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漠独行的博客

荒漠到绿洲爱的跋涉。

 
 
 

日志

 
 
关于我

内心独白:守一片荒漠,平淡经营,必有绿洲和我共醉黄昏!

网易考拉推荐

关于鱼的记忆【大漠散文】  

2009-02-11 13:52:55|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游走的鱼【大漠散文】 - 大漠独行 - 大漠深处camel的博客

 

   记忆,因为有了鱼的游走而得到滋养。

   最早的关于鱼的记忆要回到母亲出嫁那一年,母亲,可以说出生在鱼米之乡。啥样鱼没见过?自然吃过的鱼也就很多。但母亲却说,那些鱼并没有给母亲留下太多的回忆。而对于初嫁的那个除夕之夜,那二斤小麦穗鱼却铭记一生。这样说似乎不够准确,我们这一代人,我的孩子这一代对那二斤小鱼也念念不忘。看来,这不是一代人记忆所能承受的重量。二斤小鱼,在那个贫困的年代,成了我们一家人的精神图腾。它的清香游走了几代人的记忆。

 母亲嫁过之前是很有一些准备的,张氏家族最大的资本就是穷。穷的根红苗正,穷得正大光明。在那个特殊的年代,这就是生存得“平安快乐”的资本。母亲看中的倒不是一个“穷”字,母亲只想过一个普通人的日子。并不想在政治上有什么作为,更没有对未来的丈夫有过什么奢望。那时,父亲是一位教师。教师,自然是一种文化的象征。至少,五十年前在我们的小村里人们是这样认为的。母亲文化不高,这更加激起了母亲对文化的渴望。媒人一说是教师,母亲就坚定了嫁给父亲的决心。尽管那时母亲并没有见过父亲,尽管后来媒人把话说得含糊其辞,张家生活有一点困难……但这并没有动摇母亲想嫁的决心。

  嫁过来之后,母亲才理解了什么是穷。用“触目惊心”来形容一点不为过,这在娘家是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的。那一年的年夜饭,全家人吃得喜气洋洋,母亲却是暗自神伤。这哪是有一点困难,简直就是非洲难民营。当时母亲无法找到一个准确的词来形容,后来我帮母亲了解了非洲难民,母亲说,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让母亲想起娘家的过年,娘家过年是很有一些讲究的。女人衣服是要买的,花也不能少。男人、孩子也都有各自的礼物。各种水果,糖果,鞭炮……所有的年货提前一个月就列出清单,年夜饭更是很有一些讲究的。菜要几个凉几个热,饺子要用什么馅,要有几道鱼……都约定俗成,严肃对待,马虎不得。

  到了婆家,情况一落千丈。整个腊月都冷冷清清,只是象征性地蒸了几锅豆包,了无过年的气息。小年过后,和母亲要好的三姑,兴匆匆地来报喜了。

 “二嫂,今年过年有鱼吃了。爹说,今年二嫂刚过门,年要过得像样一些,别委屈了二嫂。鱼已经和人订好了,明天就去买。还要买几斤酸楂,这可是好多年没有的事。”三姑说的很幸福。这在母亲的娘家,根本登不上大雅之堂的。

  当母亲和家人一起张罗着年夜饭时,母亲才看到三姑兴匆匆说的那过年要吃的鱼。在娘家,那是喂猪的鱼。是鱼的家族中最小的鱼,由于象麦穗一般大小,因此叫麦穗鱼。并且只有二斤,十几口之家,麦穗大小的鱼每人能分到几条?母亲不由得悲从中来,看着全家人欢天喜地的样子,母亲也强装笑颜。母亲娘家过年吃鱼是很有一些讲究的,要以鲇鱼为主,取自“年年有余”之意。鲫鱼也是要吃的,那必须是在除夕夜十二点,“发纸”之后才能吃,取意“即余”。期盼和祝福新的一年生活富裕,事事有余。在婆家,这一切是没法讲究的。

   结果,二斤鱼里加了半锅土豆,一家人吃的欢天喜地,笑语颜开。母亲只是象征性地吃了一小口,尽管全家人都往母亲的碗里夹鱼。

“二嫂,你不愿吃鱼吗?这鱼多香啊。”最小的老叔看着母亲碗里的鱼很羡慕,更多的是奇怪。眼睛就有些呆,看得目光几多专注。

“好吃,好吃,我没少吃。”母亲边说,边把碗里的鱼分给年龄较小的老叔和三叔。

  事后,母亲感慨良久,“幸福”原来是这么简单。在娘家吃了二十几年的鱼,还真就没吃出这个气氛,这个味道。看来,幸福和鱼的大小没有关系,日子过得只是一个心情。这对母亲以后的生活一直是一种启示。

 要说在张家人的记忆中,在小村人的记忆中,张氏家族中较风光的一件事和鱼有关。就在母亲嫁到张家的第二年,三姑也到了出嫁的年龄。三姑夫和母亲的娘家住一个屯子,母亲的老爹做的媒人。自然,三姑夫也是吃鱼长大的,让他想不到的是,看起来很普通的鱼,却帮助他完成了婚姻大事,那可是一生中的最大的一件事,特别是在家乡的农村。

  相亲那一天,三姑夫挑着两条大鱼,一路风光走来。在当时的小村,差不多相当于如今开着豪华轿车而来。在小村,这是史无前例的。三姑夫也因此弄出不少笑话,至今小村的老辈人还都记忆犹新。还能给你说出几段相亲时的故事,还能道出那两条大鱼的清香。

  相约的时间到了,可是三姑夫迟迟不露面。无奈之下,媒人领着爷爷迎到村口。却见三姑夫挑着两个大筐走的不急不慢,一顶狗皮帽子;一身退了色的老土布;甚至胡子也没来得及刮一刮......怎么看也不像一个相亲的新姑爷,后面跟着一群衣着不整的孩子。那些孩不时地用小棍捅一下筐里伸出的鱼头,三姑夫就会回过头,跺一跺脚。孩子们就会做鸟兽散,三姑夫像跑散的孩子们做一下鬼脸。接着又慢悠悠地走他的路,孩子们又会围拢来。如此再三,走走停停,好不热闹。

  看来,那鱼是有一定份量的。不但一个筐里只有一条鱼,而且头尾都露在外面。再看三姑夫,满头热气,一脸白霜。那两条鱼在筐里随着三姑夫的行走,很夸张地上下舞蹈。

  三姑躲在窗内看到这一切,当时眼泪就下来了。这哪是心目中的白马王子?简直连头“牛”都不是,倒像是一头不安分的“驴”。

“人长得什么样有啥样?看人家那两条鱼,别说吃,看都是第一次。就凭这一点,人家的日子过得就错不了。”爷爷说得有理有据,不容反驳。三姑的终身大事就这样在三姑的泪水中,在人们热热闹闹饕餮那两条大鱼的时候定下了。

  接下来的戏由那些来帮忙的女人来演,常言说,三个女人一台戏。这一群女人,唱一出戏肯定错不了。而戏的主题自然是那两条大鱼。看着那两条大鱼,不知从何下手。

“妈呀,这么大的鱼得多大的锅才能炖下?三姑娘真是有福气。”

“你说我们出嫁那会,哪有这样的待遇?别说这么大的鱼,连个鱼鳞也没看到就嫁过去了。”

“要不再嫁一次吧,也找个打渔的,别亏了一辈子。”

  女人们你一言,我一语,不时地爆发出笑声。爷爷家的小院挤满了欢快,有头有脸的乡亲坐了几大桌,还没喝酒,人就醉了。张家小院的鱼香,不仅醉了前来祝贺的亲朋好友。整个村庄都飘满了鱼香,人们谈论的不再是三姑出嫁的事。而话题都集中在了那两条鱼的身上,并无限延展。如,一年能吃多少鱼,是否可以靠鱼发家致富?吃鱼人是否会变聪明?......

“你家三姑娘这回可要过上好日子了,你看新姑爷挑的那两条大鱼,像两个猪羔子。”

“是呀,还是江边的日子好过。这生活的差别太大了,我们啥时候能过上这样的日子?”

  喝酒的爷们议论着,憧憬着,酒下得特别得多。每个喝酒的男人红着脸、步履蹒跚地走出张家小院。许多年后,人们还在怀念那顿鱼宴。小村的记忆中,那鱼香飘了好多年。

孩子们把这事编成了歌谣,满屯子跑。

张家店

穷姓张

两条大鱼满屯香

养个姑娘嫁货郎

......

   每到夕阳西下,炊烟飘过之后。孩子们的歌谣在小村里飘来荡去,很久很久......

   三姑就是在这歌谣声中出嫁的,在鱼乡,开始了新的生活。

  所有这些关于鱼的记忆,都是从母亲的记忆中移接过来的。而故乡人的记忆中,对于鱼多了更多的感激。特别是三年自然灾害,是鱼挽救了更多的生命。故乡之所以没有饿死人的记录,全凭鱼的功劳。

 “不知哪来的那么多鱼,有水的地方就有鱼。都是故乡人做的好事多,不该灭绝,老天照应”故乡的老一辈人回忆那段经历,往往会如是说。

  自然灾害最重的五八年,母亲娘家的除夕夜是“冷清”的,年夜饭是“简陋”的。但普天之下,那顿年夜饭差不多是最“丰盛”的。为了能吃到新鲜的鱼,姥爷和二舅天一黑出发,到发纸前回来。钩了两麻袋大鱼,年夜饭成了全鱼宴。清蒸、红焖、鱼段、鱼肉丸子、鱼肉馅水饺......在姥爷一家人的记忆中,那一年的年夜饭最过简单。如今看来,国宴怕是也难以胜过。故乡的恩赐,确切地说,故乡鱼的恩赐,让人们顺利地渡过难关。故乡的鱼,也在人们的记忆中留下了无法抹去的一笔。今天,很多大城市的人远道而来。为的是能尝一尝故乡的江水炖江鱼,品尝一下大自然的真味。故乡人,亦如当年的那些鱼,慷慨相赠。吃饭是无需花钱的,只要你敢大碗喝酒,你敢放声高歌。

  对于我而言,在有关鱼的记忆中,体会更多的是母爱。在外地读书时,每次回家母亲早早地把鱼准备好。每一次离家时,都会鱼香满口。那时生活较困难,全靠母亲平时省吃俭用。每一次吃鱼,母亲都把鱼刺剃光。看着孩子们吃得狼吞虎咽,吃得欢声笑语。那是母亲最大的享受。母亲并不是做鱼菜的高手,但做出的鱼最美味。炖鱼要多放辣椒,多放大酱。这些正是母亲气管炎所害怕的,常常是咳嗽不止,满头大汗。大姐订婚后,未过门的姐夫对鱼更是情有独钟。每次听说姐夫要来,母亲便让继父四处买鱼。如今,回忆起母亲。姐夫都会说:“那几年,江里出的好鱼,差不多都吃到了。那老太太真够意思。”姐夫说的语重心长,情真意切。记忆啊,那飘之不去的鱼香。

  母亲病重时,还不忘记儿子们的爱好。“今年遗属补助的钱又涨了,等妈的病好了,让你们多吃几顿鱼。”这是关于鱼的记忆中,母亲留给儿子的最后一句话。二十几年孱弱的身子,让母亲没能走过那个寒冷的冬天。

  如今,来到渔区工作,差不多每天都吃鱼,这是母亲所无法想到的。鱼香依旧,但当年的味道已无法真切的体验了。远在天堂的母亲,儿子生活中鱼香不知可否飘到了天堂?

 

感谢您的光顾!

                                  2009.2.11

 

 

 

  评论这张
 
阅读(477)| 评论(6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