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漠独行的博客

荒漠到绿洲爱的跋涉。

 
 
 

日志

 
 
关于我

内心独白:守一片荒漠,平淡经营,必有绿洲和我共醉黄昏!

网易考拉推荐

二哥【大漠散文】  

2008-12-18 16:05:25|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哥【大漠散文】 - 大漠独行 - 大漠深处camel的博客 

 

  二哥,是我继父这边的叔伯哥哥。虽说我们没有血缘关系,有血缘关系的哥哥没有我和二哥的感情拉得这样近。

 二哥是农民,大半生与泥土为伴。要说二哥勤劳,二哥会跟你急。那也许是对二哥的“伤害”,二哥虽说是农民,但并不看重一个“勤”字。二哥自小就跟勤劳无缘。地里的活二嫂干了大半,铲地,二嫂一根垄到头了,二哥也就铲个大半。有时干脆坐下来抽一支烟,直直腰。作为农民,二哥似乎很不“合格”。二哥压根就不想当农民,为了生存,又有什么办法呢?有时不到晌午,二嫂还在铲地,二哥却扛着锄头回家休息了。干活吗,得悠着点,农民吗,总有干不完的活。干完这样,那样还在前边等着你。没必要和农活拼命,人的力量太有限了。“人定胜天”,在二哥眼里那是不懂生活,至少是不懂农村生活。说旱、说涝、说下冰雹......人能不让下吗?有太好的办法吗?能胜天吗?再说,有限的那一点土地,也就维持个生活,别指望着大富大贵。不过,对于二哥的生活哲学二嫂并不评论,这也许就是夫妻间的“默契”。这又不是第一回,二嫂早就见怪不怪。地里的活干多干少由着二哥,夫妻打仗,毕竟不是二嫂的强项。虽说是农民,二哥活得一身轻。不过,自打要了二胎,有了儿子。情况就大不相同了。人吗,有想法就得活得累点。这治好了二哥自小养成的“懒”病,人们都说,还是儿子管用。

 二哥的“懒”由来已久,这要追溯到少年时代。小时候,二哥领我去打鸟,往往是空手而归。说是去打鸟,不如说是去散步。那时人们还没有保护动物的意识,加上物质生活贫乏。每到春天,故乡的孩子们大多数要到野外去打鸟。借此解解馋,如果捕到活的,还可以养起来。留一院的鸟鸣,生活中多了一份情趣。二哥虽说没有保护小鸟的意识,却觉得那么漂亮的小鸟打死怪可惜的。手指肚那么大小的肉,能香到那里去?还不如看看野花,听听鸟鸣。对于二哥来说,收获几只小鸟,还不如收获一个好心情。于是,我和二哥漫游在故乡的原野。做几只柳笛,把春天吹响。或干脆到河边,捡几个好看的贝壳。也可以到河里摸一些河蚌,带点自家的土盐,清炖几锅河蚌肉,也自得其乐。

 一次,  二哥带我去挖野菜。挖的野菜能数过来,筐底还没盖上。二哥就带我去洗澡,在水里泡了一上午,才想起家里人等着野菜吃午饭呢。再看筐里的那点野菜早没了魂魄。回到家里,自然遭到四娘的一顿谩骂(二哥的母亲)。  二哥领着我到屋后大笑不止,在我们看来,四娘骂的那些话太可笑了。

 要说二哥“懒”也不完全正确,有了儿子后,“懒”病好了大半。土地分包后不久。准确地说,自打二哥有了四轮车之后,我的那些地就由二哥来种了。给二哥的“懒”增加了额外的负担。每年春种秋收,我干不上几天活。五一放假去种地,二哥把我的地种了大半。心怀不安的我和妻子,只好象征性地帮二哥种两天。

“你们工作忙,没时间就别过来了。再说,平时不干体力活。这一干,身体受不了。这点活我紧一紧也就干了,省得你们还得跑这么远的路来。”每次看到我们,倒让二哥不好意思起来。

 十一放假不久,二哥就要来送“温暖”了。每年,二哥都忙着先把我的烧柴送来,然后再拉自己家的。我能回报二哥的,只是一顿谈不上丰盛的饭。知道二哥爱喝酒,吃饭时酒是不能少的。二哥从不喝瓶酒,说那跟白水似的,喝着没劲儿。有时妻子要买几盒烟,二哥说不如旱烟抽着过瘾。给二哥倒酒时,考虑到二哥要开车回家,往往只倒半杯。

“满上吧,难得有这样的好菜,不喝点酒糟蹋了。别笑话二哥,就这点爱好。”二哥说着,用手抓一抓头,憨憨一笑,有点难为情。

 说心里话,工作中因为应酬不知喝了多少杯,不知吐了多少回。可是,从来没有陪二哥喝几口,陪二哥醉一回。想起这些,心里酸酸的。二哥并不计较这些,也从没怪罪于我。该喝多少就喝多少,这倒让我越发觉得不安。

 吃过饭这后,我忙着给二哥倒水,妻子忙着给二哥找我穿旧的衣服。

“二哥,这件衣服很贵的,出门时穿。这件衣服干活时穿……”妻子唠唠叨叨,二哥孩子似的,不断地点头应着。

“这衣服穿在我身上都瞎了,这干活人啥衣服能穿出个样?”二哥边说,边喜笑颜开,孩子似的试着一件件旧衣服。

 说不清心里的那份感受,几件旧衣服二哥就那样的满足。这就是二哥辛苦劳动的回报吗?我和妻子没有“交换”的意思,即使是“交换”,吃亏的也是二哥。为什么我突然想起这两个字?我时时被这两个字折磨着,除此,我还能回报二哥什么呢?

 二哥家的饭每年有一顿是必吃的,那就是杀年猪时的那顿饭。在农村,杀猪是一年中比隆重的事情之一。能够接到通知的人,自然在主人的心目中占有一定位置。每年二哥都会把第一个电话打给我,看我是不是有时间,敲定日子后再通知他人。每次去,都会受到二哥的特殊礼遇。肝、血肠、瘦肉......猪身上所有的精华都放到了我的面前。让你感慨良多,吃一口香彻心肺。

 去年,因为陪孩子到市里读书,没能参加二哥家的“宴会”,二哥赶了几十里的土路把肉送到了城里。当二哥气喘吁吁把几十斤猪肉背到楼上,我差点流下泪来。二哥的帽子上挂满了霜花,脸被冻得红紫。放下猪肉,二哥不停地搓着两只手,不停地往手上哈气。二哥走路小心翼翼,生怕弄脏了地板。这看看,那瞧瞧。烟也不敢抽,怕熏黄了墙。

“倒是楼里好,又温暖又干净。这楼买下了?”二哥边看边说。

“哪能买得起,就是有钱,也舍不得你呀。到时买楼咱们哥俩一起买,住同一个单元。”我和二哥开着玩笑。

“算了,都住楼,上哪吃自家养的猪肉。我还是留在农村吧,吃点农产品方便。”二哥认起真来。

    那天我没让二哥走,和二哥睡在一张床上。二哥一身的硬骨头,小时候的二哥,可比这胖多了。那时瘦弱的我,现在反倒破坏了原生态,身体臃肿起来。让人感叹岁月无常,时间脚步匆匆。我们谈儿时的许多趣事。偷西瓜、挖野菜、摸河蚌......想起那次挨四娘的骂,二哥长长叹息了一声。

“现在生活好了,用不着吃野菜了。早先,过年能吃到的东西,现在平时就能吃到了。老太太没福气,要是活着,差不多让她天天过年。”二哥喃喃自语。那一夜我们谈了很久,很久......

 二哥的鼾声渐渐响起,渐响渐大。我无眠,走到窗前。一轮明月高高地挂在天空,月辉悄无声息地溜进室内。温情地抚摸二哥的鼾声,抚摸二哥苍老的脸,抚摸我和二哥间温情的对视。许多年前,也是这样的月光。我和二哥藏在高高的草垛里,任凭伙伴们找来找去。一切都像是昨天的事,月亮依旧是那轮月亮,却把无数的回忆留给了我和二哥。让我们在生活中把回忆延续,在回忆中把我们的故事写得更精彩。温情的月光把我带到了遥远的从前,带到了欢快的童年。带到故乡的原野,带到柳笛奔跑的河边......看着熟睡的二哥,看着岁月给予二哥一脸沧桑的馈赠,感慨时间脚步的匆忙,感慨我们在生活路上艰辛的跋涉......

 生活中,二哥是宽厚的。这让我想起了四娘生病的的前前后后。四娘被确诊癌症之后,儿女们都说,七十多岁的人了,没必要再花那份冤枉钱。那时,二哥刚刚盖完房子。手头正紧,但二哥坚持要带四娘到大城市看一看,也算尽了儿女的孝道。为此,四娘的儿女们战争不断,二哥只好自己筹钱。知道二哥的难处,我送去两千元钱。二哥坚持说借,我说,就当四娘多生我这么个儿子。可是秋后卖粮后,二哥及时把钱送来。二哥体谅我我供孩子念书的不易,二哥说,他帮不了我也不能拆我。谈到医疗费,二哥淡淡一笑。

“算了,就当老太太只有我这一个儿子,就当今年遭了灾害,白干一年。”二哥说得很淡然。

 四娘走的很欣慰,她该治的都治了,该吃的都吃了。想不到在六个儿女中,一个“懒”二哥却陪了四娘走完人生的最后一程。

 儿子考上了大学,在农村是要大摆宴席,好好庆祝一下的。二哥提前几天就来帮忙,劈柴、垒锅灶、杀羊、宰鸡……五十岁的人了,孩子似的高兴地忙前忙后。仿佛考上大学的不是我的儿子,而是他的儿子。

  做羊汤时,二哥负责烧火。看着锅里熬好的、翻滚的羊汤,二哥看着我不好意思的笑了。我明白二哥的意思,赶忙找来碗和筷子。

“二哥,没有外人,您辛苦几天了,理应先尝几口。”我边说边给二哥盛了一大碗,特意把几块大骨头放在二哥的碗里。

 二哥没有更多的推脱,蹲在汤锅旁,一手忙着添柴,一手端碗喝汤。五十岁的二哥像其他的农村人一样显老,岁月,在二哥的额头上深深地犁出了道道沟壑;皮肤被风沙打磨得粗硬,失去了光泽和弹性;头发已是花白;牙齿也掉了几颗……阳光静静地泻在二哥的脸上,锅里飘出的热气让二哥若隐若现。装满热汤的碗在二哥那两只粗糙的大手上来回地游走,二哥不时地向碗里吹气,手也不停地甩一下。汗渐渐从二哥脸上流下来……二哥喝得很满足,喝得哗哗作响。这就是我儿时的玩伴,这就是我宽厚,淳朴的二哥呀!

“太好喝了,从来没有喝过这么好的羊汤。”两大碗后,二哥不好意思再喝了,坚持等吃饭时再喝。

  二哥有过这样的梦想,等孩子考上大学,特风光地摆上几桌酒宴。可是,二哥的大孩子初中没有毕业,就下地干活了。没有儿子,成了二哥的心病。在农村,将来的土地谁来种?老了谁来养老送终?于是二哥要了二胎,小儿子刚上初中,二哥的梦想不再依稀遥远。二哥为此,苦苦盼了多少年啊。如果不是这样,二哥可能生活会更好些。上有老父,下有儿女。二哥自然要有更多的付出,本该享福的年龄。二哥依然象小伙子一样,为三餐,为儿女整日奔忙。期待二哥家的孩子能早日让二哥体面地熬上几大锅羊汤,我会象二哥一样,细细地品味二哥的喜悦,品尝二哥生活的美味。看着汤锅旁忙碌的二哥,鼻子一酸,眼泪差点掉下来,我赶紧离开。

下雪了,二哥开着装满柴草的四轮车,一路走来。我知道,我的生活中跟着走来的会是一个暖暖的春天。 

  感谢您的关光顾!

                                          2008.12

 

 

 

  评论这张
 
阅读(459)| 评论(6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