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漠独行的博客

荒漠到绿洲爱的跋涉。

 
 
 

日志

 
 
关于我

内心独白:守一片荒漠,平淡经营,必有绿洲和我共醉黄昏!

网易考拉推荐

老西门【原创散文】  

2008-04-22 16:22:45|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西门【原创散文】 - 大漠独行 - 大漠深处camel的博客 

 

      ......豆......腐;......豆......腐......

    小村就是在这温情的叫卖声中早早地醒来的,小村的春天,就是在这长长的拖音中姗姗而至。

    乍一听,“豆--腐”成了“逗--佛”。细一听,还是“逗佛”。也许外人听了别扭,但几十年下来,这叫卖声对小村人很受用。成了小村人生活的一部分,成了小村的天籁之音。细心的人会从那叫卖声的粗细;滑音的长短......听出豆腐的风格,新旧人的更替,四季的变化。不知不觉中就听老一茬人。

    今晨的叫卖就有所不一同,毕竟是春天了,村后那个解冻的湖用她的风韵引来了无数的水鸟;岸边的柳梢上那些媚眼闪着诱人的光;杏花的暗香灌满了小村......“豆---腐”的叫卖声也就拖得长长的,多了几个动听的滑音,像是蛰伏了一冬的蛇,在春的脚步声中醒来,蜿蜒地游走在小村的大街小巷。

   老西门早早地就醒了,确切地说在第一声叫卖响起之前就醒了。几十年了,坐下了毛病。每到杏花开放时节,他就莫名亢奋、失落。在这杏花飘香的时节,老西门自有了新的感慨。这日子也太不经过了,好像昨天人们还叫他“小西门”,转眼之间,“老西门”就成了他的专利。

    今天的老西门就格外的精神,出门之前特意用孙子的洗发香波洗洗头。于是春风里,除了杏花的幽香,再就是老西门头上的洗发香波的水果香。站在春风里的老西门特意把腰挺了挺,人真是奇怪的动物,年轻时比直的腰板非要弯下来走路,现在腰真的弯了,反倒要不吝啬力气地挺一挺。一想到“西门”的称号,老汉脸上就现出一种莫名的笑,随即伴有一丝红云飘过。这让站在春风里的老汉多了几分醉意。眼前的百十来头西门达尔改良牛在春风里多了几分精神,几头公牛不安地在牛群里嗅来嗅去。讨好地在母牛面前献着殷勤,偶尔,把那一声深情的爱的呼唤播撒在春天里。哞---哞……叫的回肠荡气,激情饱满。似乎这一声声呼唤让老西门想起了什么,不,一切都那样清晰,无需再去想起。老西门怀里抱着一个短棒,从短棒的光滑程度就可以知道,它跟随老人很多年了。对于主人,它是忠诚的。主人让它打哪头牛,它就会给那头不知深浅的牛一点颜色看,特别是在这不安分的季节。不过,今天老西门并不打算教训谁,短棒温顺地依偎在老人的怀里。只是老汉的目光被前边那片杏林牵了去。

  “老西门,又想你的杏儿了?”

   老西门回头望去,见是老朱正赶着几头母猪匆匆走来。

  “开春了,乌鸦又开始叫了。”老西门说的话一语双关,小村尽人皆知,要说俏皮话,老西门永远是大家的老师。

  “说点正经的吧,你家下了多少个犊子?”老朱见吃了亏,赶紧捞一把。

  “你老猪(朱)又发情了,可得找个好种儿,不然,兴许下出一窝猴。”老西门说的慢条斯理。老朱见在西门这拣不到便宜,就匆匆地离去了。

   “老弟,哪天有空喝两盅。”老西门冲着远去的老朱喊道。

    老西门和他的牛们有一步没一步地往前走,此时的老西门有些醉,在这暗香飘涌的时刻,怕是谁都会有几分醉意。何况是老西门呢?几十年了,每到杏花开放的时节,他就管不住自己的脚。特别是那些忙碌的日子。为此老伴没少奚落他,他自己的心理也明镜似的,可他就是跟自己过不去。

    要说这“西门”的来历让他悲喜交加,这“西门”的含义随着岁月的推移也有所不同。早先的含义是“花”,要说这“花”字在小村绝对是一个贬义词,因此,老汉那时就成了西门庆的代言人。

     那一年,也是杏花飘香的时节。他和杏儿在杏林里被人捉了“奸”,其实只有他们知道,那天他们并没有做什么。只是杏儿要听他唱歌,那时他还在小村的业余戏班表演,用今天的话说,杏儿就是他的粉丝。爱慕也就随之而来。那天,杏儿非要听,《西厢记》张金瑞落榜后的一段。

“听谯楼打罢了一更尽,张君瑞凄凉对孤灯。实指望鳌头我占定,归来萧寺娶佳人。又谁知权贵操大柄,依然是飘零四海一书生!”

    唱到高兴处,他们也就拉了拉手,仅此而已。那个时代,这是伤风败俗的大事。杏儿家坚决不同意这门婚事。

  “唱戏的那有一个好人!”杏儿的母亲说的掷地有声。

    虽说他不再唱戏了,可杏儿还是远嫁他人。当杏儿出嫁那天,花轿走过杏林后,就有几声凄婉的歌声灌满杏儿的花轿。

  “老岳母嫌贫不相认,苦逼莺莺嫁郑恒。张君瑞孤身何足论,怕只怕兰闺深处就哭坏了莺莺。越思越想心烦闷,何日里相逢叙衷情?”

    那该是他一生的绝唱,听得杏林泪水蒙蒙。以后的日子就如那片杏林,如期的开花结果。不过,与杏林相比他的日子更多了几分苦涩。记得儿子结婚那年,手里没有钱,他一夜急白了头。杏儿托人给他捎来了1000元,那年头,1000元可是十几年的积蓄呀。为此,他又回到了阔别几十年的杏林里,痛痛快快地哭了一场。

    孙子出生后,他就开始养牛了。随着牛的数量的猛增,他的西门前面就多了一个“老”字。西门的含义也就由“花”变成“富有”,由“鄙视”变成了“羡慕”。老汉也不得不叹服汉字的丰富内涵。

    不知不觉中,他又停在了那片杏林边。

   “爷爷,奶奶说你最爱吃杏了,是真的吗?”每到杏花开放时,不懂事的孙子都要问他。

   “别听你奶奶胡说,爷爷一生都没吃杏儿。”他常常会俯下身去,摸摸孙子的头,心中就会泛起无尽的苦涩。现在孙子大了,也许心中也有了自己的“杏儿”,自然就不再问爷爷这样的问题了。

    今年的雨水勤,杏花就格外的水灵,花香也就飘得格外的远。老西门的心也就更早地有了几分醉意,空气中似乎早就有了杏花的暗香,不过,这也就老西门能闻得到。

    两只忙碌喜鹊许是累了,停在杏枝上,亲昵地叫个不停。老西门停下来,呆呆看了许久,就有一朵最漂亮的杏花在老西门的脸上绽放。

 

     走一里 思一思啊 高堂老母啊

     走二里 念一念啊 好心的街坊啊

     走三里 擦一擦 脸上的泪呀

      ......

     歌声漫过杏林向远处飘去。

感谢您的光临!

                                        2008.4. 22     

 

  评论这张
 
阅读(627)| 评论(9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