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漠独行的博客

荒漠到绿洲爱的跋涉。

 
 
 

日志

 
 
关于我

内心独白:守一片荒漠,平淡经营,必有绿洲和我共醉黄昏!

网易考拉推荐

陪读的女人们【原创散文】  

2008-05-04 12:04:33|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年春天的天气像是孩子的脸,说变就变。前几天,零上30几度。今天竟然飘起了雪花,而且是那种大片大片的雪花。这就让黑天来得特别早,月亮也悄悄地躲进云层后边去了。风却出乎寻常地有了精神,疯疯癫癫地游走在街头巷尾,特别是见了花们,很不友好地撕扯几下,然后才快活地离开。随即,别的风们又接踵而至,故伎重演。北方的花们似乎久已习惯了那些刁蛮的风,仍然微笑在枝头。只是那大片的雪花,着实让她们承受不起。让花们的笑容里多几分惨淡,于是,花们都在期盼一个明媚的黎明。雪花仍大片大片地落下,不过,到了花们的脸上就成了几滴晶莹的泪珠。风雪中的花们,像极了那些陪读的女人,或者说,陪读的女人,就是风雪中绽放的花。

    几个女人围坐在桌前,说是打麻将,不如说是在打发时间。人到中年,和时间已经斗了半辈子,到如今,个个早生华发,皱纹满脸......这就是她们和时间作战的杰作。也许,她们不会想到,在泥土中滚了几十年,却突然一下子成了“城里人”。可城里的这份“清闲”着实让她们难以承受,哪有在田间干活舒服。麻将声有气无力,很显然女人们玩的心不在焉。节俭了几十年,辛苦了几十年,一下子让她们清闲起来,反到成了一种折磨。围观的几个女人似乎也很少有兴致,要说兴致,能有什么兴致?几毛钱的小麻将,就是调剂一下生活。在这风雪之夜,女人们显得有些心事重重。

   “王姐,你怎么没差?”在一边观看的苗姐忍不住说了一句。

   “唉,今天的门算是开不开了,人要是倒霉喝口凉水都塞牙。”王姐有些怒了。

    其实她倒不在乎一把牌,她生自己的气,而自己的气又源于丈夫。丈夫在外打工,几个月不来一个电话。好在今天等来了一个,无关紧要地说了几句。反倒不如不来,她的病他是知道的,一句没问。要说自己不重要也就算了,老夫老妻的了,可孩子总该问一问吧。大家辛苦不都为了孩子吗?关于孩子也是只字未提。下午儿子问起这件事,她不得不谎说爸爸要给他买礼物的。她好象平静地在打牌,其实心里很乱,丈夫在外太累了?生了病?以至于没有心思说得更多,还是......突然,她的脑子大了许多。她强迫自己不要往那方面想,可越是这样,她的心里就越乱。听人说男人在外面都是要解决“生活”的,难道自己的男人会坚持吗?一阵阵冷汗往外冒,她感觉很窒息。

   “王姐,今天姐夫来电话勾起了相思了吧?难怪打牌都没了心情,晚上梦中会吧。”刘姐看着发呆的王姐打趣地说。

    陪读的女人们平时都这样称呼,刘姐、殷姐……只有林姨今年七十多岁了,才有了别样的称呼。

   “想他,没心没肺的东西。没有他,自己更清闲。”王姐说着,把一颗牌重重地拍在桌子上,吓得几个女人不约而同地抖了一下。

     碰巧,谁的手机响了,宋姐赶忙接起电话。

   “我说不来,可他非得让我来,这不又有事了。”宋姐边说边放下牌。

“苗姐,你来玩。”说着,宋姐匆匆地离去。

   要说陪读的女人中,最苦的莫过于宋姐。丈夫在一次车祸中高位截瘫,这个家她成了唯一的支撑。开始,她没有想到陪读,可是,半年后孩子的成绩直线下滑,无奈走上陪读的路。丈夫也很理解他,总是让她到外边散散心,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给她打电话的。随着宋姐的离去,女人们都叹息了一声。

    要说今天有兴致的就算苗姐了,一来今天是她的生日,更主要的是在外打工的男人及时的发来短信。对于女人来说,还有比这更好的礼物吗?本来想今晚说给几个姐妹,但看到王姐低落的情绪也就把那份喜悦深深地藏起。

   “我们念书那会儿,哪用人陪?现在的孩子,真成了‘祖宗’。”一项寡言的的殷姐说着,狠狠地摸起了一颗牌。

    “是呀,如果能陪出个名堂来也行。我们家的那个“祖宗”,前几天去网吧。我和她爸去找他,反倒他生了气。回家后,把我和他爸反锁在外边。说啥也不开门,害得我们在外边的车里住了一夜,第二天现找一个开锁的,才进了屋。”刘姐眼圈红红的,几个女人的眼睛也都潮热起来。

   “可不是,我那个孙子也好不到哪去。你千万别和他谈学习的事儿,整天要好吃的。昨天,我看到他剩下的半瓶奶,觉得扔了可惜就喝了。他却好大的不乐意,说两个人喝太浪费,你说让不让人寒心?”林姨本来说话就快,这下,像是放起了机关枪。

   “是呀,有几个有良心的。我家的那个“祖宗”前几天非要买一双400多元的鞋,说是班里的同学都穿名牌。我给人打工一个月才能挣几个400?这都是我们上辈子欠他们的。”苗姐刚才的那点喜悦荡然无存,长叹了一声。

   “……二零零二年的第一场雪……”随着刀郎那沙哑忧郁的歌声响起,殷姐急忙打开手机。随即,又愤愤地合上了。

   “就知道吃,儿子要吃红焖鸡头。对不起,我得赶紧回家做饭去。”殷姐一脸无奈地离去。随即,女人们也都回自己的家里去了。

……

    风依旧地刮着,雪没有停下的意思。夜深了,陪读的女人们三三两两地走出家门,手里拿着雨具,孩子们要下晚自习了。

    很快,那些陪读的女人们就消失在黑夜深处。

感谢您的光顾!

                                                2008.5.4

  评论这张
 
阅读(315)| 评论(7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