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漠独行的博客

荒漠到绿洲爱的跋涉。

 
 
 

日志

 
 
关于我

内心独白:守一片荒漠,平淡经营,必有绿洲和我共醉黄昏!

网易考拉推荐

宝石魂【大漠散文】  

2009-01-03 18:24:22|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宝石魂【大漠散文】 - 大漠独行 - 大漠深处camel的博客 

    故乡,长眠着一位悲情的公主---肫哲公主。故乡,因为有了一双守望的目光。而多了历史的厚重与沧桑。

                                                                                                                                                  -------题记

  宝石,这绝对是一个让人眼前一亮,怦然心动,想入非非的词语。然而,要是你知道它跟两个渔村有关,你一定会有些失望。要是知道它和一个女人有关,确切地说,它和一个女孩,一个十五岁的女孩有关。你又会如何想?对于我,它还和一群十五岁女孩有关。

 据史料记载,肫哲十五岁时,墓主人为清顺治皇帝之从姐,蒙古科 尔沁部图什叶图亲王奥巴之妃——和硕公主,名叫肫哲。即天命十一年(公元1626年) 下嫁已人暮年的奥巴为妃。    生活方式的改变,二人年龄的悬殊,便造成和硕公主的 婚姻悲剧。婚后六年,奥巴就撒手而去,肫哲年仅21岁,就 开始了寡居生活,冷冷清清,惨惨戚戚,终于在奥巴死后 16年,肫哲万念俱灰吞金自尽,死于奉天(今沈阳市),年仅 36岁。

  相传肫哲死后,按蒙俗,灵柩要从奉天运回领地安葬, 要用几头犍牛挽车载着灵柩直到犍牛不走或使所有的犍牛在 行进中倒毙,即认为死者看中了这个地方,便由阴阳先生择 地点穴,俗称“点宝石眼”,而后挖穴为墓,安葬灵柩。一 日灵车进入大赉地界,来到嫩江之滨,眼前呈现出一泓盈水 巨坑,挽牛渴极,争奔饮水。狂饮后一时踯躅不进,送灵人 以为“公主看中此地”,便择地挖穴,准备下葬。这时,饮过水的牛忽又来了精神,挽车前行。这样迤逦向北,又行了数里,犍牛相继 毙命,于是第二次“点宝石眼”,挖穴下葬,这就是今公主陵之址。此后, 人们便称挽牛饮水处为“饮牛坑”,第一次挖穴处为“前宝石”,第二次定 址处为“后宝石”。

  对于当地人,他们只知道“宝石”和一位公主有关。至于公主来自哪里?姓甚名谁?恐怕没人能够说得清楚。现今,公主陵位于前后宝石之间,早已融入了这片土地。要说前后宝石地形极不规则,沟壑纵横。应该说这和水有关,确切地说,这里曾经是水道。由于水的冲刷,形成了很有特点,极其丑陋的地貌。村民的建筑多依地形而建,自然也很不成规矩。“宝石”绝对谈不上,充其量像那个仙人随意洒落的顽石,且手段极不高明。三百八十多年前,公主刚刚下葬之时,这里还是一片蛮荒之地。这两个村子还是一片湖泊,水鸟云集,鱼翔浅底。都说女人是水做的,肫哲选择临水而居,守望一江碧水,觅得一份宁静。更是对家乡、亲人如水的思念。当两湖碧水入江东去,随之而来的是缕缕炊烟,喧嚣的生活。人们是奔着“宝石”而来?还是看中了这一片水沼王国的世外桃源?无从考证。这里的居民多靠打渔为生,他们并不关注历史的声音。这倒让公主真正地回归民间,在烟火中品味生活。在烟火中守望生活,在守望中平复心头的伤痛。据说,村里的白姓村民的祖先是随公主而来的守墓人。今天守墓的后人犹在,但并没有给公主带来实质性的安全。如今,公主陵早已被俄国人洗劫一空,夷为平地。要不是有当地人的指点,你很难发现公主陵和周围的土地有什么不同。生活真正还公主一份安宁,一江东水,潇潇塑风,伴肫哲公主茫茫北望。

 当年,下嫁蒙古奥巴王,为的是一个民族的历史使命,两个民族幸福的融合。“蒙满团结”的历史使命,一个柔弱的女子,怎堪重负?悲剧是注定的了。十五岁出嫁到三十六岁孤苦无助,绝望自杀而去,没有人去倾听她的心声,看她的泪眼。人们只是审视她肩头的那份“使命”,期待她给更多人带来和平和富足。二十年,孤灯独影,凄风苦雨,让一颗心过早的凋零,一个灵魂过早地枯萎。

  北归的路漫漫风沙,几头牛载着一个疲惫的灵魂缓缓而来。沉重的车轮咿呀之声在空旷的草原上缓缓地飘荡,那是公主一腔的哀怨和不甘。当初踏上“蒙满和亲”之路是何等的“风光”,何等的“踌躇满志”。其实,这只是统治者强加给肫哲公主的政治光环。千百年来这是统治者最锐利的武器,他们打着“造福于子民”的大旗,满足于个人的政治欲望。毫不留情地扼杀“子民”的天性,为了不见半滴血,还要“处心积虑”、“道貌岸然”。一个十五岁的女孩,正是在母亲膝下撒娇玩耍,憧憬未来之时。统治者却把她放在了祭坛之上,带着光荣的“使命”沉重而去。慢慢的长路,给了一个十五岁的女孩更多的是茫然和无助。整个迎亲的队伍一路上吹吹打打,早早唤醒了沉睡的草原;唤醒了统治者更多的欲望;唤醒了亲人的离别之痛;唤醒了一个十五岁少女无望而孤寂的一生。所有的人都知道奥巴“新郎”出去迎亲了,而且这是不同寻常的迎娶。“蒙满同亲”,这是人们新的和平宁静生活的希望。十五岁的新娘有些木然,她似乎只是一个观众。看着忙碌的人们,仿佛是除夕之夜,族人们祭拜祖先。祭祖首先要在家中正厅祖宗板前供自制米酒13盏,自制奶油点心13碟,板上贴新挂签。只不过,这一次米酒变成了15盏,奶油点心15碟,祭坛的标签上写上了一个不该写上的名字---肫哲。长辈和全福人给她进行梳妆打扮,自然少不了一些温情的叮咛。肫哲竟不是普通人家的女孩,她知道此行的目的。但她仍觉得前路漫漫,一片迷茫。她不知要到哪里?前方等待她的是什么?她只是本能地觉得好怕。戴在她胸前十五年的那把锁,带着她的体温,她的无言的祝福,静静地解下来还给娘家人。留下的还有她的不舍,她的幸福,她的生命……

 生命伊始便挂在脖子上的吉祥锁,是父母对子女健康成长的祝福,如今要出嫁的女儿留下这锁又表达了女儿的恋恋不舍和对父母养育之恩的无限感激,同时解下这把锁,也标志着女孩子从此成人,预示着新生活的开始。新的生活?那是怎样的生活?怎知,她的生命随着这一出嫁,便永远地定格在了十五岁。

几年后,省亲和家人告别时,肫哲公主和家人相拥而泣,有几人能读懂那泪水的孤寂和辛酸?在下嫁的六年中,她由公主成了笼中之鸟,美食华服无法消释她的寂寞和相思。奥巴政治上游移的态度,注定了肫哲公主爱情的悲剧。语言的不同,丈夫的冷落,无法完成的政治任务……这足可以窒息一个人,特别是一个女人。迎亲的歌声多少次在月色中遥遥走来

“选择吉日良辰,迎来新娘庆贺新婚,宰杀肥猪,摆下宴席,供奉在天诸神,请在天诸神保佑,夫妻幸福共长存。六十岁无疾,七十岁才见衰老,八十岁子孙繁衍,九十岁须发斑白,百岁而无灾。子孙尽孝道,兄弟施仁德,父宽宏,子善良,日后高升,夫妻二人共享富贵一生”。

 想着每一句歌词,用那一点点憧憬中的“温暖”打发“寒冷”的生活。对于肫哲,自她来到奥巴身边,确切地说,来到政治的樊笼里。她就不再是公主,回归到了一个普通的人,一个有血有肉的女人。她需要爱情的滋润,亲情的呵护。可是这一切都拒绝了她,拒绝了一个女人最现实的需求。“子孙满堂”“夫妻恩爱”成了一个遥远的神话。想一想,一个女孩入宫成为皇室的一员,可谓“幸运”。再由女孩成为女人,委以“重任”。这是怎样的一个成长轨迹?十五岁的心智,还不足以去应对这些。在政治舞台上,这是女人所无法选择,无法避免的。肫哲公主嫁给奥巴的悲剧源于努尔哈赤对北方的“怀柔政策”,源于统治者的政治野心。奥巴病逝后,二十一岁的肫哲公主本来还可以重新选择自己的幸福。从她出嫁的第一步她的悲剧就无可更改,她的选择就被彻底剥夺了。奥巴去世后她毫无选择地复嫁给蒙古土谢图亲王巴达礼。毫无幸福和希望的生活,让她加速地走完了一个“公主”的一生。说不清是故乡的土地选择了肫哲,还是冥冥之中肫哲选择了故乡善良、祥和?她没有回到她的出生地,客死他乡,对于一个女人算不得悲哀。辜负了祖皇的“重任”,无颜见“江东父老”让她止步嫩江岸边,让她深情北望。历史发黄的书卷中不会有太多,太翔实的关于她的记载,因为她是女人,一个没有太大政治影响的女人。这才是肫哲的悲哀,女人的悲哀。我更愿相信,公主陵中静卧的她是一个女孩,一个活泼,快乐的十五岁女孩。

   二十年前,刚参加工作就走进了后宝石,听说了一个公主。公主陵就在我工作的那所学校东南不远,她是可以听到学校里孩子们的读书声。二十年后,我渐渐解读了一个公主。一个十五岁的女孩,一个孤独的灵魂。我的那些当年十五岁的学生,像公主一样完成了女孩到女人的嬗变。不同的是她们的人生比公主的生活多的是阳光。

  时令快到中秋了,天气暖暖的,阳光毫不吝啬地洒满教室。教室和窗明几净一点都不刮边,十几张破旧的桌椅,毫无生气坐在教室里。一块并不完整的黑板挂在斑驳的土墙上,泛着片片白光。唯独有生气的就是那十几个女孩,十几个女孩围绕一个老者在捉虱子。阳光下,老者的头发越发花白。裸露的上半身条条肋骨清晰可见,一双浑浊的目光在一件分不清颜色的衣服上寻来寻去。衬衫,在阳光下发出暗淡的光。

“老师,又抓到了一个。”说话的女孩有点自豪。

“好,好……”老者一开口,你才发现他的黄牙所剩无几,自然那个“好”字就说得有些含混不清。随即,老者把虱子放在窗台上,啪的一声,老者的拇指甲上染了一片鲜红。

  十几个女孩极认真地寻找着,很少有眼光从衬衫上游走开去。朴实的装束,无法掩盖她们的正在发育的青春和美丽。随着女孩们报数,便多了些噼啪声。不知是哪个淘气的男孩,用羽毛在老者的后背搔了搔。“呦”,老者迅速回手抓了抓后背的痒处。其他的男孩都哄笑起来。

“你真坏。”其中的一个女孩愤愤地追打那个淘气的男孩,就这样,我和那个女孩撞了个满怀。我就是在这时候认识了那群女孩,那个退休了还在坚持上班的老教师。

   “老师,下课后我们干什么?还捉虱子吗?”我的到来让女孩们无所适从。因为我没有虱子可抓,这让她们有些不习惯。

  “我们可以打球。”

  于是,球场上多了一群叽叽喳喳的小鸟。

  我们的打球极不规范,队员突破十名。我带领几个女生,男生自然不会把我们放在眼里。没几天,男孩子就不是我们的对手了。女孩打篮球用的是橄榄球的打法,奋不顾身地到男生手中夺球,而且抱着球一路小跑。我负责投球,差不多百发百中。男孩没有办法,只好看到球到我手后,用两名队员死死地抱住我,然后夺球。

夕阳西下时,缕缕炊烟缓缓升起。声声牛哞挽留着迟迟而归的夕阳,小村温情可人。村外,公主静静地守望了近四百年。操场上,女孩们越战越勇。笑声、呐喊声、喝彩声飞出校园,飞向了那位守望的公主。

历史,现实巧合地在这里交叉。让人心痛,给人思考,让人在忧郁和欢快中品读“宝石”魂。

 感谢您的光顾!

                               2009.1

  评论这张
 
阅读(528)| 评论(7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