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漠独行的博客

荒漠到绿洲爱的跋涉。

 
 
 

日志

 
 
关于我

内心独白:守一片荒漠,平淡经营,必有绿洲和我共醉黄昏!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赶湖女【大漠散文】  

2008-11-19 09:25:29|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赶湖女【大漠散文】 - 大漠独行 - 大漠深处camel的博客

       赶湖女,您在字典里绝对找不到这几个字。但这不影响赶湖女的存在,不影响她们的梦想,她们对于那一湖碧水的温情。

      “赶”,差不多象现在的“赶”集。剩下的就和女人,和水有关了。其实,和赶湖女有关的还有很多,如心酸、奔波、憧憬......

       常言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如今这一群女人临湖而居,不吃湖吃什么?要说完全吃湖那还不够准确,要是能吃肥吃胖,恐怕赶湖女的队伍就不是六七人。可是,这几个女人就是和那一湖碧水缠缠绵绵,有着不尽的牵挂和向往。她们在岁月的湖泊中打捞幸福,也打捞无奈和心酸。

       赶湖女,很少有人知到她们的具体姓名,具体的住址,只知道她们来自湖四周的小村。只是叫她们大吵吵、小辣椒、大膘子......赶湖女是不着意打扮的,再说了打扮给谁看呢?她们就像觅食的沙鸥,追随着捕捞的渔船,步履匆匆。给那些鱼虾们看吗?她们可没那份耐心,干脆用一条围巾把自己的容颜深深藏起。常年的户外劳动,她们已被生活打磨得很粗粝。黝黑的皮肤,有力的臂膀,沙哑的声音......这似乎让她们远离了温柔,迷失在生活的边缘。但生活往往会欺骗人的眼睛,赶湖女绝不乏柔情,想当初她们能远嫁到湖畔小村可不仅仅是因为这里盛产鲜鱼。

       “下水”,在人们传统的意念中应该是一个贬义词,小村也不另外。开始时,几个赶湖女背着家人偷偷摸摸。纸里包不住火,很快,小村就传得沸沸扬扬。各种版本的花边新闻频频在小村的老女人的口中接力传播,赶湖女委屈过,流过泪......生活让她们选择了沉默,选择了坚持。毕竟,每日的劳作对家是个不小的贴补。

         对于赶湖女更感兴趣的是村中那些无聊的男人们,对于老夫人口中的那些花边新闻,他们总是想入非非,如同苍蝇见到了发腥的鱼血美食不厌。见了赶湖女的男人们总忘不了关切地询问几句。

       “嗳,听说你家大吵吵‘下水’了,很有收获吧?要想生活过得去,就得沾点‘绿’。”赶湖女的男人们就会遇到这样或那样的尴尬,很快,生活让他们麻木起来。他们也因此骂过自己的女人,不过,面对女人的诘问,他们无言以对。

       “有能耐你到外面去使,在家耍威风算什么。要是你能把生活过好,我们还需要下水吗?戴没戴绿帽子别人不清楚,你心里还没数吗?”赶湖女义正言辞。

       赶湖女的哭诉让男人们自知理亏,自此也就不再过多地过问。看着盖起的新房,穿着体面的孩子到外地读大学,男人们深知那都是赶湖女们在冰冷的湖水里捞出来的。

       村中那些好事的人,总象是和赶湖女有什么深仇大恨。见和男人们斗嘴没有什么收获,又转向了孩子。

       “虾儿肥,鱼儿鲜,赶湖的女人腚朝天......”开始女们赶湖回来,进村往往会有一些孩子跟在后面喊。而且,把个“腚”喊得震破天。

      “没教养的猴崽子,回家说给你娘听。”赶湖女中偶尔也会有一两句回骂。

       时间久了,赶湖女渐渐地被小村接受。如今,倒成了小村里的英雄,成了人们致富路上学习的榜样,成了勤劳的象征。

       赶湖女对于捕捞船的行踪像是装上了定位系统,时间、地点差不了。一年当中,有大半时间她们象沙鸥一样,随着捕捞船飞来飞去。要是哪一天不去赶湖,她们反倒过的不踏实,生活也就少了许多滋味。赶湖自然也有闲暇的时候,那多半是收网之时。每次收网都要三四个小时,赶湖女多半不会来得太早。不过,要是天气好,心情好那就难说了。就像今天,阳光高照,让深秋的湖边多了几分春意。早到的女人们目光在湖里没有飞多远,就撞到了捕捞船。显然,离下水还远着呢。细心的女人们忘不了看一看地形,守住最佳位置,剩下的时间归她们自己所有。要说这地形,赶湖女是再熟悉不过了。方圆上百里的湖岸,每一寸土地的高低,每一片水域的深浅,女人们早就烂熟于心。说是观察,那是多年养成的习惯。几个女人把渔具放在水边,到不远处的朝阳坡晒太阳去了。中午的阳光多了几分温情,轻轻地抚着女人的发丝;悄悄地游走在女人的脸颊;静静地涉过女人坚实丰腴的前胸......女人们闭上眼睛,很是受用阳光的爱抚,亦如自家男人多情的手。要是往日,女人们可能会忙里偷闲睡上一会,可是,今天睡意全无。许是昨日的收获颇丰,都还沉浸在美好的回忆中,话也就多起来。

      “你说,当初嫁到这湖边来真是一个天大的错误。错也就错了,偏偏又是错上加错,谁知这一下水,就再也出不去了。”小辣椒说着说着便添了几分气恼。

      “可不是,人家女人没下水,不也活得好好的吗?咱们这几个哪穿过像样的衣服?活得人不人鬼不鬼,就是活得贱。”大膘子说到最后就不是气恼,而是凶巴巴的,像是要打自己几个耳光。

      一项快言快语的大吵吵,像是两位姐妹的话触到某根伤感的神经,沉默了半天才开口。

      “当初生孩子没有奶水,看着嗷嗷待哺的孩子,不下水有什么办法?孩子刚满月就下水了,结果弄了个腿疼病。说好了,孩子会吃饭了就不再下水,怎知,孩子上学,结婚,买楼......这一路走过来,五十出了头。辛苦攒了十万元,儿子说只购买个厕所的。”大吵吵今天的声音低了八度,话象是说给姐妹们听,更象是自言自语。

     “该捞的我们都捞了,该苦的我们都苦了。要说这毛病,谁没有?常年在冷水中泡着,不生病就怪了。我们那一个没有点毛病,凡是和寒冷有关的毛病我们都有了。大吵吵的老寒腿,大膘子的风湿病......如今还说这些有什么用?大膘子,把你那点带色的故事说给我们听听。”辣椒扬了扬她那肿的变形的手,想缓和一下气氛。

     “都是嘴上功夫,哪有实际行动。王队长是个好人,好处没少给咱们,可从来没想占咱们的便宜。哪像那些泥腿子,黄嘴还没退尽,就想歪道道。一会一个妹子,一会一个飞吻......就咱这岁数都可以当他们的妈了,还妹子妹子地叫着,一听浑身直起鸡皮疙瘩。”大膘子很夸张地说着,关键时刻站起来,把两手放在嘴边,油腔滑调地学着,不时地扬起手,抛撒她的飞吻。刚才沉郁的气氛一下被击碎了,几个女人笑成一团。小辣椒一边笑一边捶打大吵吵,大吵吵边擦眼泪,边 哎呦地叫着,小辣椒弄疼了她的老寒腿。

       “今天阳光明媚,让大膘子来两句。”小辣椒有些鼓动。

       “四月过后冰雪消,赶湖女来到湖畔尽逍遥,放眼望,渔船忙碌,鸥鸟欢歌,我心儿跳,傻哥哥你在哪?看他在挥手把鱼抛......”大膘子也不羞口,用东北二人转《小拜年》的调,词是即兴创作。边唱边舞,浪得不行,媚眼乱抛,几个女人笑得直抹眼泪。

       今天的时间过得好像很快,说笑间,渔网的范围收缩到几间房子般大小了。女人们能清晰地看到网里跳动的鱼,看到泥腿们将鱼一筐筐捞起。

      “注意,把鱼苗挑出来。”王队长不停地提醒大家。

       于是一批批鱼苗被扔回到水中,女人们的眼睛也就随之睁大了。一天的收获关键就在此刻,鱼在网里的时间久了,因缺氧而处于昏迷状态。扔到水里要经过一段时间才能醒来,女人们瞧准时机,在鱼醒来前下手。从网里漏掉的小鱼也不少,所以每次赶湖女们都有收获。

     “大膘子,要我这个吗?我这个可是最大的。”水中的泥腿子手忙嘴也闲不住。很夸张地将一条大鱼抛得很高,随着泥腿子们的哄笑声,这句话变了味道。

     “哪位,先报上姓名,老娘报答别找错了人。老娘就是不怕大的,越大越好。再大的鱼到了老娘的锅里一炖就烂!”大膘子必竟是老江湖,话语中辣劲十足。

      船上船下一片哄笑。

    “对,快把你那个最大的送给大膘子,让她炖一炖。”泥腿中不知是谁推波助澜。

      大膘子不依不饶:“喂,我说水里的爷们,别就嘴上功夫,下手狠一点,让你们的鱼在水里多睡一会。”

       “是呀,好不容易睡上了,哪能不多睡一会。”不知哪个爷们话里有话想占便宜。

       “闭上你们的乌鸦嘴,今天的鱼多,加把劲,别看到女人就迈不动步。”王队长发出了警告。

        天色渐渐暗下来,太阳把羞涩撒满湖面。湖水像是受了感染,也飞起了红晕。夕阳又不失时机撒下碎金,湖面到处闪着魅魅的眼睛。让劳动一天的人们,多了一份静谧的享受。沙鸥们不时俯冲下去,随着一次次收获,便有了满湖的欢歌。捕捞的渔船满载而归,成群的沙鸥尾随而去。沉甸甸的渔船,醉舞的沙鸥成了湖面上最美的剪影。刚才热闹的湖面,一下安静下来。

         女人们拿起网具,步入水中。大吵吵的步子迈的有些吃力,可是却走在了最前面。其它女人跟在后面,她们把第一网的收获让给了心情不太好的吵吵姐。

         月亮升起来了,女人们的背篼里多了一些分量。随着每一次的起网,无声的微笑在月光下静静地绽放。女人们的网里也就有了无数跳动的月光。

 

 

感谢您的光顾!

                                                2008.11.19

 

 

 

 

 

 

 

 

 

 

 

 

 

 

 

 

 

 

  评论这张
 
阅读(637)| 评论(9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