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漠独行的博客

荒漠到绿洲爱的跋涉。

 
 
 

日志

 
 
关于我

内心独白:守一片荒漠,平淡经营,必有绿洲和我共醉黄昏!

网易考拉推荐

老 毕(散文原创)  

2007-10-24 05:45:17|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  毕(散文原创) - 大漠独行 - 大漠深处camel的博客 

 

  所以要写老毕,是因为他真实地活在世俗之外。

  前几天,妹妹打来电话说小学的毕老师让我给找一些中学教材和教师用书。放下电话,赶忙找齐书,放到一边。并没有多想,忙碌中也就淡忘了这件事。

 一天中午,我在办公室中忙着什么。有人敲门,进来的就是老毕。五十多岁的他两鬓霜染,一见就是一个吃过苦的人。精、气、神、上一点不老,高高的个子,微黑的皮肤让他的儒雅中多了一些农民的淳朴。看来老毕来之前对我有一番研究,我资助了多少个学生,给多少个学生义务的补过课,多少个学生住在家中……说出个大概。围绕我的摄影又谈了一番,最后谈到了借书。:“孙子们都大了,不补充点能量不行了;这么多年了,离不开孩子了,不多读点书怎么能和孩子拉近距离?五十多岁的人了,年岁上马上就要被淘汰了,但思想不能被淘汰!早先爱书没时间读,现在时间多了,多读一点。除了教科书,别的书我还真不愿看。”看得出,老毕还是有深厚的教师情节。看着我给他找的十几本书,珍爱地摸了一遍又一遍。脸上挂着满足的微笑,他一再邀请我到他的乡村去,拍点自然风景。第一次的见面就这样结束了。

几天以后,老毕把电话打到家中。再一次发出邀请,不好推脱,好在他的家也就四十余里,骑摩托车前往并不是一件难事!

 村东五百米有一片杨树林,那是老毕常去的地方。再往东几里路就是嫩江了,老毕大部分业余时间就是在那一带度过的。我的到来老毕显得很激动,话也多起来。谈教学,谈学生,谈乡村几十年的风景变迁,哪一带是泡沼,鱼虾成群;哪一带的荒地成了林带…….虽说他不爱摄影,但他对美有着自己的看法,对于我的指点往往是恰到好处。

“你怎么喜欢到这一带来?”

老毕的脸一下子挂满了秋霜,他并没有马上回答。而是点了一支自家的纸烟,深深的吸了一口,慢慢地吐出来,整个人就隐在了烟雾中,良久无言。我对自己的唐突有些后悔!

“不好意思,就觉得心里堵得慌。”老毕说着,把烟头在旁边的树干上捻灭。伴着老毕的回忆,一起走进了他的故事。

 老毕很小的时候母亲就去逝了,很少有人管他,常常在野外疯跑。后来文革开始了,学校让他组织学生游斗教师。发给他们每人一棵榆树条,每棵树条上的小叉都剪成斜尖。打在身上就是一排小口,立刻鲜血淋漓。老毕不忍,就偷偷地扔掉树条,躲到村外的树林里,唯有那里能给他一些安慰。有时一坐就是一天。呆呆地望着原野,望着在湖泊中畅游天鹅。望着与现实相悖的大自然!老毕说着,痛苦的闭上了眼睛。仿佛那一幕就在眼前!童年的不幸和伤痛让他离群索居,落落寡欢。

  我知道,那不堪回首的一幕,今生怕是无法走出老毕的记忆!让老毕不解的是,文革的劣根性还没有彻底绝种。“有些人还没有脱离低级趣味。”工作中可以海阔天空,可以污言秽语;工作外,可以吃、喝、嫖、赌……但你要练练字,看点课外书,那便是不懂风情。那便是别人的笑料!老师呀!不要忘记,你是老师!”老毕有些愤愤然了。

 老毕和我站在嫩江边的大坝上,一脸的严肃,庄重。“我在这里打了八年鱼,有三次就是没命了,可又神奇的获救了。那时我在读书,弟弟要念书,没办法,只好含泪烧掉那一筐书!告别了课堂。开始我的打鱼生涯。这是我的母亲河,读书;结婚;盖房子;供两个弟弟读书,供孩子上学……全在这河里捞!”老毕说的动情,眼里有了点点泪花。老毕算了一笔账,这几十年,嫩江少说贡献二十万元了。没有这二十万元他不敢想象,那几十年的艰苦岁月将如何打发!

  正因为如此,在人们眼里他是一个不务正业的老师。自然也就多了一些白眼。

“说心里话,虽说打鱼,但我从来没有误过教学。那时天不亮就出船了,回来上班我还是第一个到校。哪天我不是最后一个离开?就说今年吧,我所教的小科全乡第一。但还是遭到‘流放’!”老毕有些伤感!“某些领导不止一次地问我,业余时间你为什么打鱼?”

  老毕三十年几年的教学中,大部分时间都是民师。每月几十元的收入难以养家糊口,搞点创收也就人之常情了。

“这么多年,就给领导送过一次礼。一次,上级领导来我们的村小检查工作。听了我的事后说:‘老师都能像毕老师一样,教学、创收、两不误,我支持。’那话,让我在工作中第一次流泪,可惜这样的领导不多呀!”老毕一声长叹。

 谈起种水稻,老毕是村中第一个实践者。和爱人一起挖了五千余米的水渠,在别人的冷嘲热讽中迎来了收获的季节。四十余亩的水稻,老毕吃住在稻田里。有时不得不跪着割稻子,双膝磨出了血迹!回忆往昔,老毕一脸的欣慰:“你看周围的稻田,现在这里的农民靠种水稻富了。省里领导来这视察说的话让人鼓舞,‘为自己家挣钱,就是为国家创收。小家富了,大家才能富’。”决不夸张地说,老毕是小村水稻致富路上的第一人!

 老毕的目标是,几年之内把中学的课程学完;在家乡拥有自己的一片树林,固沙、绿化。并答应明年春天陪我去拍天鹅。“那真是最美的鸟,看了几十年也看不够。几十年前,这里野鸭遍地,天鹅成群。现在少多了!留下一点纪念吧!”老毕茫然地望着远方干涸的湖泊。随即又一脸的灿烂!“这几年人文环境好了,天鹅逐年增多,一定可以拍得到的。”

 那天,老毕非留下我吃饭不可。并找人来陪酒,而他却滴酒不沾。但老毕的热情早就让我醉了!我们谈了一个下午,回来时,走在秋风中,温暖一路!

 老毕的人生目标也许并不辉煌,但是为了那个目标,老毕真实的活着。

 愿老毕一路走好!

 

                                                                             2007.10.24

  评论这张
 
阅读(543)| 评论(6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