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漠独行的博客

荒漠到绿洲爱的跋涉。

 
 
 

日志

 
 
关于我

内心独白:守一片荒漠,平淡经营,必有绿洲和我共醉黄昏!

网易考拉推荐

金秋放歌【原创散文】  

2008-09-27 10:54:36|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年的秋天来的好像比往年早,你说这人哪能不老?这几年,秋天跑的是越来越快了。去年的秋天刚过,今年的秋天就到了。我们啊,谁能跑过这秋天?”

    二姐边说边把几串红辣椒挂在了屋檐下,用力的拍一拍,好像那“该死”的秋天就藏在那几串红辣椒中,经她这么一打就会悄悄溜走。二姐把两只手在空中习惯地拍一拍,掸一掸身上的灰尘,这才从凳子上跳下来。向后退了几步,仔细端详了一会刚挂上去的那几串红辣椒。一向做事认真的二姐,是想看一看那几串红椒挂的是不是地方,亦或是挂得端不端正。

“……为了谁,为了秋的收获,为了春回大雁归……”

   随着几串音符的飘起,二姐向四周看了看。用二姐的话说,这些年就忙着干活了,“五音”丢了“三音”。人前是不敢开口的,只是无人时,才哼上几句,权当是唱给自己。看着满脸笑容的二姐,你不用怀疑,秋天恰到好处地在二姐脸上绽放出得意、收获、满足……

    要说,在小巷中唯一怀疑二姐的人就是西门老汉,大家都叫他“老西门”。对于二姐的理论,是无须辩论的。严重一点说,是不屑,是嗤之以鼻。看到几串红辣椒就敢断言秋天跑得快,也太不把我老西门放在眼里了。也许秋天最先跑到的不是二姐那,而是老西门那。自从远离了那片杏林,老西门的情感之树就不再枝繁叶茂,倒是嗅觉迅速地成长起来。每年春天一到,老西门早早就闻到了那片杏林的气息。日积月累,老西门的嗅觉发达无比。不夸张地说,老西门往田野一站,仔细地嗅一嗅,便知季节的更替,四季的轮回。就说这秋天吧,半个月前老西门就嗅到了。难怪对二姐的言论不屑一顾。哪一种谷物的幽香能跑过老西门的嗅觉?稻谷的清香;水果的甘甜……就是草尖上的露珠老西门也能说得条条是道。

   看来,二姐和小巷里的女人们更看重秋天绚烂的颜色。刚挂完辣椒的二姐,又开始拧大葱,修理白菜……那碧绿的颜色让秋天在二姐的手里年轻起来,活泼起来。那沾着泥土的大葱白菜,经二姐这么一侍弄,都英俊起来。规规矩矩地卧在小院的一角,静观秋天的大“戏”。二姐家的那几串红辣椒,像是大战前发出的信号弹,小巷里的女人们都忙开了。二姐更是闲不住,忙完自家的,又赶着去忙别人的。

  “今年入秋以来的雨水多,秋菜就长得好。瞧这大葱,能当防身的武器,要是遇到个不知好歹的家伙拦路抢劫,一下打晕他。”二姐忘不了给秋天适当的点评。

   “瞧你说的那个吓人,就咱这小巷等到一个歹徒怕是得再活一百年。你看这大白菜,一棵足有二十斤,今年的腌菜一口大缸是绝对不行的。”其他的妇女应和着。

  “哎,老邵家的,来一段解解闷。”劳动的妇女中不知谁冒了一嗓子。

邵家的也不客气,“那我就现眼了(现演),来一段《报花名》。”

    “……秋季里,天高气转凉,登高赏菊过重阳

    枫叶流丹就在那秋山上,丹桂飘香,分外香(朵朵都是黄啊)……

    妇女们还没有回过神来,邵家媳妇就放下手里的工具,边歌边舞。毕竟邵家媳妇在外面受过串,字正腔圆,有板有眼,唱到最后,“朵朵都是黄啊”腰身半蹲,做出兰花指。逗得妇女们笑倒在白菜堆上……

    看小巷妇女们的劳动,像是看大戏。就连秋天也幸福得不行。

    对于妇女们的“小把戏”,老西门很少正眼看上一看。秋天的颜色怎么只能是大红大绿?那只能算是儿童画,在老西门的眼里,秋天真正的色彩应该是黄色。黄得成熟;黄得厚重;黄得喜庆……

   金秋时节,老西门的最爱就是把牛放在稻田边的沟渠旁,让牛们悠闲地漫步,自己静静地品读那一望无际的金黄。那沉甸甸的稻穗让老西门的脸上不时绽放出微笑,那微笑极具感染力,让牛们忘了吃草,直直地看着主人。偶有几只飞鸟路过,也会情不自禁的放慢速度,围绕老西门叽叽喳喳叫个不停。那微笑更像是投进碧池中的一颗石子,在稻田中荡起一圈圈涟漪。老西门的目光就被那无边稻浪牵引去了远方,还是女人说的对呀,这时间跑得太快了。那年和杏儿在稻田里的那点浪漫事儿,怎么就像昨天的事。如今,老太婆教唆着孙子都会拿那件事开玩笑了。

    “爷爷,是稻穗香?还是杏儿香?”。

    “臭小子,打烂你的嘴。”每次欲打,老太婆总会横空出世。

   “做了亏心事,还想动手打人,美的你。”这会引来全家的哄堂大笑。

   当年,杏儿的笑可要比这稻浪的笑好看不知多少倍!那笑让他醉了一辈子,稀里糊涂就一大把年纪了。当初,要是和杏儿走到了一起,怕是生活中就没有这份念想了。看来,真的要感谢杏儿她妈。要不是老太太死封建,看不上他这个唱戏的,他和杏儿间也就不会有那么多故事了。

  “……妹妹呀,你是浓浓的一杯酒,哥哥呀,我喝不够,一喝呀,就醉得心儿透……”

    望着那无尽的麦浪,西门老汉那满腹的往昔就无法自制。站在稻田边,深情放歌。歌声贴着稻穗轻轻地滑向远方,那稻穗仿佛也醉酒了似的,摇摇晃晃,窃窃放歌。 

 

感谢你的光顾!

                                   2008.9.27

 

  

 

 

 

  评论这张
 
阅读(530)| 评论(8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