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漠独行的博客

荒漠到绿洲爱的跋涉。

 
 
 

日志

 
 
关于我

内心独白:守一片荒漠,平淡经营,必有绿洲和我共醉黄昏!

网易考拉推荐

狗剩叔【大漠散文】  

2008-10-21 16:01:27|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狗剩叔要是活着早已迈过了七十的门槛,屈指算来,狗剩叔过世已有二十余年了。狗剩叔过世前,我们一直是邻居。

   小时候,很好奇地问过祖母,老叔为什么叫那么个难听的名字?原来老叔出生时又小又瘦,浑身青紫,没有呼吸,被扔到了野外。后来路人听到哭声,老叔才重获新生,也因此得了响当当的绰号---狗剩(狗都不吃)。到了我们这一代就改成叫“狗剩叔”,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可对狗剩叔来说,这个“福”字成了一生的梦幻和奢望。

   在童年的记忆中,狗剩叔一直都在为生活而辛苦忙碌着。那时种地,别人家都有个牛马什么的拉车。狗剩叔家只有一个独轮车,每天天不亮,狗剩叔就推着他的独轮车下地干活了。随即狗剩叔家独轮车的吱呀声就会唤醒小村,走进孩子们贪睡的梦中。吱吱呀呀的车轮声,像是喝多了酒,在晨曦中,在小巷里一路蹒跚而去。车子走得很远了,那吱呀声仍会摇摇走回来……那时觉得,那吱呀声很是吵人,现在回忆起来,那该是小巷中最美的“小夜曲”。那是对幸福的追求和奋争,是希望,是不屈。日落之后,一声声牛哞声,在炊烟中深情地飘走,那是小村无声的呼唤。劳动的人们该是收工回家,隐隐约约的几声狗叫让小村多了几分静谧。小村也就早早地落下了夜幕。人们又走进了夜的舞台,享受夜的恩赐。在人们吃过晚饭,早早走进梦乡之后。狗剩叔的独轮车的吱呀声才一路走来,走走停停,若隐若现,毫无生气,带着一天的疲惫缓缓爬进小村。

  “唉,狗剩真是不要命了,这么晚了才回来。”母亲边说便翻了个身,像是叹息,又像是自言自语。

   狗剩叔家的地好像永远都种不完,从春种到秋。独轮车上放着一把苍老的铁锹,狗剩叔就是用那把老迈的铁锹东开一块地,西开一块地。随着铁锹的日渐衰老狗剩叔家的地也一天天增多,但并不见狗剩叔家的粮食有什么增加。印象最深的是,每到秋收之前,小村的妇女们说说笑笑在树荫下乘凉时。狗剩叔总会骑着家里那台老掉牙的自行车,那是一位远房亲戚送的。好像只剩下了两个轮子,里带很夸张地探出头来,羞涩的红了脸。狗剩叔只好用麻绳将车带一圈圈缠起来,看上去就有些滑稽。车子虽老,但出现在说笑人们的面前却很及时。对于小巷里的人们,那台自行车早已退出了人们谈论的历史舞台。吸引人们眼球的是狗剩叔腰间的别着的葵花头,那时,狗剩叔的笑容是最灿烂的。人也就显得格外年轻,腰板挺得直直的,仿佛得了什么神通。

  “狗剩,你家开荒地的葵花又‘丰收’了?”邻里的妇女们打趣道。

  “那是,我找的这一头还不是最大的。”狗剩叔一脸的得意,似乎还有点不屑,蹬车的速度明显地慢下来,手一扬,那头葵花就落到了说笑的人们中间。狗剩叔并不下车,慢慢地离去。

  “哎呀,多么成的葵花,好大的粒!”后面妇女们的一惊一乍的议论很快追上狗剩叔,狗剩叔窃窃私笑,那是狗剩叔最受用的。

   接下来的许多个夜晚和黎明,狗剩叔家的独轮车都要唱个不停,好像一直唱到冬天来了很久以后......

   狗剩叔的勤劳似乎不仅仅表现在种地上,冬闲时还要拾粪,翻冰捕鱼……要说翻冰捕鱼也曾给狗剩叔带来过不小的麻烦。那年,狗剩叔一个冬天下来怕是也翻了百十来斤鱼。小的自家留着过年用,几十斤大的带到市里去买。老婶一家对那几十斤鱼不知翻看了多少次,孩子的新衣、年货……都指望着那几十斤鱼,老婶不知精打细算了多少遍,孩子们对于年,也就有了额外的盼头。那天,老婶早早做好饭,狗剩叔也就早早上路。天黑了以后,也不见狗剩叔回来。老婶坐不住了,求了几个邻居沿途寻找,发现狗剩叔躺在路边的壕沟里,满身酒气,鼾声如雷。回家醒来后问起此事,狗剩叔说遇到两个打劫的。

  “那两个人象两个大黑铁塔似的,我哪是他们的对手?钱都被他们翻出去了。”狗剩说的有鼻子有眼的。明理的人都知道狗剩叔一向是贪酒,卖鱼的那几个钱一定是被他喝酒了,那被酒精烧得红紫的脸就是最好的说明。老婶也许更知道这一点,平时很少让狗剩叔兜里有钱,更不敢让他办什么大事。那一次,老婶倒是豁达,对此事没有深究,只是长长地叹息了一声。

  “大冬天的人没冻死比什么都强,就当一冬天锻炼身体了。”老婶在人前说的很平淡。

   狗剩叔劳动之余也是有爱好的,喝酒、赌博像是两个魔鬼,总是和狗剩叔纠缠不清。要说赌博好像狗剩叔从来就没有赢过,害得老婶把家里的那点钱不知藏什么地方好。狗剩叔也因此得过一个绰号---毕十。到今天我也不懂赌术,不知那究竟意味着什么。喝酒,倒是狗剩叔的强项,但每喝必多。多了之后必是要表演一番,那时,狗剩叔的眼睛就格外亮,说自己不是凡人,乃黄仙。他是黄天霸,他的儿子是黄久灵,将来是要成大事的。               

  “我知道,人们都瞧不起我,别看我什么都不说,我心中有数。现在,我还在修炼,等将来修炼成功,过上好日子看谁还敢小瞧我。”每每说到这里,狗剩叔的眼里就满是光芒。

  “黄爸爸,你什么时候能修炼成功?”狗剩叔的儿子急切地问。

 “忙什么,快了。”狗剩叔眯起眼,拇指在其他四指间掐来掐去。

  “会有白米饭吃吗?”儿子的眼里满是期待。

  “会的。”狗剩叔说的很是坚决。

   平时,在老婶面前,狗剩叔是言听计从。喝过酒后,狗剩叔绝对是“老子天下第一”,皇帝也是不放在眼里的。那时,老婶就得端茶递水,谨小慎微,还得赔上一脸的笑。

  “黄大仙,你吃也吃了,喝也喝了,也该回家歇一歇了。”老婶很配合地回应着。不过,醉酒醒来之后,狗剩叔仍是甘拜下风,乖乖地忙他的活去了。

   小时候很是不解,一向老实甚至有些木讷的狗剩叔为什么在酒后成了英雄?现在想来,也许是酒精刺激了狗剩叔的神经,让他生活在一种幸福的幻觉中。或者是借酒发泄自己的郁闷和失落,毕竟现实生活和狗剩叔的理想相差太远了。

   狗剩叔最大的理想就是儿子能考上大学,但儿子还没有考学狗剩叔就去了,对于这个家庭来说,狗剩叔似乎走的太匆忙了。没有了狗剩叔独轮车的咿呀声,小巷寂寞了许多,小村寂寞了许多。

   如今,狗剩叔的儿子买了汽车,做起了买卖。日子红火起来,土地,并不是农民唯一的出路。狗剩叔他们那一代怕是无法懂得这一点,只是狗剩叔的儿子开起汽车来腰板挺得贼直,目光里的那份希翼分明就是当年狗剩叔喝醉了酒后眼里才有的。但这目光里不再是茫然,而更多的是坚毅。

   狗剩叔活得卑微,活得真实。

   这倒让我怀念起狗剩叔来。

感谢您的光顾!

                           2008.10.21

 

 

  评论这张
 
阅读(619)| 评论(8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