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漠独行的博客

荒漠到绿洲爱的跋涉。

 
 
 

日志

 
 
关于我

内心独白:守一片荒漠,平淡经营,必有绿洲和我共醉黄昏!

网易考拉推荐

冬天散落的记忆【大漠散文】  

2009-12-26 08:21:08|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冬天散落的记忆【大漠散文】 - 大漠独行 - 大漠独行的博客

 

 

  北方的冬天,因为寒冷,尽显阳刚之美。就像北方的汉子,豪爽,彪悍,顶天立地。北方的记忆,因为冬天而温情绽放。就像北方的火盆,暖身,暖心,暖日月。

 几十年前, 来到北方,来到北方的冬天。你就会看到一道奇异的风景,北方的冬天,因为火盆而美丽;北方的人家,因为火盆而温暖;北方的故事,因为火盆被烤成了香酥的童话。要说北方的冬天,得先从火盆说起。

 制造火盆的工艺比较简单,一般的家庭主妇就可制作。但要制出一个上好的火盆,并非易事。火盆的主要原料是黄泥和麻秧,黄泥韧性比较好,易于造型。加上麻秧,增加拉力,不易断裂。有经验的人家,一入秋,便准备好黄泥和麻秧。将黄泥和麻秧搅拌在一起,浇上适量的水,闷上一段时间,待黄泥和麻秧融为一体方可施工。

 火盆的第一道工序是制作一个灰包,灰包的大小由需要火盆的大小而定。利用灰包,主要是灰包易于造型,又可及时吸干黄泥中的水分,火盆更易于风干。灰包制好以后,便可以上泥了。为了风干得快,上泥分几级道工序。待到火盆的主体厚度在2---3厘米之间,主体工程完工。接下来安装盆底和盆沿,盆底和盆沿也是很有讲究的。美观,别致,要和周围邻里的有所不同。火盆的最后一道工序是剖光,剖光很简单,上水,然后用碗碴或酒瓶擀压,直到表面光滑如镜为止。这样,一个火盆制造完毕。制好的火盆不能马上用,放在一边,完全风干后方可使用。这一切,都要在冬天来临前进行。不然,“现上轿现扎耳朵眼”,是不能解决燃眉之需的。

  火盆制好后,该说说火了。说到火,就得说说柴草。说起柴草,不能不说孩子们的一项活动---踢茬管。“茬”,当地人念zha(去声),没有人说踢茬(cha)管,别扭。火盆里的火,不能是一般的柴草。柴草要硬,所谓的硬,就是烟少火多,散热量大。一般的人家,这样的柴草是要备一些的,以便应急。如:腌酸菜,杀年猪,红白喜事……不过,这样的急需是暂时的。火盆的需求是长久的,整整一个漫长的冬天。一个个火盆,带来的是一个个春天,一家家的天伦。

 晚饭后,男人们打着饱嗝,半坐半躺,把火盆往身边拉了拉。随手拿过一把笤帚,折下一根小棍,一边剔牙,一边唤妻子上茶水。

 “皇帝呀,装什么蒜,手烂掉了?没看我忙着吗,自己动手。”妻子说归说,还是倒上一杯热茶。

  男人很受用,一脸的得意,指挥孩子们到外边拾柴。

  小村的黄昏很暖人,即便是寒冷的冬天。袅娜的炊烟,依稀的房屋,农家饭菜的香味在小村的大街小巷里游走。牲畜们极力渲染自己的饥饿,向主人们索取饭食。尤其是大鹅,叫得小村一阵阵摇晃。片片热气化作白雾,将小村紧紧拥抱。小村像个女儿身,娇嗔着,满足着。孩子们三三两两走出家门,每个人都挎着一个大筐。个子小的,说人背筐有些不妥,要说筐背人更为确切。小不点把手放在羊皮抄袖中,冷风吹出了鼻涕,小不点抬手一抹,一道清鼻涕马上冻在了抄袖上。大筐在他的身后晃荡着,偶尔会帮着他把鞋脱下来。小不点赶忙停下来,提好鞋,趿拉着鞋,一溜小跑,追赶前面的队伍。黄昏的冷风没有丝毫的怜悯,很不礼貌地撕扯孩子们的衣服。于是戴在孩子们头上的狗皮帽子不再安分,本来它们也不属于孩子们,那是父辈们的帽子。戴在孩子们的头上有些滑稽,经风这么一撕扯,那帽子也变得顽皮了,遮住了孩子们的眼睛。孩子们停下来,推一推帽子。狗皮帽子还不罢休,一缕狗毛跑进了哪个孩子的眼里,孩子有些怒了,使劲把狗毛甩到一边。几滴泪也随着一同滑落下来,晚风躲在一边,一顿好笑。

   疯疯闹闹,孩子们来到了葵花地。葵花的茬管易于燃烧,散热量大,是踢茬管的孩子们的最爱。一片茬管地,就是一个战场。此时的孩子们默不作声,舞起双脚。踢茬管,自然不能穿好鞋,大多数都穿胶皮靰鞡。耐磨,保暖。孩子们甩掉了狗皮帽子,把羊皮抄袖放到一边。葵花地里噼啪作响,好一首交响乐。几片尘雪,逃向了远方。惊起了几只野鸟,它们本想在这片葵花地里过夜,经孩子们这么一折腾,现在看来只好另寻他路。小鸟们很好奇,很不甘心。看着那些忙碌的小人,它们带着几分不解,驮着夕阳,匆忙离去。孩子们的筐渐渐沉重起来,筐梁满得不能再满了。茬管们你推我挤,最后还是不能搭入“这班车”。小不点哭了,他的筐还没有满。孩子们都过来,又是一番舞蹈。小不点破涕为笑,孩子们收拾完毕,又帮着小不点挎起柴草,也挎着夕阳,满足而归。明天,孩子们的家里就会长出许多阳光,绽放几缕温暖。夕阳下,哪个孩子的几个音符,像羊粪蛋子一样,稀稀拉拉撒在孩子们走过的路上,撒在寒冷的旷野上。

  柴草到家了,到家并不是目的,走进灶膛,走进火盆,才是孩子们的期盼。对于孩子们,一个火盆,就是一个天然的烤箱。大凡能吃的,都可以放进火盆。土豆,火盆中的常客。走进火盆中的土豆不能太大,否则,土豆烧不熟,反而把火气死了。土豆埋进火盆许久,孩子们期盼了许久。他们的手在火盆肚上摸来摸去,眼睛却不离火盆左右。“呲”的一声,土豆放了一个“屁”。孩子们赶紧扒出土豆,用手捏一捏,给土豆翻个身,再用火埋上。

  “土豆没爹,架不住三捏。”孩子们小鸟一般,叽叽喳喳。

  几番折腾,土豆熟透了。孩子们扒出土豆,磕去灰尘。掰开土豆,热气腾腾。外酥内嫩,干面起沙。土豆的清香满屋乱串,诱得人们直流口水。据说,烧糊的土豆外皮可以治胃病。孩子们忘不了把土豆外皮送给长者,以表孝心。屋外,寒气逼人,室内春意浓浓。孩子们欢声笑语,大人们尽享天伦。

 火盆里的“客人”可不光是土豆。豆包,黄豆,小鱼……特别是鱼,去掉内脏,放进葱姜等佐料,在外边撒点盐。用玉米叶包好,放进火盆。随即,鱼香诱人涎水。孩子们没了耐性,赶忙找来小棍,不停地试探。有的干脆等不及了,赶紧扒出一个,跑到外边。在屋里,家长的一番“责骂”是难免的。跑到外面的孩子顾不上鱼的生熟,狼吞虎咽,尽管鱼上还带着丝丝血迹。那种美味无法言说,香遍了许多个冬天,香遍了一生的记忆。

  孩子们的游戏可不全在火盆上,不过,那个年代,在哪儿都和吃的分不开。冬季,孩子们最盼“生病”,农村孩子,生病不用吃药,一顿疙瘩汤,大病化小,小病影无踪。冬天里,有个头疼脑热,实属正常。孩子们生病,本无大碍,却赖着不肯起床。做母亲的心里有数,摸一摸孩子的额头,一切都会清楚。

   “我儿病得‘不轻’,小孩子不装病,喝完汤,出场透汗包好。”母亲边说便动手做汤。

 一盆热汤端上来后,孩子的病好了一半。白面,平时很难吃到,只有病号才有优待。汤要确保病人,其他孩子只能借光吃点。没生病的孩子有些失落,怨自己没能生病。不过,没什么,说不上下次生病的就是自己,到时一定饱吃一顿。等一盆疙瘩汤见底,孩子的病也好了。下地奔跑如初,一场“大”病宣告结束。

  农家俗语:“三九四九,棒打不走。”“腊七腊八,冻掉下巴。”,在南方,腊八这一天要喝腊八粥。北方人不太习惯喝粥,以黄米饭代之。说是吃黄米饭可粘一粘下巴,以图吉利。小的时候很是虔诚,腊八这顿黄米饭是不能错过的。疑惑也是有的,那些没有吃黄米饭的,下巴也没掉?现在想来,所谓的“冻掉下巴”,不过是天气寒冷,冻麻了面部神经,说话含混不清,像是掉了下巴。想一想,这一说法倒也形象。说是吃黄米饭是为了粘下巴,不如说是为了吃点糖。因为吃黄米饭时要拌糖,或者拌猪荤油。对于小孩子们,吃黄米饭还有另一个担心,那就是喝凉水。据说吃黄米饭喝凉水会被烫死,所以孩子们大忌。每逢吃了黄米饭,喝水都要问一问家长。说来也怪,本来不渴,吃过黄米饭后,渴得不行,非得喝凉水不行。家长们也极认真,让孩子们一等再等。

 关于这样的禁忌,是有故事流传的。 传说,一位盗贼打穿一户人家的后墙,想破墙而入。机智的女主人及时发现,用一块土坯把盗贼伸进屋里的脑袋卡死。盗贼入屋不能,退出无望。盗贼苦苦哀求,女主人放行前“赏”他一顿黄米饭。米饭刚出锅灼热难咽,只好蘸凉水吃。结果外凉内热,到了肚里,灼热难耐。盗贼赶忙回家,盗贼还没有到家,便烫死在路上。儿时,对女主人敬佩有加。胆大,机智。自此,深信这一传说。每一次吃黄米饭时,都会多一份担忧。同时,也在告诫自己,盗贼做不得。

 进了冬月,小村开始杀年猪了。小村的空气有了活力,空气中多了肉香。夕阳下的小村,大街小巷,走着三三两两的男人。他们脚步游移,满脸赤红。刚在哪家吃完猪肉出来,酒精的魔力,让他们兴奋起来。他们可以骂爹骂娘,骂天骂地。他们可以评说皇帝,无所顾忌地抨击时弊。说说东家男人的潇洒,西家女人的风流。几两酒,化平凡为神奇,催凡成仙。两个男人,一对神仙。搂搂抱抱,你对我海誓山盟,我对你承诺一片。他们忘了家,忘了老婆们怒目嗔骂。一条大街,一个舞台。他们演得声情并茂,忘了自己,忘了时间。

 “你说咱们哥们好不好,你说,好不好。不就是杀猪吗,多大的事儿,明天到我家,管保让你吃到精品。”

  “那是,别人家我会去吗?我没钱没势,可我也不是一个随便的人。你以为我谁家都去啊,有的人家八抬大轿都请不去。”

 随着女人们的几声吆喝,男人们的酒醒了一大半。两个男人成了两个孩子,乖乖各奔家门。刚才的表演,仿佛是别人,他们只不过是一个观众而已。

 夕阳下的小村,暮霭、炊烟、狗吠、鸭鸣……温情慢慢萌生,迅速生长成一片。一群孩子,在踢毽子。他们头上冒出的热气,和炊烟融为一体。薅毛,上毽,踢,打......一个男孩踢得毽子纷飞,像个精灵在夕阳下,在孩子的脚上飞舞,其他的孩子鼓掌呐喊。空气中弥漫着孩子们踢踏起来的烟尘,小村里多了几分喧闹。夕阳红着脸,醉鬼一样,脚步有些缓,迟迟不肯离去。小村的树红了,房屋红了,红了的还有小村的炊烟,小村的牛哞,小村女人呼唤儿归的长长的拖音儿。

 

                                                                                                         2009.11.30

 

 

 

 

  评论这张
 
阅读(1158)| 评论(34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