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漠独行的博客

荒漠到绿洲爱的跋涉。

 
 
 

日志

 
 
关于我

内心独白:守一片荒漠,平淡经营,必有绿洲和我共醉黄昏!

网易考拉推荐

黄土坑【大漠散文】  

2009-03-18 06:21:17|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黄土坑 - 大漠独行 - 大漠深处camel的博客 

 

 黄土坑真正唤醒我的记忆,是在学生的一篇作文中。记得好像文题是《儿时的黄土坑》,真正引起我思考和怀念的是在二十多年前。

 黄土坑的成因大概要追溯到百余年前。祖母的那一代人就有许多故事散落在黄土坑中,只是那时黄土坑还没有现在这般大,还没有现在这般落寞、无助。在成为黄土坑之前,它也一定是个“美人儿”。头上开满野花,身上飘着五谷的芬芳。那些鸟们、虫们在它的胸怀里谈过恋爱,建过家园,生子育婴,很是过了一回风轻云淡的田园式生活。可是后来,那些生灵不得不搬家,同是为了生存,他们不得不让步于人类。它们感知了时间的短暂,世事无常。

  那时小村还真是一个小小的“婴儿”,几户人家,数缕炊烟。在茫茫的苍穹下,演绎着“生”与“死”,“发展”与“消亡”的故事。谈到发展,小村就有了它的杰作---黄土坑。那时盖房子,用的都是黄土坯。不知谁选中了“黄土坑”,随着小村的壮大,黄土坑就越来越深,越来越大。看来先人们还是很有眼力的,黄土坑出产的土坯结实、耐用。小村人没有在黄土坑的功用上进行太多的发明,要不然,黄土坑在未来的若干年成为一处著名的民窑遗址也说不定。百十来年的土坯屋风雨不动,安然如山。要说黄土坑是小村人擦亮的眼睛,他用深情的目光注视着小村的“沧海桑田”,那就太有诗意了。小村人可没有那么浪漫,他们只是想要生活,或者说,他们只是想要生活的好一些。要说,那是小村人给土地留下的一个伤疤也不为过。站在一定的高度看,那真像是小村额头上的一块疤痕,影响了小村的整体美。但对于小村人来说,对于黄土坑的那些故事,这块伤疤还真是维纳斯的断臂---残缺的美。

  小的时候,黄土坑是所有孩子们的天然乐园。每到冰雪消融,孩子们三三两两跑出家门,不约而同地聚在黄土坑。黄土坑里的朝阳坡的小树往往要比平地上的树先吐新绿,孩子们精选一些枝条,做成大小不一,长短不等的“树笛”。春天的音乐会及时在黄土坑“奏响”,短的笛音,清脆悦耳;长的笛音浑厚雄壮。虽说孩子们不识音律,却也把一台交响乐演唱得“五彩斑斓,姹紫嫣红。”一些嘴巧的孩子,用树笛学得“百鸟朝凤”,一串串动人、空灵的音符溢满了黄土坑。让春天伴着那些稚嫩的音符在黄土坑上飞扬,让黄土坑的春天多了几分神韵,多了几分魅力。

 “开音乐会”那多半是男孩子们的事,女孩子自是有她们的任务。黄土坑里的野菜似乎也来得早一些,肥一些。那多半是因为黄土坑地势低洼,蓄水多,每到春天自然地要湿润一些。再加上常年植物叶子沉积腐烂,土质疏松肥沃。小半天的劳动就可以换回一桌的鲜嫩碧绿的野菜,不吃,看着就诱人,垂涎欲滴。在那个物资贫乏的年代,一个漫长的冬天,饭桌可是沉寂多时了,寡淡多时了。野菜,又让饭桌活泛起来。久违的笑声在饭桌上飞绕,那笑声里饱含了野菜的清香。大人孩子们话格外地多起来,情绪也就好起来。有事儿没事儿,男女主人爱斗斗嘴,开个玩笑。

“要说这黄土坑真是一块宝地,咱这房子几十年了,生活了几代人,坚固保暖,住着安全舒心。春天里还能吃到一口鲜味,你说,哪有这样的好地方?”这样说话的多半是当家的。

“美的你,要不是咱这勤快的女儿,想吃上这么可口的野菜,做梦吧。”女人说着,在男人的头上轻轻地戳了一下。

“那当然,要不是黄土坑,你哪能嫁给我?我哪能提前抱上女儿,提前当上爸爸。”男人一脸的得意和坏笑。

“闭上你的乌鸦嘴,吃饭也塞不满你的臭嘴。老不正经,在孩子面前说话也没个分寸,狗嘴吐不出象牙。”女人的脸上飘过一片红云。

  要说男人的话一点不假,黄土坑说是孩子们的游乐场所,那只是小意思。顶多在那里捉捉迷藏;过过家家……只是玩玩而已,并不动真格的。对于恋爱中的人,如果能走进黄土坑,那多半是到了热恋阶段,很快就要瓜熟蒂落。小村里那些自由恋爱的人们,哪个没去过黄土坑?哪个没在黄土坑里山盟海誓?缠绵悱恻?

 黄土坑成了恋爱中的人们的避风港,成了回忆中的伊甸园。不过,这要在黄土坑最重的一出大戏上演之后,那就是脱坯。脱坯的最佳时间是在夏末秋初,既要躲过雨季,又要利于土坯的风干、保管。

 东北民间把“脱大坯”算做“四大累”之首的一项繁重劳作,是有好劳力才能胜任的工作。脱坯人要腰好(适合长久弯腰),双臂有利,行动敏捷。脱坯时,先将脱坯用的黄土堆积在平地上,把麦秸秆一层层放置于土中,浇上冷水,经过一天或半天时间的 “闷”,使草和水都泡软浸透,再用一种名叫“二尺钩子”的搅合,这 样,水、草、土完全粘合在一起了。脱坯人有两个工具:一个是土坯模子,另一个是装有水的脸盆。土坯模子是木质做的,内壁光滑,便于脱模。脱一块坯之前,先把坯模子放在脸盆的水中浸湿清洗坯模的内壁,不要粘有泥的残渣,坯模内壁附着水也起到润滑作用。然后将坯模放在平地上,将闷好的黄土放在模具中,用力将四个角压实,再用手蘸水把其他部分抹平,拔出模具,一块坯就脱成了。如此循环,一天下来,千八百的黄土坯就成了一道风景。经过数天的翻晒,变硬、干透就可以码垛了。一排排的土坯垛成了黄土坑天然的屏障,让黄土坑多了几分神秘,多了几分诱惑。此时的黄土坑,才真正成了恋爱中人们温馨的摇篮...

  要说这恋爱场所,绝对是黄土坑新的功用,怕是先人们造坑之初万万没有想到的。这还不算,恋爱中的男女,谁的家长反对,他(她)们就会如实相告:“我们已经去了黄土坑。”。明智一些的家长会顺水推舟,赶紧找媒人,一桩婚事瞬间搞定。脾气大一些的家长也会不吃这一套,坚决反对。

 “就是孩子生到家里,我们也不会同意的。”

  话是这么说,并且是掷地有声。可是真要看着孩子们爱得死去活来,慢慢大了肚子,他们也多半是“杀猪不吹气---蔫退”。这样的家长,对黄土坑自然是恨之入骨。但有什么办法呢?他们的恨是填不满黄土坑的,而且依然有那么多人爱着黄土坑。再说了,那些恨过黄土坑的家长们,想当年不也盼着能走进黄土坑?多数不也在黄土坑里“风花雪月”一场?对于小村人来说,谁还在乎黄土坑?不就男女搞对象那么一点事吗,犯得着兴师动众?

  黄土坑成就了多少有情人没人统计,小村所以能迅速壮大起来,黄土坑实在是功不可没。在那些精神生活贫乏的年代,黄土坑给人们生产了多少精神食粮。黄土坑成了小村的暗语,只要“黄土坑”这三个字在谁家出现的频率高,喜事就离谁家不远了。说实在的,小村人对这些并不十分感兴趣,男婚女嫁,生殖繁衍这是人类的使命。让人们感兴趣的,倒是那些在黄土坑里茁壮成长的花边新闻,那成了人们茶余饭后谈兴最浓的话题。谁知这黄土坑里生长出多少花边新闻?以至于一些经典的曲目流传至今。

 话说,一次  某老者夜里无眠,到外边散心。不知不觉就来到了黄土坑,许是想起了陈年往事,明月当空,自有几分沉醉。夏天的月夜,是如此的宁静。天上的星星泛着顽皮的眼睛,可爱极了。最令人喜爱的还是淑女般的月亮,那皎洁的月光温柔的抚摸大地上的万物,好一个月光似水,温馨可人的月夜。黄土坑深处的小虫们,高声鸣叫,把他们的爱情渲染得淋漓尽致。几缕微风,像游戏的孩童般在花草间,矮树丛中嬉戏着,惹得树枝随着风轻轻的摇晃着,将影子在地上拖得长长的,颤颤的;那些无名的小花儿也发出轻轻的笑声,缕缕花香如轻纱漫舞。它们都仰着头,羞着脸对着圆月发呆。庄稼拔节的声音有些夸张,玉米的清香就像这月光,轻柔飘渺……冥想陶醉之时,有两个人走进了老者的视野。老者以为是自己的幻觉,用手在脸上用力拧了一下,一阵专心的疼痛之后,老者瞪大了眼睛。虽说看不清面容,但从形体上可以看出是一男一女,而且不是热恋中的青年男女,应该是人到中年。再说了,不是男女谁到这来?老者大气不敢出,躲在暗处,免费看了一场A片。事后,人们怪老者不地道,看人家的“床”上之事有些缺德。

“我缺德?我那是成人之美,要是出声惊动了人家,误了好事,那才叫缺德呢。”老者据理力争。小村人想一想,也就原谅了老者。再说了,老者始终没有说出当事人的名字,有人怀疑那是老者杜撰的。是呀,这样的故事谁都能编出一大筐。而且,这样的故事怎么能算做经典?要说,就故事本身而言绝不能算作经典。既然是故事,就免不了有台词。这个故事就经典在台词上了,而且这让人们相信老者的故事是真实的。

“现在没有钱,等秋后卖了大嗑(向日葵),再把钱给你,一定多给点。”那是那对偷情人“风雨”之后男人说的话。

  要说偷情也没什么,周瑜打黄盖。虽说有伤风俗,但也是两厢情悦。应该能给人们一些美好的回味,只不过是谈到钱,便把那份美好的情感“商业化”了,让那美好的月夜变了味道。这在小村“赊账”的历史上还是首例,自那以后,别人赊账都理直气壮:人家“跑破鞋”都可以赊账,难道我们做正经事不可以赊一次吗?这样的赊账让人们“心酸”了好多年。这样心酸的故事还不止这一个,结局也多少有些黑色幽默,成了含泪的笑。某男手持一瓶农药到黄土坑与人幽会。妻子发觉后怕丈夫寻短见,尾随而来。见丈夫将农药送与她人,心痛不已。

“不能让你白来一趟,这是家里省下来的,正好你家的地里起了虫害。一瓶药也能解决一垧地的虫害问题。”男人有些歉疚。

妻子冲上前大哭不止,夺下农药欲喝,被丈夫拼命拦下。情人哪还敢要农药,早就逃之夭夭,一场温情的幽会就这样不欢而散。不过那句台词被小村里贫嘴的男人们篡改成:“......一个瓶子就可以解决一垧地......”说的人挤眉弄眼,满脸的坏笑,还得捎上一句:“种地吗,总得先杀杀毒。”那其中的含义绝不仅仅是农药和土地的问题。

 “一个瓶子就能解决一垧地......”;“种地先杀毒”

 “现在没有钱,等到秋后……”

  这些经典的台词,就像春晚小品里的流行语,在小村里游荡了很多年。特别是春天种地时节,两个种地的男人相遇了,一个会说,

“种地呀,带药了吗?得先杀杀毒。”

“那是呀,不把地种好了,哪敢去“赊账”?秋后拿什么还账啊。”随即便是两个男人开心的大笑。就在这笑声中那些日子渐渐成为历史。

  如今的黄土坑在一天天淡出人们的视野,儿童们有了新的游戏,再说,属于他们的业余时间太有限了,他们要像城里孩子一样,学这学那。哪还有时间乱跑?村子里的小青年大多都到外边闯世界去了,他们像城里人一样,把浪漫留在了霓虹灯下。现在人们生活好了,物质精神双丰收,再也不必为生活所迫而走进黄土坑。盖房子不再使用黄土坯,而是红砖铁瓦……

黄土坑完成了它的使命,走下了历史舞台。

小村倒是没法走出黄土坑的视线,在黄土坑的注视中,小村一天天走向富足。

 

感谢您的光临!

 

  评论这张
 
阅读(567)| 评论(3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