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漠独行的博客

荒漠到绿洲爱的跋涉。

 
 
 

日志

 
 
关于我

内心独白:守一片荒漠,平淡经营,必有绿洲和我共醉黄昏!

网易考拉推荐

感动今生(散文原创)  

2007-09-04 17:45:35|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花说:您给了我生命。   蜂说:您让我精彩。) 

 

        那天,高姐打来电话告诉我她的儿子当校长了!高姐的声音有些哽咽。我深知那哽咽所包含的一切!二十年前,高姐的儿子是我的学生。

     趁暑假,我和妻子去了高姐的家。高姐老来发福,人有些胖,头发也较十几年前稀疏了许多。花白了许多!见到我们,高姐忙不迭地切西瓜。刚从窖里拿出来的西瓜,爽口润心,就像高姐的那份亲情!姐夫忙着烤玉米,蒸玉米鸡蛋饼......我和妻子的胃实在招架不住高姐家的那份热情了!

     二十年前,我刚分到初中就教高姐的儿子。高姐的儿子算是双后进生吧,每天都惹是生非。记得那是深秋了,我去家访。高姐三个孩子,一进院子就是触目惊心的穷。两间泥土屋,怕是很难招架风雨。听说我是教师----孩子的班主任,他们显得有些慌乱。

  “准是小辉又惹什么麻烦了吧,给我狠打!”高姐有些不知所措,在屋里不停地走着。

   姐夫在一边不停地搓着手,“这个败类小子,没老实气。”在我说明来意后,高姐非让吃了饭再走。在我和姐夫推让时,高姐在屋外杀了一只下蛋鸡。那顿饭我吃的热泪盈眶,终生难忘。刚出校门的我,不知有何资格吃高姐家的那只下蛋鸡?不知一向善良的高姐如何能亲手杀死自己心爱的鸡?在以后的交往中我知道那是高姐一家淳朴使然。

     那次家访不久,高姐便和姐夫来到我家,进屋见到母亲就开口叫妈。母亲那时并没有认下这门亲事,主要是家里就大姐一个女儿,怕认下的干女儿对大姐相克。尽管如此,我们还是在心里认下了这个姐姐。从那次开始我们就姐弟相称了。说句心里话,我在教学上之所以能有一点成绩,全凭高姐一样的家长的信任和支持。

     以后,家访难坏了我,实在是怕吃高姐家的那顿饭。实在不想让高姐一家再到卖店赊一些酒菜。虽然去的次数少了,但高姐家的鸡蛋,蔬菜,杀年猪的烩菜,肉......不断地走到我家的餐桌。“用什么回报高姐?”常常问自己。只有努力工作!让更多的孩子圆了家长的升学梦!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高姐的儿子奇迹般地考上了师范。高姐哭了,泪水中有欣喜,更有辛酸和无奈。尽管我每月资助他们一些,几万元的学费,还是让高姐一家踏上了打工之路。那次去哈尔滨没有车费,姐夫来到我家迟迟不肯开口。他们深知我家的困境,老人生病,孩子没奶吃......明白情况后,我偷偷在同事家借了二百元。姐夫踏着月色而归,我送到村口。姐夫握着我的手摇了又摇,良久无言。我默默地拍了拍姐夫的肩,在心里祝他们一路顺风!姐夫一步三回头,是感激?不舍?无奈?……那次分手,我的心痛了很久,很久。

     打工的前两年,高姐一家没有回到故乡。我知到他们没有挣到太多的钱,毕竟回来一次要太多的费用,而且,年夜加班可以多挣一些。那年的除夕夜,刚刚吃过年夜饭,高姐就从哈尔滨打来电话拜年。问老人身体,孩子学习,我的工作……高姐说电话是跟老板借的,说太多了不好意思。匆匆挂上了电话,来不及听我问候他们一下。那是那一年我接到的最沉重的春节礼物----远在千里之外的问候。大脑一片空白,木木地站着,许久未能放下电话。来到屋外,泪水不停地滚落下来。是感动,是牵挂,千里之外的打工人。为什么不能接受我的一声祝福和问候?而这一切都是为了孩子呀!

   再后来,高姐从哈尔滨给妻子捎回三件衣服,说是给妻子买的。每一件衣服颜色都偏深,我知道,那是亲属给高姐买的,她不舍得穿,全都送给了妻子。每次接到衣服,妻子都会泪流满面。想一想打工的高姐,她们有太多的辛酸。这一切都被他们的微笑掩埋了!留给我们的永远是生活中阳光的一面。妻子没有穿那几件衣服,而是把它们深深地放到了箱底。妻子说,一看到衣服,就想起奔波中的高姐,就想落泪!妻子深深地藏下了一份真情。

     “这几年,日子好了,你们倒不来了。”高姐的话把我拉回到现实中。

“你的儿子有工作了,当校长了。还有那么多的孩子要读书呢。”

“行了,这些年你够累的了,该歇一歇了。”

“放假了,就不要再谈学校的事了。今年养了三十几个公鸡,十一就能吃了,到时不来就送你们家去。过年也不用再买了,你们的那份都带出来了。”姐夫边说边用手指了指屋外。三十几只小鸡欢快地在追逐,叽叽喳喳叫成了一片。

“那几年困难,你们隔三差五就来。现在不知咋就那么忙,怕是把我们忘了吧?”高姐有些嗔怪。

“忘了你们,也忘不了你家的鸡鸭。”我故意气一气高姐。

“几只鸡鸭算什么,你们帮助我们的一辈子都还不清!”高姐红着眼圈说。

“你们的真情让我们感动一生!”妻子在一旁帮腔。

“我们都感动!”不善言语的姐夫也插上了嘴。

高姐笑了,我们大家都笑了。笑声漫过高姐家的新盖的砖瓦房,向远处飘去……

 

                                                                   2007.9.4

  评论这张
 
阅读(273)| 评论(6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