坦然、欣慰,她完成一个母亲的神圣使命,三个孩子大了,有了自己的工作。母亲走了,走得很不甘,因为孩子们的好生活她还没有盼来,小儿子刚刚参加工作,还没有成家。母亲无法带走的,是儿女们对她的沉重的深深的思念,那思念,让母亲的远行没有距离。

人们惋惜母亲,四十九,人生太过短暂。但我们知道,对于苦难,那又太过漫长。

苦难中的母亲【大漠散文】 - 大漠独行 - 大漠深处camel的博客

 

感谢您的光顾!

 

  评论这张
 
阅读(1106)| 评论(18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