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漠独行的博客

荒漠到绿洲爱的跋涉。

 
 
 

日志

 
 
关于我

内心独白:守一片荒漠,平淡经营,必有绿洲和我共醉黄昏!

网易考拉推荐

五 娘【大漠散文】  

2008-11-30 11:19:59|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五  娘【大漠散文】 - 大漠独行 - 大漠深处camel的博客

 

五娘的故事大多发生在冬天,似乎和雪有关,在这第一场雪静静覆盖了故乡的原野之际,让我想起了五娘。

       五娘快八十了,耄耋之年的五娘风韵犹存,整洁的仪表、满头的银丝,依旧油光可鉴,慈祥的微笑,快人快语.......如果不是步履有些迟缓,你会以为年轻的五娘走进了镜头,扮演一个年迈的长者。你可能会怪罪化妆师手法的拙劣,五娘怎么看也不象快八十的人了。更不会老去的,还有几十年前的关于五娘的故事;关于五娘的记忆;关于五娘的冬天......

       五娘嫁到小村也许是人生的一种误会。在小村,五娘算是一个有头有脸的人。能说会道,洁净的一尘不染,很有文化,仿佛哪个大家闺秀。虽说在小村生活了几十年,但绝不像农家妇女。要是不走进小村,要是去拍电影,怕是走进好莱坞的就不是章子怡而是五娘了。

       可是五娘偏偏就选择了小村,偏偏就把人生的大部时间留给了小村,还有那些挥之不去的故事。

       五娘是我的一个远方亲戚,差不多算是邻居,自然和五娘的交往要多一些。小时候,爱上五娘家串门,是因为五娘家非常干净。五娘又喜欢爱看书的我,确切地说,我的爱看书是受五娘的影响。这样说来,五娘算是我的最早的一个文学启蒙老师。那时每次去五娘家,五娘身边似乎都放着一本书。不过,倒很少看见五娘在专心看书。也许五娘太过繁忙,毕竟五个孩子,所有的家务大部分都是五娘来做。看书成了五娘忙碌生活中的一种奢望,也成了五娘的一种遗憾。看着我在看炕上的书,五娘总会笑着说。

      “你看五娘多没有正事儿,整天家里的活都忙不过来,还有心情看书。‘真是癞蛤蟆戴眼镜,愣装文化人’。”五娘边说边把书推到我身边,随即,又忙着给我找吃的。一把瓜子,或者是一块白面馒头。在那个物资匮乏,孩子又多的年代,不知五娘是从哪里弄来的那一切。

         在五娘忙碌时,我会静静地走进另一世界。于是世间的喜怒哀乐,善恶美丑,生离死别......走进了我的生活,让我过早地对生活有了较同龄人更为深刻的感悟。

       “你看,‘诚子’那么爱看书,将来一定有出息。”五娘逢人便说。想想也是,也许正是有了五娘的这份鼓励,我才在读书这条路上风雨无阻。

         据说,五娘的丈夫是在一个冬天去世的。我没有见过,自打认识五娘,她就领着五个孩子艰难而快乐地生活着。那时五娘三十刚过,有过好心人劝过五娘改嫁。村里也有一个和五娘年龄相仿的鳏夫主动想承担一切,帮五娘一同抚养五个孩子。带着五个孩子的五娘,怕再嫁委屈了孩子,毅然选择了寡居。勤劳、乐观,五娘领着五个孩子,日子辛苦,却也乐在其中。五娘的脸上整天挂着笑,见了人,人未到声先到。“早啊,忙啊。”这是五娘长挂在嘴边的话。在五娘的眼里,人只有忙碌着,才会过得踏实。在别人的眼里,五娘因忙碌而快乐,幸福。

        五娘家后来吸引我的不仅仅是那些故事性很强的章回小说,更有夕阳西下时,那动听的二胡声。孩子们大了,五娘的女儿也到了出嫁的年龄。小村中唯一个会拉二胡的,或者说,二胡拉得最好的小伙子,走进了五娘家的小院,悠扬的琴声在五娘的小院里飘来荡去,有时也会有无数的音符,一不小心溜到我家院里。也会在夕阳中,游走在小村。

         那琴声在我听来好像有些悲伤,也许那琴声的悲凉,注定了五娘女儿的婚事是一个悲剧。五娘女儿小芳患先天性心脏病,是不宜出嫁的,即使成家也不能生孩子。这在农村是家长们所忌讳的,或者说,是极其反对的。男孩的家长们也来五娘家闹过,五娘也曾反对过他们的来往。但那个青年和五娘的女儿爱得很悲壮,五娘的头发就是那几年被那悲凉的琴声给染得花白了。

         夏夜,月光如水,静静的,毫不吝啬地流淌在小村,流淌在农家小院。每到此时,悲凉的二胡声就会响起。要说悲凉似乎也不够确切,也有欢快的曲目。但我总是觉得,那欢快中也伴着丝丝凉意。每当那悲凉的音符飘起,小村就显得特别安静。风儿止住了脚步;月儿静静地驻足;连那些顽皮的狗也不再狂吠。琴声象一条涓涓细流,在万物上浸润、流淌,很慢、很缓......草丛中的那些不知名的小虫,痴痴地守候那如水的琴声。它们羞涩地收起了自己的乐器,在琴声面前它们的鸣叫黯然失色。那琴声是从心里流淌出来的爱,是憾人的爱的呼唤。更有对爱的憧憬和无奈,对爱的担忧和牵挂。只是琴声的间歇,那些鸣虫仿佛受了感染,小声地重复琴声里的故事。夏夜,因此而丰富。琴声,爱的升华。夜很深了,小虫们在琴声中渐渐走进了梦乡,走进梦乡的还有那些疯闹了一天的孩子们。月儿似乎也倦了,悄悄半闭着眼睛。只有琴声依旧如那月光缓缓地流淌,慢慢地覆盖了整个小院,整个村庄......

         五娘的女儿似乎也是在一个冬天走的,是为了那个爱的承诺。 为了那不倦的琴声,对爱的作品的渴望。生孩子后,心脏衰竭而死。对于五娘的女儿来说,来去匆匆。爱过了,幸福过了,足够了。那些琴声流淌的夜晚,她的生命已经获得了无数次的新生。女儿走的那一天,下了好大的一场雪。在故乡人的记忆中,那可能是最大的一场雪。大片大片的雪花,缓缓地落了一天一夜。一定是上帝被她们悲壮的爱情所感动,派出无数的天使来护送芳姐。也许,芳姐前世就是一个洁白的天使,现在又回到了本该属于她的家园。人们都说,那场雪下的很温情,湿湿的,那是天使的眼泪,那是爱情的眼泪。五娘麻木地走在送葬的队伍中,飘落的雪花,遮住了五娘的视线。她不知要到哪里?她只是想陪女儿多走几步。悲凉的琴声又响起,伴着雪花,缓缓地漫出小村,在故乡的原野上孤独的游走。在那个飘雪的冬季。雪花染白了五娘的头发,也染白了五娘的心、五娘艰辛苦难的人生之路。因此,当那个冬天渐渐远去时,五娘冬天里的那场雪却下了很久很久.......那个冬天把一场雪永远地留在了五娘的头上。

        五娘人前没有死去活来地嚎啕大哭,但许多个无人的夜晚,五娘会把芳姐穿过的衣服,从小到大排列在一起。孩子的第一声啼哭;第一步走路;第一声叹息.....往昔的岁月一步步走来,泪水无声地滴落在每一件衣服上。昏暗的灯光下,泪水静静地在五娘的脸上流淌。根根银丝垂挂下来,脸色也越发苍白。两只手不停地在芳姐穿过的衣服上游走,目光多了几分呆滞。看着看着五娘又破涕为笑。她一定是想起了那些和女儿走过的岁月中,开心的往事。有阳光的日子里,母女间温情的一切。也许这样的结局五娘早就预料到了,但是当这一天来临时,五娘还是瘦了许多。五娘总觉得那场雪还没有离去,还在漫天的飘洒。此时,五娘的头发已几近全白了,脸上的笑容明显少了往日的灿烂。其实到了这里,五娘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女儿去世后,五娘悲伤过,但心病也去了大半。对于体弱多病的女儿,五娘问心无愧。人死不能复活,日子毕竟还得过下去。儿子们都成家了,五娘的生活多了更多的孤独。其实对于五娘,何止是孤独,更有无法抵御的寒冷。也就是在这时,那位平时爱慕五娘的,默默等了五娘的二十几年的鳏夫,走进了五娘的生活。自然,几十年前,这样的事情来的不会是光明正大。那时,五娘已是五十几岁的人了,对于这个年纪,这样的选择,五娘的儿子们无法接受,小村人无法接受。那段时间,五娘年轻了许多,话也就格外多,笑声很是响亮。谁家有个大事小事,五娘就会走到前面,忙里忙外。这是自女儿去世后,五娘少有的春天。可是这个春天太吝啬了,太过短暂了。五娘甚至还没有来得及在春光中深深地呼吸一口,那个春天就封冻了。鳏夫暗地里也会帮五娘干一些农活,或悄悄地买一件衣服送过来。怎奈,儿子们强烈反对,五娘只好把这件事放到一边。

         一次,那也应该是一个冬天。那位鳏夫来五娘家,见几个孩子都在家里,就悄悄躲进五娘家的仓房中。碰巧五娘到仓房中取东西见到鳏夫多聊了一会,被婆母发现,告知儿子们。五娘和那个鳏夫被其中的一个儿子锁在了仓房里,假戏成真。儿子们大闹不止,后来五娘央求小儿子把门打开。二儿子举刀劈来,五娘拼死相护,鳏夫落荒而逃。当年,这在小村绝对是一个爆炸性新闻。一下子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这一“故事”,被演绎成许多版本,在小村中肆意疯长。芳姐的那场雪还没有结束,又一场大雪降落在五娘的生活中。很长一段时间,五娘都不再走出那个农家小院。在几个儿子不屈不挠的哭闹声中;在一部人的谴责声中;在那场肆虐的风雪中......五娘的日子冰冻了。五娘很少的笑声里多了几分悲凉。

         那是初秋的一天,好像关于五娘这是唯一的一次和冬天无关的的记忆。时间差不多是接近中午,“秋老虎”有些与人为难。阳光多了几分慷慨,挥洒的热情就多了几分泼辣。田地周围的杨树的叶子有些斑杂,浓绿渐渐隐去,橘黄慢慢走来。迁徙的小鸟停下了脚步,高歌不止。几只野蜂飞来飞去,忙着在最后的野花上寻着甜蜜。动作迟缓的蚂蚱在温热的阳光下,多了几分敏捷。忙着把卵悄悄地藏起,期待着一个生机勃发的春天。五娘甩掉了外衣,半跪在萝卜堆前,汗水淋湿了额前的发丝。五娘一手拿着萝卜,一手舞刀,身后是一堆堆修好的萝卜。鳏夫在五娘不远的前面拔萝卜,再把拔下的萝卜堆成一堆。没走几步远,鳏夫就要回头笑一笑。“慢着点,别累着。”鳏夫说的很温情。五娘似乎有几分害羞,不时地撩起湿了的头发,向前张望一下,又很慌乱向四周看一看。匆忙地低下头。几朵红晕在五娘的脸上飘过,心跳有些快。毕竟,她已习惯了没有男人的日子,习惯了一个人劳动。

       我因为到江边去玩,无意中看到了之一幕。几十年了,每每回忆起来,心中就有无限的温暖。为五娘,为那位鳏夫,为那些真诚相爱的人。我悄悄地走开,想让五娘多享受一会初秋的阳光。让他冰冻了几十年的生活多一些温暖。

       后来,读书到外地,成家后远离小村。很少见过五娘,细细算来差不多有三十年了。三十年来,五娘一直独身。不知她的日子过的可好?有了那个秋天相伴,五娘的生活定是有几分温暖。

      在这静静的夜里,在这雪花飞舞的冬天。故乡那温情的原野遥遥走来,还有那片如水的月光。五娘就这样伴着雪花,猝不及防走进了我的文字。走进文字的还有五娘的老书;五娘院子里那悲凉的琴声;五娘那些关于冬天的故事;五娘洒过汗水的那个秋天。

感谢您的关顾!

                                  2008.11.30

 

  评论这张
 
阅读(668)| 评论(7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