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漠独行的博客

荒漠到绿洲爱的跋涉。

 
 
 

日志

 
 
关于我

内心独白:守一片荒漠,平淡经营,必有绿洲和我共醉黄昏!

网易考拉推荐

春风飘过【大漠散文】  

2009-03-01 10:18:01|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春风飘过【大漠散文】 - 大漠独行 - 大漠深处camel的博客 

 拜年的歌声到了高姐(学生家长)这儿,自然多了几分眷恋,几分感慨,几分动容。

  高姐今年六十了,“人到六十古来稀”,这是一句古语。但现在,生活好了,六十岁的人一点看不出老者的样子。特别是高姐,住过泥草房,打过工……虽说大半辈子辛苦奔波,但人们眼里她仍忙忙碌碌,年轻人似的,根本和老人搭不上边。在农村,仍然延续着这句古训。“六十”仍然被看做高寿,六十岁的生日马虎不得,一定要大庆的,到了高姐这也不能例外。本来高姐的生日是六月初一,因为几个孩子,妹妹都在外地工作,大家商议提前过,图个人全,热闹。因此,就把这一天定在了正月里第一个含有六的日子---初六。我和妻子应邀早早来到高姐家,和高姐一家人共同分享这不同寻常的一天,给高姐一份祝福。

  高姐的小儿子在哈尔滨开了一个修配厂,坐车方便多了,且不用花钱。坐在十几万元的轿车里感慨良多,前几年,买车都是那些富人的事,和农民毫不相干,特别是像高姐家这样仅仅能解决温饱问题的农民。那时孩子读书的几千块钱都要四处求借,每年种地的化肥、种子都得靠贷款。买车,这样奢侈的事情,就是做梦也难得梦到的。土地,似乎给高姐一家更多的是伤害。不,土地伤害的不仅仅是高姐一家。那些靠土地梦想发财的农民,都是伤害者。有限的土地,除了给他们以温饱,并不能给他们太多的富足。靠种地为生的农民,手里有存钱的能有几家?盼着风调雨顺,可是好年景来了,往往是丰收成灾。就说今年吧,春季时抗旱,灌一垧地要四五百元。烈日下,哪个农民不扒几层皮?夏季时,除虫、排涝……庄稼地里能闷死人。总算粮食到家了,看着成堆的粮食,农民们却高兴不起来。农民第一次感觉到“粮食难卖”!其实这样的令他们不堪回首的“第一次”何止是一回?上边的好政策,到了下边就变了“味”。国家的保护价是每市斤0.75元,可农民只能卖到每市斤0.5元左右。收粮食处的大门外面集结着一群“扒皮族”,同样的粮食,农民每市斤卖0.5元卸不了车,到了他们的手里,还是那个粮,还是那个车,他们每市斤却能卖到0.6元左右。腰包真正鼓起来的不是农民,而是那些“扒皮族”。一个收粮季节下来,几十万元的血汗钱白白地被“扒皮族”拿走。不断上涨的农用产品,自然灾害,人为的减收,繁重的劳动……这一切,在精神、肉体折磨着那些辛苦的劳作者。因此,一代代农民梦想着自己能走出这片土地。在我的家乡,大多数农民不惜一切代价供孩子读书,很朴素的目的,就是要他们的孩子远离这片土地。每一个远离的游子都是带这样的伤痛离开家乡,亦如当年的我。那时,我读书的唯一动力就是不再回到这片土地上,不再让更多的梦想伤痕累累。

“只要不回来种地干啥都行!”故乡人教育孩子往往都要这么说。

当年,高姐一家拼命带着孩子们外出闯世界,很有一些“走西口”的悲壮。不仅仅是土地对她们的伤害,还有教育的伤害。那时大儿子在外读书,同学的攀比风使他未能幸免。一次,孩子回家骗钱,我和姐夫连夜骑了六十余里的自行车,到孩子的姥姥家(孩子没敢回家)找孩子问个究竟。那可是寒冷的冬天,路上有厚厚的积雪。稀疏的星光下,我和姐夫默默无语。只有姐夫的叹息声,车轧雪地的吱吱声在空阔的旷野上缓缓飞行。寒冷的不仅仅是身体,还有彻骨的内心之冻。弄清事情后,我和姐夫又连夜回到家里筹钱。昏暗的灯光下,高姐无声地流泪。她无法理解孩子,却又在为孩子默默准备“好吃的”......那些心酸的日子让人不堪回首,不过,打工的生活却给了高姐一家丰厚的回报。外债还清了,新房子盖起来了。孩子们让他们住在城里,可是,故乡仍然让他们难以割舍,“落叶归根”,这是中华民族的情结。

 高姐早早地被几个妹妹唤醒,梳洗打扮,弄得高姐老不适应。几十年的苦日子似乎早就习惯了,如今这么奢侈的一打扮,高姐的眼泪就下来了。

“这么一对耳环两千多元,这不是败家吗?”高姐死活不戴。

“这不是享受吗?前几年,就是要也买不起。我们结婚那会,也没敢跟您老人家要。生活好了,戴上吧,总得给儿女尽孝的机会吧。”高姐的小儿媳妇边哄边劝算是完成了高姐的最后打扮。

  宴会的气氛算是空前,唱生日歌、点生日蜡烛、戴寿星帽……高姐虽说第一次这样隆重地过生日,但环节不能少。我在旁边负责主持和摄影,随着快门的咔嚓声,许多难忘的瞬间成了永恒。

  孩子们纷纷敬酒祝福,高姐心脏不好,今天破例喝了几杯啤酒。

“大姐这么多年了不易,不仅照顾自己的三个孩子,还替老妹抚养一个孩子。咱们姐仨儿,哪个没有穿过大姐做的鞋?今天我就不敬大姐酒了,唱一首歌吧。”高姐的三妹放下酒杯,稍稍喘息一下,平静平静情绪,唱起了姐妹版的《中国娃》。

……

最爱穿的鞋是大姐纳的千层底

站得稳走得正踏踏实实闯天下

……

最爱做的事儿呀是报答咱姐姐

走遍天涯心不改永远爱咱家

……

高姐听得满眼潮热,三妹唱的声情并茂,气喘吁吁。有好几次停下来,平复一下激动的心情。

“和高姐一家相处二十二年了,这么多年,我见证了高姐家的风风雨雨,见证了她们一家从贫穷到富足的奋斗历程。人生能有多少个二十二年?这份友情让我感动今生!大姐一直把我当亲弟弟看,有什么好吃的忘不了给我留一份。就说今年吧,杀猪时的肉肠给我留了两个多月。过年的四个猪蹄给我留了一个大的,猪蹄没少吃,可是就是没吃出大姐给我留的那个猪蹄的味道。什么是感动?感动就是黑夜的一盏灯,寒冬的一团火......更是相互的关爱和理解!今天是大姐的生日,千言万语化作歌声,表达最真诚的祝福。”面对此情此景,我感慨万千。

“卖菜、挑水、洗衣服。

下有儿女上有母

每天三顿家常饭

一年三百六十五

大姐大姐您挺辛苦

辛苦为了全家福

细水长流过日子

全靠您俭朴

……”

  宴会上喧闹的人们一下子安静下来,每个人都在用心体会歌词中的每一个字。是呀,仿佛人们在歌声中回到往昔。高姐辛苦奔波的一生,又在每个人的记忆中遥遥走来。晨曦中的忙碌;烈日下的辛苦;夜深时的劳作,打工漂泊的无奈……一切都清晰地浮现在每个人的眼前。歌声,挤满了屋里的角角落落,走遍了每个人记忆的沟沟坎坎。片刻安静之后,便是长时间的掌声,我知道,大家是在为高姐鼓掌。这样的掌声只有高姐才配享受!

在家人们的敬酒祝福中,有两个人是要写上几笔的,一个是高姐的养女,是主动要表达心声。一个是姐夫,是被动倾吐爱意。

“妈,首先我要感谢您对我二十年的抚养之恩。今天是您的六十岁生日,在乡人们的眼里您是大寿。在儿女们的眼里这是小寿,再活六十年,您也不老,好人一生平安。”养女说的泣不成声,听的人无不动容。看着气氛有些沉郁,我赶紧推出姐夫。

“今天是个喜庆的日子,最有发言权的是姐夫。四十年的坎坷、风雨,你和姐姐共同走过,发表一下‘结婚四十年’感言”。

“老夫老妻,有什么说的,祝福她吧。”本来不善言辞的姐夫,面对这个阵势有些语无伦次。

“那可不行,一点诚意没有。”高姐的几个妹妹不让了。

“大姐(高姐比姐夫大一岁),我爱你,下辈子还娶你。”姐夫迫于几个小姨子的压力,鹦鹉学舌。说得有些勉强,但也是埋藏在心底心声。高姐却一脸的满足,泪水沿着微微泛红的脸静静地流下来。是欣慰,是感慨,是感动……

话一出口,哄笑声在小屋中炸开。我等待已久的时机终于来临,赶紧摁下了快门。

 感谢您的光顾!

 

  评论这张
 
阅读(300)| 评论(5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