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漠独行的博客

荒漠到绿洲爱的跋涉。

 
 
 

日志

 
 
关于我

内心独白:守一片荒漠,平淡经营,必有绿洲和我共醉黄昏!

网易考拉推荐

小村记忆【原创散文】  

2008-05-31 16:24:21|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小村的记忆,就像童年那些顽皮的伙伴,不经意间,就会闯进你的生活。你来不及细细品味,它们又嬉闹着不知疯到哪里去了。那时小村的文化生活是单调的。就像日出于东落于西,只是偶有谁家的老人作古西去,人们才突然恍悟到小村又老去一岁。不过谁家要是添了人口,特别是男孩,全村人都要去贺喜的。闹过几天,吃光宴席的一切,小村人又会有新的感慨。小村又年轻了许多。小村就在“新”、“老”的矛盾交替中缓缓走过,这时你才猛然觉得小村在不知不觉间,真的已向前迈出了好几大步。让童年的记忆有些措不及防,怅然若失。

    小村有了第一台收音机那会,正是刘兰芳《岳飞传》热播之时。劳动了一天的人们,顾不上疲劳,匆匆吃过晚饭之后,不约而同聚拢来。有的干脆把饭菜带到听书地点,一手拿玉米面大饼子,一手攥着几棵没来得及洗净的大葱。吃葱的时候在大腿上蹭一下,或用手撸一撸,却也能把一棵大葱嚼得山响,嚼出岁月的清香。月亮似乎来得早了些,一些飞虫也随之而来,不是很友好地在人们头上飞来飞去,吵闹的小喇叭吹个不停。听书的人们对付它们自有办法,拿出自家的土烟,猛吸几口,解馋过瘾。那些不知深浅的飞虫,自是经不住土烟的浓味,纷纷败下阵去。几阵浓烟之后,刘兰芳就如神话中的仙女姗姗而来。用她那带有磁性的声音,带着小村人伴着岳家将一同征战南北。小村人一天的劳累在征战途中灰飞烟散。主人家更是热情好客,备足了茶水,自制了许多简易的小凳。尽管这样,许多人还得席地而坐,但大家关心的是岳飞的命运,有没有凳子坐就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在这之前,小村的娱乐活动主要来源一个民间说书艺人。在人们的记忆中,没有说书人的腊月好像不是真正的腊月。腊月,人们结束了一年的劳动,是猫冬的最好时节。年猪杀了,菜里多了荤腥,人自然就多了几分精神。也就有了闲情逸致,说书人好像理解小村人的需求,恰到好处地适时到来。晚饭之后,刚下肚的小酒让男人的脸上多了几朵桃花,听书也就格外有兴致。听到关键处,就会有叫好声炸响,或是叹息声飘落。这一切似乎早在说书人的意料之中,更是对说人的最高奖赏。人们的情感变化,更刺激了说书人,于是他讲的就格外卖力气。对于说书人来说没有什么奢求,一个月的表演换回一年的口粮就可以了。那时,小村人的口粮一年能吃到头的没有几家。往往要有个把月的短缺,但这不影响小村人的慷慨相助,即使今天,没人能说得清小村人是对说书艺人口述中那些美好的生活的向往?还是对说书艺人漂泊不定的生活多了几分同情?那时,我们的小孩子是不受欢迎的,往往是三五成群躲在房子外边的角落,或是干脆猫在窗下。要知道那是一年中最冷的季节,说不清我和伙伴们在那酷寒中的坚守究竟是为了什么?也许说书人早就知道外面有人,声音也就格外的大,也就让我们这些拿不起粮食的孩子们知道了小村外的一些人物。《小五义》《三侠五义》里的那些好汉便来到了我们的生活中,那些侠客、义士用他们的豪爽在我们幼小的心田中播下了义勇和乐助。

   小村终于等来了第一台电视,那是小村嫁到外地的姑娘回家过年时暂时带回来的。十四英寸的屏幕上雪花占去了大部分空间,小村人在这一方面表现出空前的宽容。《霍元甲》第一次走进了小村,那个正月可能是小村有史以来最热闹、最难忘的。由于大多数人挤在不大的一个屋子里,打玻璃、踩坏锅台……时有发生,主人倒不介意,一如既往欢迎大家。不过,正月一过,春忙开始了,那台电视也就完成了它的光荣使命,回到了自己的主人家。只是在小村的大街小巷冷不丁会冒出一句:“……万里长城永不倒……”会吓你一跳。其实好像也就这一句,像个时髦的浪子,不知在小村飘荡了多少年。

   要说那一年收获最大的要数聋三叔,那时三叔三十几岁还没有成家。在小村这就是剩下的麦子---没人“割”了,就在“万里长城永不倒……”的歌声中,三叔和小凤好上了,仿佛歌声给了他们力量,他们用实际行动演绎了另一个版本的《霍元甲》。“万里长城永不倒”成了“万里爱情永不倒。”后来的凤婶回忆往事,不无感慨地说:“都怨那个《霍元甲》!”。在那时的小村,那个爆炸性新闻不亚于霍元甲徒手打败独臂老人。三叔家贫、耳朵又不太好使,更重要的是三叔三十出头,小凤二十不到。在大家眼里那真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里,小凤的父母死活不应这门亲事。

  “我活是宋家的人,死是宋家的鬼。”小凤说的掷地有声。小凤父亲不甘,拎着二齿一路追来。姑娘没有追回来,倒是追回一个比自己小不了多少的女婿。小村人都说是电视惹得祸,可后来的凤婶却说:“肉吃到谁的嘴里香谁知道!”,算是给自己的选择一个说法。

   待到我到了成家的年龄,向聋三叔讨教经验时,聋三叔如是说:“能有什么经验,就是看电视时,先给你凤婶占个地方。外加几把炒熟的向日葵,看完电视再把她送回家,就这么简单。”聋三叔说得轻松,且一脸的得意。三叔如今已当了爷爷,略显年轻的凤婶依旧风风火火,幸福着、快乐着……

   小村又年轻起来,因为小村的记忆并没有走远。

 

感谢您的光临!

                      2008.5.31

 

  评论这张
 
阅读(278)| 评论(7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