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漠独行的博客

荒漠到绿洲爱的跋涉。

 
 
 

日志

 
 
关于我

内心独白:守一片荒漠,平淡经营,必有绿洲和我共醉黄昏!

网易考拉推荐

老杏树下【大漠散文】  

2009-01-09 17:11:37|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杏树下【草稿】 - 大漠独行 - 大漠深处camel的博客 

  如果我指着院中的那棵老树问你,那是什么?你会不假思索地回答,“杏树”。随后你会怀疑自己的答案,不会有这么简单的问题吧?于是,你会马上走近那棵树。仔细地看看枝杈,用心摸一摸糙裂的树干,再摘一片叶子,放在手里揣摩一会。接着你会用疑惑的目光看着我,希望能从我的脸上证实你的答案。是的,如果在你的眼里那是一棵杏树没错。它的体貌特征就是一棵杏树,而不是一棵海棠树,更不是一棵苹果树。苹果树是不宜在我家的小院里生长的,因为我家小院就像这棵老杏树一样,种植在北方。它的枝条,它的花果,它的风韵……就是一棵杏树。如果,仅从这些就判断它是杏树,那你就忽略了它对于我家的生命本质。

  算起来,那棵杏树也有七十多岁了。对于一棵杏树,七十年的风雨足可以让它老态龙钟。让它步履蹒跚,让它退尽铅华。要是和胡杨比,它可能连孙子都不是。三千年的坚持和守望,对于老杏树来说,那只是一个遥远的童话。遥远到,它无法听清那童话内容。但这不影响老杏树行走的脚步,它准时地走到了生命的秋天。花疏果稀,糙干虬枝,似乎没有什么风景可言。不知情的人远道跑来建议伐掉它算了,免得挡了眼前的一片光明。其实,他们哪里知道?那棵老杏树本身就是一道风景,特别是漫天飞雪时。任你是怎样一位国画大师,出色的丹青高手,都无法挥出它的神韵。它又岂止是一幅高雅的国画,更是一部发黄的历史。该开的花,它几十年前就开过了。自然,果实也提前走过了枝头。它送走了爷爷和奶奶,留下了他们相扶相搀的许多记忆。

  对于一棵树,你还能要求什么呢?生命不过如此,既然有了花飞蜂舞的春天,静默恬淡的秋天也不失为睿智的选择。

  几十年前,院子里的那棵杏树还不能称其为“老”。何止是不老,正是青春年少。由于青春年少,那满树的花朵就开得有些张扬。别人家的杏树还在精打细算,瞻前顾后。半遮半掩,朵朵计较。我家的那棵杏树无所顾忌,一夜间,笑傲“江湖”,香醉人间。它没有在意是否会招来忌意,引来骂名。害得邻人对自家的杏树恨之入骨;捶胸跺足;指桑骂槐……“乞花者”如蜜蜂一般,随香而来。折枝赠“幸”,便成了春光里,农家小院,老杏树下,一道温馨的风景。

杏树,春天的使者,春天的希望。小院春天就是那满树杏花的梦,那是冬天最后的馈赠。春天,被满树的杏花点燃。小院温暖起来,窗子被打开了。春天带着杏花的馨香,带着美好的祝福,肆无忌惮破门而入。屋里角角落落,都是春天探寻的脚步,都是春天用心的聆听。满院满屋都是春天甜甜的气息,春天的笑颜,开满枝头,更开在每一份期待和守望中。人们的笑声像是长了翅膀,满院飞翔。孩子们脱去上衣,两只黑黑的胳膊在春风中舞动。有的干脆把屁股露在外面,任凭春的轻抚。几对紫燕在房前屋后飞来飞去,歌唱不老的爱情。欢快的音符撒满杏枝;撒满小院;撒满每一个倾听者的心扉......

奶奶把尘封了一冬的被褥拿出来,晾晒在春天里。不时地翻一翻,用手拍一拍。那被褥便有了灵性,鼓胀起来,春天的音符在鼓胀的被褥上噗噗作响。那是小院的天籁之音,那是奶奶对春天深情的问候。春天拥着你,笑容里多了几分妩媚。蜜蜂舞着翅膀,提着两个篮子,忙碌在花间。一个勤奋者,对于春天怎么能无动于衷呢?奶奶像蜜蜂一样,在杏树下忙来忙去。春天的花蕾感动起来,悄悄地爬上奶奶的额头,绽放在奶奶红润的双颊。

  随着杏花的怒放,奶奶也走进了她生活中,一年一度的春天。头是要仔细洗过的,再打上麻油;衣服要是出席婚礼时穿的;戴上老花镜;手持一把剪刀;目光在枝头上走来走去,审视着,取舍着……剪下多余的枝条,赠邻人,赠亲友。赠杏,取意“幸”。谁家的杏花盛,就预示着生活兴盛。他人自然是要沾一沾这“盛”气的。接了奶奶杏花的人,欢喜得不得了。期盼新的一年,“幸事不断,好运连连。”

爷爷对这些有些不屑,在他的眼里,女人就是“头发长,见识短。”。几个树杈要是能改变生活,谁还要那么辛苦地去种地?没事闲的,吃饱了撑的。

 对于爷爷,奶奶只能说他不懂生活,至少是不懂生活情趣。在奶奶的眼里,爷爷一生还不如那棵老杏树,没有过一点浪漫。 奶奶赠杏花时是严肃的、庄重的、虔诚的。剪下那个枝条前,奶奶都要闭上眼睛,口中念念有词。奶奶说,每个枝条都是有生命的,每个生命都该得到应有的尊重。默念一段时间后,奶奶认真剪下一枝。那一枝自然是花少,花蕾多,以便在室内能多开放几天,春天也就能多住一些时日。随着杏花的赠出,奶奶都要附上一句话。如:“幸满枝头”“幸花怒放”……接的人自然也怠慢不得,弓腰一拜,再拜。然后后退几步,转身离去,步履匆匆。急着赶回去,手里捧着的那可是一个春天,一份期望。

  回到家里后,找来精致的瓶子。灌满清水,把杏枝插进瓶中。于是,一个春天被植进屋里,还有一份欣赏春天的心情,一份对美好生活的向往。那花,并未因离开枝头而失去魂魄。相反,因了那一瓶清水,更因了那份对春天的渴望,而静静吐一室幽香。让满屋的春天多了几分韵味,几分诗意。

  别看奶奶赠枝很慷慨,奶奶剪下的多是无法结果的老枝。而结果的旺枝奶奶是断然不会剪下的,一年中的零花钱是要指望那些果实的。或者是以物换物,用杏换回小葱,餐桌上的笑声就多了几分春意;用杏换回土盐,菜里就多了几分诱人的味道。杏还可以变成一盒针;几包火柴;几颗糖果……

  奶奶并不知道她的做法是否有科学道理,反正这么多年就这样过来了。也许,宽容的倒是那棵老杏树。它没和奶奶计较什么,只是春花夏实。默默地走它的路,享受它的生活。

  许多年前的那个夏夜,那个有月光的夏夜;那个有些闷热的夏夜;那个小虫们尽情歌唱的夏夜……奶奶的故事催眠了无数的月光;奶奶的蒲扇驱走了无数个夏夜的闷热;院子里的月光在奶奶的舞动的蒲扇下,飘来荡去。

  无风的月夜,小虫们叫得格外欢。月光并不吝啬,就像那棵老杏树,就如同奶奶的慈祥微笑。满院的月辉,把一份清凉赠予你;赠予草;赠予树;赠予小虫们……月光柔得有些酥软,象轻慢的古筝。缓缓地落满你的眼睛;你的耳朵;你的心扉。微风过后,那月光有些颤颤的,很温情地舞蹈着。象那舞蹈的杏枝,象那舞动的蒲扇。对了,也许就是奶奶的那蒲扇的舞动惊扰那满院的月光。让那月光们吃了一惊,随后,又安静地抚在你的头上、你的脸上、你的身上。

奶奶手持大蒲扇,半梦半醒中缓缓地舞动。凉风在我的脸上抚来抚去,月光,悄悄地跟在蒲扇的后面。

“臭小子,该你的了。”奶奶的话就像那飘渺的月光,从遥远的地方飘来。

“不对,还差十下呢。”我开始耍起赖,奶奶的蒲扇又舞动起来。

“奶奶,该到你的了。”我的一百下已经扇完了,我又耍起了鬼心眼。

“啊,瞧我的记性,我才数到九十下。”奶奶似乎还没有从梦中走出来。

  我捂着嘴嗤嗤地笑,嗤嗤笑的还有那温情的月光。许多个夏夜,我和奶奶都在这样的游戏中,享受那清凉的月光。

  当那些个月夜渐行渐远时,老杏树下以物换物的日子走进了历史。而且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野,渐渐成为遥远的传说。到了我们这一代掌管老杏树时的前几年,那时儿子才刚刚出生。如今,儿子的目光已不再老杏树上逡巡。杏儿,对于二十岁的儿子失去了先前的诱惑。二十岁的他,也许在寻找那棵属于他的杏树。他打点行囊,远行他乡。在儿子的眼中,老杏树下的风景太过熟悉,而不熟悉的风景应该在远方。那时,折枝赠杏(幸)成了小村人美好的回忆。人们的生活好了,无需再寄希望于杏枝。对于老杏树的果实,妻子变得如老杏树一样的慷慨。每到果实飘香的季节,左邻右舍,围坐在老杏树下。那甜甜的杏香,随同人们的说笑,随同人们夸张的咀嚼声,飞满农家小院。要是哪个邻居因故没来,妻子是要摘满袋子送过去的。一向不善言辞的妻子,那时的话多起来。声音也高了八度,走路的步子轻快了许多。劳动是美丽的,懂得赠予更为美丽,一点不假。

 “能卖几个钱?大家尝尝就够了。”每当有人劝妻子卖点钱时,妻子都会如是说。

  杏树的一生是忙碌的,从“小”走到“老”。忙碌得让人肃然起敬,让人心存感激。我们掌管杏树仅仅二十年,杏树就老迈了。毕竟,它已伴着爷爷奶奶走了五十年。再往前走,它就会步入生命的深秋。当春天来临时,它的步履就会老迈得有些蹒跚。象奶奶当年的小脚,并没有因为走得慢而迟到人生的终点。它的枝头上不再繁花锦簇,一定会有更多的枝杈在一个长长的冬季过后再没有醒来。一直到许多个春天后都没有醒,没有醒来的还有那花,那果,那月夜下的虫鸣,那树下斑驳的月光……老杏树默默地站着,站成了一部厚重的历史。这至少对于我的孩子,那个流浪他乡的年青人来说,是这样。

现在,再来回答我的问题。你一定会说,那是一棵杏树,又绝不仅仅是一棵杏树。

是的,那棵树是爷爷和奶奶结婚那年种植的。

 

感谢您的光临!

                              2009.1.9

 

 

  评论这张
 
阅读(231)| 评论(5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